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74章 夜半救灾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不要太嚣张,这是我们镇政府的事,和你无关。www.yawen8.com”洪副镇长其实挺怕李青云,因为关于李青云的传言太多,有说他认识市里的领导,也有人说他认识省里的领导,和这样的人作对,身为副镇长,也没有一点优势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姐开的饭店,你白吃白喝还挺蛮横,你说和我有关系没?”李青云冷笑,这货就是欠收拾,面子是人家给的,脸是自己丢的。好说好讲,村里人还能把你当干部,要是乱来,有的是人收拾你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是你姐开的店?”洪副镇长瞪大了眼睛,当时就愣住了,当时只是听说李家寨开了一个特色饭店,非常好吃,价格也非常贵,城里的有钱人都专门过来吃。于是他才带人来尝试,品尝之后,果然不错,于是就打起了饭店的主意,白吃白喝,这长相像城里的小老板也闹不出花样。哪曾想这饭店和李青云能扯上关系……

    “废话!我还能乱认姐姐不成?给你一天的时间,如果明天还没有把所有的账目结清,那就别怪我拿着你打的白条,去上面走一圈。”李青云冷冷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就是欠你俩小钱嘛,至于这么讨债吗?你这样对待客人,以后还让我来不来了?”洪副镇长心虚,开始言顾其他。

    “打白条的顾客,不来最好。”李青云说完,也不看他的脸色有多难看,冲蜀建东点点头,让他放心,然后带着客人,走出青荷居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怎么说话的……我又不是还不起钱,只是需要两天时间往上申请……喂喂,李青云,你没必要这么绝……”洪副镇长脑门上的油汗都,追到门口。见李青云早就走远了,这才有些怕。

    罗建东惊诧的看着惊慌失措的洪副镇长,怎么也想不明白,这个副镇长居然这么怕自己的小舅子。怪不得自己的老婆对这些债务并不担心。只是偶尔像惩罚自己一样,让自己催一催债。

    夜里大雪依然在下,村长李天来睡不安稳了,开始满村子召集青壮年男子,让大家分头去孤寡老人家里查探情况,看一看供电情况和火炉加热情况,免得冻坏了身体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住在老房子的村民,也成为重点关注对象,免得大雪压踏了房子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属于青壮年劳力,自然被村长李天来打电话叫起来。www.yawen8.com对于这样的事。李青云是不会拒绝的,穿好衣服,没有惊动客人,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从热乎的被窝里出来,一进入风雪中。顿时一颤,就算李青云的身体极好,也觉得冻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两只猎犬从大门下面的草窝里钻出来,伸了个懒腰,就紧跟在李青云身后。轻叫几声,在过膝高的雪地上奔跑跳跃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闹雪灾呀!天气预报上怎么说的来着,五十年一遇的暴雪?”李青云看了一眼停在院外的几辆汽车。已经被大雪彻底覆盖,勉强能看到一个轮廓。

    大雪映得眼前一片素白,不用拿手电筒,就能极远的距离。刚走到村口,就看到李云聪、猫蛋一人拿着一个手电筒,冻得嘻里哈啦的。缩在大树后面避风,见到李青云,就疯狂的晃动手里的电筒,大喊道:“福娃,在这里呢。村长那狗日的让我们在这里等你,说让我们去村后面的老寨子口看看赵寡妇家里怎么样,她那破茅草层估计撑不住这样的大雪!”

    “那还愣着干嘛,赶紧去呀。”李青云对村子里的熟悉度,远不如村长,既然接受指派,肯定会从安排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还不是等大壮那龟孙子,特么的,说是不给当村长的老子拖后腿,可每次村里集体行动的时候,就他墨迹。本来就没指望他,可是村长说了,要让我们四个一组,我们不能不服从命令呀。”李云聪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再给他打一个电话,要是不成,咱们就先去,又不是不认识路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村里面的巷子口,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,在时大时小的雪花中,还是能看清来人正是村长的儿子李壮壮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家,比较紧密,可是一些老房子算是在村外边,比较零散。李壮壮似乎还没睡醒,满脸不乐意,打着哈欠,催促大家赶紧去,查完了没事好回家睡觉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骂这货,居然还有脸催促别人。不过大半夜的,不是为了吵架才起来,也没人理他,就动身往老寨子口走。

