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04章 婚后第一天
    昨夜的一点小动静,似乎没有影响李青云和杨玉奴的美妙夫妻生活,两人身体都很好,一夜贪欢征伐,也没有睡懒觉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李青云洗漱之后,回到卧室,杨玉奴正撅着屁股铺床。睡衣睡裤虽然宽松,但是丰满肥硕的屁股仍然把裤子撑得紧绷绷的,从后面,勾勒出的弧线异常迷人。

    “老婆,怎么不多睡会,我还没把早饭做好呢。”李青云从后面抱住杨玉奴,一双手又不老实的乱摸,睡衣里面没穿东西,入手是一团迷人的温软。

    “讨厌啦,大清早的别乱摸,昨天晚上累了大半夜,还没有歇息过来呢。”杨玉奴打开李青云的手,忙把床头换掉的毛巾毯收起来,上面点点初红,如风雪中的寒梅,朵朵傲放。

    收集初红证据,这是以前老时候的规矩,这是新媳妇向婆婆证明清白的必备之物。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,好多规矩都没人在意了,现在的婆婆也不会刻意查看新婚落红之物。

    现在有些女孩子收集,或许当是少女到少妇转变的纪念物,根本不会拿给婆婆看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她羞答答的把小毛巾毯藏到衣柜里,就笑道:“不晒一晒?也不怕潮了霉了,上面可不仅仅是血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说,说了我就不理你了。”杨玉奴羞得夺路而逃,钻进卫生间,半天也不出来。

    习武的女孩子。身体素质很好,有一点点创伤,恢复得很快。昨夜虽然是初次经历男女之事。却很快进入佳境,经历几次巅峰的兴奋点,那垫在屁股底下的毛巾毯早就湿得淌水。

    “女人真奇怪,做都做了,居然怕说?”李青云笑了笑,又回厨房忙活。吃完早饭,还要带着新娘子去拜见父母、爷爷奶奶。以及亲朋好友。

    很多地方都有这个习俗,主要是带新娘子给大家认识一下。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,有的人家甚至会告诉新娘子自己家的田地在哪里,有几头牛,有几片树林……

    杨玉奴对李家寨非常熟悉。也认识很多村里的人,但是该走的过场仍是省不掉。

    经过男人恩泽的杨玉奴,比往日更加妩媚动人,由于创伤微疼,走起路来,更是风情无限,惹人遐思,极富女人味。

    村里的男人间流传,说看女人走路。www.yawen8.com就能知道她是不是处女。这种说法虽然荒诞不经,但是对于新婚女人来说,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在里面。

    所以李青云带着杨玉奴在村子里走路时。没少被婶子大娘戏弄,让李青云悠着点,别把新娘子玩坏了。话虽然粗,但大多都是婆娘开的玩笑,没有恶意,哈哈一笑。这一劫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杨玉奴知道这是本镇村子里的规矩,也不还嘴。只是羞涩的笑着,打声招呼之后,就匆匆离开。反正过了新婚这几天,就没有事了。

    回到老宅,父母也早已吃过饭,把院里院外,打扫得干干净净,没有一丝杂物乱堆乱放。

    二老喜笑颜开,把儿媳妇迎进屋里,嘘寒问暖,直接把李青云无视了。好吧,反正是自己家,是自己父母,不用人招呼,直接抓桌子上盘子里的瓜子吃。

    瓜子盘子旁边,是个两个刷得崭新的白瓷蓝花茶杯,这可不是给他们这对新人用的,而是父母给自己准备的。

    杨玉奴也注意到那两个茶杯,问了几句客气话之后,就给两位老人倒茶,倒好之后,双手敬上。第一杯给公公,喊了一声:“爸,您喝茶。”

    李承文乐得合不拢嘴,嘴里答应着,也不管烫不烫,接过茶杯就抿了一口。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,塞到杨玉奴手里,让她拿着。

    杨玉奴也不推辞,道谢之后,就放进口袋。然后把另一杯茶敬给陈秀芝,喊道:“妈,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哎,白妮真乖,这一下子,总算成为我儿媳妇了,妈心里高兴呀。”陈秀芝接过茶杯,抿了一口茶之后,掏出同样的一个红包,塞到杨玉奴手里,说道,“都结婚了,都是大人了,以后就不喊你小名了,别改不了嘴,以后让我孙子孙女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们才刚结婚一天,你就急着抱孙子呀。”杨玉奴挽着陈秀芝的胳膊撒娇。

    “哈哈,妈只是这么说说,不急不急,你们年轻的事,自己拿主意。你们都结婚了,我还急什么呀。”人逢喜事精神爽,陈秀芝这几天红光满面,精神抖擞,笑声也异常的爽朗。

    他们经常喝着空间灵泉精华,吃着小空间特供蔬菜,本来有些花白的发丝,也在不经意间变黑了。只是他们精心,并没留意这种变化,不过自从李青云给他们服用空间灵泉之后,这一年根本没生过病,连感冒都没有过,上次被人打伤,也以神奇的速度,很快就完全康复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,时间还短,等到长期服用空间灵泉之后,惊人的变化肯定会被有心人知晓。但是,李青云暂时管不了这么多,车到山前必有路,总会找到掩饰方法的。

