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67章 山脚下的野猪
    气氛僵硬处,女人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,水仙儿轻轻一笑,说了几句软话,就把现场的温度调回一些,说最近的拍摄比较忙,今天没时间玩,回去对了剧本,明天还急着拍摄呢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言语上虽然好听,意思却是很明显,不想得罪同剧组的男主角,却是把李云聪晾在一边。李云聪的脸色很难看,这些天的努力全白费了。李青云很同情小伙伴,不过水仙儿已经这么说了,也不好再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却见剧组的阮导演急匆匆的从码头过来,工作人员在后面抬着一个全身是血的男子,仔细一看,竟然是剧组的摄影师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摄影机怎么受伤了?”李青云很奇怪,带着失意的小伙伴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阮导演一看到李青云,顿时像看到了救星,冲到他跟前说道:“李老板,河那边有野猪呀,从山上冲下来六七只,特别凶猛,差点把我们的摄影器材撞坏。摄影师为了保护摄影器材,被野猪撞伤了,听说村里有医生,赶紧给看看,如果情况不好,我们要立即联系城里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医生,快抬过来让我看看。”李青云神色凝重,可不想在这时候发生人命,毕竟很多城里游客,主要是来看剧组拍摄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医生?这……”阮导演显然被李青云多变的身份吓住了,又是农场主,又是酒店老板,现在居然说自己是医生。

    “别耽误时间。”李青云示意后面的人把伤者抬过来,有人铺了一层羽绒服,就把伤者放到衣服上。

    李青云用雪把他脸上的鲜血擦干净,昏迷的摄影师没有任何反应,检查一下重要部位,没有严重外伤,只是在肋骨断了几根。左胳膊脱臼了,脸上被枝条划伤三四处,所以看上去流血很多。

    胳膊上的脱臼,李青云顺手就给接上了。他学过擒拿格斗术。里面有一部分是分筋挫骨术,卸关节是攻击,接上就属于治疗,能卸能上,这是基本要求。李青云没少练习,以他现在灵敏的六觉,使用起来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昏迷中的摄影师疼得哼哼一声,众人听得一阵揪心,不过见他耷拉下来的胳膊好像摆放正常了。这才明白,刚才那喀嚓一声,是李青云帮他把胳膊上去了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剧组中的动作指导师,已经明白过来,在人群后面赞叹一声。说李青云接骨手段极为老道,在肩肘处的脱臼,也能轻易的接上,一般人没有三五年的刻苦练习,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由于用冰雪覆盖脸上的伤口,鲜血很快就凝固,脸上没有血迹。摄影师的情况似乎一下子好转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却说,他主要的伤在肋骨,甚至摔成了内伤,需要喝几副中药。当然,如果剧组有时间,也可以让城里的急救车来接。固定肋骨处的断痕,至少也得十天才能出院。

    阮导演已经相信李青云的医术,就说最好不要耽误剧组的时候,如果喝中药能好,就用土办法治疗吧。

    这里离爷爷的医馆很近。见没有生命危险,就把他抬了进去。虽然是中药馆,但也有消费的工具和材料,涂上碘伏,把伤者脸上和头上的伤口包扎好。开了药,处理好肋骨处的伤,就让剧组的工作人员把他抬回酒店。

    这时候才有时间,细细询问野猪的事。阮导演也不是本地人,哪里知道这里的行情,只说有野猪,也说不上原因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听到了消息,就带人跑了过来,说今年山里不太平,大雪封山也早,如果野猪没有吃的,肯定会下山抢吃的。前几年经常发生这样的事,只是被猎户杀的狠,最后就没有敢下山的了,今年刚成立一个动植物保护中心,一些猎户被收编了,也不敢乱打猎,野猪没有了制约,所以狂妄一些,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李村长,我们可是有合作基础的,这事你得帮我们剧组解决。”阮导演害怕耽误拍摄进程,一些场景选好了,可不能随意更换,不然会被网友骂惨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找两个猎人先去看看,等你们拍摄的时候,猎人也会在旁边随时保护,你们管顿饭就行了。”村长李天来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李云聪就叫嚷道:“村长,我爹就是猎人呀,我也打过猎,就让我们保护剧组吧。”

    村长瞪了李云聪一眼,嚷嚷道:“就你那细胳膊细腿的,打过什么猎物?这又不是捉野鸡抓兔子,打野猪会有生命危险的。福娃都比你进山进的多!你爹我肯定会叫上,但你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,其实我打猎很不错的,不像你问问我福娃哥。”一到关键时刻,李云聪就扯上李青云。

    不过打野猪确实危险,这事李青云不会乱说,只得实话实说:“打野猪一不留神,就会出事。叫两个真正的猎人去吧,我们可以在旁边看热闹。七寸叔不错,听说石头叔打野猪有一手,让他过去比较保险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李石头啊,他的腿不太利索,又赶上雨雪天,我得问问他去不去。已经很久不没见他打猎了,别身体不行,强撑着出头,到时候出了事就不好说了。”李天来嘴里这么说着,心里却是已经定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李家寨并不靠打猎生活,村里的猎人完全是兴趣所在,好猎人极少。如果不是没得选择,也不会让李石头这种四十多岁的老猎人出手?

