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30章 饺子里吃出铜钱
    李青云犹豫几次,都没问出来,或许心中也很害怕,害怕得到蜜雪儿肯定的回答,自己无法向老婆交待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虽然当时还没结婚,情况也非常特殊……

    夜里还在看春晚的时候,提前拜年的短信就响个不停,李青云设了静音,不想打扰老婆看电视。等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后,他再统一回复。

    杨玉奴也是类似的做法,手机都扔到茶机上了,缩在沙角落,抱着李青云的一条胳膊,专注的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地上的瓜子皮和坚果壳扔了一片,眼看没有好节目了,杨玉奴才突地想起来什么,叫道:“赶紧把烟花搬出来呀,咱们要抢在别人前面放,这样在新的一年,会有好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半小时呢,来得及。”话虽这么说着,李青云还是从沙上起来,把屋里的烟花一个个往外搬。

    “老公,今天咱们就放十个烟花吧,叫十全十美,其它的烟花咱们等正月十五元宵节再放。哎呀,我也起来吧,腿都快坐麻了。”杨玉奴说着,从沙上跳起来,把屋里、院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行,老婆说放多少,咱就放多少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今天怎么这么好?”杨玉奴眼睛里闪烁着小星星,满是感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老公爱你呀。不对,我天天都这么好呀,你怎么才现?”李青云停下手中的活,说了半句情话。感觉太酸,后面又跳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只听前半句。”杨玉奴扑到他怀里,欣喜的笑道,“很少听你这么对我说话呢,是不是因为我们太熟了,熟得你不好意思说肉麻的话?”

    “爱光说没用,还要做出来……”李青云说着,捧起杨玉奴的红润面颊,温柔的吻在那温柔清香的红唇上。

    杨玉奴闭上眼睛,任他表达炙热的情感。直到吻得喘不过气。她才不依的摇着身子,喘息道:“好的啦,再吻就真收不住了,我可不想新年第一件事。就是和你在床上滚来滚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什么不好。”李青云嬉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就不……”杨玉奴刚说到这里。突听村里有人放鞭炮,顿时急得跳起来,“不好。被人抢了先,老公,咱们也把烟花点燃吧!”

    “还差五分钟才过年……好吧,听老婆的,咱们现在就点。打火机呢,快点帮我找呀,我再搬一个烟花,才够十个呀。”明明还没过十二点,两个人就忙得不可开交,在院子里大呼小叫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不明所以然,站在大门口“汪汪”乱叫。

    杨玉奴拿来了打火机,又说在院子里放烟花会落灰,于是两个大高手又把十筒大烟花挪到院前的小路正中心,一看时间,已经23点59分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二话不说,先把最前面的一个烟花点燃。

    杨玉奴躲在最后面,举着新手机,大呼小叫:“老公,快点,再快点,点着后过来合影呀。,新年第一分第一秒,我和老公一起看烟花。”

    啾……砰!一道璀璨的光芒在别墅上空升起,五颜六色的光芒瞬间爆裂,化作漫天星云,成为最耀眼的色彩,照亮了漆黑苍穹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杨玉奴挥武林高手特有的度,和李青云互相依偎,背对着烟花,拍下新年第一张照片。两人笑靥如花,宣示着彼此的幸福和快乐。

    随着烟花的升起,整个小镇瞬间热闹起来,一声声鞭炮,辞旧迎新,都想抢在别人前面点燃。

    杨玉奴此时像个孩子,兴奋得蹦蹦跳跳,在烟花中自拍几张,然后就挽着李青云的胳膊,傻笑着看烟花,一个接一个在空中绽放。

    青龙镇过年放烟花的很少,李家寨就更少了,所以这边的烟花一升起,就引来成群的孩子,站在马路边观看。他们的欢笑声,传出很远。

    “昨天毛毛还求我,说等他起床后再放烟花,要是知道我们放过了,肯定会气坏。”李青云看着最后一个烟花燃完,就拉着杨玉奴的手回院子,准备把那盘号称五万响的鞭炮拿出来放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多给他点压岁钱,他就没脾气了。”杨玉奴信心十足的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给他封多少压岁钱?”李青云不放心,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千块呀。今年我刚嫁过来,要是给少了,姐姐别生气。”杨玉奴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,好吧,压岁钱给多少都没有谱,以我说一百块也能说得过去。不过我们有钱了,得按有钱人的身份办事,就依你。”李青云也被老婆的大方劲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该省的时候省,不该省的时候,我可一点也不吝啬。”杨玉奴得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像童童以及其他一门的晚辈孩子呢?”李青云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和妈商量过了,除了至亲的晚辈孩子,其他有交情的孩子都给一百。一视同仁,也不会落人闲话。”杨玉奴回答道。

