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63章 知道是谁干的也没证据
    这下子动静太大了,唧哩咣当,维托尔撞在柱子上,才让椅子停下来,如果不是这样,指不定被李青云一脚踢到哪里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本文由 。。

    维托尔满身上血,厉声惨叫,别说别人没看清,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生了什么事。只是拉了张椅子刚坐下,就像腾云驾雾般,瞬间就倒在数米外的地上,满身是血。

    翻译愣了愣,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虽然有些解气,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外事关系,如果出了事,他这个翻译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弗雷德等美食家,也纷纷站起来,走到他们这边。有人惊讶,有人尖叫,也有人冷静的打电话报警。虽然没看清怎么回事,但维托尔诡异的摔出几米远,应该和李青云有关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李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维克托虽然不太会说话,但他本心并不坏,如果在这里伤到身体,在哪里都不好说。”弗雷德有些不快,板着脸质问李青云。

    李青云耸耸肩,一脸无辜,说道:“弗雷德先生,你们一再打扰我吃饭,还无端的指责我,这样很不礼貌。虽然我们有一面之缘,但过度的指责,会损害我们本就不熟悉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亲爱的李,我想你误会了。我只是想知道生了什么事,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。”弗雷德显然不想开罪李青云,见李青云态度强硬,顿时说起了软话。

    李青云淡淡的说道:“事情的经过,我想餐厅的监控可以告诉我们一切。我和女朋友在吃饭。维克托先生过来说一些难听的话,这一点翻译也可以证明。之后,他拉了一张椅子,不知怎么的,就坐空了,然后以令人惊讶的方式,摔出几米远,事情的经过,就是这个样子,不信你们可以调出监控查看。”

    见李青云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维克托的朋友有一些不忿。但他们确实没看到李青云动手,就连翻译都是莫名其妙的模样,更别说其他人。

    杨玉奴笑眯眯的,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但瞒不住她这个武林高手。那一脚产生的气流和风声。足以让她知道具体的情况。自家男人为自己出头,天经地意,她才不管别的呢。

    牵扯到涉外事件。www.yawen8.com警察来的很快,不过两名警察察看监控之后,又问了几个当事人,都说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光凭维克托一人指责李青云,说是李青云干的,有些不成立,若说是自己摔的,更加勉强。

    在这调查事件的过程中,李青云和杨玉奴也吃完了这顿热情的晚餐。警察最终也不好偏袒外国人,只让维克托先去医院治疗,等调查出结果,再来召集当事人,只要有证据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可是如果没有证据,说什么都没用。

    弗雷德算是看出了李青云的强硬,这和普通的华夏人不同,这让他有些稀奇。至于维克托受伤的事,并没有影响到弗雷德的心情,因为说句心里话,他也早就想收拾维克托一顿了,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。今天李青云帮他教训维克托一顿,他打心里高兴。

    双方散去,餐厅老板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等走到没人的地方,杨玉奴笑道:“都知道是你干的,却都没有证据,这事情要是贪在自己身上,估计会被活活气死。今天出警的两名警察倒也公正,没敢乱来,不像网上传言的那样差劲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在双方都不动用特权的情况下,公平还是存在的。如果维克托得到他们朋友的帮助,动用外事关系,我会很麻烦,至少也会进警察局喝杯茶。当然,如果我动用关系,维克托就算受伤,也会拘留几天。这就是事实,无关公正不公正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反正我今天很高兴。”杨玉奴像只花精灵,欢快的在街头跳跃,旋转,表哥故意为她而打架,怎么想都觉得很兴奋。以前的时候,她从来没想到表哥可以为自己做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由着她,在街上逛了一会,就买了很多衣服。有杨玉奴的,也有李青云的,更为家中的老人买了几件,同时也不忘李青云姐姐一家子的。

    路过一家名为秦氏珠宝的店铺时,李青云鬼使神差的想要进去看看,说要给杨玉奴选一个结婚钻戒。至于手镯,李青云的母亲已经给杨玉奴一副传家手镯,不用新买了。

    农村以前流行“三金”,指金项链、金手镯、金戒指,这里的金指的是黄金。随着城里人流行铂金,外出打工回来的山里人,也开始有样学样,铂金钻戒就成了结婚的必备礼物之一。

    由于李青云不知道表妹无名指的指围,不能像电影里的浪费爱情故事一样,给她一个惊喜。真实的现实社会,遇到买钻戒这事,一般要带女人去看去选去试,等女人同意了满意了,再当场买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像爱情电影中的那样,搞突袭,如果戒指不合适,戒指砸脸上的都有。

