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24章 温馨家宴
    “老公,咱们不是要采办年货吗,怎么把人家抱到床上去了?”

    “老公,哦……门好像……没关……讨厌啦,人家出一身汗,还没洗澡呢……”

    杨玉奴已经食髓知味,从最初的生涩和轻微抗拒,到现在的羞涩配合,女人的成长,往往在不经意的摩擦中,迅速蜕变,青涩少女到少.妇的过度,有时候很简单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事后李青云抱着媳妇去浴室洗澡,男的强壮,女的柔美,在淋浴下抚触彼此的身体,很容易重燃战火。年轻人血气旺盛,特别是两个习武的人,干柴和烈火太容易燃烧。

    等两个换好衣服,一出门才彻底傻眼,天都黑了,还去办什么年货呀。赶紧给母亲陈秀芝打个电话,问她晚饭吃过没有,要是没吃,准备过去蹭饭。

    还好,估计是天刚黑,而陈秀芝又在家里炸东西,刚开始做。李青云暗道幸运,拉着杨玉奴就往老宅跑。

    到了老宅,毛毛和童童藏在大门口后面,见李青云和杨玉奴走近,突地扔出两个擦炮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砰!

    不是太响,不过不经意的在脚下响起,还是会吓住人的。可李青云和杨玉奴是什么人啊,六觉极为灵敏,早就知道他们躲在门后使坏。于是两人个装作被吓了一跳,把两个孩子乐坏了,嘻嘻哈哈的跑回厨房,向陈秀芝描述刚才的战绩。

    “小皮猴子。别吓着你舅妈,要是吓出个好歹来,我非打烂你的屁股。老头子。把他们口袋里的鞭炮没收了,不到过年不给玩。”陈秀芝罕见的大怒,丢下手中的菜,就要打毛毛的屁股。

    童童见机不对,忙撇清关系:“奶奶,我没有擦炮,不是我干的。是毛毛硬塞到我手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呢,我的放完了。口袋里没有了。”毛毛死死的捂住口袋,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李承文搞不清老婆为什么突然发怒,刚才还夸外孙会玩呢,不过一看老婆的眼色。又指了指肚子,顿时会意。原来是怕儿媳妇怀上孩子,若是被鞭炮惊到胎儿,确实是个大问题。可是,他们才结婚几天啊……

    杨玉奴和李青云进了厨房,她笑道:“没事,小擦炮又不响,我们逗孩子们玩呢,吓不住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爸。我来烧锅吧,你先歇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夺公公的烧火棍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。锅前太脏,你们两个去堂屋里看电视去,弄脏了衣服,还得换洗。我说过年烧煤气就行了,你妈非说地锅做出来的东西好吃。”李承文不让儿媳妇烧锅。

    李青云要帮母亲切菜,也被母亲轰出厨房了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趁机溜走。跑到大门外面放鞭炮去了。金币和铜币在厨房门口“呜呜”两声讨吃的,李秀芝扔给它们几块炸鸡块。它们叼着食物,卧在大门口享用美食。

    由于体形长成了,李青云很少再喂它们空间食物,两只猎犬没办法,只好退而求其次,平时多讨些肉食,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不一会姐姐和姐夫也来了,说是把饭店收拾干净了,只等过春节了。年后定在初六开业,最近不做生意,可以放心的玩一玩,四处看一看。

    最近姐夫的表现不错,李青云也不会过于排挤他,敲打过之后,也给过他几个甜枣。以前这个城里的女婿,非常看不起乡家的岳父岳母,现在形势翻转,也开始会学会巴结了。

    这不,一到旧宅,他姐夫罗建东就开始忙东忙西,擦完桌子擦椅子,擦完椅子又扫地……勤快得让李青云都不好意思闲着了。

    姐姐冲李青云努努嘴,意思是说,不用管他,这是他自找的,以前家里人对他太好了,他还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,现在就得好好磨磨他的性子。

    而杨玉奴笑着和姐姐说私房话,说他教夫有方,以后得向她学学。李青荷忙道,说自家幺弟已经很懂事了,不用怎么教育了。杨玉奴就笑她偏心,李青荷说自己是实话实说,两人不时笑成一团,对这个话题聊得极为有趣。

    加上炸的鸡块、黄鳝、草鱼块、粉肉等东西,一桌子菜很快就凑齐了。不过年底油气太大,大多人都吃不了油腥味重的菜,于是蒜泥黄瓜、盐津醋萝卜片、凉拌蒜苔、麻油三丝等素菜,成为大家主要进攻的目标,真正的热菜反而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自家人喝的酒,肯定是最好的,李青云把小空间里存放最久的一批五粮捎拿了出来,分给大家喝。

