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96章 和平需要武力支撑
    听清风小道士喊自己师兄,李青云愣了一下子,仔细想了想,这么叫辈分似乎也没错。www.yawen8.com本文由爷爷和灵虚道长平辈论交,清风该喊灵虚道长为师爷(祖),喊自己爷爷也应该叫师祖或者师爷,正好和自己同辈。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和蜜雪儿的关系,李青云就觉得这些辈分都是狗屎,怎么排都会错辈分。算了,走一步算一步,鬼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,以后大家互相帮忙吧。”李青云回了一句,就要跟爷爷回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却听竹楼酒店方向传来和尚慧安的声音:“李施主,等一等,你的手机忘在贫僧这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一个年轻僧人快步如飞,从竹楼酒店大门口冲出来,像股旋风,把路边的雪沫都带飞起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摸口袋,可不是嘛,手机没在里面。刚才和慧安聊天时,接了一个电话,就顺手放在酒店桌子上了,走时忘了带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和尚,小道士清风只是微微戒备,从对方的速度和气势,感觉出对方的强大和不凡。

    而李春秋看到这个年轻僧人,身上的凌厉气势没有压制住,往前半步,衣袖微微鼓涨,真气充盈,已做好出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刚谈好的和解协议,难道你们又忘了?哼,看来老夫杀得还是不够多,不够狠。”李春秋一怒,须发皆张。像一把出鞘的宝剑,流露出强大杀意。

    慧安在十多米外收住了脚步,一手紧握胸前的念珠,平静的说道:“李老爷子误会了,小僧下山,正是本寺表示的最大诚意。其实详情,已经和一遍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走过去,接过手机,对爷爷说道:“慧安昨天刚到。听说你们和解了。他在这里,也有积极的正面作用。至少再有不开眼的番僧出来挑事,不用我们动手,慧安也会把他们拍死。是不是这样的。慧安大师?”

    “李施主说的没错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不过喊我慧安即可。称不得大师。你们谈,我先回酒店歇息了。”慧安说着,退后三步。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见慧安消失,李老爷子才道:“这个僧人不简单,你要小心提防,不要和他走得太近。正是因为他,我才没能继续杀戮下去。他身上有一股让我惊悸的力量,不得已,才和烂陀寺的老主持达成和解协议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点头,说道:“我们走得不近,只是大家刚认识,正处在互相了解的过程中。他身上的力量很强大,但目前还没查觉到恶意,所以我也没打算动手。能和平相处下去,对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李春秋脸上却露出一丝隐忧:“这段恩怨,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,真正的和平,需要强大的武力支撑。所以,你要努力了,不管是从谁那里学到的功夫,都要努力修炼,让自己保持强大。这样,暗中的敌人才不敢轻举妄动。以后你的儿女,也要足够强大,强大到敌人不敢动手为止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撇嘴,表示不屑:“至于这样麻烦吗?要是这些混蛋不知好歹,贼心不死,我老死之前,肯定会把他们杀干净,绝不把麻烦和仇恨留给儿女后代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容易,江湖也不叫江湖了。”李春秋说着,已经进了自家小院。

    清风跟在后面,回头瞅了一眼慧安消失的方向,一句话也没说,就跟进小院,随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母亲正陪奶奶说话,见李春秋回来,家人都非常高兴。奶奶打量李春秋一眼,见他没事,这才骂道:“你这死老头子,多大岁数了,说进山就进山,怎么没掉雪窝里摔死呀。大过年的,让全家人都跟着担心。”

    李春秋笑呵呵的,嘴上却不服输:“老婆子你知道个啥,男人做事,你别瞎操心。喏,我给你带回来一个帮手,以后洗衣做饭劈柴的活,都交给他做。”

    清风苦笑一声,忙给奶奶见礼,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,但是现在的地位不同了,既然跟着李春秋学习医术,就得把自己当学徒,不再是客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等一家人说会话,忙活着做饭时,李青云跟爷爷进了书房,听爷爷细说这一路的经历。烂陀寺的强大,出乎李春秋的意料,而李春秋进入化境的情况,也让烂陀寺极为震惊。

    正如慧安所说,最终双方各有顾忌,以和解收场。慧安自愿当人质,同时也是一个监督者的身份,充分表明烂陀寺目前不愿意再挑事端。如果烂陀寺以后出现一两个绝顶高手,对方会不会清算今日之事,还不好说。

    说完烂陀寺的事,李青云把话题转向无名道观,问道:“你怎么把清风带下来了?以你的性子,怎么有闲功夫教人医术?”

