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79章 参观农场
    证据比较重要,直接交给市里的朱秘书,由他处理这事,李青云比较放心。www.yawen8.com他老老实实的在家守护家人,杨玉奴知道了,也守在家里,颇有夫唱妇随的意思。

    朱秘书拿到证据,找了政法系统的熟人,很快就回了电话,说这事让李青云放心,基本上可以证明李老爷子没罪,而办案的刑警副队长可能有问题,正在对他进行调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李青云总算松了一口气,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人,大家都很兴奋,只等老爷子平安归来。

    同时,陈秀芝也没闲着,就站在路口,向每一个路过的村民诉说案件的真实情况,希望能恢复公公的神医信誉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着没有阻拦,闹出了人命,不关真实情况如何,一盆脏水总是淋在爷爷头上,短时间内别想恢复名誉了,外地的病人也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因为自己的原因,让爷爷陷入无止境的忙碌当中,现在病人少些,也能安心修炼,或颐养天年。

    中午美食家弗雷德到达农场,参观雪中的大棚蔬菜,似乎对这个环境并不太满间。对山顶的散养绿色蛋鸡,倒有些兴趣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还是拍了很多照片,说是回去写文章的时候,会用到实例图片。同行的法国美食家维克托依然绷着脸,时不时对李青云报以怨恨的冷笑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上次把他打了,也没人帮他出气,警察居然说没证据,没有管。医药费虽然饭店出了一部分,李青云也愿意出一部分,但他不缺钱,缺的是面子,缺的是胸中那口气。

    正在参观。隔壁的农场主许靖守居然又跑过来了,操着一口蹩脚的英语,向这些外国人推销他们的蔬菜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玩过界,李青云冷冷的扫了他一眼。没有动怒。因为李青云的蔬菜已经不愁销路,东方农贸公司的人,昨天刚从他们这里拉走近万斤蔬菜,底价10每斤,当天晚上就到账了,至于分成部分,还需要等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弗雷德先生,我们农场的蔬菜味道一点也不差,同样的山同样的水,种出同样的蔬菜。味道怎么可能不同呢?呵呵,上次农贸会呀,我也见到你们了,只是你们当时太忙,并没有留意我们的展柜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噢。没错,我知道你是美食者杂志的主编,并不是菜商,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我请您品尝蔬菜呀……”许靖守越说越熟,不会的英文单词,会由秦瑶在旁边提示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想你误会了。我们今天过来,是受李先生之约,特意来品尝他们农场的蔬菜。如果你们硬要参与进来,这和我们的宗旨不符。这样吧,等有机会,我们再去你们农场品尝。”弗雷德断然拒绝。不喜欢这个打扰自己拍照参观的农场主。

    冷眼旁观的维克托却突然说道:“美食者杂志一向实事求是,如果有读者问起青玉农场的蔬菜为什么那样美味,旁边农场的味道又如何,你们怎么回答?我想,做一个对比。应该比较客观公正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应该客观公正,给我们守瑶农场一个上杂志的机会。”许靖守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弗雷德有些犹豫,转身问李青云:“李先生,你觉得怎么样?如果有对比,我想读者更清晰直观的了解到不同农场蔬菜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我这里没问题,如果各位美食家喜欢冒险的话,我没有任何意见。这样吧,今天我们各做十个菜,主菜都是地里的青菜,可以加各种配菜,鸡鱼肉蛋都可以。然后我们拼成一桌吃饭,在餐桌上,我们边吃边谈,讨论各种蔬菜的优劣好坏。”

    许靖守当即说道:“李青云,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可不要不给我们端上桌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不等李青云回答,就对秦瑶说道:“快快快,我们快点回去准备,这是我们最好的展示机会,不然我们的蔬菜一直卖不上高价。大雪天的,均价居然也没高过五块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也没有欺负他们,只用了大棚里的蔬菜,小空间里种的蔬菜一点也没用使用。十个菜很快做好了,也不知道这些老外的饮酒习惯,只是把客人带来的几瓶红酒拿到桌上,让他们自己开瓶,免得到时候因为开酒的方式问题,遭到维克托的嘲笑。

    维克托随手拿起桌上的红酒,本想嘲笑李青云几句,说他的酒不够档次,可是一看标签,顿时惊叫起来:“天哪,你太大方了,82年的拉斐,这里居然有两瓶,太神奇了……大伙快来看,帮忙检定一下,看看是不是假货。”

