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28章 年三十炖肉
    “贴春联了,放鞭炮喽……”毛毛和童童满院子疯跑,吓得金币和铜币躲得远远的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这两个孩子越来越淘气,经常揪它们的尾巴,对外人凶,对自己家的人,两只猎犬可非常温驯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春联和鞭炮拿过来,杨玉奴则提着一大块野猪肉,交给婆婆炖。年三十的中午家家户户都炖肉,这是当地的习惯。

    李承文接过野猪肉,洗了一下,就放进大锅里,一块乱炖。陈秀芝忙着手中的活,对外面的儿子喊道:“幺儿,你昨天赶集买到一头野猪的事情,大伙都传开了,给你爷爷、姐姐家送点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没呢,不过都砍好了,等我贴完春联就去。”李青云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现在都开始烧锅了,再不送去就晚了。你别贴了,等会让你爸贴,你和玉奴去给他们送肉。”陈秀芝喊道。

    有好东西,要给亲近的人分享,这是当地的规矩,也是当地人的一种习惯,若不分享,总会觉得全身别扭。

    杨玉奴同为本地人,不会觉得婆婆相偏,反而很高兴给别人家送东西。春联交给李承文,她和李青云就回去拿野猪肉。毛毛和童童跟在后面,也要跟着一起去。

    刚才切了一个后腿,其它几块李青云切的也比较大,每块都有三十多斤,猪头也已砍掉,等抽个时间,得专门煮猪头。

    怕方便袋子不结实。就用绳子系住,李青云一手拎一块,不让媳妇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哪一块是给我妈妈送的?舅舅。要挑最大的一块呀,我怎么觉得,这个猪头比较大。”毛毛趴在野猪肉旁边,非常纠结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抱个猪头回家吧,只要你抱得动,我绝无二话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等我长大了,肯定能抱得动。现在嘛……舅妈。你就帮帮我呗?”毛毛摇着杨玉奴的手,眼馋这个大猪头。

    杨玉奴只是笑。说自己也抱不动,可帮不了他,让他求李青云去。

    童童比他懂事一些,闻言笑道:“毛毛真笨啊。猪头不能吃,你看它头上这么多骨头和毛刺,哪里可以啃呀?”

    “你才笨呢,猪耳朵就特别好吃,既然都长在猪头上,其它地方也一定很好吃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毛毛反驳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你这小屁娃,这么小就喜欢吃猪头,长大之后,别长成猪头呀。”说着。把两块肉放到地上,再找来一根长绳子,把野猪头盘成一个网状。可以牢固的提在手里。

    这下子毛毛终于满意了,众人这才上路。到了姐姐家的饭店门口,果然传来阵阵肉香,看来已经炖上了。饭店门口上的春联早就贴好,也是印刷成品春联:“特制佳肴飞鸟闻香化凤,陈酿美酒游鱼得味成龙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。猪头,妈妈。大猪头……”还没进门呢,毛毛就兴奋得乱嚷嚷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皮又痒了是不?骂谁是猪头啊?”李青荷气恼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。

    罗建东也帮着喝斥:“毛毛,又调皮了是不?今天你妈妈打你,我绝不拦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没有骂人,快出来看呀,大猪头。”毛毛焦急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还骂呀,我抽死你个小龟孙子……”李青荷气极败坏的拿着一个小棍,想给儿子一个深刻的教训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捂嘴偷笑的弟媳妇和弟弟,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,弟弟手里的那个野猪头,确实很大。

    “哈哈,毛毛说的没错呀,你们怎么说他骂人?”李青云佯装听不懂,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嘴巴说不清,你也跟着起哄。多大的人了,都结过婚了,还这么没正经。”李青荷瞪了弟弟一眼,扔掉手中的小棍,这才说道,“昨天赶集的人都传开了,说我们李家寨的富翁掏一万块买了一头野猪,这就是那野猪的脑袋?”

