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01章 围墙内外两重天
    楚阳这么牛叉的军官,居然这么崇拜孙大旗,这让李青云有些费解。www.yawen8.com或许他没有参过军,不知道里面的情况,再看此时的孙大旗,居然有了长辈的风范,微微点头,和蔼可亲,和楚阳说了几句客套话,然后唠了几句家常,居然想起一点什么,然后大笑,拍着楚阳的肩膀叫他小老乡,说是等会开宴时,一定让他陪着喝几杯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唠开了,李青云就不再打扰。刚好旅游投资公司的总经理罗朋过来了,这也是他的同学,拿着一叠资料,向他汇报客人的住宿安排。

    由于临近年关,剧组已经放假休息,前来看病的家属因为李春秋进山也大都回家了,此时的竹楼酒店很空,就算有不回家的客人,或者喝多的客人,也能安排过来。

    同时,罗朋也向李青云请假,说是忙完他的婚礼,也该回东北老家过年了。过年是国人一个最重要的节日,是全家团圆的时刻,李青云对此绝无二话,许诺的工资和奖金,会一分不少的发下去,同时会给罗朋准备一些私人的礼物,让他带给家人。

    吴镇长吴筱雨居然也来参加他的婚礼,好像来了好一会了,由杨玉奴陪着她说话。此时见到李青云,特意过来恭喜,说了几句打趣的话。

    她似乎从家族出事的阴影中恢复过来,脸上笑容很多,说说笑笑,特有的自信魅力。能给其他人带来无限的活力。

    杨玉奴似乎很喜欢和她说话,私下里也曾说过,说很喜欢吴镇长的性格。觉得这么年轻就当镇长很了不起。李青云就没打击杨玉奴的念头,本想告诉她的,如果吴镇长家里不出事,过不一两年,或许能做副县长或者镇上委书记。当然,现在家里出了事,只能老老实实的。按部就班的升迁吧,或许会在青龙镇镇长的宝座上一呆就是十多年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别墅里。热闹喧天,只有一河之隔的守瑶农场,却显得格外寂寥。秦瑶站在清冷的阳台上,扶着还未装修的粗水泥窗台。望着喧闹的结婚现场,眼中闪过一丝只有她明白的悔意和恨意。

    雪白的嫩手,在粗糙的窗台上划出几道伤痕,她依然没有知觉。www.yawen8.com她觉得这本该属于她的婚礼,她本该享受众人的祝贺,本该享受李青云富饶的资产……可是,只是一念之差,就和他分手了。以前她表现得很淡然,觉得分就分了。没什么大不了的,谁离了谁不能活呀?可是现在……她恨母亲,更恨自己。

    “娶一个土里吧唧的村姑。有什么好炫耀的,有什么好吹打的。杨玉奴有我一半漂亮吗,有我懂情趣吗,有我学历高吗?该死的王八蛋,我陪你睡了几年,你装穷装可怜。我刚和你分手,你却身家数百万。这不是玩我吗?李青云,我恨你!”秦瑶越想越怒,恨得嘴唇都咬出血了。

    身后的房门突然开了,一道冷风灌进来,冻得秦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在这里干嘛呢?楼上的窗户还没有封严,太冷,别冻着身体。”许靖守的声音,从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秦瑶赶紧换了一个脸色,笑容满面的回头,说道:“在楼下闷得慌,就到楼上来散散气。哪曾想隔壁吵得让人头疼,吹吹打打的,真难听,我正准备下去呢,你就上来了。快过年了,农场里的菜也没有多少了,今天下午可准备回城?”

    许靖守似乎没看出秦瑶的异常,仍然笑道:“回去这早干嘛,我可不想听我爸妈的唠叨。因为上次的事情,他们现在仍然不肯原谅我们,回去也是遭罪。如果这里的房子装修好了,我都不想回去过年了。就我们两个,在这里过年。”

    秦瑶听了,没有一丝感动,却多了一丝莫名的烦躁,突然吼道:“在这里过什么年,要什么没什么,连个窗户都封不严,八面子透风,炉子灭了大半天,你引着火没有?厕所里的粪便昨天就该清理,你说找工人,怎么现在还没找来?我妈催我好几回了,让我快点回去过年,如果不是陪你,我早就回去了。今年没赚到钱,咱们勇敢的承认就是,明年开了春,咱们再重新开始,一味的逃避有意思吗?我不管了,今天下午我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许靖守也拉下脸,阴沉的瞪了秦瑶半晌,这才说道:“人家结婚,你冲我发什么火?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小心思,后悔了吧?还忘不掉那个小白脸是不是?你特么的清醒一点吧,人家都结婚了,你还这么纠结干什么?”