    又说了一会话,李青云就拉着杨玉奴的手,准备去拜见爷爷奶奶。新婚前三天,新娘子收到的红包肯定不会少,里面的钱不多,但都是亲人的一点心意。

    像李青云的父母,给杨玉奴的红包,里面装的是一千块。因为家里有钱,给少了怕儿媳妇心里有意见,所以就放多里给。

    而李青云的爷爷奶奶给的红包,一个红包里面装一百,符合当地的惯例。而孙大旗和付婆婆住在这里,由于是长辈,他们这对新人肯定也要过去拜见。

    付婆婆早就准备好红包。李青云打眼一溜,居然给的不少,厚厚的。把红包撑得鼓鼓囊囊。

    付婆婆对杨玉奴说了几句贴心的话,又是笑着回忆当年自己的新婚是怎样的。而孙大旗显然没有这个耐性,打量杨玉奴一眼,赞叹道:“小小年纪,居然已入暗劲,要不是李春秋点破,我还看不出来。小杨啊。你家传的太极功夫太绵软了,有没有兴趣跟我学几天实战的功夫啊?你放心。我教你的可不是擒拿格斗之类的低端武功,而是我真正的拿手绝学鹰蛇拳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一愣,先是抬头看一眼李青云,见他眼中有鼓励的意思。仍是不太乐意的说道:“孙爷爷,我习武本就是为了强身健体,打打杀杀的,我也不擅长,要是学了你的武功,将来打不过人家,给你丢脸,你可不能怪我?”

    孙大旗跳起来叫道:“你怎么可能打不过人家?你才二十多岁,就已修炼至暗劲境界。再苦修十多年,甚至有可能进入武者化境,这是别人一辈子都修不到的境界。这天底下还有多少人能打过你?”

    杨玉奴有些羞涩,低头看了看手:“我有这么厉害吗?我怎么不知道……几个月前,我还被人打……后来不知怎么回事,武功一下子就进入了暗劲境界,不过现在还用不好暗劲,不是用过了。就是用少了,还不敢和人动手。怕失手伤了人命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在一旁暗乐,心说你有一个厉害的老公,想不厉害都不成。暗劲算什么,等我调.教你两年,给你大量的空间灵泉,空间蔬菜瓜果,你不想进入化境也不成,爷爷就是最好的例子.

    李青云的奶奶走过来,把孙媳妇拉一边说悄悄话,不想听孙大旗乱吵吵.而付婆婆也笑着加入话圈,三个女人一台戏,硬是不让孙大旗靠边,说过年在这里过,有的是时间,人家新婚,正是黏糊的时候,你别整天念叨你那一身破功夫,现在的年轻人,谁稀罕那玩意.

    孙大旗郁闷得说不出话来,见李青云和李春秋躲在一旁说悄悄话,就凑了过去.女人间有女人的话题,男人间自然有男人的话题.

    “昨晚挺安生吧?没仇家打搅吧?”李春秋似乎随口问起。

    “除了那声惨叫,应该没什么打扰我。你的脚步声我听不到,但能感觉到你在大门附近。可知道是哪一路人?烂陀寺不可能这么快就撕破和平协议吧?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……真不知道你学的是哪门子手段,居然知道我在大门口附近。不过你放心,不是烂陀寺的人。看那人的架式,应该是南方的拳路子,不过腿上的功夫极强,不好确认对方是谁,怕打搅你们,就一巴掌拍死了。”李春秋风淡云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觉得爷爷以前不是这样子,自从进了一趟山,杀意还没有退却,现在仍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阶段。

    昨天自己的大伯没来喝喜酒,平时爷爷都懒得管,懒得看大伯那吝啬样。昨天却不一样,居然在客人散后,到大伯家里,把他揍了一顿,揍完之后还威胁道,老子打的就是你,要是我得孙子你再不来,我非打断你两条腿。

    这是老子打儿子,虽然年纪大了,但是谁也还不回来。大伯挨了揍,不但没处说理去,还被全村的人笑话。

    大伯哭着抱怨,说李青木也是你孙子,你怎么不管管他,他现在老婆跟人跑了,连个完整的家都没有,你怎么不管呀,李青云是你孙子,李青木就不是了吗?相偏,这就是相偏啊。

    李春秋听到后,调回头又把他打一顿,边打边骂,说我相偏,那我就相偏到底算了。你这混球,书读到狗肚子里了,你问问木头,当初我让他上大学,说学费给他全包了,可他自己没考上,能怪我?他在外面打工,谈了一个外地的对象,带回来给大家看时,我说那女人面相不可靠,非良配,你们不听,现在闹离婚了,又怪我?今天福娃结婚,我高兴,不然我非揍死你不可。

    打完,李春秋扬长而去,说是喝多了,回去睡觉了。哪曾想夜里还有精神帮自己解决几个碍眼的臭虫。这老头,修炼到化境之后,不但外表变得年轻,连性格都恢复到年轻时的状态,充满攻击性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