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81章 婚事临近过大礼
    吴镇长好像很久没有吃过一顿好饭了,居然在李青云面前展现狼吞虎咽的状况,一点也不顾及美女形象和官员形象,边吃边赞叹道:“还是你家的东西好吃,这些天家里出点事,没什么胃口,都是随便应付一下肚子。www.yawen8.com嗯,这个鱼做的真好吃,比咱们第一次吃饭时吃的那些鱼还要好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云心说这老同学挺识货的,第一次在家里吃的是普通野生鱼,现在吃的是空间鱼,绝对是两个层次的鱼,味道自然有极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好吃就多吃点。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,一时的困难,不要因此而愁坏了身体。想一想那些吃不起饭的穷人,你所拥有的一切,比他们幸福无数倍。”李青云劝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是你安慰我的话呀?放心,我想的很开,不然早就辞职出国了。”吴筱雨打了一个饱嗝,仍喝了半碗汤,才把筷子放下。

    层子里有空调,很暖和,吴筱雨伸了个懒腰,毛衣包裹下的胴.体,极为匀称丰满,胸脯鼓涨涨的,非常养眼。

    李青云瞅了她一眼,笑道:“吃饱喝足,可以到客房睡一觉。本来想找你聊一聊青云镇明年的发展问题,不过见你吃个饭的时间,打了十几个瞌睡,就不骚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筱雨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孤男寡女的,到你家吃饭就破例了,再到你家睡一觉,如果被人撞见,就算全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再说了,我要是睡着了,你钻进我被窝怎么办?我这个弱女子,可抵抗不了你这个强壮男人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大笑:“哈哈,你想到哪里去了,就你这样的条件,我有贼心也没有贼胆呀。要是一冲动把你睡了,我的后半辈子就在牢里度过了。所以呀。你在我这里,就安心的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家世快中落啦,所以你可以有贼心,也可以有贼胆哦。”吴筱雨故意妩媚一笑。调侃李青云两句,手上却是把羽绒服披在身上,半躺在沙发上,和李青云说话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“真拿你没办法,有舒服的床不睡,偏偏要睡沙发。”李青云见她执意要睡沙发,遮上衣服之后,就有些想眯眼,也不好再说笑别的,“要不要帮你加层薄被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就这样躺会就挺好的,等一下,随行的工作人员也该吃过了,下午还得去陈家沟。今年的雪灾挺严重的,最近几天都不会晴。要是再下几天,普通人家也吃不消。像你们这样的种植大户,棚子都撑不住大雪的袭击吧?”吴筱雨眯着眼睛,声音低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谁也管不住老天爷。下几天是几天吧,回头我……”话说到一半。李青云就发现吴筱雨睡着了,于是就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到屋里找了一个小薄毯,给她盖上。睡梦中的吴镇长,没有醒时的那么强势,气势也消失不见了,这时候再看她。才能发现她身上的致命女人味,对男人有着强烈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她散乱的长发从脸上拨开,遮好毛毯,走到别墅门口望了望天。他的农场虽然不担心暴雪天气,但是比较担心爷爷的安危。

    不说烂陀寺的实力有多强。光是中途上的危险,就够他受的。唉,什么时候不好进山,非要选择在大雪封山的时候。

    正在胡思乱想,突然见表妹杨玉奴从大门口进来,手里还牵着一匹白马。见李青云在门口站着,她就笑道:“听说你带一位大美女回来吃饭,我怕你犯错误,就赶紧跑来了。还好还好,我赶在你犯错误之前,及时到达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着迎过去,把她搂在怀里说道:“听哪个长舌妇嚼舌头了?我真有那种想法,会傻到当众把人请到家里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可说不准哦。听说男人婚前都有焦虑症,你要是想放纵一下,我也拿你没办法的,所以只好预防了。咦?那位大美女呢?”杨玉奴说着,就歪着头往屋里看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她冰凉的脸蛋上啄了一口,把马一拴,就拉着她的手进屋。边走边说道:“大美女太过劳累,已经睡着了,你来捉奸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!人家吴镇长才不是这种女人呢!”杨玉奴显然知道家里的女人是谁,见到吴镇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,嗔怪的瞪了李青云一眼,“既然请了人家吃饭,怎么让她睡在沙发上,咱们又不是没有客房?”

