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03章 良辰美景
    许靖守看到四名警察灰溜溜的离开,扭着脖子看半天,也没看到李青云被抓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木柴太湿,好不容易点燃,搞得屋子里全是烟,熏得眼泪都出来了,仍是没看到火苗,别说引煤球了,连木炭都引不着。

    在这种尴尬焦虑的等待中,警察开着车离开了,李青云的婚宴顺顺当当的进行下去,李青云和杨玉奴出来敬酒的时候,还特意朝他所在的方向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连续的雨雪天,把木柴阴得太潮,最终仍是没点着。秦瑶已经收拾好心情,从楼上走下来,拆开一桶方便面,倒满开水,准备拿它当午餐。

    许靖守铁青着脸,也不搭理她,愤愤的扔掉手中的烧火棍,也泡了一桶面。在等待泡面发软的过程中,两人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有些故事有开始,不一定有结局。但有结局的故事,肯定有开始。

    秦瑶的心里空荡荡的,因为她和李青云的故事没有结局,就中途退出了。原以为会风淡云轻,笑看过往烟云,可事到眼前,却发现自己根本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他们能够大鱼大肉吃酒宴,我却躲在破屋子里吃泡面?这不公平,这个婚礼本该属于我的……”秦瑶恨恨的想着,手中的塑料叉子掰断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面好了,快点吃吧,吃完咱们回城。这破地方,不是我们城里人能呆习惯的。”许靖守瞅了她一眼。低头吃了几口面,似乎并不想在这里和她大吵。

    秦瑶应了一声,用断叉子。缓慢而又费力的吃着泡面。

    李青云今天很开心,喝得也很多,如果不是用空间灵泉解酒,他觉得自己早就钻桌子底下三四回了。

    强忍着醉意,把最后一波客人送走,他才在媳妇的搀扶下,回卧室躺一会。黄市长早就离开了。暗中向李青云保证,说去县里处置这一批害群之马。

    胡乱的想着。在床上睡着一会,听说姑姑和表哥也要离开,只好再喝一杯空间灵泉,把醉意再解几分。跑出去送行。

    本来应该可以再住一晚的,不过听说山城的生意太忙了,表嫂都有意见了,一天打十多个电话,说再不回来,孩子都没人照看了,店面就要断货了……总之是各种催促。

    奶奶拉着姑姑的手,一送再送,直抹眼泪。说她嫁得远,平时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好不容易来一趟。www.yawen8.com还没住两天,又急着走,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好吧,这是老年人常有的心态。不知道这话会得罪人,好像整天没人搭理老奶奶一样。还好,陈秀芝大度。也不跟老人抠字眼,就笑着安慰。说孙媳妇娶回家了,又多一个陪你说话的,怎能说没人陪你说话?

    眼看天快黑了,姑姑和表哥才开车离去。他那车子,是大牛帮他修好了,众人都说大牛长能耐了,以后村里的车坏了,就不用找别人修了。

    一些喝多的朋友,就没让他们走,都安排在竹楼酒店。大牛喝多了,非说王超的悍马h3坏了,要帮他修修。王超说车子没坏,不信我开给你看……幸好被人拉住了,不然喝得站都站不稳,一上车,肯定会出大事。

    为此,又找了几个村里没喝酒的爷们,一人给了一包烟,让他们守在酒店门口,要有发酒疯的客人,就帮着治服,别让酒店里的服务小姐作难。

    繁星漫天,让夜晚来得很突然,刚才还是宾客满堂院,现在却是静悄悄的。李青云的父母回老宅睡,李青荷一家子住在饭店后院,想夜晚闹新房的村里人,也被别墅大门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院子里静悄悄的,只有两只猎犬,卧在门口的草窝里,警戒的打量着四周。连续被人用迷.药放倒两次,它们也学精了,连睡觉都睁只眼睛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杨玉奴洗漱之后,坐到卧室的床上,又把红盖头盖上了,娇怯怯的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李青云看到了,就笑着走过去,掀起一个角,说道:“怎么?掀一次不过瘾,还想再让我掀一次啊?”

    杨玉奴娇羞的横了他一眼,说道:“人家电视上的新娘子,都是在夜晚被新郎掀盖头,我们上午掀的不算。”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发现新娘子比平时多了一丝妩媚的意味,她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嫩,不用涂粉,就能嫩出水来。今天的妆扮,主要在眼上,睫毛刷了之后,显得眼睛特别大,横他一眼,感觉眉目含情,有说不尽的诱.惑。

    李青云挑起她的白嫩下巴,像花花公子一般,坏笑道:“哟,小娘子还挺讲究的嘛。那是不是还要再喝一次交杯酒?”