    李承文平时不怎么喝酒,不过喝儿子提供的好酒,还是很满意的,酒杯子不倒满,根本不说停。

    姐夫罗建东嘴馋这种酒,主动给大家倒酒,为的就是给自己倒酒时,把杯子倒得更满些。这种级别的酒,作为青荷居的镇店之宝,他是不敢偷喝的,因为就柜台上一坛子,真要是少了,估计他的日子更加不好过。平时只有表现好时,才能向老婆讨要一杯解馋。

    大家在屋里喝酒,院子里都能闻到酒香。所以,平时只喝点啤酒的杨玉奴才跃跃欲试,拿起李青云面前的酒杯说道:“老公,你中午喝过了,晚上不能再喝太多,我替你喝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已经抿了一口,咂巴一下嘴,觉得香,又喝了一大口,颇有为老公挡酒的牺牲架式。好吧,李青云夺了两次都没夺下来,就由着她了。虽然担心她可能会怀孕,但这不是普通的劣酒,富含空间灵气,喝了只会对身体有好处,不会产生不良后果。

    不过李青云有点搞不明白,省长昨天中午喝了半斤左右的空间陈酒,夜里怎么会犯病了呢?由于和省长秘书不太熟。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治疗,结果又如何了。

    饭后,李青云说采办年货的事。别的东西可以从父母这里拿,不过春联、烟花、鞭炮之类的,还是得进城买。

    李承文说,镇上今年新开了几个商店,卖的东西和城里一样,价格也比城里的便宜一些,不用进城了。等会数一下家里的门和窗户。看看需要多少春联,用本子记一下。别买少了,多几张无所谓。

    鞭炮年三十晚上要一盘大的,大年初一放最大的,初五、初十、十五都要放炮。现在放烟花的也多,可以买到一些烟花配着放,那东西好看着呢。以前买到一份就行了,现在有了新宅,鞭炮要双份,烟花可以看着买。

    一家人边聊边玩扑克,孩子们则挑零食吃。看夜色已深,牌局才散场。赢了一点小钱,随手分给毛毛和童童。不是李青云想赢。而是脑子太好用了,记牌和分析能力太强,吓意识的一出牌。就会赢钱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离开,李青荷与蜀建东也带着孩子离开,他们住在饭店后面的竹楼习惯了,已把那里当家。童童自从被奶奶暴打之后,天天住在这里,已把这里当家。她爸爸李青木来过几次,却是给她送衣服。并没有接她回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听村里人说,趁着过年,有人要给李青木介绍对象,童童这个孩子就有点碍事,成为组建新家庭的阻碍。没办法,就算以前不是拖油瓶,现在也被人嫌弃,这也是她亲奶奶打她太狠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李青云也没有克扣堂兄奖金的打算。第二天早晨,李青云就告诉刚来上班的李铁柱、李青木等人,说今天下午放假,在放假前,会给大家结算工资,还会有一笔年终奖金。

    终于听到老板提放假的事,村里的工人们松了一口气,因为都是一个村子的,发的工资又高,他们一直不敢提放假的事。现在听李青云亲口说出来,还有意想不到的年终奖金,大伙都乐坏了,只盼望着这一天快点过完。

    猫蛋和李云聪回来了,两个拎着大包小包,乐得嘴巴都合不拢,一看到李青云,远远的就喊道:“俺哥,你猜都猜不到魔都有多繁华,大街上有多漂亮,大街上的美女有多少……你看看,这些东西都是美味世家大饭店送给我们的礼物,他们的总经理对我们非常客气,还亲自接待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福娃哥,事情办得挺顺利。由于是第一次交易,货款当天就结了,这是单据,说是有一百一十八万,不知道到账了没有?”还是猫蛋靠谱一些,回来之后,知道先挑重要的说。

    把单据交给李青云手里之后,又提着其中一个封的好大包,欣喜的说道:“这是陆总经理给你的礼物,他说什么董事会非常满意,他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,特意给你准备一点小礼物。他说年后一定要按时送货,质量也一定要保证,如果能一直保证都是同等级的蔬菜质量,他说还可以合作其他的项目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接过那个封好口的购物袋礼包,见杨玉奴刚好从院里出来,就把购物袋扔给她,笑道:“客户送的礼物,你拆开看看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杨玉奴轻易的撕开封好口的购物袋,往里面一看,顿时惊呼一声,欣喜的喊道:“有两个漂亮的女士包,还有一个小礼盒。呵呵,可能是我的早饭起到了作用,这个客户还礼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走过去瞅一眼,两个都是lv的包包,陆总送的,肯定不是假货,至少值几万块钱。看来,送他们离开时,几个西瓜和一坛子陈酒没白送。而那个小礼盒打开,里面是一个精美的zippo金色打火机,这个是给自己的礼物,和lv的价格比起来,只能算是零头。不过拿到手里一看,尼玛,居然是纯金的,绚丽的花纹处还镶嵌十几颗小钻石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采购方的经理居然给自己这个小农场主送厚礼,这不合常理啊?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