    至于年轻猎人,更加稀少,一是政府不给打猎了,二是年轻人多在外地打工,早就放弃了在山里刨食的想法。李家寨这样,其它村落也是类似,只有张桥村属于传统猎户村,年轻的猎人还能找到几个好手。

    村里的孩子听说有人要去河对岸打猎,非常兴奋,都聚焦在渡口,叫嚷着,想要过河看看。不过大人看的紧,渡口的老船公也不让孩子轻易过河,于是这些孩子们就盼望着浮桥早日修好,这样就可以自己跑过河了。

    李石头不光腿不好,还咳得厉害,越咳越抽烟,不过他背后背的那把老猎.枪,依然擦得明亮。

    “啥子情况嘛,到底有几头野猪?最近嘴巴正馋,正好杀掉炖粉条……咳咳咳咳……想一想就流哈喇子。”李石头抽烟抽得声音沙哑,咳得厉害时,就猛抽几口烟,说是这样就能压住咳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得直皱眉头,把情况介绍完之后,才劝道:“石头叔,身体不好就少抽些烟。回头到我爷爷医馆里抓几副药,先把身体调理好。趁年轻,说不定还能给婶子种上棵好苗。”

    李石头的儿子出车祸死了,冬天骑摩托车太快,没有刹住车,摔进了山崖,被人发现时,尸体早就冻硬了。传宗接代的儿子没有了,这才是李石头颓废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小子不要安慰叔了,叔的身体自己最清楚,这辈子是没指望了。不过听你小子藏得有好酒,什么时候给叔弄点尝尝?”李石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泡药的好酒喝不喝?可以治关节疼、风湿、老寒腿……总之,喝了之后,说不定你的腿就不疼了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李石头眼睛一亮,叫道:“喝呀,只要是好酒,就没有我不喝的。到你五爷爷家里讨过几回酒,他说好酒都让你卖给城里的大老板了,他想喝好酒,还得找你要。至于新酿的酒,酒味太冲,我这身体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抽烟能受住,喝酒就受不住了?”李青云劝他几句,就看他能接受多少了,看到李七寸也过来了,就说道,“咱们先去山脚下看看野猪的行踪,如果中午能打到一只,咱们就回来炖肉喝酒。如果要在那里盯梢,我就从家里给你们带酒,在雪里喝酒,滋味更妙。”

    几人很快就坐船过了河,李云聪偷偷的跟了过来,说李青云能去,他就能去。既然过了河,也没人管他。这里有两把猎枪,只要不犯太严重的错误,也不至于让他遭受危险。

    剧组一名工作人员也跟过来,要为猎人们指点野猪出现的地方。这时候,天空的雪一直在下,等到了出事地点,一些杂乱的脚步痕迹,都被风雪掩盖了。

    山脚下的几户人家,早就关紧了大门,生怕野猪冲进他们家里肆虐。不过,再大的风雪,也遮掩不住所有的痕迹,两个猎人寻找野猪的粪便,然后扒开了几片地方,从里面找到了掩盖的蹄印。

    剧组工作人员见自己没用了,就告辞离开。于是现场就剩下四个人,两个猎人和李青云、李云聪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野猪经过的痕迹就越明显,路边的小树也有被它们噌痒噌断的,穿过这片荒地林子,居然上了沿河小道,斜着往陈家沟的田地里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前面有几个大棚,是陈家沟养蘑菇的地方,别被野猪糟蹋了。”李青云突然想起一桩事,顿时大急。

    可是话音未落,就听前面传来几声沉闷的枪声。几头野猪受到惊吓,哼哼唧唧的从大棚里钻出来,瞬间出现在雪白的地平面上。而那几个大棚,也露出几个大窟窿,显然被野猪刚刚光顾过。

    “找地方藏好,不要和发狂的野猪硬杠。”李石头喊了一声,就藏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后,架起了猎.枪,瞄准了狂奔而来的野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