    “才花一万块,就能造成这么大的轰动?呵呵,在我们镇,做广告的成本太低了。”李青云笑着,把猪头放到厨房门口。

    姐夫罗建东也跑出来看,见妻弟送来一大块野猪肉和一个完整猪头,忙说几句客气的感谢话。李青云不跟他客套,让他们该忙什么忙什么,还有一块肉要送给爷爷奶奶。

    一进医馆大门,看到四位老人居然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,打着麻将。而小学徒清风在旁边端茶倒水,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哟,几位今天怎么舍得浪费时间打麻将?某位前辈高人不是常说,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吗?浪费了这么多金子,多少盘麻将也赢不回来啊。”李青云提着猪肉,像专门挑事的衙内一样,说着风凉话。

    “老子乐意,你管得着啊?”孙大旗知道他说自己,当即接话反驳。

    李春秋的回答还算温和:“肉都炖锅里了,闲着也是闲着,准备赢点钱给小辈们当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你不吹牛会死啊?这一桌就你输得多。”李青云的奶奶拆他的台,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咳咳,能笑到最后的人,才是真英雄。不是有句老话嘛,叫行家三盘不赢钱。现在是第四盘了,该我赢了。你看看,好牌不是来了吗,自摸……给钱啦,自摸、暗杠、清一色,这不,一下子就赚回来了。”李春秋得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几人骂他运气好,孙子一来就转了运,在乱糟糟的叫嚷声中,李春秋面前堆了一把子零钱。由于不玩血战到底,一人胡了牌,就得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“玉奴,过年这几天不要忘记练功,勤学苦练,才能修出真功夫,不要学某个暴发户,除了吃喝玩乐,就没有正经事干。人家好不容易打头野猪,他居然掏一万块就买下来,我赶集去晚一会,就没分着,只听人议论去了。”孙大旗睚眦必报,洗牌的时候,也不忘数落李青云几句。

    李青云撇嘴:“孙老头,别整天信谣传谣,什么一万块买头野猪,我们只花八千八好不好?想吃野猪肉就到我那里要嘛,干嘛在背后说这风凉话?这不,知道你想吃野猪肉,给你送来一块解馋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你的野猪肉,拿走拿走,看着就心烦。”孙大旗不领情,一不留情,出错一张牌,气得直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给你送的,凭什么让我拿走,你不吃,我付奶奶还要吃呢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福娃,别理那老头子,你去切一块放锅里煮,其它肉也刚煮上。”付婆婆帮着李青云说话。

    奶奶也跟着交待:“福娃,留一点纯瘦肉,掺在普通猪肉里包饺子吃,更有嚼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……”李青云正要忙活,手机响了,接听之后,顿时是堂兄李青虎打来的,说他爹回来了,带回来不少酱香酒,送到别墅门口了,敲门没人开,就打电话问问在哪。

    李青云忙把肉交给老婆,让她帮几位老人切点下锅,自己得回农场一趟。

    跑回农场,远远就看到李青虎身边站着一位中年男子,秃顶,红鼻头,见人就笑眯眯的,烟不离手,正是三叔李承义,常年在外学习酱香酒的技艺,很少回来。两人中间,是一个大塑料酒桶,能装五六十斤白酒,酒质微黄。

    “三叔,啥时候到家的?”李青云高兴的跑过去,掏出好烟,让了一根。

    “昨天夜里才到家,春运不好走,幸亏有熟悉的老乡朋友开面包车把我送回来。带了几桶当地的酱香酒,听我爹说,你现在喜欢喝酒,就给你送来一桶尝尝。呵呵,这酒也算是我亲手酿造的,看叔这些年在外面有没有白混?”李承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咧,走走,咱们到屋里说。”李青云说着,开了大门,请他们进去说话。

    这桶五十多斤的酒,李青虎跟提着玩似的,不用别人帮忙,轻松提到客厅,放到茶机旁边。

    三人闲聊几句,也提到酒厂扩建的问题,李承功想在村里搞酱香酒的试验,看看离开茅台镇的区域,能不能酿出好的酱香酒。

    眼看快中午了,李承功和李青虎要回家,说大年三十不兴在外面喝酒吃饭。李青云也知道这规矩,也没说太多客套话,只是让他们等一等,自己到地下室拿两坛陈酒,给五爷爷喝。

    李青云抱着两个十斤的坛子上来,李青虎忙接过去了。李承功也不客气,笑道:“刚回来就听你五爷说了,说家里的好酒都卖光了,只能从你这里讨一点回去解馋,那我就不客气啦。”

    “那客气啥,等明年新酒厂建好,我想喝好酒还不是得找五爷和三叔你。”李青云说着,把他们送出农场,这才返回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放炮,年三十中午放炮,意思是该吃饭了。不但自家人吃饭,还要敬神,让天上的神仙也下来吃饭,烧香烧纸是免不了的习俗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回老宅,陪父母吃饭。童童被她爸爸接回去了,也算是李青木有点良心,要是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管不顾,李青云明年就把他撵滚蛋,绝不招这样的人替自己管理养鸡场。

    一家人团聚,才叫过年啊。不过在这欢聚的时刻,李青云又不争气的想起了蜜雪儿,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被洋葱头协会的人抓住?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