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07章 围着村子爬三圈
    李青云打了一个酒嗝,眯着眼盯着陈光辉看,心想这货可真会挑时机,自己喝了两斤多白酒,如果不是偷偷服用空间灵泉精华解酒,自己早就醉趴下了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这货要和自己拼酒,如果再喝一两斤白酒,就算有灵泉解酒,自己也撑不住啊。

    “噢?你要请我喝酒?呵呵,老朋友,不是我挑剔,白酒低于一百一瓶,我不喝。”装逼嘛,必须表情到位,这番言语和表情,有点看不起陈光辉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青龙镇,普通人在酒桌上喝十多块一瓶的白酒就不错了,普通人家办事时,也只不喝那三五十块一瓶的白酒。镇上有几个人像他这样,一百多一瓶的泸州老窖送给老丈人十几箱子,让他招待亲友用,送给老丈人自己喝的酒,是别人给他送的几箱子茅台和五粮液。

    “你吹什么牛逼,还低于一百一瓶的白酒你不喝呢?我们早就打听清楚了,你们家办喜宴时,用的还是散酒呢,谁知道是三块还是五块一斤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光辉哥请你喝酒,那是给你面子,你还挑三拣四,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啰嗦了,是爷们就跟我们走,是娘们就喊人吧,以后我们也不会为难你,只是这娘们的外号是逃不掉了。你看什么,你两个表哥在蘑菇棚里忙着呢,这时候没人帮你,除非你把你媳妇喊出来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盯着陈光辉说道:“咋的。请不起人喝酒,还这么得瑟?是爷们就给个痛快话,好酒老子多少都喝。赖酒你留着自己过年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狗眼看人低。”陈光辉一咬牙,气乎乎的说道,“好,我知道你有钱,开始看不起我们穷人是吧?走,只要你敢喝,多少好酒我都买得起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他从口袋里折出一把子百元大钞,给他旁边的个男孩。吩咐道:“去村口商店里挑最好的酒买,买两箱,带到庙后面的树林里,顺便买几包花生米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应了一声。接过钱就跑。

    而李青云则跟这群人,走向村后面的破庙,这庙以前不知道供的是什么山神,后来却变成了公关庙,此时庙前的横匾还有“关”的字样,里面的神像却变成了二郎神。

    李青云瞅了一眼破庙,心中很纠结,替拜神烧香的人纠结,在上香祈祷的时候。不知会向哪个神灵祈祷。

    破庙侧后方,就有一个小树林,林子后面就是一座座荒山。不知通向哪里,也没人往北探索过,也不知道往北多少里才会有类似的村镇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咱们就在这里等着,别看我们人多,也不欺负你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就我和你单独拼酒,你一瓶我一瓶。绝不含糊。哪个先趴下,哪个就学狗叫,围着村子爬三圈。”陈光辉红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微微皱眉,这赌注有点过了,明知道自己喝过酒了,还这么赌,有毛的公平啊,还要怎样欺负人才算欺负?

    有人见李青云犹豫不言,顿时来了劲,大笑道:“你要好酒,我们光辉哥也让人买去了,到了跟前,你别装孙子不敢喝?”

    “嘴巴放干净点,喝就喝,不敢喝的才是孙子。老子先去树后面撒泡尿,等你们的人买酒回来,咱绝不浪费时间。”李青云说完,解着裤腰带就往林子深处走。

    林中的积雪还未化,鞋子踩在上面,发出沉闷的嘎吱声。

    “撒尿不怕你撒,别偷偷的逃走就行了。”外面的人激将,变着法子说刺激人的话。

    李青云冷笑一声,既然这帮孙子趁人之危,那也没啥好说的。撒尿是假,从小空间里取泉水精华才是真,咕噜咕噜喝了两杯,身上那股醉意才降下去。

    全身出了一层细汗,轻轻一嗅,全是浓烈的酒香,被风一吹,很快就挥散开。

    古代的大侠据说会逼酒,李青云翻遍灵虚道人留下来的笔记,也没找到类似的介绍。他至今也不知道内力是什么,用灵体逼酒,似乎灵体没有这个功能,就算有他也不会用。

    只能老老实实的使用空间灵泉精华,精华泉水让自己出汗时,酒精会跟着挥发,从身体里,从血液里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活动一下拳脚,让饱涨的肚子再空一些,状态恢复到最佳状态,这才装作一步三摇晃的醉汉模样,从林子深处走出来。

    买酒的少年已经回来,拎了两箱子郎酒,这酒喝着还不错,一箱三百多,一瓶90左右,应该是村里能买到的最好酒了。

    陈光辉见李青云的目光停留在酒箱子上,面色一红,绷着脸解释道:“村里最好的酒就是这个,别说我请不起,也别说我不舍得。”

    “行,郎酒也不错。”李青云从破庙后面抓一把稻草,坐在一棵大树底下,拆开一包花生米说道,“那就开始喝吧。”

    陈光辉似乎想一下子就解决掉这个已经有九成醉的可恶情敌,于是快速拆开两瓶酒,说道:“感情深一口闷,别废话,谁喝得慢,先学三声狗叫。”

