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75章 潜在的敌人
    忙碌了一夜,天蒙蒙亮时,才把几名伤者救治完毕。www.yawen8.com赵寡妇摔断了腿,给打了夹板,缠了绷带,只要不乱动,养上百十天,就能下床行走了。她的看护问题,村长还在犯愁,不过只要人没问题,其它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。

    退伍老兵李长友伤了胳膊,有点粉碎性骨折,这种情况,放在医院是要动手术的,不过以李春秋现在的能耐,悄悄使用内力,把碎裂的骨头纠正位置,竟然达到了手术后的效果。

    至于李大嘴一家子,已经彻底苏醒,两个孩子在温暖的酒店里跑来追去,嘻嘻哈哈,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死掉。李大嘴知道情况之后,一个劲的表示感谢,说下辈子给李春秋做牛做马,也要报答他的大恩大德。

    李春秋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:“以后少学舌,少搬弄是非,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李大嘴说得脸红抬不起头,吱吱唔唔的,说以后一定改正,不乱说话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村长正在一旁合计,说天亮后,就去城里请个护士,专门看护赵寡妇和李长友,这笔钱看看可能村里出。如果村里不出,李青云说自己出。

    村长就说,让李青云自己出不合适,这事必须村委会出头,财政再紧,也比往年强,请护工的钱,还是出得起的。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定下了,大伙先回去休息,等到了上班时间,就去城里请护士或者专业护工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肯定没时间,因为天一亮,镇里要是不召开救灾会议才怪呢。李家寨自救及时,还伤了好几个,其他村还不知道咋样呢。

    白天李青云也有事情,找护工的事情,就交给李云聪了。村长说他见过世面。也会办事,只要把人请来,就算大功一件。至于工资,就按城里的给。而且村里包吃包住。

    李云聪嘟哝着,说自己也有事情呢,还要到工地上看建厂的事。李青云训斥他一句,说大雪天,停工几天了,你去看什么?看雪呀?

    几句话冲得李云聪没话说了,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带着两只猎犬回到家里,两只狗摇头晃脑的跟在后面,按照以往的惯例,该喂它们食物了。刚打开别墅的门。两只狗突然警戒的狂叫两叫,冲到了李青云身前,脖子上的毛根根竖立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李青云眉头一挑,心中也莫名的升起一丝危机,总觉得屋子里有些不对劲。但又谈不上特别危险。他站在门口,一动不动,眯着眼睛,让灵体从小空间出来,迅速冲进客厅,在各个角落巡视一圈。

    以灵体的视角,观察外面的世界有些奇怪。灵体看到的东西并不是实物,而是一团团能量体。就连沙发、茶机、电视等东西,也有微弱的能量波动,在灵体眼中,形成一个个模糊的轮廓。

    隔着墙,能够看到各个房间里的情况。每个客人都睡得很香,呼吸悠长均匀,看不出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人的影像在灵体的眼中,也是一团团不同颜色的能量,有的偏红。有的偏黄,有的偏绿,有的偏蓝,有的偏褐……颜色并不是纯正,在某个主色调当中,会掺杂很多杂色,但没有一个完全相同的,每团能量体都有自己的特点。

    猎犬仍在不安的狂叫,客房的人仍然睡的很香,李青云的灵体仔细的搜索过每一寸角落,楼上楼下,连同阁楼、地下室都查了一遍,也没有发现潜在的敌人。

    说上去很久,其实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李青云的灵体又返回肉身,他故意大声的喝斥猎犬几句,大步走了进去,半躺在沙发上叫道:“哎哟,跑了大半夜,快累死了。这帮吃货真能睡呀,都这时候了,也没有一个人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本是李青云故意唠叨的几句抱怨之词,可是说到这里,他突然想起来什么,也总算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这些客人睡得太香太沉了,虽然隔音好,但猎犬对着大门狂叫这么多声,居然没有一个人醒来,甚至连翻身一下都没有。

    别的客人好说,安逸习惯了,但两名秦家养的保镖,怎么也没有一点动静。如果保镖都是这样的警觉,雇主被人绑走几百里地,也发现不了呀。

    仔细嗅了嗅鼻子,总算发现一点异常,空气里有一种淡淡的奇香,如果不是他的鼻子比普通人强数倍,也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不过金币和铜币的鼻子比李青云的灵敏,所以一开门,金币和铜币就发现不对劲,大声狂叫,警示李青云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心立即揪起来,到底是谁进来过,为什么迷倒众人,他的目的又是什么?为什么自己的灵体也没找到一丝证据?为什么这么巧,自己出去办事,对方就趁机溜进来?难不成这人知道自己要出去?

