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76章 警察来村里抓人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李青云爬起来就跑,准备去告诉爷爷自己这边发生的事,让爷爷心里有个准备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因为把事情联系起来,就能推测出,有人向对自家人出手,先是对自己下毒,又是制造医疗事故。

    自己要是中毒死了,这在当地农村来说,就算是绝后了,家中肯定会大乱。而爷爷李春秋出了医疗事故,肯定会被警察叫去调查,不管判不判刑,总要离开村子的。

    跑到竹楼酒店的时候,大门口已经围了一圈子人,说什么的都有。李青云懒得听,直接分开人群钻进去,村长李天来和爷爷李春秋都在。

    当时治疗后,就把赵寡妇抬到一楼的空客房,暂时有服务员照顾她。她只是普通的摔断腿,又没有其它伤,为了梳理她的身体机能,李青云还偷偷的给她加入一点点空间灵泉。

    尸体没人乱动,房间摆设也是丝毫未动,除了服务员进来,现在只有村长和李春秋在。李青云也只是站在门口,看爷爷给赵寡妇做简单的尸检。

    李春秋表情凝重,在赵寡妇身上几个关键部位检查一下。赵寡妇死的很安详,如果不是没有了呼吸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而她摔断的左腿不是致命伤,就算不上夹板不处理,也不会有生命危险,顶多腿部肿胀、溃烂,甚至最后截肢,也不会丢掉性命。那她突然死去,肯定有很多疑点。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外伤,看来只能等官差过来尸检了。”李春秋摇头,紧锁眉头,有些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行医一辈子小心,没出过任何医疗事故,老了老了,居然在治疗最简单的骨伤时,病人奇怪的死掉了。

    而且,杝的武功境界刚刚突破。进入传说中的化境,对医疗诊断也有椅套的帮助,在,在这样的条件下。病人还是离奇的死去,对他的打击也很大。

    “爷爷,查到原因没有?”李青云在门口焦急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有,看外观,似乎是正常死亡。但是,昨天我给她号脉时,她的生命力还是很强的,按照脉像,再活个七八年不成问题。”李春秋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过来一下。我有话对你说。”别墅发生的离奇事,李青云不想让外人知道,只能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觉得自己碍事,就主动出去,说让他们在这里说话。顺便给围观的村民讲讲情况,不让他们乱传。如果不是怕现场被破坏掉,就让大伙都来看看赵寡妇的尸体,别说是李神医治坏的,腿上有伤,只是包扎一下,吃了一点镇痛的药。www.yawen8.com怎么可能是治死的呢?

    李青云见旁边没人了,就小声对爷爷说道:“家里出点事,有奇怪的香味,你仔细闻一闻这个房间,也有一股特殊的香味,能让人进入深度睡眠。醒来后又没有副作用。我别墅里的几个客人,昏睡之后,又平安的醒来了,而赵寡妇显然没有这个运气。所以说,她是被人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被别人害死的?”李春秋眼中闪过一丝怒色。刚才他一直往自己身上找原因,找用药的原因,找包扎的原因,从来没想过赵寡妇是被人杀死的。

    听到李青云的提醒,他立即在房间里细嗅几下,说道:“这个香味我也能感觉到,本以为是你们竹楼酒店的熏香味道,哪曾想是一种迷药。让我想想,能够进入深度睡眠,起来后却没有任何副作用,像正常熟睡一样……嗯?难不成是传自天竺的七度安香神?这个我也只是听说,并不曾感受过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那些番僧干的,以他们的身手,想要杀一个老妇人,用不着使用珍贵的七度安神香,那么嫁祸于我的说法就成立了。使用七度安神香还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可以杀人于无形,受害者不会反抗,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,这样我就百嘴莫辩了。不过杀人,总会留下一点点痕迹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李春秋的手在赵寡妇的额头轻轻扫过,手掌并没有碰到她的额头皮肤,却见她额头处的皮肤出现一层细细的红斑,只有拇指印大小,颜色极轻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状惊叫:“这是怎么回事?她的脑袋上为什么有这层淡淡的红斑?不过这伤连破皮都没有,怎么会致命?”

    “不是普通的肉身攻击。你应该往别处想,那晚在山顶,你小子不是见识过灵体攻击吗?”李春秋小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郁闷道:“我对这一块也是一知半解,哪里知道用灵体杀人,却不伤害肉身的方法?我那天反击,是因为那番僧笨蛋,把灵体送到我面前,任我摆布。好好的活人,灵体在肉身当中,怎么好下手?”

