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17章 酿酒的一家子
    五爷爷酿出的小五粮烧,就算不放进小空间储存,那味道也是极好的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以前没有小空间时,李青云又不是没喝远储存十年左右的陈酒,那味道无法和空间藏酒比,但比起其它名牌酒,一点也不差。

    听到6光荣的疑惑,李青云懒得解释,你想要合作,大家可以谈,你不想要,我懒得和你谈,底气足就是这么任性。

    “眼光好的商人不止你一个,现在我五爷爷酿的酒,已经被城里的一个酒商看中,两个锅炉酿出的好酒,都不够用的,只有一些低档次的尾酒流入集市上销售。别说你怀疑,就算你现在想要,也没你的份。”李青云抿了一口自己的空间藏酒,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6光荣一听,顿时苦笑,这位李老板又闹脾气了,真不知道他这种山里的小老板哪来的底气,有钱赚居然不热心,反而要自己这个送钱的财神求着他合作,真让人郁闷和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这么随口一说,也没有怀疑他老人家的意思。这样吧,等饭后我去看看他老人家酿酒的作坊,再谈下一步的合作事宜,你看怎么样?”6光荣主动圆话,缓和气氛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空,我就带你去看看。不过看这个作坊意义不大,如果有合适的合作条件,我随时可以投资建一个小型酒厂,脱离作坊运营方式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6光荣惊讶道:“建立一个小型酒厂?你知道小酒厂和小作坊的差别有多大?你知道建立一个小酒厂需要多少现代设备。又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两千万?三千万?顶多五千万不了?钱的事不用你操心,我有,地皮的事你也不用操心。本镇的关系我熟,在青龙镇,我可以随意选地方建酒厂。只要你确定自己每年从我这里定购多少酒,我就能建出多大规模的酒厂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李青云豪气干云的说道。

    6光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总算明白这货牛逼的原因了,原来是土豪啊,有钱任性。尼玛。自己这个总经理在他面前,确实没有什么好显摆的。自己辛苦打工半辈子,才赚到多少身家啊,说出去职位挺光鲜,人际关系也不错。和上流社会的精英保持着良好的交际,可是和这位土豪一比,顿时觉得那些都是浮云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搞清楚分量之后,6光荣说话比刚才更加礼貌客气:“那个……李老板呀,建个设备完善的小酒厂用不了那么多,一千万足矣。咳咳,如果你们生产出来的酒,和小作坊生产出来的品质和口感没差别。或者更好,我们美味世家每月可以定购一万斤左右,一年至少可以定购十万斤。多则不限。当然,前提是每万斤新酒,必须搭配一百斤陈年好酒。我们储存不了那么多,但可以随时调制勾兑,出售给顾客。”

    “唔,每个月才一万斤左右呀。再扩建三个锅炉就够了,建个小酒厂都是浪费。不过。本地的其他几家大饭店也有要酒的意思,回头我和五爷爷商量一下,只要价格合适,预定量达到基本要求,过了春节就可以开始建酒厂。”李青云好像喝高了,说话也没有什么遮拦,什么秘密都往外抖落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才一万斤啊……作为一家大饭店,每月一万斤的散酒定购,已经非常厉害了。别忘了,包装好的成品酒,才是我们饭店的主要销售对象。”6光荣觉得和这个外行解释不清楚,居然被他轻视了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,少就少点吧,反正我们山里人又不靠卖酒赚钱,种地种菜才是我们的本分。”李青云说着更加装逼的话,把6光荣惭愧得都没话说。

    种地种菜就有几千万的身家,随口就投资新建上千万的酒厂?要是山里人都这么有钱,我还当什么饭店总经理,直接进山租块地就财了。

    助手小吴一个劲的咳,好像刚才被李青云的话惊讶得呛住了,不把三五千万当回事,这年轻的农场老板到底有多少钱?就他那个一眼就能望到边的小农场,能赚这么多钱吗?不过仔细一想,要是一车拉一万斤蔬菜,卖给他们饭店,瞬间不就得到一百二十万吗?这一年下来,似乎也……小吴想到这里,甚至有一股冲动,自己卖掉大魔都的房子,来这里租一片荒地,也当农场主吧,这简直是抢钱啊。

    饭后,李青云带着6光荣来到五爷爷家。作坊就在院子里,门口有两只大狗,一般陌生人都不敢进。两只黑色的大狗见到李青云,顿时摇头晃脑,口水直流,似乎想到了什么美味,呜呜呀呀的讨好求吃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以前喂过它们几条空间鱼,那种极品美味,可不是一般动物可以抵抗的。不过今天没有准备空间鱼,只把吃剩的半只野兔带来了,加上一些鸡骨头,扔给两个吃货。

    听到院门口有动静,李青虎擦着汗水,从作坊里探出头,看见是李青云来了,顿时高兴的招呼道:“福娃,你咋有空过来了?爷爷正在调温度,工人们正在拌大曲,作坊里不方便进,你带客人到堂屋里坐吧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摆手笑道:“不用了,就站在作坊门口看看就行了。这位客户对爷爷酿的小五粮烧有兴趣,想过来参观一下,要是不让他看,该不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虎一听说有潜在客户想要买酒,先是兴奋,不过随即犯愁,说道:“作坊里的情况你知道的,要是你这朋友要的少,我们还可以加班多酿一锅出来,如果要的多,那我们可没办法了,每月酿出的几千斤,都被你县城的酒商朋友订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操心,产量不足,我可以再找爷爷商量扩建的事。唔,这酒曲子味香,闻着都想吃拌好的粮食。”李青云说着,给6光荣找一个好位置,让他能够不影响里面工人干活,又能看到小作坊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五爷爷李春泰从烟气缭绕的作坊深处走出来,闻言笑道:“你小子不是想吃粮食,而是想喝酒了吧?可惜你爷爷我这里除了一些新酒,就是老酒池子里的基酒,自己私藏的陈酒一滴子也不剩了。后悔了,后悔春天的时候,不该把陈年藏酒也卖出去,现在有钱也买不回来喽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嘿嘿,后悔你跟我说呀,回头我把客人送的五粮液给你搬来几箱子,顺便再找那朋友,要回来两坛子陈酒。咱自己开着酿酒作坊,不能让自己屈了嘴,断了好酒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回头你三叔从gui州回来时,他带回来的酱香酒我多分你一些,反正我不太喜欢那股子酱味,不像你叔,痴迷那股子怪味,好好的浓香酒技艺不学,非要去研究酱香白酒,像做贼一样,一年一年的往外跑。以前家里不赚钱,就随他了,现在家里赚了钱,今年回来,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去了。”五爷和李青云说笑两句,这才看到有其他客人。

    五爷爷口中的三叔,就是李青虎的父亲李承功。在李青云父亲那一辈,排行第三,这是至亲叔伯排行,和近门的叔伯排行不一样。

    既然有外人在场,就不能说这些私密事。五爷爷说着,和6光荣打了招呼,邀请他去堂屋里说话,也就是客厅。

    五爷的房子属于普通砖瓦房,客厅里有一个破沙,有张木板床,加几个椅子。6光荣进门扫了一眼,现床底下都是封好口的酒坛子,桌子底下,条机底下,大小酒坛子无数,有些细瓷坛子,上了年月,甚至是民国时期的古董。

    让客人坐好之后,五爷爷忙着倒茶,可是一倒出来,居然一屋子浓烈的酒味。五爷爷顿时尴尬的笑起来:“中午没地方温酒,就用茶壶放在炉子上烧,没喝完,就忘了这事。我重新找杯子倒水……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