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69章 保护中心上门抓人
    两大锅猪肉汤快炖好了,李青云出钱让人从镇上买来许多烧饼和油饼,配汤吃正好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眼看热气腾腾的肉汤就要出锅了,却见一排摩托车队开来了,统一制服,统一摩托车喷漆,动植物保护中心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的人来啦。”村民中,有人窃窃私语,由于村里的习俗和动植物保护中心的条例相冲突,大家都看对方不顺眼,为此还发生过几次冲突。

    村里人觉得打猎吃肉天经地义,而动植物保护中心却是以法律为标准,对杀害保护动物的人,有一系列的处罚条例。

    尹雪艳是保护中心的队长,她穿着厚厚的军大衣,遮住了丰满诱.惑的娇躯,她怒视众人一眼,粉面含霜,厉声喝道:“我们接到举报,说你们村的人,猎杀一头野猪,难道你们不知道,野猪属于二级保护动物吗?擅自杀野猪,是要判刑的。”

    村民中有人笑道:“那野猪伤了人,是不是也该判刑?你们保护队别光保护猪而不保护人。哈哈,也搞不清你们是跟人亲还是跟猪亲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听,顿时恶趣味的大笑,也有人跟风喊道:“肯定是和猪亲呗,不然他们怎么不去看望被野猪伤到的人,而直接来这里问谁杀猪?”

    这一笑就没能止住,一直笑得尹雪艳粉面通红,厉声叫嚷几声,也没人理她。倒是她带来的队员有几个狠角色,对视一眼,撞开人群,直接冲到两个大锅前,当场就把大锅盖掀开了。

    “尹队长,确定锅里炖的是野猪肉,可以动手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他们这些人没啥道理可讲,直接抓人,带他们回保护中心审问一番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的家?这家肯定是主事人。把这家人也抓着。”

    这十名队员,有五名是尹雪艳从省武警总队带来的班底,另外五名是张桥村的猎户。外来的人不懂本地风俗,可以嚣张。但是本地的五名猎户却不敢吱声,只是跟在他们后面,有些紧张的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别看这些猎户在山里很厉害,但在民风同样彪悍的邻村人面前,很多事都得讲规矩,如果乱了规矩,那下场肯定很惨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以前赌胳膊赌腿,当面动刀子的也有,现在文明一些了,当面不动刀子。但暗地里揍你一顿,你也没招。

    尹雪艳冷着一张脸,走到两个大锅前,望锅里看了几眼,就大声吼道:“李青云。你给我出来,说说这是怎么回事?这两口大锅支在你们家旁边,你别告诉我你不知情?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眯眯的从人群后面钻出来,说道:“原来是尹队长呀,来的真巧,刚好肉汤炖好了,等会喝两碗暖和一下身子。这大雪天的。还骑摩托车,真是太辛苦了。猫蛋,快点给尹队长搬张椅子,再泡杯茶暖暖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猫蛋极为配合,喊得响亮。却是没有动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们献殷勤,我不冷也不渴。今天你们要是不把问题交待清楚,我就把你们全部抓到保护中心,有的是手段让你们招供。”尹雪艳恨恨的瞪了李青云一眼,板着脸说道。她永远也忘不掉,李青云打她那两巴掌的模样,还有她那大师兄现在仍在病床上养伤的惨状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你们动植物保护中心,什么时候变成了警察局?可以抓人,也可以审问?呵呵,我只能呵呵了。”李青云抱着胳膊,蹲到一边,也不再搭理他,看她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“我们保护中心有省公安厅和县公安局的授权,凭什么不能抓人?你们不要心存侥幸,快点交待,是谁杀的野猪?”伊雪艳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人群中,李大嘴阴阳怪气的叫嚷道:“你哪只眼看到我们杀野猪了?说不定是野猪自己撞死的,我们捡回来的不行呀?咱们把话说回来,你们往锅里瞅一眼就认定这是野猪?凭什么又不是家猪?”

    众乡亲一起叫嚷,起哄:“就是,说不定是家猪。你要非说它是野猪,你叫它一声,看它可会答应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就算他们是一家人,这时候的死猪也听不到他们说话吧?”

