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92章 猫蛋去相亲
    不管查理说的是不是真的,李青云都不能冒险,既然他们还没抓到蜜雪儿,自己这边也不能撕破脸杀人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而且,这些外国人有名有姓的,突然在自己家里失踪,肯定会引起警方的怀疑,到时候会有数不清的麻烦。

    查理看出李青云的犹豫,开出条件,让他陪着进山去寻找太阳陨石,只要能找到更多更大的太阳陨石,蜜雪儿偷走的那一块,洋葱头协会可以不追究。毕竟在研究权限问题上,洋葱头协会犯了错误,不该轻视蜜雪儿。

    对此,李青云没有公然拒绝,只说到时候看情况吧,如果时间允许,会跟他们进山寻找太阳陨石。

    对李青云的回答,查理和彼得都不太满意,但也没有办法,也不好逼得太急。毕竟这里属于李青云的地盘,他们还不熟悉这里的环境,生怕把事情搞杂了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了蜜雪儿有可能怀孕的消息,李青云心虚,都不敢去见未婚妻杨玉奴了。可是,小姨子杨玉蝶可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儿,又是来吃大餐,又是让李青云到城里为她姐买结婚的新衣新鞋。

    这一忙活下来,几乎忘掉一件大事,东方农贸公司从农场拉了两次蔬菜了,只结了底价款,分成款一毛钱也没结呢。按照协议规定,下次拉货前,必须把上一次的分成未结算清楚。

    以前和大华商贸合作的时候,这事从没让李青云操心过,可是现在这事不操心也不行了。给对方的负责人打电话,那负责人推托老板不在,财务也跟着老板出差办事去了,等老板和财务回来,一定给他回电话。

    这路推脱的套路,李青云见多了,这话里的意思,怎么听怎么有赖账的感觉。让堂兄李青木过来。问他东方农贸公司的详细情况,以及每次来拉货的细节。

    李青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仔细回忆一下,说这家公司只来了一个经理。说是拉货的负责人,姓李,和他们是本家,说话很客气。除了李经理和两名司机,其他人没出现过,现在也只知道他们的老板姓赵,名字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李青云找出合同,发现对方公司的签字名字叫赵长义,也就是东方农贸的法人代表,也是名义上的老板。合同上留有农贸公司的电话。打通了没人接。

    李青云耸耸肩,觉得这事有些悬,提醒堂兄,下次这家公司不结清欠款,一根蔬菜也不给他们拉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李青木有些尴尬。说这事还是你操办吧,自己还是养鸡顺手,上次要不是特殊情况,说什么也不接待这家农贸公司的人,结果还出了事,对方想赖账。

    李青云知道这事不怪堂兄,安慰几句。让他回山顶的养鸡场工作,说快过年了,年底会给他封一个大红包。李青木笑着道谢,劲头十足的跑回山顶的养鸡场。

    打电话给王超,让他动用关系,帮自己查一查东方农贸公司的来头。一家小农贸公司,货物都卖出去了,生意似乎也不错,居然敢私吞分成款,犯了商人的大忌。有点能力的人,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合作对手,必须让他吃点苦头。

    猫蛋扭扭捏捏从大门口挪进来,穿了一身的新衣服,羽绒服里面居然穿了西装打了领带,仔细看脚上,居然是新皮鞋,沾了一点泥水,有些显眼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看,顿时乐了:“哟,猫蛋,你今天这是做什么?怎么穿成这样?”

    猫蛋被李青云看得直咧嘴,尴尬道: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隔壁的六婶子给我介绍一个对象,定在今天相亲,我要到女方家里。六婶子说了,既然今年赚了钱,就买一身高档西服,不要让人看不起,这一身三四百呢,要不是六婶子这么说了,我真舍不得。雪还没化完,路太滑,骑摩托车不安全,想借你的车开一开,你看可行?”

    “借车没问题,可是你会开吗,让你抽空闲时间去考上证,你就是不考。以你那开拖拉机的技术,我真不放心。说吧,是哪村的,我今天给你们当司机。”李青云笑着拍着他的肩膀,再次打量他这一身古怪的装扮。

    “是南汪楼的,挺远的,我自己开车……确实不太熟练,那边路窄,我也不敢开,要是福娃哥能带我们去,最好不过。明年吧,明年农场不太忙的时候,我一定去考驾证。”猫蛋信誓旦旦的保证道。

    确实不近,南汪楼在青龙镇西南角,上次和秦老爷子打猎的地方往西,从群山边缘绕过去,再往南走一段路,就是南汪楼村。与此对应的,有一个北汪楼,不过现在已经不属于青龙镇,离这有几十里路。

