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05章 祭灶
    今天是李青云和杨玉奴结婚的第一天,也是腊月二十三的祭灶节,是民间送灶王爷上天的日子,各家各户都在厨房里献上贡品,求灶王爷上天的时候,多说好话,别说自家坏话。www.yawen8.com

    有的则更直接,在厨房里摆有灶王爷的神像或者挂画,左右贴有“上天言好事,回宫降吉祥”等对联,以求平安长寿,丰衣足食。

    上贡的东西,比较随意,可以上馒头,可以上米饭,也可上炖肉,但是有一样东西,那是家家都不会忘掉的--“祭灶糖”。

    祭灶糖的做法挺简单,用麦芽糖熬化之后,加入白芝麻即可,切成条或者块,放凉之后,即可食用。味道醇香,酥而不腻,嚼得多时,还会有点粘牙。有的地方,在麦芽糖熬化的时候,还会加入小米粉或者苞米粉,做出的祭灶糖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根据当地的传说,给灶王爷上贡祭灶糖,是为了堵住他的嘴。腊月二十三上天的时候,不要和玉帝乱说,用祭灶糖粘住嘴,尽量少说话,如果说话,也因为吃了糖,嘴甜,说的也是好话。

    因为民间的说法,如果灶王爷要是告状,轻则减寿一百天,重则减寿三百天。人这一辈子,有多少个三百天啊,所以家家户户,对祭灶节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到了当天晚上,天不黑,就有人开始放炮,放炮之后,就跪在厨房门口,对着灶王爷的神像磕头作揖。一番祭拜之后,再去上香,在心中默念一些祈祷、求平安的话,把香插在香炉之后,会把祭王糖弄碎,撒一些在神像前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比较忙,先在老宅祭拜灶王爷之后,又和媳妇回别墅新家,重新做了一遍刚才的仪事。

    不管真假,从小养成这习惯,一时半会也改不掉。而且,他自从得到小空间之后,对灵异之事,特别在意,不管世间有没有神,他都会认真对待,不会轻言辱骂之词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都在放炮,空间中弥漫的硫磺味,顿时有种过年的气氛。

    祭灶又叫小年,是春节的开始。当然,也有的地方以腊月二十四为祭灶节。“官祭三,民祭四。”说的就是当官的过二十三,普通百姓过二十四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具体哪一天,哪地方也没有明文规定,所以都是流传下来的习惯,以前是二十三,今年仍是过二十三。

    晚饭李青云夫妇和父母在一起吃的,由于姐姐没有回城过祭灶,本想让他们一家子也过来的,不过姐姐不乐意,说嫁出的闺女没有在娘家过小年的道理,以青荷居为家,在那里过的祭灶,根本不提回城的事,而姐夫吱唔着想要回城,话还没说出来,看李青荷那表情,下面半句话硬是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李青荷的怨气太大了,早就搁下话头,说今年谁要是回城过年,就别再回来了。看来,这几年被婆婆欺负够了,这一反抗,也特别激烈,有点不近人情。不过毛毛特别支持妈妈,因为在农村过年,有吃有喝,还有很多鞭炮放,天天玩得不进家,比城里自由,巴不得永远不回城呢。

    这事李青云不管,这是姐姐的家事,都是成年人,想什么做什么,都要自己承担后果,他唯一能替姐姐出头的是,要是受到婆家的欺负,没二话,绝对指哪打哪,这是做小弟的职责。

    晚上回去,两人睡得很早。由于杨玉奴初为人妇,李青云没有动她,这让杨玉奴松了一口气,说你今夜再禽兽,就把你踢下床,绝对要学河东狮吼,不再做小绵羊。

    本来没有那种心思,都快睡着了的李青云,再次翻身上马,狠狠收拾了杨玉奴一顿,这下子,河东狮没做成,却变成了乖乖小绵羊,缩在李青云怀里,香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,杨玉奴居然比李青云早起,边化妆气鼓鼓的说道:“本来都快好了,被你昨晚上一折腾,又有点疼了。今天我不跟你睡了,我要回娘家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愣,仔细一看,才现李玉奴眉眼间正憋着笑呢。想了想,原来今天是婚后第二天,从结婚当天算,却是第三天。婚后三天回门,杨玉奴本就该回娘家,还说什么是为了躲避自己。这还得了呀,刚结婚,那个憨憨的小丫头都学会骗人了,必须得教训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夺下她的唇膏,拖到床上好一顿疯闹,直接陈秀芝来电话催促他们快回家吃饭,两人这才气喘吁吁的穿衣服。