    这是大赌中的小赌,酒桌上常用的伎俩。

    李青云脸上露出一丝犹豫,似乎担心自己输掉一下,这让陈光辉信心大增,然后不等李青云回答,就仰头把酒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慌了,以同样的方式,用瓶子往嘴里灌酒。**十块钱一瓶的郎酒,也算是入门级别的中档酒了,味道还可以,通过香精勾兑之后,比自酿酒的口感还要好些。

    只是拼酒时,别说品尝味道了,甚至顾不得冰得冻牙的痛楚,只是咕噜咕噜往肚子里吞酒。

    旁边看热闹的几个年轻人。拼命的叫好,为陈光辉加油。在他们看来,李青云喝过了。已经醉得走不稳,最多半瓶,就能把他干趴下,学狗叫。

    可是几十秒之后,李青云居然先喝完了这瓶酒,打了一个酒嗝,往嘴里扔了几个花生米。“嘎嘣嘎嘣”的嚼了几下,陈光辉才把这瓶白酒喝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呃呕……咋喝这么快?还没醉?”陈光辉急得眼珠子瞪得跟牛一样。一口酒涌上来,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眯着眼睛,似乎已经看不清面前的东西,醉熏熏的说道:“这、这……算什么……我还能喝几瓶呢……不醉。绝对不会醉。来来来,先学几声狗叫,给老子听听?”

    陈光辉气得脸红脖子粗,他旁边的小伙伴也顿时没有了言语,输了嘛,只能愿赌服输。同时,也有人怪陈光辉不争气,连一个九成醉的人都喝不过,还拼什么酒?

    “好。我学……汪!汪!汪!”陈光辉的脑袋快埋进雪窝里了,才学完三声狗叫。

    “叫得真难听,还不如我家金币和铜币的叫声。”李青云不满意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光辉气得差点想动手。你家的金币和铜币本来就是狗好不好,它们叫的能不比我好吗?

    买酒的男孩又拆了两瓶酒,用眼神示意陈光辉快点拼酒,不要给李青云歇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两人碰了一下瓶口,再次往肚子里灌酒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两人喝得都无比艰难。停顿好几次,才勉强能喝下去。李青云再次抢先。把空瓶子倒着朝下倒了倒,没有一滴流出来。

    而陈光辉一看,早就急了,本来还有最后一口,却是喝呛了,从鼻子里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……呕……呕……”他咳了几下,就一歪脖子,趴在雪窝里吐了。连午饭都吐了出来,从嘴里和鼻孔里往外喷。

    “切,就这样的酒量,还好意思找我拼酒?还能喝不?不能喝就赶紧爬,围着村子爬三圈,少一圈都不行。赌注是你们定的,不会耍赖吧?”其实李青云喝了这些酒,也想吐,但为了胜利,忍住了。

    陈光辉的朋友互相看了看,彻底无语了,赌之前,谁都没想到陈光辉会输。但是输了之后,又不能食言,要是食言,以后还怎么在李青云面前出现?要是被他传出去,以后在整个镇都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我爬……我愿赌服输……”陈光辉吐完了,趴在地上不起来,直接往林子外面爬,“行,你李青云真行,找媳妇的手段比我强,喝……喝酒的手段也比我强……我服了……愿赌服输,我趴三圈,少一圈就是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行,是个爷们。下次到我李家寨,我请你喝酒,绝对是好酒,五粮液或者茅台随你挑。”说完,李青云冲到树后,也吐出几口酒。喝醉酒的人都知道,在猛喝大量酒水之后,先涌出来的是略清的东西,饭食在胃的下层,不狂吐就不会把饭食吐出来。

    这几口酒吐出来,李青云胃里顿时舒服了,只留一瓶酒在体内,可以慢慢享受酒精麻醉带来的晕乎感,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不监督陈光辉,径直走向杨玉奴的家。没想到舅舅和表哥正在门口陪人说话,看到李青云,就笑着问道:“福娃,今天没人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这么好说话的人,哪有人好意思找我麻烦?”李青云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表哥陈胜手里拿着一叠子钱,正在数钱,见到李青云,忙停下数钱的动作,兴奋的说道:“福娃,哥今天发财了,托你的福,我种的蘑菇卖得极好,本钱已经全部收回来,额外还赚钱了八千多,年前还能出两次蘑菇,这可都是钱啊!今晚上别走了,我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酒,李青云胃里就难受,又想往上翻。没办法,川酒后劲大,自己都这个样,陈光辉指不定已经睡倒在雪窝里了。不过他有朋友跟着,应该没有事。

    大舅就一巴掌拍在陈胜的脑袋上,喝斥道:“你小子数钱数傻了吧,你晓得个啥,哪有陪新媳妇回门,晚上住下的?想请福娃,以后有的是时间,非要挑到今晚?”

    不过,几个刚说到这里,就看到陈光辉在一群人的陪同下,正慢吞吞的爬过巷子口,嘴里还学着狗叫声:“汪汪……汪汪汪……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