    “人家怕你吃醋和误会,专门在沙发上睡的。呵呵,真要是进了客房,指不定你怎么想呢。”李青云搂着,坐在远处的沙发角落,生怕打扰吴镇长睡觉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那么小心眼呢。”杨玉奴有些心虚,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,缩在李青云怀里也不挣扎,过一会说道,“明天是不是要去我家过大礼呀,日子你们这边定了没有?我妈说,腊月二十二是个好日子,过门之后,也不影响大家置办年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这边还没有去要,你就急着定日子?是不是很想嫁给我?盼望结婚的日子,已经等不及了?”李青云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才没有呢!”杨玉奴大窘,红着脸,嗔怒道,“要不是我姑整天盼着要孙子,我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啦,哪会这么轻易如了你的意。一点也不理解人家的心思,还拿这事取笑我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见表妹有些急了,忙安慰道:“开玩笑呢,你不喜欢听,以后不说了就是。我也看过了万年历,二十二就二十二吧,是个难得的好日子,那时候爷爷也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这时候进山,真让人不放心。那些番僧真讨厌,等我修炼到化境,也去找他们的麻烦,让他们知道打扰别人清静,是一件多么可恶的事情。”杨玉奴挥舞着粉嫩的拳头,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咱们生一窝小娃娃,个个都是高手,然后咱们荡平烂陀寺,把他们打个稀巴烂,这样更解气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好呀,砸掉最好……不对不对,谁跟你生一窝小娃娃呀,生孩子很难的,生多了也难照料。以我想呀,生两个就够了,一个男娃,一个女娃。”欢呼之后,杨玉奴才反应过来,觉得不妥,红着小腰,认真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得好笑,捧着她的小脸亲了几口,声音有些大,把杨玉奴担忧得直扭头,偷看在沙发上睡觉的吴筱雨,生怕她醒来后看到。

    “咱们到屋里说话吧,在客厅里,有点不太好……”杨玉奴红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她说的屋里,自然是卧室。要不是客厅里有一个人在,李青云此时肯定欢呼学狼吼。大白天的,也不能真把她怎么着,不过两人坐在床上说点悄悄话,亲几口摸几下,这是常有的事,两人乐此不疲,也是增进感情的方式。

    第二天李青云家里人叫上一门的亲友,带上礼物,去陈家沟杨玉奴的家里求亲。以前要抬两个“盒子”,里面要有半头猪,四色礼,四只公鸡,以及女孩子的衣服、金银首饰之类的。

    现在规矩稍稍变了一些,金银首饰之类的,可以在定亲时给女方,也可以两人去城里自己选购。只要双方谈好,很多礼物都可多可少,但是四只老公鸡不能少。送去四只,女方要是同意“给”你结婚,就会留下两只鸡。要是不同意,鸡就不留。

    李青云现在属于强势方,如果遇到女方强势,一连要三四次才“给”结婚的,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杨玉奴的妹妹和弟弟仍在上学,赶不回来,不过邻居家的青年男女来的不少,一是看热闹,二是讨喜烟喜糖,三是有看不准姑爷的,还可以责难,动拳脚的情况也不少见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的外公家这村,属于绝对强势的大族,敢来找他麻烦的人很少。不过也有例外,因为杨玉奴属于本村的外姓,陈姓的男子可以追求她,所以本村暗恋她的人不少,有几个精壮的男青年,就聚在一起,咬牙切齿,要给李青云一点好看。就算无法阻止他迎娶杨玉奴,也要让他感受到自己的愤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