    这些地名,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,当时因为村子里盖了一个警卫的大门楼,防止强盗响马来村里打劫,名字就这么叫出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去那村子,还有一一些门楼的痕迹没有拆除干净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一位步伐蹒跚的中年男子,一瘸一拐的扶着墙角,从大门口探出一个脑袋。明明岁数不大,却满脸皱纹,胡子邋遢,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却很精神,脸上洋溢着笑容,一露头就开始笑:“大侄子,在家呢?你兄弟今天去相亲,车要是方便,就借他开开呗。事情要是成了,叔专门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着还没说话呢,猫蛋就有些不乐意了,喊道:“爹,你咋出来了?我和福娃哥都说好了,不用你操心。福娃哥不但借车,还准备给我当司机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那太好了,谢谢大侄子,今年你结婚,叔给你添份大礼。”胡子邋遢的中年人双手作揖道谢,似乎忽略了辈分问题。

    原来他不是这样的,只是摔断双腿之后,老婆跑了,经历太多生活磨难,早就磨平了性子。如今只剩下猫蛋这个儿子,人勤劳,还挺孝顺,老了老了,把所有的心思都寄托在儿子身上,为了给儿子说一门亲事,他可没少在村子里串门。

    以前还叫他的名字加个称呼,后来都喊他瘸子,懂礼貌的会在瘸子后面加个称呼,习惯之后,他的真名字反而没人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瘸子叔,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,我和猫蛋跟亲兄弟一样,做这些事都是应该的。好了,别耽误了猫蛋的好事,我披上外套就出门开车。”李青云说着,也穿上厚衣服,拿起车钥匙。

    在瘸子叔千恩万谢中,李青云带着猫蛋和六婶子,缓缓启动长角号,朝南驶去。六婶子不是职业媒婆,只是刚巧知道有合适的女孩,才会给猫蛋介绍。

    六婶子的娘家就是南汪楼的,给猫蛋介绍的这个对象算是她堂侄女,今年20岁,比猫蛋小了一两岁,前几天刚从江浙地带的服装厂打工回来。年底正是说亲的时候,六婶子一合计,就答应了李瘸子,给猫蛋提一提,成不成要双方见面之后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六婶子话不多,也不太会说话,见到李青云,还有些拘束和敬畏。车子开过集市,往南有一条小路,路上没有太多树遮挡,已经隐约能看到南边的错落小山峦。

    迟疑半天,六婶子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福娃侄子,你能不能告诉六婶一句实话,你到底给猫蛋开多少钱一个月的工资?我怕真说成了这门亲事,而猫蛋又拿不到两三千的工资,我会被侄女骂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两三千一个月?”正在开车的李青云有些惊讶,然后有些恼火,头也不回的训斥道,“猫蛋,你怎么不说实话呢?这是什么时候啊,说亲的时候,告诉人家真实工资会死呀?”

    猫蛋脸一红,吱吱唔唔的,想解释几句,因为以前刚给他们发工资的时候,李青云不让说,怕他们几个人的工资和普通工人的差距太大,同村的普通工人不乐意。后来大家工资都提上去了,真实工资反倒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六婶子一听,顿时急了,指着猫蛋就骂:“你这龟孙子真骗六婶子啊?我还整天夸你老实、能干呢?你倒好,工资拿不到这么多,居然敢吹牛?不是六婶子嫌贫爱富,只是我那侄女在外面打工习惯了,大手大脚的花钱也习惯了,她在厂里一个月能拿两千**,甚至加班时间多的月分,能拿三千四五呢。你的工资要是没她高,她怎么安心在村子里陪你过?还不整天想着到外地打工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……六婶,你听我解释呀……”猫蛋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,说话也挺顺溜,但是在这时候,越急越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还解释什么呀,你快气死六婶了,要不是快到南汪楼村了,真想现在就调头回去。”六婶子气乎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忙说道:“六婶,你误解了我的意思。我是骂猫蛋说少了,最近两个月,我给他开的基本工资都有三千了,加上奖金和加班费,一个月至少也有五千块呀。这工资只有往高了涨,没有往下减的,等以后猫蛋学出了技术,自己负责一块区域时,工资还会再涨的。”

    猫蛋连忙点头,喊道:“对对对,事情就是这样的。因为刚开始发工资的时候,福娃哥不让我乱传,怕引起村里其他工人的不满,所以才一直没说实话。六婶,我不是有意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六婶子顿时惊呆了:“什么?你、你给猫蛋开的工资有五千块?每个月?我里娘嘞,咋这么高呢?回头你六叔回来了,我也让他在你农场里打工吧,不要多,只要三千块钱一个月,也比他常年在外不回来强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