    他的惊叫,显然有故意的成分。

    弗雷多和其他几位美食家没办法,只好过去仔细查看,这一看不当紧,居然都是真的。而旁边几瓶,也是拉斐系列的红酒,只不过年份是2007年的。

    两瓶82年的拉斐是南洋首富楚应台送的,07年份的拉斐红酒是秦老爷子送的礼物,李青云对红酒不太了解,平时都堆在角落,今天见外国人挺多,就随便抱出四五瓶,随便他们挑,哪曾想这些红酒似乎挺贵的,这些美食家居然惊叫连连。

    弗雷德给李青云一个极为热情的拥抱,表情激动的说道:“亲爱的李,你真的太慷慨了,居然舍得把绝版的82年拉斐拿出来给我们品尝,这是我们的荣幸!你这个朋友,我交定了。等你到美国的时候,我请你吃大餐,我亲手做的大餐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美食家怪叫连连,纷纷笑道:“李,你的口福不浅,能让弗雷德主动提出为他做大餐的人可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激动兴奋的,不就是红酒嘛,自己又不太喜欢喝,要说喝酒,还是小空间收藏的白酒香。至于弗雷德的大餐,就更没兴趣了,吃惯了空间蔬菜,不太想吃其它东西了,因为吃其它东西,就像嚼蜡一样,没有灵气,更没有好味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正在兴奋的说笑,许靖守和秦瑶托着两个大托盘,把十盘菜端了过来,都用大碗盖着保温,免得凉了。

    两家用的盘子不一样,一字排开,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虽然你为我们提供了极品红酒,但我们也不会昧着良心,颠倒黑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美味就是美味,美食家从不拿自己的舌头开玩笑!”

    “美食家的信誉可以向上帝保证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坐在主位上,请众人落座,轻松的笑道:“只是请你们来吃顿饭,用不着这么严肃。只是看不惯某些人喜欢和我比来比去的,我就安排这个场合,让大家用舌头说话。好了,陪你们转悠一上午,我也饿了,大家开始吃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青云拿出一瓶白酒,自斟自饮,开始吃喝起来,居然没把这些美食家当回事。而弗雷德闻到白酒的香味,顿时惊叫起来,问道:“亲爱的李,这是什么白酒,香味为什么这么独特?比我喝过的茅台,都好很多倍……”

    而曾经说过白酒很难喝的维克托,此时也眼巴巴的瞅着李青云杯子里的白酒,显然微黄,香味扑鼻,比他以前见过的所有美酒都强百倍。他这种从来看不起白酒的人,居然馋得直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五爷爷自酿的白酒,祖传的酿酒工艺,别地方没有,你们当时没闻过,更不会喝过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这话有些鬼扯,什么是祖传的呀。那个年代都穷,到处去讨苦力,有的去扛货,有的去学维修钟表,有的进了酒厂学酿酒。他的五爷就是从小在酒厂当帮工,长大在酒厂做苦力,跟着很多酿酒师傅学做酒,才有后来的手艺。这手艺不过几十年,哪是什么祖传。

    而他爷爷李春秋从小跟着镇上的一位老中医学医,稍大一些时,那位老中医过世了,就去城里做学徒,同样换了不少师父,到稍大一些,才在山里采药时,遇到一位老道士,跟人家学了一身武功,同时医术也大有长进。

    这些老外哪里知道这些,一听说是祖传手艺,顿时肃然起敬。拆了一瓶82年的拉斐,居然不喝,一个个伸长了脖子,想尝尝李青云祖传技艺酿造出的白酒味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拿这些人没办法,只好给他们一人倒了大半杯。用的是喝红酒的高脚杯,倒了大半杯,主要是怕这些老外喝不完,浪费。

    哪曾想这些人喝起来赞不绝口,品尝菜肴时,也没用用白开水漱口,直接边吃边喝,和平时鉴定美食的方式一点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品尝到李青云做的菜肴时,美食家也没什么可挑的,不说手艺,单是富含灵气的蔬菜美味,就把他们征服了。

    再尝许靖守做的菜,顿时一个个皱起眉头,都不想再夹第二筷子。

    “噢,你们家的蔬菜太糟糕了,做菜技术也太差,这是我吃过最糟糕的菜肴。”就连当初为许靖守说话的维克托,也放弃了他们,转而支持李青云家的蔬菜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差别这么大,我不相信。”说着,已经变了脸色的许靖守拿起筷子,往李青云做的菜肴里夹了几根蔬菜。吃完之后,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