    老寨子口在最北边,比李壮壮的养鱼场还远。那里算是仙带河的河边了,以前有一座桥,设有两座塔楼,可以防御土匪和山贼。

    桥早就没了,所以这里已经不能过河,水草长得茂盛,连小船都靠不了岸。但是在河边的岸上,却有两间小茅屋,是用石头和泥巴糊的,上面盖着茅草,里面住着赵寡妇一个人。

    赵寡妇今年快七十了,已经老得不成样子,她的丈夫和儿子进山打猎时,遇到了山洪,被冲得没有了踪影。赵寡妇听到消息之后,发疯一样的满山遍野的找,哭得都快成精神病人了,最后什么也没找到,办完丧事之后,她就找人在自家地头盖了这两间小茅草屋,就守在这里,说是哪一天能等到丈夫和儿子回来。

    其实村里人已经把她当成了疯婆子,不过村里人可怜她,有什么补贴和政策照顾,倒不会忘掉她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伙人走到茅草屋门口时,从破损的窗户里,隐约听到有老妇人在哭泣。茅草屋上面和窗户处,早就落满了积雪,墙壁上都是裂缝,似乎修补了很多次,但是不顶用,依然能听到冷风从缝隙里钻过时,发出的啸音。

    “赵婆婆,发生什么事情了?你怎么在屋里哭?”李青云拍门,拍得小心翼翼,生怕用力太猛,把这个破屋子拍倒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老妇人听到有人喊,顿时扯着嗓子大叫:“是谁呀?快来救救我,我摔断了腿……哎哟我的娘耶,我躺在地上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喊完,又是一阵哭泣。

    李壮壮一听,顿时喊道:“赵寡妇,你不开门,我们怎么进去啊?不是我说你,大半夜的你不睡觉,怎么摔断了腿?你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睡着睡着就停电了,电热毯不热了,我就想起来看看是不是又跳闸了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脚下踩空了,从椅子上摔下来了,现在半边身子不能动,再不来人,我不疼死也会被冻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睡个觉都不安稳,你可真能折腾。”李壮壮不满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懒得搭理这个二货,指挥李云聪和猫蛋扶着另一扇门,他把手里这扇门卸掉了。这是老式木门,门板是活的,往上一托,往里一斜,就能卸掉。

    吱吜一声,木门开了,几个手电筒同时照亮昏暗的小屋。这个小屋空气憋闷,有一股怪味,挺刺鼻子的,空气非常污浊。

    赵寡妇就倒在靠近窗户的墙角,李青云过去,赶紧把她从地上抱起来,放到床上,用被子给她裹上。虽然穿了一层子小棉衣,但身上依然冻得冰冷。

    猫蛋已经爬到椅子上,给她修电,可是扒了几次,依然跳闸,应该有短路的地方。赵寡妇冻得直哆嗦,又疼又冷,在床上小声的哭着,说自己命苦,要是断了腿,以后该怎么活呀。

    李壮壮已经给他爹打电话,问村长怎么办。

    李云聪在旁边小声嘀咕,说还能怎么办,赶紧送医院呗。老年人骨头糟了,得住院拍片子。李神医虽然厉害,但是把骨伤老人送过去,纯粹是给他老人家找麻烦。

    李青云却说不碍事的,不用拍片子,这事爷爷能处理。因为修炼到武者化境,已经能感触到很多肉眼难以观察到的区域,骨伤在哪里,裂痕有多大,都能清晰的辨识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村长让他们几个先把赵寡妇抬到竹楼酒店,至少那里边暖和。至于是到医院,还是让李春秋治疗,需要大家再商量一下。毕竟现在是夜里两点多,就算要送医院,也不能这时候开车,山路太危险了,给汽车加上防滑带都不行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赵寡妇背到竹楼酒店的时候,其他队伍也有遇到情况,在东地鱼塘边住的参加过抗美援朝的退伍老军人李长友受伤了,说是住的房子倒塌了一个角,栋梁砸中了胳膊,其它部位也有不同的砸伤。

    李大嘴一家子烧炉子,煤气中毒,虽然被邻居发现得早,一家四口,也被抬进了竹楼酒店。都没有昏迷,只是头疼干呕,神志不太清楚。他一个儿子一个女儿,都是十来岁,中毒反应比较重。

    李春秋刚给赵寡妇治完腿,就忙着给李大嘴一家子治疗。他现在对病人的情况把握,比仪器检测还准,只翻看一下两个孩子的眼皮,就喊李青云:“福娃,给这两个孩子喂点水,情况比较严重,为了安全考虑,你要多留心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怕一氧化炭中毒损伤两个孩子的大脑,让自己用“玉髓液”给两个孩子喂一点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二话,虽然挺讨厌李大嘴这个人的,但对他的孩子,倒没有什么芥蒂。目前空间灵泉足够用的,又有很多翡翠原因备用,他也不吝啬,一人一口,足够他们解毒,但也不会让身体出现明显的异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