    李春秋一瞪眼,说道:“我的性子怎么啦?除了功夫不能外传,医术我可没少教你,只是你小子不愿意学,现在都二十多了,想学也晚了,我不找个传人,将来死了也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没好好学,辜负了你的一番心意,你愿意教就教吧,想教几个就教几个,这一点我不管。那位……易先生,一直留在无名道观里,没跟你下山?”李青云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易先生,论起辈分,你该喊师伯。他们对烂陀寺的仇恨,可不会轻易放下,他们想做什么,我也管不了……就算和烂陀寺拼个你死我活,这笔账也计不到我们李家头上。不说了,走一步算一步吧,你赚的钱也不少了,有空多看看书,学学医术,或者修炼一下吧。”李春秋似乎知道这一番杀戮,已经卷进烂陀寺和悟道观的恩怨情仇当中,心中有些烦乱,不想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功法或以修炼呀,难道一直练习孙爷爷教的军中擒拿术?”李青云翻了个白眼,对爷爷不传武功的怨气,可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。

    李春秋气得吹胡子瞪眼:“练习擒拿术也能不声不响的灭掉摩珂洽伽师兄弟三人,那这种功夫我也愿意学。我也不想问你,不过真的得到了灵虚道长的笔录,你可不要辜负这位高手的一番心意,闲得无聊时,也指点悟道观弟子几手,不要让人家断了传承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摇头叹息,想了一下,还是老老实实的交待道:“唉,看来灵虚道长随手乱记笔录的习惯,人尽皆知呀。好吧,你是我爷爷,我也不瞒你,确实有一份笔记,叫悟道笔录,在我手里,最近我才研究完,是本了不得的奇书。我晚上拿过来给你看,但是对外我可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李春秋似乎早就猜到这个结果,摇头道:“我不看!我有自己的武道,看了别人的武学思路,或许会打乱自己的本心。玉髓液还有的话,再给我准备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撇嘴:“你真不看?到时候别后悔。里面有武修方面的理论,也有灵修方面的介绍,最后研究两者合一,但是灵虚道长没能试验成功,就已坐化。”

    “武者练体,灵者练魂,两者有本质的区别,硬要合一,肯定会受伤,寿命大减。如果不是受伤,以灵虚道长的修为,活到现在也不成问题,哪会变成一堆白骨?行了,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这件事,也别向别人提起,若有闲时间,指点一下悟道观的传人吧。”李春秋说完,下楼吃饭,留下李青云在屋里慢慢思考得失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武者修炼到一定层次,灵魂几乎溶入血肉,无法再转灵休嘛,不得已而强转,会留下暗伤,还会降低原有的修为。灵虚道长想要出去,不得已才转为灵修,身体留下严重暗伤,到最后想要合一,却重伤不治,坐化在地底溶洞。如果不是重伤不治,说不定灵虚道长就成功了。算了,先不想了,等以后有闲时间,可以指点悟道观传人一些修炼法门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青云也下楼吃饭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几个外国人好像折腾够了,或许问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,从竹楼酒店离开,也没和李青云打招呼,直接到镇上和唐书记谈论投资的事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被镇里喊去开会,主要讨论外商投资旅游设施的事情,让村里全力配合,不要给国.家.抹黑,思想觉悟要提高,只要把桥修起来,把旅游资源带动起来,镇里何愁不富,你们李家寨何愁不发财?

    李青云听到村长向自己转述这些开会内容,微微摇头,说是年后就开工建桥,但是他并不看好这些外国人会真心开发旅游资源,毕竟他们的目的是太阳陨石.

    李青云的婚事越来越近了,最近家里很忙,只和村长聊了几句,让他配合就是了,只要对方安心修桥,而且还愿意照顾村中老人们的想法,在断桥的基本上接,村里不吃亏,要怎样配合都行,哪怕建好后要拆掉他的浮桥,李青云都愿意支持.(未完待续。。)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