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19章 你摊上大事了
    早晨大货车出发的时候,李青云和老婆杨玉奴也离开别墅,开始忙碌的一天。www.yawen8.com李青云上了车,杨玉奴站在车窗前交待道:“喝酒就不要开车了,找代驾,打出租都行。要是出了事,咱们这一家子过年都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啦,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,什么时候喝醉过。练功不要太累,差不多就行了,有你老公我来保护你,你跟人动手的机率不高。”李青云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练功不怎么累,被你欺负才累呢,哼哼,明知道今天要练功,夜里都没让我休息,坏蛋。”杨玉奴说着,自己的脸先红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不是要出门收债了吗,得两天不回来,一天顶两天,不拼命折腾怎么行。”李青云厚颜无耻的笑着,长角号打着火,缓缓驶离农场。

    杨玉奴冲他比划着小拳头,以示威胁,然后欢快的跑出农场,去爷爷的医馆里练功。

    李青云上了高速,直奔省城。当初认识王超时,是田牧介绍的,不过田牧的圈子在市里,省城认识的朋友不多,王超是田牧的巴结对象,关系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王超家里的关系,大多在省城,入全省周边市区辐射。所以在省城,找王超办事错不了。

    但是要到帝都办事,王超的关系就有些玩不转,他平时巴结帝都的纨绔贵公子时,也很卖力,想极力深入帝都的圈子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手里握有谢康这副好牌。这位哥们才是真正的帝都人,从小在帝都长大,不管是父亲那一脉。还是母亲那一脉,都有不凡的背景。

    王超和李青云的朋友关系进展很快,其中离不开谢康的作用,而海东青的买卖,缅甸公盘的赌石,只是一个催化剂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王超为了帮他,连囚禁人的事都干出来。这关系已经不一般,只有真把你当朋友。当一个圈子里的人,当同一档次的人,才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王超所说的新地址,就在高速路口附近。按照导航路线,下了高速公路,直奔一座小山。这里绿化不错,仔细观察路边的牌子和广告标语,才知道这里有一个度假别墅区。

    “哥们,我到了,具体在哪一栋?”李青云开到有楼房的地方,停在路边,给王超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我看到你了,你停在竹林旁边对不对?直走,往山顶来。山顶总共就三栋房子,正中间那栋就是。”王超得意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声音很吵,似乎有几个人正在打牌。李青云挂断电话,瞅一眼后座的几坛子酒,以及包装好的几个果篮,这才重新上路。开往山顶。

    在中间那栋别墅门口停好车,王超和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子跑出来。离老远就有人喊:“哥们,酒呢?酒在哪里?我今天非拆穿王超的牛.逼谎言不行.老子上次开了几瓶二十年的茅台,这孙子居然说难喝.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,没见识还有理啦。等会你尝到了好酒,别上瘾就行了。咱先说好,五坛子酒有两坛子是我外公的,其他三坛子大家随便喝。”王超气势不弱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就笑着打开车门,让他们自己搬。另一个清秀的年轻人没有抢酒,反而对李青云带来的水果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们搬酒,我来拿水果。嗬,这才是好东西啊,隔着一层封塑纸,还能闻到香味……唔,青龙农场?这是你农场里自己种的?”那青年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自己家开着农场,存了一些水果,肯定不会再往人家买,丢不起那人。”李青云笑着,和这群人进入别墅。

    这里装饰得古色古香,比李青云家里装修得上档次,不过从色调和风格来看,应该不是这帮年轻人的,是他们某个长辈的别墅,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进了大厅,还有一个胡子拉碴的男子在抽烟,见了李青云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王超,先把酒打开一坛子,给兄弟们尝尝。”胡子拉碴的男子,懒洋洋的吐出一口烟圈说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这些人没提赵金平的事,也就不急着说,自己坐在沙发上,细细打量客厅的摆设。空间比自己的别墅小,光线也不是太通透,除了几个名贵的紫檀木雕件,也没有特别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电视里正放午间新闻,说美味世家推出天价年夜饭,最贵的达三十八万一桌,对这种奢侈的行为,给予批评。说一些饭店,把年夜饭炒作得变了味,这样的一桌子菜,有多少老百姓能吃得起?