    越想心里越烦乱,自己居然找不到任何线索。他跳起来,冲到自己的卧室,仔细回忆离开前的房间摆设,这一观察,果然找到了细微的差异。

    床头柜的抽屉居然合紧了,非常严密,似乎没有任何漏洞。但是李青云却知道自己的习惯,因为是新家具,有一点点异味,他故意不关严,留一点点缝隙,就是为了更好的散味。

    四个抽屉全部被开过,李青云没动手,再次放出灵体,钻入抽屉,观察里面的情况。里面的现金有七八万,一张没少,常规资料,也一点没乱。以前从吴中兴店里买来的几个小玉件,有动过的痕迹,不过仍然一个不少。

    杂物柜也有翻动的痕迹,一些虫草和西洋参放正了,以前是反着放的。杂物柜上面是一个药酒玻璃坛,前几天给猎户李石头倒了三分之一左右,余下的三分之二似乎分毫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灵体靠近玻璃坛子观察的时候,居然有一种炸毛的畏惧感,似乎不敢靠近这坛子药酒。

    “嗯?”灵体有恐惧感的时候,他的肉身汗毛也根根竖起,灵肉感应,极为统一,李青云脸色冰寒。森然说道,“居然下毒?”

    李青云当即倒了小半杯药酒,进入小空间,抓了一只养在里面的老公鸡。捏着它的嘴,喂它几滴酒。

    本想再多喂一些,可是这几滴药酒刚喂完,就见老公鸡惨啼一声,身体瞬间抽搐几下,就这么僵直的倒下,一伸腿,彻底断气。

    “这毒性发作真快!简直入口即死。谁这么恨我,要致我于死地?这潜在的敌人,又是怎么进来的?再或者是……屋里的人做的?”

    李青云压下心中的惊恐和愤怒。把这只公鸡埋到坟场,余下的半杯毒酒也和公鸡埋在一起。

    然后灵体迅速返回卧室,把余下的半坛子药酒也放进小空间,准备找个权威机构检测一下,看看到底是什么毒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在卧室里搜索一圈。没有找到其它危险,才躺到床上。一个个仇人从他脑海中浮现,又一个个的排除。像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,或许只有江湖人才能做到……如果是这样的话,八卦门的人和烂陀寺的人都有嫌疑。

    但是,目前什么证据都没有呀,光靠猜测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。李青云没有一丝睡意,一直到八点半,客房的人才陆续起床,一个个伸着懒腰,大多人都自言自语,说自己睡得真香。这一觉睡得舒坦。

    李青云用灵体听了他们的言语,暗暗思索,这种迷香难道没有副作用,只助睡觉,醒来不头疼?照这么看。比安眠药效果好呀,好使还没有副作用,最重要的是,几乎没有味道,如果不是李青云的鼻子比普通人的灵敏,几乎闻不到这股极淡的异香。

    两个保镖快速洗漱完毕,看到李青云出来的时候,他们的脸色有些不自然。因为李青云出去的时候,他们两个是知道的,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,显然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李青云早就洗漱好,并且煮了一锅八宝粥,等大家都起来的时候,才开始炒菜。

    胡大海伸着懒腰,倚在厨房门口笑道:“哎呀,我说兄弟,你家睡着真安逸,在这里睡一晚,都不想走了。最近本来为公司的事而失眠,刚睡的时候,还没睡踏实,处在半睡半醒间,似乎听到你开门起来的声音,之后一翻身,居然睡到八点多,哈哈,睡得真过瘾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的嘴角直抽搐,随口回答道:“睡得安逸就好,既然最近下雪没事,就在这里多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多住几天呀,不过年底公司的事情太多,一天不回去,各部门都是事,电话打个没完没了。对了,你大半夜不睡,开门赶什么去了?”胡大海揉着眼睛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拆寡妇的门去了。”李青云认真的回答道。心里却在思考,自己开门离开时的声音有点大,胡大海听到也不稀奇,从那之后,胡大海才睡熟,肯定是自己离开之后,有人点燃了迷香一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切,不想说就别说,编瞎话也得编个靠谱的呀。杨玉奴那样的美女你都没怎么着她,什么样的寡妇值得你去拆门?”胡大海一百个不信,扭头去卫生间刷牙了。

    “哈,我怎么着女人,还能让你知道吗?刷完牙帮我收拾桌子,可以吃饭了。”李青云说着,把最后一份菜装盘,装备给大家盛粥。

    可是一顿早饭没吃完,就接到几个惊慌失措的电话,说赵寡妇死了,酒店服务员发现时,当场就报了警。李青云的爷爷有点麻烦,因为他是医生,是他帮赵寡妇医治的,警察接到报警电话时,就建议村里先控制住医生,不要让医生轻易离开,等候警察到现场调查取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