    今天是新媳妇回门的日子,必须早起,准备一些东西,搁在平时,陈秀芝才懒得管他们睡到几点呢。

    杨玉奴鬓散乱,面颊潮红,媚眼如丝,瞪了李青云,不满的抱怨道:“讨厌死了,好不容易才盘好的头,又被你搞乱了。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疯,早知道就不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也晚了。哼哼,小娘子,今晚回来咱们继续,再和你大战三百回合。”李青云恶狠狠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,披上衣服就往卫生间跑,关上门之前,还羞涩的喊了一句:“表哥是个大流氓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李青云笑着默认了这个称呼,对自家老婆,还需要彬彬有礼吗。

    两人洗漱完毕,穿戴整齐,已经日上三竿。回到老宅,刚吃了几口饭,杨玉奴的手机就响了,是她弟弟打来的,说是已经到了别墅门口,怎么按门铃没人开门?

    当地规矩,新娘子回门,要让父兄来接。父亲可以来接,兄弟或者哥哥也可以来接。然后新娘子的丈夫和公公准备一堆礼物,和他们一起,送到新娘子的娘家。

    东西早就准备好,足足准备了两个大盒子,抬盒子的人也已经找好,正在大门口抽烟聊天呢。只是没料到杨玉奴的娘家兄弟来这么早,两人早饭都没吃过呢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杨玉奴不吃了,要回别墅开门,李青云当然也跟着离。李承文和陈秀芝一合计,让人抬着盒子,直接去叉路口等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媳妇走进农场时,妻弟杨玉龙正蹲在门口抽烟,就来他一个人,穿了一套修身小西服,头梳得油亮,不知道涂了多少胶。由于正在风口里,稍显稚嫩的脸蛋冻得通红,清鼻涕都流到嘴边了,还不知晓。

    杨玉龙从小娇生惯养,可没学过几天功夫,老丈人中年得子,极为宠爱,两个女儿都练出真功夫了,唯独儿子,连基本功都没学全,一套杨式入门太极拳,也打得稀松平常。

    “姐,你可回来了,再不回来我就冻死了。你们大清早的,不在别墅里呆着,去什么老宅吃饭啊,有福不知道享,真是吃苦遭罪的命呀。我身上这套衣服是你和姐夫帮我买的?咱娘说了,说这套西装太小,里面套不下厚毛衣,让你明天再给我选两件。你那什么表情,我才知道你开了一家公司,赚大钱了,你就我这一个弟弟,有钱不给我钱给谁?姐夫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得,好话赖话全让他说完了,这小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,嘴皮子活,也可以说是嘴皮子贱,仍是一副欠收拾的样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是亲戚,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乱动手,李青云笑道:“玉龙啊,衣服是小事,不过大冬天的,你不穿羽绒服,穿西装能不冷吗?再说,这是韩式修身西服,能套下毛衣倒稀奇了。年前还有时间,我和你姐带你去趟县城,你喜欢什么买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却一撇嘴,不太喜欢的说道:“姐什么时候少了你的衣服,不过哪有在这环节向我讨衣服的,你今天是接我回家的,还是来要衣服的?快点进来呀,门都开了,还在外面冻着干嘛?”

    “嗬,这不是吓住了嘛,这院子里面收拾得这么精致啊。本以为跟人家一样,随便用水泥涂一层就算了呢。光这院子,得花多少钱啊。”杨玉龙顿时有些拘束,主动把烟掐掉,这才跟着进屋。

    进屋之后,房间里的摆设跟电视剧中的豪宅一样,无论是家具还是灯具,都和农村人的楼房迥异。

    杨玉奴坐在沙角,喝了几口热茶,这才缓过神,笑道:“姐夫,以前我真看不出来,你也有大富大贵的一天。本来我还觉得,我姐那个小环保公司,应该赚不了几个钱,可是现在却不这么想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对视一眼,暗暗摇头,以杨玉龙的性子,知道姐姐有钱之后,指不定在学校里怎么张扬呢。私立高中,本就龙蛇混杂,里面有钱人很多,穷人子弟也有,而且杨玉龙就是穷人家的孩子充阔的那种,幸好还有半年就高中毕业了,上了大学,应该能好一些。

    这杯茶喝光之后,又说了一会话,李青云和杨玉奴收拾东西,准备回陈家沟。李承文和几个抬盒子的同门男子,早就路口等他们,见他们来了,招呼一声,就跟着走。

    回门的时候,新娘子不能见娘家灯火,意思是说,天黑之前,必须回自己丈夫家。这次回门之后,以后想什么回娘家,就没有这么多规矩了,这一套婚嫁仪事,也算彻底结束。新媳妇也变成了普通妇人,正式成为李家人。r1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