    杨玉奴呶了呶嘴,示意李青云看床头柜,原来杯子和酒壶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想得真周道,为夫佩服。”说着,李青云掀开红盖头,抱着她的脸就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回却不像以前那样抗拒,羞答答的被李青云吻上了嘴唇,好一番品尝,这才娇喘吁吁扭开脸,说:“别乱摸啊,还有交杯酒没喝呢。”

    “咱一边喝,也不耽误一边摸。都说**一刻值千金,咱们不能为了喝酒而浪费了千金啊。”李青云大言不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!中午让你少喝一点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?”杨玉奴半推半就,被他摸了几把,这才接过酒杯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中午的时候,你也没在床头坐着等我呀?”李青云说着,已经斟满了两杯酒,和杨玉奴的胳膊弯一交错,说道,“来吧,娘子,咱们干了!”

    “是干了,不是干了!”杨玉奴纠正丈夫的发音问题,仔细一想,却羞得抬不起头。原来是丈夫故意说的。一杯酒下肚,腹中微暖,脸上和和身上却早就滚烫。

    接过空酒杯子。把卧室的灯调暗,在微弱的灯光下,李青云解去新娘子的衣服,那一刻,杨玉奴双手捂脸,羞得不敢睁眼。

    直到胸前微凉,才发现自己早已清洁溜溜。樱桃般的山巅,被心爱男人的鼻尖轻轻触碰。有些发自骨子里的酥痒。

    卧室里开了空调,气温合适,并不冷。可是杨玉奴反应过来之后,仍是一下子就拉过被子。把李青云的脑袋按在自己胸脯上。她很紧张,所以按得很紧,李青云的嘴巴和鼻子瞬间陷进一团柔软温暖的棉絮当中,呼吸和新娘子一样,都觉得困难而急促。

    两只猎犬的耳朵一下子竖起来,并不是因为突然听到女主人柔媚的尖叫声,而是觉察到外面有些不正常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它们没有叫,只是竖起耳朵,贴在大门缝隙处。继续观察,等待。如果真的是敌人,它们不介意先攻击。再发出警报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农场大门口走近一名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,一身运动装,外表平淡无奇。他扫了一眼三四米高的铁围栏,又疑惑的看了看没有任何阻挡的空旷大门,很不习惯的走了进去,而没有翻墙。

    “围着农场封了一圈的铁丝网。为什么到了正门,却不设任何阻碍?连个大门都装不起?这样的人家。能出什么好手,居然有胆把侄子方照明打得差点残废,不给他们一点教训,还以为我们方家无人呢。新婚大喜?哼哼,不让你们办丧事,已经算是我方家仁慈了。男的直接打断四肢,女的嘛……嘿嘿,看看姿色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壮年男子心中胡思乱想着,大摇大摆的走到别墅院墙边,他估摸一下高度,只有三四米高,这点高度对于武林高手来讲,几乎不算高度。

    他脸上闪过一丝狞笑,戴上黑色皮手套,又检查一遍身上的工具,这才微微蹲起,准备平地起跳,跃过别墅的高墙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身体突然僵直了,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,不知什么时候,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想干什么?”壮年男子惊恐的转身,摆出格杀架式,死死瞪着这名诡异出现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嘘,大半夜的,别嚷嚷,今晚是我孙子的新婚之夜,别打扰他们年轻人的好事。走走,有话咱们到农场外面说。”老者似乎很不耐烦,背着手,丝毫不介意壮年男子手中握着的森寒匕首。

    “你是李青云的爷爷?你来的正好,我一块收拾了,算作利息吧。”壮年男子听说这老头是目标的爷爷,肯定也是山村的庄稼汉子,刚才没听到他的脚步声,应该是早就缩在某个角落,专门听墙角的。

    说完,顿时如下山猛虎,吼的一声,用匕首划向李春秋的面颊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李春秋看也不看,一巴掌拍出,空气中好像形成一道巨大的掌印,完全笼罩住扑来的壮年男子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闷响,那壮年好像被无形的手掌拍中一样,砰的一声,摔出去十多米,落在满是积雪的池塘边,像木桩子似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躲在大门后面的两只猎犬“呜呜”两声,感觉不到壮年男子的气息,这才摇头摆尾,返回自己的小草窝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李春秋的气味和脚步声,它们记得很清楚,知道是自己家人,危险应该已经解除了,不用发出警示的狂叫声。

    只听李春秋在大门外面嘀咕道:“以我的功夫,杀一个人,再怎么取巧,都会有痕迹留下。那个小兔崽子用什么手法办到的呢?难不成,他的功夫比我还高?开什么玩笑,应该是我好久不杀人,手生了……所以,有机会,千万不能错过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这一章本想叫**一刻值千金,但想到现在的情况,还是算了吧,别给自己找麻烦了。就这样的尺度,在无线端也给封了。有些话,有些事,本是人之常情,却不能说不能写。嗯,意思到,就行了……你懂的。r580

    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