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00章 拜堂成亲
    几个红包砸下去,杨玉奴的娘家人根本没处可为难了,一个个红包让人没话说。www.yawen8.com老丈人杨文定也是爽快人,不想让亲友们再闹腾,大手一挥,说:“吉时已到,赶紧上轿。”

    鬼知道什么是吉时,媒人自然是笑眯眯的接过话,大喊一声:“新娘子上轿了……”

    唢呐声和鞭炮声几乎同时响起,一时间,大院子里又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压轿的孩子跟着接亲的妇人们,进入杨玉奴的闺房。杨玉奴一身红色凤纹嫁衣,端坐在床头,已经盖上了红盖头,只听着大家说笑,也不能自己掀起来。

    杨玉奴的弟弟走过去,说了一声什么,准备把姐姐背到花轿上。从上轿开始,新娘子的脚是不能沾地的。

    几名妇人帮着把杨玉奴,照料着她的红盖头,别不小心摇掉了。两个孩子一左一右,跟着新娘子出闺房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杨玉奴的母亲给两个压轿的孩子一人一个红包,说了两句夸奖话,就让他们继续跟着,不要分神。

    新娘子上了大花轿,李青云翻身上马,由媒人喊起轿。然后接迎的迎合在鞭炮声中,缓缓走出杨玉奴的家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压轿的孩子跟着大人,不能再坐新娘子的大花轿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李青云作为新郎官,只管骑在马上,不用管别的,一切事宜都有迎亲队伍中的亲友帮忙处理。

    来时拦在村中的几个年轻人,此时不知去了哪里。人群中没有了他们的身影。来时拦过一次了,回去的时候,村里的人不好意思再拦,只让孩子们过来讨点喜糖,便乖乖的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李青云瞥了轿子一眼,暗中松了一口气,新娘子总算接出了她们村,等接进家门,就彻底安了家,有老婆。将来会有孩子。这样一辈子安安分分的过日子,应该会幸福吧?

    虽说以前没把杨玉奴放在心上,但是和前女友分手之后,蓦然回。现苦苦等候自己多年的小表妹也在自己心里占了很大的分量。正是因为喜欢。才会有这段婚姻。任何勉强都不会有圆满的结果。

    过了河,就是李青云的别墅,也是他们的婚房。他的父母早在大路口等待。见到花轿回来,顿时兴奋的大喊,让人准备一盘最长的鞭炮,要一直放到拜堂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爷爷奶奶,此时也笑呵呵的,接受村民们的祝贺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或许是对李青云抱有太多的期望,所以也格外看重他,无论是学业,还是婚姻,他们都特别用心,也难怪大伯大娘会嫉妒生恨。

    别墅大院里,已经铺了一层红地毯,直通正厅。轿子停放在院子正中,由接亲的女眷把新娘子请出来。而李青云早就下了马,站在轿子旁边,接过新娘子的手,带着新娘子,一步一步走向正厅。

    迈上台阶的时候,还有一个火盆,这规矩……李青云都记不得了,有的人家会准备,有的人家就什么都没有,直接到正厅拜天地,入洞房,然后吃酒宴。

    扶着杨玉奴的手,轻轻迈过火盆,上了两层台阶,终于进入客厅。那里摆有一个香案台,点有龙凤蜡烛,中间是一个香炉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父母一左一右,坐在桌子两旁。主婚人是四爷爷,平时古板严肃的脸,终于绽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并站在香案前,感觉她的手心有一层细汗,很难得,拜个堂也能把这个武功小高手紧张成这样,看来媳妇心里很不平静呀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……”说了几句祝福的开场白之后,四爷爷李春易进入正题,开始主持拜堂的环节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朋友和杨玉奴的朋友,都在旁边拼命的拍照。以前结婚,朋友都是拼命的拍手,时代不同,结婚的方式都在生细微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互揖之后,总算听到主婚人“礼毕,送入洞房”的喊声。几个女眷,顿时围过来,把杨玉奴扶住,送进两人的卧室。

    蒋勤勤拿着胡大海的摄影机,全程拍摄两人婚礼的过程。到了这时候,才算松了一口气,没旁边的朋友笑道:“总算完成了结婚仪式,玉奴这么漂亮,我总担心会有人半路上出来抢亲。”

    “电影看多了吧?不过真有抢婚的,也近不了李青云的边。在陈家沟的村口你看到他的表兄带了多少人,为他保驾护航的?进了李家寨,更没人敢兴风作浪了。咦,咋这么多的男的涌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乱新媳妇的……快快,拦在门口,不让他们进来……”李青荷和一帮年轻的妇人拦在门口,不让人进。

