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299章 娶媳妇
    去接新娘子的时候,轿子不能空着,所以“压轿”的孩子是必须的,童童和毛毛穿着喜庆的新衣服,天不亮就坐在轿子里,一时掀开帘子看看大人,催促抬轿的快点走,不要耽误接新娘子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青云看到两个孩子的激动劲,心中暗笑,自己这个新郎官都没他们着急。童童的心情不错,也不知道她的钱被她妈妈骗走没有。不过那都是小钱,只是怕这孩子对她妈妈失去信任,没有了幻想的童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青云今天穿的是定制的唐装,正宗的新郎服,红色为主,印有金色花纹,胸前系了一个大红花,跨下骑了一头雪白的骏马,马脖子上也系了红绸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胡大海、王超等人,一大早就赶来了,非要和李青云合影,说这年代的复古婚礼很少见,遇到一个正宗的,绝对不能放过,拍完照还要发朋友圈,让大伙都见识一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吧,今天就当是拍戏了,当一次道具,被这帮畜生轮着合影,拍个没完。直到出发的鞭炮声响起,这帮人才算放过李青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青云穿这身新郎服虽然很精神很英俊,但他自认为没什么好看的,新娘子那套服装,穿上去才漂亮呢。结婚的礼服,是李青云和杨玉奴去定制的,做好之后,当然会试穿一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唢呐声随着鞭炮声,滴滴嗒嗒的吹起来,迎新的队伍正式出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两个孩子坐在轿子里不老实。从轿子窗户里探出头,看猫蛋放炮。过桥要放炮,见水要放炮。想放了……也能放炮……这种炮属于小炮,准备得多,一札多长,点着之后,十多秒就能爆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云聪口袋里准备了不少烟,几十个红包,里面装的都是零钱。五块的,十块的居多。甚至会夹杂一些一块的纸币。看上去挺厚实,其实里面装不了多少,最多只有六七十块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船工早就在岸边等待,这是事先约好的。正常的时候,老船工还不该上班的。一上船,老船工就笑着对李青云祝贺:“新郎官今天好精神,祝你们白头偕老,早生贵子啊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完吉利话,不用李青云吱声,李云聪就给了一个红包,另外给塞了两包烟。毕竟让人家早起来等候,该有的表示。绝不能少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船工收了礼物,高兴得眼眯起来,很快就把众人送过对岸。上船时要放炮。下船时也要放炮,两个孩子见放炮怪好玩,居然想抢猫蛋放鞭炮的小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跟在轿子旁边的大人看到了,忙喝斥两个孩子,不让他们乱动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虽然八个壮汉抬着轿子,不怕两个小孩子的重量。但经不起他们在里面乱摇晃,会把轿子摇偏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青云的姐姐是接亲的女眷之一。她和媒人婶子要进屋子里,提前与杨玉奴的娘人家人沟通,甚至会帮着新娘子打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然,杨玉奴的化妆问题,不用他们操心。毕竟拍婚纱照的时候,人家免费提供化妆服务,加了钱,可以上门服务。听杨玉奴打电话时说,人家怕来晚了,昨天下午就来了一个小姑娘,就住在她们家了,专门为她化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青荷训斥毛毛几句,连童童一块训斥了,两个孩子顿时老实起来,放下帘子,乖乖的坐回轿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离陈家沟太近,吹吹打打十来分钟,轿子已经走到陈家沟村口。早有陈家沟的老少爷们,等候在村口,讨要喜烟和喜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对待这种外围人员,李云聪早就准备,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红包,非常薄,里面装的是一元的纸币,有的五张,有的七八张,最多不会超过10元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掏出一把子红包,随手就撒了出去,谁抢到是谁的。大花轿趁着人群抢红包的时候,已经顺利通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规矩,花轿通过关卡之后,不能再追着花轿讨要东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几个想要找李青云麻烦的青年,被抢红包的人群围得走不开,眼睁睁的看着花轿进了村,气得直骂娘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青云骑着高头大马,看得清楚,不过他没有挑衅,随意这几个家伙怎么折腾,也折腾不出花样,只要不出格,也算图个热闹,可以让着他一些。如果想玩出格的,有的是人收拾他,表哥陈胜找了一帮玩得好的朋友,早在村口侯着呢,见进村顺利,就没有过来打招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表哥陈利也从外地打工回来了,李青云还没见到,不过也不会闲着,出了乱子,肯定会帮忙的。二表哥性子暴躁,在外地打工也做保安,或者看场子之类的,如果不是外公管得严,早就涉.黑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轿子停在杨玉奴家的大门口,一些妇女和孩子围在门口外面,她们不是拦轿子的,只是纯粹的看热闹。