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82章 找上门的麻烦
    杨姓在陈家沟没几户,到杨玉奴的爷爷这一辈,只有他们这一门了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杨玉奴有一个大伯,一家人都在外地打工,似乎已经离开了这个小山村。而杨玉奴一个弟弟一个妹妹,作为女孩子要嫁人,弟弟是他们杨氏的唯一支撑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弟弟没有儿子,陈家沟就彻底没了杨氏这个姓。而当初陈家沟的一个分支来川蜀避难,为什么有几户杨家人跟着,似乎没人解释。

    所以,作为单薄的一个外姓,杨玉奴从小就被同龄人关注。由于长得白皙乖巧,不少男孩子都喜欢她。

    而李青云绝对属于过江猛龙,在姥姥家走亲戚也不老实,居然敢欺负陈家沟的一支花,从小欺负到老大,居然欺负出感情来了,这是大多陈家沟的青年男子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陈光辉和李青云同龄,两人在小时间,也没少打架。刚开始李青云妥妥的胜利,可是十来岁时,陈家沟的孩子已经可以练拳,而李青云没处学,就处处被动,没少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李青云偶尔戏弄杨玉奴的时候,陈光辉绝对以护花使者的形象出现的,可是护花使者没有得到女神的亲睐,女神却爱上了欺负她的坏蛋。

    听到李青云和杨玉奴订婚消息之后,正在外地打工的陈光辉就提前回来,可是由于没有底气,都不敢往杨玉奴家里去。他可听说了,李青云给杨玉奴的订婚钱就有一百万,方圆几十里,没有比这更阔气的了。

    而杨玉奴的父亲也是个高手,能打能拼,在村里也是个人物。陈家人虽然多,但敢惹杨文定的却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所以直到今天过大礼,跟着村里的人一起,陈光辉才敢进入杨玉奴家,在院子里见到了李青云。就像疯牛一样,呼哧呼哧喷着粗气,拦住了他的路。

    “福娃,你还认得我吗?”陈光辉语气不善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愣了一下。仔细打量面前的强壮男子几眼,这才迟疑的说道:“你是……白头翁?哈哈,好多年没见了,长高了嘛。嗯,不错,头发应该也染了,看不出有多少白头发了。”

    陈光辉的脸瞬间就红了,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福娃,你别喊我外号,我的大名叫陈光辉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小名叫光辉,你该不会忘了吧?”

    李青云热情的拍着他的肩膀,笑道:“没忘没忘,白头翁呀,你最近在哪里发财呀?我回来之后。怎么没见过你?咱们从小玩到大,这么多年没见,哪天得抽空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强调一遍,不要叫我的外号,我的名字叫光辉。我没有发财,和你没法比,我在南方打工。能撑到高中毕业,已经是我的极限。”说着,他还偷偷瞥了杨玉奴的身影一眼,杨玉奴正和婶子大娘说话,笑声连连,显然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白头翁。学历不是能力的唯一表现,我上完大学,不一样回来种地嘛。对了,前面那几个都是咱们小时候的玩伴吧?都叫来过聊聊呀,今天我办事。不方便请大家喝酒,但让几根烟还是可以的吧。我家在渡口开了饭店,几位要是有空,随便过去吃,报我的名字,给各位兄弟免单。”李青云一指角落里那几个窃窃私语的青年男子,那几个顿时一哄而散,还以为李青云点名要向他外公指责自己呢。

    原来李青云的外公刚好从屋里出来,叼着烟斗说道:“福娃,怎么还在这里说话呢,屋里几个长辈你还没见过,进来认识一家,以后都是亲戚。光辉,你矗在这里赶啥子?别耽误福娃办正事,误了事,你打断你的狗腿。”

    陈光辉被陈三思一嗓子吼得直哆嗦,扭头就跑,小时候练拳,他可没少被陈三思抽荆条。虽然也练出一身功夫,却是被打怕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被外公叫进屋里,外面那些想惹事的青年一哄而散,不敢再聚堆。因为他们看到李青云的表哥陈胜出现了,陈胜虽然好说话,但是谁敢欺负他表弟,肯定逮住往死里揍,小时候就是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陈胜一门心思在自己家的蘑菇棚上,上次被野猪拱破了,进了冷风,最近的蘑菇虽然冒出不少,但明显后劲不足,长势萎靡,病恹恹的,似乎随时都会干掉。该想的办法都想了,但是没有什么效果,都说表弟是个种菜能手,还和外地的什么农业研究院有关系,让他想想办法,或许能有转机。