    这是个好问题,不过新闻记者难道不知道,美味世家是普通老百姓进的地方吗?六星级标准的饭店加酒店,再加上特殊的历史传承,普通百姓进去吃一顿饭,一年的工资就没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注意力被房间里几个人的惊呼声吸引回来,浓烈的酒香,已经在整栋别墅飘散。空间藏酒的特殊香味,蕴含空间灵气,这种灵气才是区别其他酒香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这酒真香啊,不会是什么香精勾兑出来的吧?”胡子邋遢的男子迟疑不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胡扯了,是不是香精勾兑的,喝一口不就知道了。”王超吞着口水,已迫不及待的倒了一杯,美美的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有样学样,把酒倒在茶杯里,就往嘴里送。赞叹之声,再次出现,比刚才更加惊讶。

    “大家只能喝一杯,其它的等中午吃饭时再喝啊。”胡子拉碴的男子说着,给自己杯子里加满之后,才重新封上坛子。

    “就是,孔哥说得没错。李青云的正事还没办呢,别被你们这群酒鬼耽误了。”王超说着,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完。顺手从胡子男的酒杯里倒一半出来,跳起来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真无耻……”另外两个手慢,坛子已经封了口,又不好意思强.拆,只得恨恨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胡子拉碴的男子端着剩下的半杯酒,笑眯眯的站起来,对李青云伸出手:“正式认识一下。我叫孔环,孔子的孔。环境的环。以后有好酒给我送来点,在省城遇到麻烦事,报我名字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和他握手,不知道这人什么来历。口气挺大的,回道:“先谢谢孔哥了,以后有事,定来麻烦孔哥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人没来得及介绍,就跟孔环,进入别墅偏角的一间房,好像属于杂物间,但是往墙上的一处彩绘按下去,居然有地下室的入口。缓缓露出。

    这设计,可比李青云家里的地下室入口先进。李青云家里的地下室入口,还得用手掀。入口位置也很明显。没有经过任何伪装。

    顺着小楼梯,李青云跟着走下去,里面的灯光昏暗,空气有些污浊。一个满身上伤的中年男子,被绑在一张椅子上,看到有人下来。顿时发出“呜呜”的求饶声。

    李青云知道,这人应该就是赵金平。仔细一看,居然有些面熟。

    “咦?似乎在哪见过呀。”李青云走过,直接掏掉他嘴里的破布,让他那张变形的脸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这一看,顿时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赵经理?尼玛,你不是大华商贸的一个副经理吗?经常跟孙总到我农场里提货的小赵经理?东方农贸公司是你开的?”李青云认出了这人,火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赵金平也从惊恐变成愤怒,瞪着李青云吼道:“咳……咳……原来是你这个龟孙子!敢找人抓我,你摊上事了,你摊上大事了,今天你不杀死我,等我出去,一定告得你倾家荡产。老子不就欠你俩小钱吗,又没说不还,你居然敢找人抓我,这叫非法监禁,你懂不懂?我量你也不懂,从乡下来的小农民,你懂个屁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被李青云一脚蹬在肚子上踹飞三四米,肚子没东西,却吐出一堆酸水,张大嘴巴,疼得没有发出声音,只拼命的翻滚……可惜绑在椅子,他怎么翻也翻不动。

    孔环第一次看到李青云出手,眼角微微一颤,这才发现,这个小小的农场主居然是个高手。随意一脚,就把一个一百多斤的成年男子踹飞三四米,比他见过的几个高手,一点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欠钱的都是大爷啊?没被我逮住之前,你可以当大爷,被我逮住之后,当孙子都当不成。想死是吧?呵呵,我成全你啊。”李青云说着,已经蹲在赵金平身边,揪着他的头发说道。

    赵金平这口气总算缓了过来,扯着嗓子吼吼两声,这才恨恨的瞪着李青云,嘶叫道:“有种……你就杀……不杀的是孙子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也没见李青云怎么动作,只是往他肩膀上一拍,他的胳膊就没有了知觉,但是却能感受到刺骨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,我会成全你的,不用感谢我,请叫我雷.锋。”说着,李青云的手又在赵金平另外一个肩膀上拍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赵金平已经疼得面容扭曲,嘴唇发青,终于知道害怕了,因为他不知道李青云用的什么手段,怎么一碰自己,自己就疼得死去活来,胳膊还无法再感应到,就像从身体上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别真下死手啊,虽然杀个小杂碎不算什么事,但在这里杀人,会脏了屋子。要不,先松开他,把他带到外面的山顶上,扔下去?”那个喜欢吃水果的清秀年轻人,委婉的提了一句建议。

    听这几个人说话,好像不是在演戏,似乎真不把人命当回事,赵金平当时就吓尿了,惨嚎道:“别杀我,有话好说,我还钱,连本带利一起还……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