遇到这种情况,几把糖果撒过去,轿子就能停在正门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面传来小姨子杨玉蝶的大呼小叫声,说迎亲的队伍来了,大家快准备。不用猜准备什么,肯定是不让李青云轻易进去的难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门外是谁呀?”杨玉蝶扯着嗓子,和一群姐妹、婶子大娘的站在门口,虽然大门是镂空的,可以清楚的看到里外的人,她们还是忍着笑,例行为难的关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,你姐夫,刚给你进城买了几套新衣服,转眼就不认得啦?”李青云憋着笑,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旁边几个女孩应该是杨玉蝶的党姊妹,顿时大笑,指着杨玉蝶的鼻子奚落道:“好呀,原来你已经被人家收买了,怪不得你的问题都软绵绵的,没有一点凶悍劲。让开让开,让我们来问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啦,哪有几件新衣服,明明就一件好不好?姐夫,你别诬陷我好不好?哎哟……好吧,别拉我衣服,大门口的位置让给你们好了。”杨玉蝶说着,已经被人拉到后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二十多岁的黑瘦女人开始问第二个问题:“你来干什么的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青云顿时换上一副笑脸,回答道:“大嫂,我来接媳妇呀,上次来送大礼,我还敬过你几个酒,知道你特别能喝。我家放的还有好酒,什么时候赶集路过,一定到家里住下,我让玉奴给你多炒几个菜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女子一听,顿时大喜,笑道:“那感情好呀,我就喜欢你带的那个老酒,特香,我回去做梦还想着那滋味呢……哎呀,你们别拉我……让我和大兄弟多聊两句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一群女孩不乐意了,大笑道:“嫂子,你真是个酒鬼,我们在拦新郎呀,你唠什么家长。过去过去,让我们来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几个女孩子共同拦在门前,叽叽喳喳的说道:“想接媳妇,可没那么容易,准备红包了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必须的,请几位美女高抬贵足,让我过去吧。”李青云一个手势,李云聪立即上前,塞进去一把红包,至于怎么分,那是她们的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至少塞进去十个,是那种厚红包,里面大约有六十多块钱,在青龙镇绝对属于厚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几个女人分了红包,拆开一看,顿时愣住了。本想再为难新郎官几回呢,可是一人分了一个红包,里面有六七十块,比别人家的红包多了三四倍,再要就用点不好意思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看你这么有诚意,我们就……”几个女孩还没说完,就被杨玉蝶捂住了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杨玉蝶挤上前,气乎乎的说道:“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,刚才还敢冤枉我,必须再问他几个问题。我姐可是方圆几十里,有名的大美女,你想娶她,对她必须很了解才行。那我考考你,你知道我姐什么时候生日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小问题,以李青云的记忆,哪会不知晓,随口道出。杨玉蝶又问了几个偏门问题,包括鞋子多大码,衣服多大号,就差问胸罩是哪个码的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问得杨玉蝶都没问题了,旁边的女人却笑坏了,觉得再问下去,就有些羞人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杨玉蝶的母亲估计在屋里听不下去了,不想让二女儿在人前闹腾,就让儿子杨玉龙把她劝回来,顺便打开大门,让新郎官放进来。这么好的女婿,哪找去,别把人家的性子磨光了,大女儿嫁给他,心里一百个满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哼,算了,今天便宜你了,既然你冤枉我,说给我买了好几套衣服,那过几天你得补偿我。”杨玉蝶依依不饶的记着刚才的事,这才缓缓的打开大门,放李青云一行人进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唢呐声再次响起来,李青云下门,牵着马走进院子,后面紧跟着大花轿。接亲的几个女眷,随之进入正屋,去看新娘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后面抬盒子的随行人员,把带来的礼物奉上。而杨玉奴这边的人,会接住礼物,抬到厨房,把该留的东西留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接亲的女眷很快就出来了,说女方要上轿礼。上轿礼也就是红包,这是最近两年才出的习惯,说不上好坏。如果随便要一个红包,多少不规定还好,如果规定了数额,新郎拿不出,很多新人会因此而闹不快,甚至婚都结不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既然有这个规矩,李青云家里人早就准备好,也不会让杨玉奴丢面子。问媒人多少钱,媒人笑着说随便,人家女方好说话,不图这个钱,就是图个名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青云会意,不用他吱声,李云聪就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个厚重的大红绸布包,这里面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元,象征长长久久,这个红包拿出去,在哪都不丢人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