    正在想事情,见同村的几个青年男子在一旁鬼鬼祟祟的小声说话,顿时瞪眼喝道:“你们几个的破心思我也知道,但是今天是我表弟的好日子,谁要是过份,别怪我收拾他。想乱新郎,抢喜烟,抢喜钱,就等结婚那天,那天我绝对不拦着,拦的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陈胜说得这么直白,这几人顿时一句话也没有,直接灰溜溜的离开了,辩解也没用,平白被其他人笑话。结婚那天,可以闹的疯些,新郎来接新娘时,这边可以“乱新郎”,索要喜钱、喜烟,新郎还不能拒绝。而把新娘接回家之后,那边村里会有“乱新娘”,不过那是以前的旧风俗,这个风俗很多年轻人接受不了,因为这个“乱”字,往往是调戏和非礼。没错,就是当众摸新娘几下子,捏新娘几下子,甚至手把伸进新娘衣服里……

    十多年前,这个风俗习惯还很盛行,最近几年,几乎消失了。但有些弱势男家,还是会有人来“乱新娘”,这事往往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,还不能真翻脸,真翻脸往往遭到全村人的笑话。

    而近几年,男方家势强一些,就能避免这种情况。把新娘娶回来之后,找十几个年轻有力的朋友,或者同门的堂兄堂弟,往门口一 拦,那些想占便宜的男人就进不去了,再随便让些喜烟和喜糖,这事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由于有外公陈三思的坐镇,本该发生的一些小乱子,都暂时压下去。事情办得很顺利,婚期订在腊月二十二,李青云的父母和同门的婶子大娘大叔大伯很高兴,坐到半晚上,才起身回家。

    李青云走到半路,自然是被表哥陈胜叫走了,让他帮忙看看棚子里的蘑菇。李青云真不懂养殖蘑菇的技巧,他种蔬菜都是现学的,要不是有空间泉水,他现在种出的蔬菜,说不定还不如守瑶农场种的蔬菜。

    外面虽然是白雪皑皑的冰寒世界,但一进蘑菇大棚,顿时有一股闷热感,空气潮湿,有一股特殊的菌种味。

    虽然不懂蘑菇种植技术,但不妨碍李青云的眼力评判,这些缺乏生命力的蘑菇如果再不想办法救治,肯定会枯死的。或许不仅仅是进了冷风的问题,应该还有别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在外地打工,给人家种蘑菇,也没见这么难呀。我打工的时候,没少向技术员学习,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自己干了,没想到这么难。没种过的雪裙仙子就算了,就连我种过的平菇和金针菇都不行了。”陈胜在旁边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暗摇头,要是不帮他,这个年都别想过好了,表嫂可忍受不住表哥年年创业失败。

    “嗯,有点麻烦,我今晚回去和专家商量一下,让他给个救治配方。不过咱先说好了,我只提供给你一点点,别家出了问题,你可别乱传。因为我的农场和专家有合作,对你的蘑菇棚没有合作,人家能给一个配方,已经算是额外开恩了。当然,要是配方不起作用,你也不能怪人家,毕竟与我合作的专家,也不是专业搞蘑菇种植的。”李青云先把救治的范围圈定,只帮表哥一人,免得暴露了自己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,这个麻烦你了,也麻烦专家了。等我彻底学通了种蘑菇的技巧,就不会再麻烦那些大专家了。”陈胜见李青云肯帮忙,顿时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李青云回去,给他准备了一个矿泉水瓶,里面装满了空间泉水,又加点一点微黄的食用色素,省得别人起疑心。

    父母都在奶奶院里住,在爷爷回来之前,多个人陪着比较放心。落了黑,李青云也会过去睡。

    刚处理完自己的事情,正要离开别墅去爷爷家的竹楼睡觉,突然觉得客厅多了一个人。坐在沙发的角落里,一明一来的抽着香烟

    李青云微微皱眉,并没有慌张,能在两只猎犬看守的情况下,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自己的别墅,显然有些能耐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里不喜欢别人抽烟,更不喜欢别人偷偷进入我的私人住宅。”李青云慢吞吞的开了灯,并没有因为突然发出陌生人而惊恐。

    “噢,李先生是吧,我非常抱歉,来之前并不知道你的这些爱好,以后我会注意的。你喊我彼得吧,我想我们以后会经常打交道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男子居然是个外国人,一头黄色的卷发,说话腔调显得风度翩翩,极混迹在上流社会的绅士一样,如果他手里不拿着一把枪,对着李青云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这么认为,因为我从不和拿枪指着我的人打交道。”李青云眼中闪过一丝杀机,蜜雪儿所提醒的麻烦终于找上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