    说什么的都有,无一不是挤兑保护中心队员的,因为他们的到来,影响到大家吃肉,道理就是这么简单,当一方利益受到侵犯时,另一方就会压力抵抗。

    这可把尹雪艳气坏了,大吼一声,命令队员抓李青云,别的人她不知道,但肯定和李青云有关系,因为举报人见到李青云把野猪拎回来,又在他家旁边支锅,这个准错不了。

    十名保护中心的成员,立即围了上去,想要抓李青云。李家寨的人可不干了,当着自己的面抓恩主,这不是开玩笑嘛。要是抓走了李青云,这锅猪肉汤还能喝不?

    百十口子村民,大人小孩老人,全都冲过来,一副要和保护中心队员拼命的架式。别在这里**律,村民不吃这套,村里人认死理,觉得是对的,绝对玩命的支持。不就是杀了一头野猪嘛,谁年轻的时候当猎人没弄死过几头。

    眼看形势就要失控,尹雪艳也害怕了,指着李青云骂道:“李青云,你要是有点担当,你要是个男人,就主动站出来自守,不要拿村民做挡箭牌。要是发生冲突,你担当得起法律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脑子有病吧?没事乱抓人,还有理了?对你只有一个字,滚。”说完,李青云理也不理她,径直走到大锅前,舀了一勺子肉汤,撒上一把香菜沫、蒜苗沫,美美的喝了一口,大声喊道,“味道刚刚好,美极了,把这些没事找事的操蛋家伙撵滚蛋,我们大家开饭!”

    “好咧,我们开饭喽!”村民们热情高涨,一起动手,把这些队员连推带搡,推出农场大门外。虽然没有真动手,但是下阴手的人也不少,什么老鹰掏小鸡、猴子偷桃、撩阴脚……没少往他们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幸好尹雪艳是个女人,又退的快,这才逃过一劫。她站在大马路上,气得差点跳起来大骂。这农村人,太藐视法律了,不行,这事毕竟向上汇报,让县公安局派人来抓。

    来时风势如虹,离开时,狼狈不堪,保护中心成立这么久,还没抓到什么典型,今天大雪闲着无事,又不能巡山,本想抓人杀害二级保护动物的典型,哪曾想会遇到暴力抗法的主。

    太丢脸了,第一次公开执法就遇到这事,太损害自己的领导尊严了,尹雪艳暗暗发誓,一定要让李青云遭到应有的惩罚,才能平息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而李家寨的人好像打了一场胜丈,说说笑笑,喝起了肉汤。一把香菜一把蒜苗,香气扑鼻,大块肉被切成了薄片,每个碗里都漂着几十片肉,虽然不多,但看着舒坦,就着烧饼或者油馍馍,大人小孩子都吃得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并不怕把事情闹大,因为无论从公从私,都可以说得明白。野猪不是自己杀的,保护中心想抓人,本就是严重违规,抽死他们都是活该。论起拉关系,他也不弱,从省里从市里,都能找到实权人物说话。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,杀野猪在当地真不算事,特别是野猪伤人或者祸害庄稼时,如果严重,有时候镇政府都会组织猎人捕杀野猪。

    易怀安似乎听到这里有争斗时,也带着随从,走过来看看热闹。李青云发现了易怀安,虽然对这老头的过分谨慎不满意,但是该有的礼仪不能少,免得以后让蜜雪儿埋怨。

    易怀安经不起李青云的热情相让,也喝了一大碗肉汤,直夸肉香汤更香,说几十年没喝过这么的道的家乡野味了。

    一碗汤喝完,易怀安才犹豫着询问李青云,问他村里有没有一个叫李春秋的医生,以前在这里听过他的大名,想找他看一些身体上的老毛病。

    李青云直拿眼睛翻他,这老头太谨慎了,你要是往村里随便逮住一个人问问,也能打听到爷爷的住址。可是你在这里憋了几天,才从这里问出这事,你说这得多闹心?

    “有呀,就在竹楼酒店旁边,那边有一个没挂牌子的医馆,每天门口围很多人的那栋就是。你这人呀,有点谨慎过头了,李春秋是我爷爷,你们当年的事情我也听过一些,包括大耳朵番僧所在的烂陀寺。有什么疑问,就找我爷爷问问去吧,免得憋在心里难受。”李青云实在忍不住了,就给他说白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易怀安果然惊疑不定的瞪着李青云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说道:“当年被人追杀上千里,有点怕了。要不是这样,也不会几十年不敢回国。那我就不打扰了,等我问过李师伯,回头再向你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早问清楚早心安,现在不是那个特殊年代了,没人敢乱来,至少明面上不敢乱来。”李青云挥挥手,让易怀安离开。从那个特殊年代过来的人,有很多病人,病得不轻,自己却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