    秦瑶一听,像只被踩到尾巴的小猫一样,尖叫道:“我没有,我才没有想他,我和李青云之间早就结束了。是你这个大老爷们,心里念念不忘我以前那点破事吧?我和你开始之前就坦白过,我和李青云有过一段感情经历,但都结束了,我再重复一遍,早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许靖守涨红了脸,像愤怒的狮子一样吼道:“早就结束了?谁特么的高.潮时喊李青云的名字?哪个男人能承受这些屈辱?我要不是特别喜欢你,早就一脚把你踹下床了。今天人家结婚,你对我发什么脾气?你要是真的忘掉了李青云,今年就和我结婚,咱们也在这里办一场婚礼,我保证排场不比他小。”

    秦瑶一下子愣住了,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,场面极度的安静,只有风声呜咽,透过窗户缝隙,像哨子一样,发出嘲弄的小调。

    秦瑶的脸色有些尴尬和震惊,好半天才吱吱唔唔的说道:“有、有这回事吗?我、我怎么不知道……你是不是听错了?”

    “哼!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许靖守铁青着脸,气得半天说不出话,气秦瑶也气自己,两人在一起这么久,费了老大力气,也难让她爽快一次,好不容易达到巅峰时刻,她却喊别的男人名字,经过几次类似事件的打击,许靖守留下了心里阴影,对这事已经不太热衷,甚至有些难以勃.起。

    场面再一次尴尬的寂静,静得只有风声,两人的关系就像八面透风的窗户,开始有了明显的裂缝。

    “我下去继续升火,应该不耽误做中午饭,实在不行,还有两桶泡面,用电热水壶烧点水,也能填饱肚子。”说完,许靖守主动让了一步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秦瑶却心虚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仔细想了一下,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。或许是跟李青云在一起时间太久了,身上已经铭刻极深有关他的记忆,第一次,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似乎每一次都让她难以忘记……每一次都有一段让人羞涩且兴奋的故事。

    本以为忘记李青云很容易,再找一个新男人就是。人家不是常说嘛,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感情……可是,用在自己身上,秦瑶却觉得极为困难。甚至在做那事的时候,都要想着李青云,才能达到满意的感觉。如果在这种情况下,叫错名字,那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隔壁的鞭炮声,再次打断秦瑶羞涩的回忆,这是入席的鞭炮声,意味着开始吃饭了,没有到场的老少爷们赶紧过来,所以也叫催客炮、开宴炮。

    大家都坐好位置了,却听外面传来汽笛声。几乎同一时间,李青云的手机响了,一接通,居然是朱秘书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青云兄,真不好意思,我们来晚了。对对,没错,黄市长知道了你结婚的事,特意推掉手中重要工作,专程过来参加你的婚宴。路上不好走,再加上选礼物耽误点事,所以现在才到农场大门口。”朱秘书满怀歉意,似乎知道催宴炮一放,客人就要动筷子,所以赶紧打电话,让李青云安排一桌,不要动筷子,免得黄市长尴尬。

    李青云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虽然话里没说,但这个电话的意思就是这个。所以,李青云一听说黄市长也到了,忙跑到爷爷那一桌,让几位老人家别动筷子,等一等这个重要的客人。

    以黄市长的身份,也只能坐这一桌。李青云的朋友当中,大富大贵的也有,但那是年轻人一辈,黄市长坐在那里,会觉得丢身份。而他爷爷帮黄市长治过病,有这份恩情在,两人也有共同话题。而孙大旗夫妻的身份,也绝对陪得住黄市长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桌,李青云忙跑到农场口去迎接。黄市长似乎刚好从车里出来,和李青云握手之后,好一顿埋怨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真把我当外人啊,结婚这么大的事居然不给我说。先不说你爷爷对我的恩情,就凭咱们之间的交情,你也不该隐瞒。哈哈,这一回小朱做得对,不然我得遗憾一辈子。”黄市长拍着李青云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只能说道歉的话,不管黄市长说得是真是假,但人家说得滴水不漏,情真意切。两人说着话,并排走向别墅,而朱秘书笑眯眯的抱着礼物,跟在后面,他知道,这一次自己押对了,黄市长对李青云果然另眼相看,极为重视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