    “我是武者,我也不太懂玄术。不过既然找到下手的地方,通过解剖,或许能够找到点线索。不然你爷爷我这辈子,要在监狱里度过了。”李春秋知道不是自己医死了人,居然变得异常轻松,语气中,居然开起了小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情开玩笑?我有件事还没和你说呢,我卧室里泡的药酒,被人下了毒。毒性非常强,喂鸡喝了两滴子,刚到嘴里,立即就抽搐死掉。我们的家人受到了威胁,生命威胁你知道不?”李青云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在你的药酒里下剧毒?”李春秋这才变了脸色,眼中闪现一丝杀机,“我本想巩固一下境界,等过了春节,山上化了冰雪,再去山里走一趟,和烂陀寺的高僧们聊一聊。既然他们没完没了的下暗手,那就别怪我心狠。年轻的时候,我李春秋是个猎人,我想杀的猎物,没有杀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里人怎么办?”李青云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想支开我吗?那我就进看守所呆几天。家里,不是还有你吗?”李春秋话中蕴含很多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?就我一个人,应付得了吗?”李青云有些心虚,因为他不知道潜在的敌人是谁,又有怎样的手段。他虽然借助小空间,能实现一些神通手段,但真正的江湖世界,他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李春秋说道:“你可以的!你能从摩珂洽伽那里救我,就能救咱们一家人。而且。你不是一个人,在这种要命的时候,你外公应该出手了。他的功夫,比你想象的高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会考虑的。”李青云不想让外公一家子牵扯进来。这些番僧已经没底线了,又是下毒,又是陷害,李青云也不会留情,见到这个下毒的人,直接扔进小空间,杀无赦。

    这时候,悟道观传人易怀安却从竹楼酒店外面走进来,只是咳声很响,步伐蹒跚。李春秋一听。顿时走出门,扣住他的手问道:“怎么受了伤?”

    李青云只是看易怀安脸色不好,还没看出来他受伤。

    “我追凶手去了,这种香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。出事那天,我们十几个师兄弟。都在昏睡中被人取了性命……”易怀安咬牙切齿,声音低沉,说话时,嘴角溢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,不要动怒。福娃,有玉……有疗伤的药吗?”李春秋比较关心老朋友的传承大弟子,不想让老友的大弟子在自己眼前受损。

    “有的。随身带着呢。”李青云从口袋里一掏,就是一个小瓷瓶,里面装有空间泉水精华,加了一点草药汁,有冰片薄荷的味道,对人无害。还能混淆泉水精华的味道。

    易怀安接过去,喝了一口,顿时眼睛一亮,不再说话,闭睡调养片刻。这才睁开眼,赞叹道:“好奇特的疗伤药,喝完之后,似乎连消耗的真气都补充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快到了,易师伯,说说怎么回事吧。”李青云以这边的辈分称呼他。

    易怀安说道:“天快亮时,我闻到这股异香,突然惊醒,就寻着香味往楼下找。见一个短头发的壮汉从这间屋里出来,我感觉不对,往里面瞅了一眼,就感觉到伤者没有心跳了。同时让我想起当年的来门惨案,当时想也没想,就去追赶那个短发壮汉。他沿着河岸往南奔跑,我在后面追,可是没想到,对方还有一人埋伏在雪中,我一时不查,挨了一掌,不过他们也不好过,两人的武功不太高,在我的追赶下,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暗伤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两个随从呢?他们知道你的行踪吗?发现凶手时,你的随从看到了吗?”李青云似乎想到了跳出困局的方法,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,不过我追赶的时候,速度太快,他们没跟上。他们两个寻不到我,要么回来了,要么正在路上寻我。”易怀安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这样……等警察来了,你要为我爷爷做证,不然他会很麻烦,因为他现在仍没有行医资格证。非法行医呀……”李青云这时候倒有兴趣打趣爷爷几句了。

    李春秋黑着一张脸,气乎乎的抬头看天,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镇上的民警已经到了,不过一听说和李神医有关,勉强算是医疗事故,他们就站在门口,在普通群众当中寻问昨夜的事,也不过去烦李春秋,因为他们知道,县里的警察很快就到。

    也有胆大的村民到赵寡妇的门口看看,见她硬实死的安详,身上又没有别的伤,就说可能是自然死亡,不关李春秋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受过李春秋恩惠的村民说法,至于大家愿意信哪种,还是需要等警察得出结论之后。

    县里的警察终于在十点多的时候,到达现场。带除的是一名刑警副队长,姓鲁,因为出了人命,必须要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鲁队长带人来了之后,拍了几张照片,问了几个村民,就要把李春秋带走,说他是非法行医,致人死亡。并说易怀安的证词不可信,什么深山里的番僧,使用了迷香害人,小说看多了吧,这种骗人的证词最好少说,再坚持就连他一块带走。

    然后不由分说,就把李春秋带走了,而赵寡妇的尸体也随车带走,说是要进行尸检。赵寡妇家里没有人了,但她娘家还有一个亲戚,因为住在山里,目前还没办法通知到。

    李青云当然不同意,拦在车前不让警察走,大声说道:“有证人看到的凶手,你怎么不理睬?没有确定我爷爷的罪名,你就给他戴手铐?你们这是哪门子执法道理?”

    易怀安的两个随从也回来了,三人同样坚持,说自己看到了凶手,和李春秋的医术无关。

    鲁队长见村民越聚越多,顿时大怒,掏出手枪指着李青云,厉声训斥道:“你小子给我滚开!你这是公然抗法懂不懂?别说没人证明是不是有别人害死了赵寡妇,单是你爷爷非法行医,没有行医资格证这一点,我就能逮捕他!给他戴上手铐,这是正常执法过程,你不懂就吵咧咧,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