    而猫蛋、李云聪、大牛、李青虎、李青木等人,早就安排好了,挡在最前面,又是让烟又是让喜糖,总之是不让这些男人进婚房的。

    这些本村的男人有些惧怕李青云,不会乱来,只是趁机讨些烟和糖才是真的。村里比较横的是村长一门的人,不过村长李天来就站在门口和李春秋唠话呢,哪个敢玩出格的,一巴掌就抽飞了。他儿子李壮壮都不敢露头,只躲在人后面讨要喜糖吃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着和大家聊天,接受众人的道喜,让烟让得手软。

    由于是早晨结的婚,不会让新娘子顶着红盖头等一天。等到早饭之后,会有一个上锅台的仪式,在那之前,李青云就会掀掉新娘子的红盖头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的早饭还没吃完,那些迎亲的人员还在喝酒吃饭,李青云和杨玉奴的这帮朋友就开始坐不住,非要看他们掀盖头,顺便再给他们增添得夫妻情趣,比如咬苹果之类的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个复古婚礼。到了这里,已经有点面目全非。不过大家年轻人图个喜庆,征得杨玉奴的同意之后,陪他们乐一乐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于是李青云掀开新娘子红盖头的时候,不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两人喝交杯酒的时候,旁边有一群损友在疯狂的拍照,咬苹果的时候,李青云脸上被杨玉奴的唇膏染上无数唇印,顿时被人拍了照片。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母亲陈秀芝进来了。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媳妇,可不能被人欺负了。说是可以“上锅台”了,不要在婚房里闹腾了。大家都给陈秀芝面子,杨玉奴也总算被解救出来。红着脸。和婆婆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上锅台的仪式很简单。就是婆婆在灶台上撒一些米,新娘子用小扫把清理干净,然后婆婆觉得满意。就会封个红包,同时改口称“妈”或者“婆婆”。

    也有的地方是敬茶给父母时改口,总之是用一些习惯,让新娘子觉得这里以后是自己的家了,用一些习俗让新娘子早点转变心理。

    中午十点多的时候,楚阳专门从省里赶来喝喜酒,带了一个司机,全副武装。下车帮着楚阳拿礼物的时候,前来喝喜酒的客人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楚阳怕有心人拍照传上网,就让司机回车里等,他穿的是普通西装,英姿勃勃,也挺招女人瞩目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任务,回部队的途中,专门向长请假,这才赶过来的,司机的武器装备还没有入库。等会吃饭的时候,给他送一份,让他在车上吃就行了。”楚阳给李青云解释几句,怕有人误会,说他出行都让全副武装的军人做司机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这里大多都是村里人,只会羡慕和惊讶,不会有人乱说什么的。”李青云说着,接过楚阳送的结婚礼物,让专门记礼单的人记下,并没有当众拆开,这里也没有当众拆客人礼物的习惯。

    楚阳和李青云说着话,也和认识的几个朋友点点头,正想让李青云去忙,不用管自己。一抬头,却看到了孙大旗,正被付婆婆拎着耳朵,教训着什么。楚阳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拉着李青云的衣服愕然问道:“你怎么认识我们总队的孙总教官?他老人家专门来参加你的婚礼?”

    “孙总教官?你说孙大旗啊,你也认识他?教过你们?”李青云同样愕然,毕竟部队很多,他只知道孙大旗做过军方的总教官,也不知道是哪支部队的总教官。

    楚阳激动的说道:“当然认识!这个总教官可不是某支部队的总教官,他是我们……这样跟你说吧,所有部队里的精英,经过层层选拔,才有机会接受孙总教官的训练。他老人家是我们全军的总教官之一,目前我们特种部队所用的擒拿格斗教材,就是他老人家亲自编写的。走走走,带我给他老人家打声招呼,不知道他还记得我不,以前特训期间,他还称我为小老乡。”

    看到楚阳激动紧张的模样,李青云不太理解,不过也没拒绝,就跟他一起,走到孙大旗夫妇面前。

    付婆婆见有人过来了,就松开了孙大旗的耳朵,笑着对李青云说道:“福娃呀,今天客人多,你就不用管我们老两口了,我们有吃有喝的,还有热闹看,不用专门过来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付婆婆,是这样的。我这位朋友是现役军人,曾接受过孙爷爷的特训,人家尊师重道,特意过来拜见。”李青云指着楚阳介绍道。

    孙大旗眼睛一瞪,夸张的歪着耳朵叫嚷道:“你小子什么时候喊过我爷爷?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不是整天‘孙老头孙老头’的喊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今天我结婚,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随便你怎么说,我不跟你吵。”

    孙大旗瞪着眼睛,还想继续吵闹,被付婆婆一下子揪住了耳朵,顿时老实了。所谓军中第一高手,也躲不开老婆的五指山。

    楚阳有些尴尬,忙一个立正,敬礼说道:“孙总教官你好,我叫楚阳,是您9326期的特训学员,前来向你报道,请指示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