    别的东西,可以不要,但提起钻戒,杨玉奴却是一脸期待。稍一犹豫,就挽着李青云的胳膊,走进了秦氏珠宝店。

    秦氏珠宝店在香港有很多分店,在大6市场上,只在一线城市开了分店,名誉不错,销量比周氏珠宝强很多,而川蜀省城这家分店,开业时间也不长,李青云还是第一次进来。

    陪着杨玉奴试了几个钻戒,都不太满意,因为挑的价格都在一万多以上,导购小姐也觉得这对年轻人属于高端顾客,就耐着性子给他们介绍更好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突听柜台侧后方的办公室传来几人的说笑声。秦明月陪着一位头银白的老者,在店长和助理的陪同下,走到店面大厅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多,属于晚上最热闹的时段,店里的顾客也不少。他们的说笑,没有引起普通顾客的关注,却把李青云的目光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秦明月这个毒舌妇给李青云的印象很深,一想到她家也是开珠宝店的,也是从香港过来的,李青云就猜测,这家店说不定就是她家里开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瞪了秦明月一眼,不管她看到没看到,都不待见这个女人。而秦明月身为女人,也极为敏感,感觉到刺人的目光,也就顺势现了李青云。

    秦明月微微惊讶,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李青云,她明白李青云对自己的恶感原因,但是自己却不能无视这个赌石高手。家里的珠宝店正缺翡翠原石,如果上次和李青云打好关系,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。表弟王,本是翡翠外行,就是因为得到李青云的指点,才拍下那块含有大量翡翠的巨型原石,自家爷爷来川蜀,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那块翡翠原石,另有一小半的原因,就是想见见这个传奇般的赌石新人。

    老人感觉到孙女秦明月的异常,顺着她的目光,也看到了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明月,怎么了?那年轻人你认得?”秦老爷子温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算是认得吧,他就是李青云,帮表弟拍下那块巨型翡翠原石的赌石高手。刚开始我对他有些误会,言语上有些得罪。”秦明月在爷爷面前,倒也赶脆,把因果缘由,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秦老爷子笑道:“哈哈,都是年轻人,火气大了些,只要讲开了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走,我们先去和他打声招呼,这次来川蜀,有一小半的原因,就是想来见见他。如果能请他帮我们秦氏珠宝几次,我们何愁没有翡翠出售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容易。他有钱也有能力,如果赌石,为什么不给自己赌?凭什么帮助我们?”秦明月不看好爷爷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他为什么帮王那小子?”秦老爷子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“听表弟说,李青云似乎欠他一点人情。”秦明月迟疑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,人嘛,总有弱点,也总有他所在意的东西。投其所好,一定会有收获。就算没有回报,也就当交朋友了,多个朋友,总比多个敌人强吧?”秦老爷子倒想得豁达,侃侃而谈,或许到了他这种年纪,什么事情都想得开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早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,见秦老爷子如此性情,对他颇有好感。不过杨玉奴试了十多个戒指,仍没找到自己喜欢的,这已让导购小姐极为恼火。

    “看仔细了再试,试一个试两个就算了,你一试就试十多个,你不嫌麻烦,我还嫌麻烦呢。你到底想不想买?买不买得起?买不起就去廉价区,这里是精品区,不适合你们。”或许是因为快下班了,导购小姐见这单生意不成,已经失去了耐性,而且她已注意到一个小细节,那就是这一对情侣穿的衣服太廉价,没有一个名牌。她觉得自己看走眼了,不该在他们身上浪费口舌,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看上去很好看,可一戴在手上,就有些不协调,我也不想来回试呀。”杨玉奴有些无奈,见导购小姐火,只好弱弱的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李青云觉得表妹的脾气太好,遇到这种火气大的导购小姐,直接叫他们店长或者经理过来,直接投诉,没有二话。我们是来消费的,可不是来受气的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