    把鞭炮散在别墅院前的水泥路上,李青云点燃之后,就跑回院里,帮老婆装红包。装了十几个,感觉差不多了,要是不够,就直接给钱。

    以村里人往年的红包标准,一般是十元,甚至更少。今年赚钱的人不少,红包标准估计会自然上调吧。

    上了香,烧了几张黄纸,让屋里灯全部都亮着。由于是半夜,现在回老宅,算是吃年夜饭,只锁了房门,院子的门没锁,让金币和铜币在院子里看着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离开农场的时候,那号称五万响的电光炮还没有燃完,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。喜欢捡炮的孩子。已经迫不及待的拿着手电筒,照射通红的爆竹皮子,希望能捡到未炸开的。

    往北刚走到岔路口,就看到姐姐一家子拿着手电筒,也刚好走到路边。毛毛眼尖,远远的就喊了一声:“舅舅,新年财,红包拿来!”

    “哈,走到半路,就遇到打劫的小屁娃了。没磕头。要什么红包?”李青云故意板着脸。吓唬毛毛。

    本是两个大人一左一右牵着毛毛的手,此时一听到要磕头,他二话不说,挣脱大人的手。就跑到李青云和杨玉奴面前。扑通一声就跪下了。瞬间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磕头啦,可以给红包了吧?”这小子麻利的度。把大人们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给,这个必须给。”杨玉奴大笑,从一边口袋里掏出那个千元红包,递到了毛毛手里。

    毛毛兴奋的接过红包,然后不解的问了一声:“这个红包算谁的?算舅舅的,还是舅妈的?”

    李青荷在后面笑得捂着肚子,把儿子从地上揪起来,忍着笑训斥道:“当然算舅舅和舅妈两个人的,过年压岁钱,两口子给一份就行了,这是规矩,你要记好,不然会闹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钱包是舅妈给我的,我得再补一个头。”说着,毛毛趁大人不注意,扑通一声,又跪在地上,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笑坏了,笑完之后,才觉得尴尬,幸好口袋里装有备用现金,立马数了十张崭新的大钞,递给外甥:“喏,既然头都磕过了,我没理由不给压岁钱的。今年算你运气好,给你双份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舅舅。哇,好多钱呀,妈妈你看。”毛毛也是知道好歹的人,平时收红包,能收到一张大红的钞票就不错了。刚才那个红包,他还没有抓,不知道里面有多少,李青云算数的现金,没有封皮,一眼就能看出多少。

    虽然今年都有钱了,但一下子看到千元的压岁钱,也觉得太多。姐姐和姐夫都说太多,劝着让李青云收回。李青云说,给出去的压岁钱,没有收回的道理。大过年的,在路边让钱也不好,李青荷只好说,等你们孩子出生,我加倍还,然后几人一起走向老宅。

    昨天吃三十晚上的团圆饭时,就说好大年初一的吃饭时间,说是过了十二点就来吃饺子。所以李青云走到旧宅的时候,母亲陈秀芝已经把饺子下到了锅里。

    院子里非常明亮,堂屋里点着红蜡烛,李承文正在上香敬神,贡品摆满了桌子。毛毛故技重施,见到了外公和外婆就磕头,又讨到两个红包。不过陈秀芝和李承文的红包只封了一百块,还说这是第一年封这么多钱,以前日子穷,封十块属于正常。

    饺子下好了,李承文让李青云去放炮,女婿虽然闲着,但过年放炮,不能让女婿动手。其实村里还有一个规矩,女儿和女婿是不能在娘家过年的,不过他们有自己的屋子,过24点时,在自己家放过炮了,现在只算是年后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李青云放了炮,一家人才动筷子,空气中的硝烟有点重,闻着不太舒服。杨玉奴却说,自己喜欢这股子烟味,从小就喜欢,虽然学环保的,知道这烟对身体不好,但喜欢是没办法解释的。

    陈秀芝突然说道:“大家吃饺子的时候,一定要小心,这么多饺子里,有一个里面放了铜钱,谁吃到谁在家里最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这里有小孩子呢,你怎么又放铜钱?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不小心卡在嗓子里怎么办?”李青荷不满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陈秀芝也不生气,笑着解释道:“呵呵,习惯了,要是哪年不放铜钱,总觉得缺点什么。毛毛,你听到没有,要慢慢的吃,千万别囫囵吞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对视一眼,也不说话,只是默默的吃饺子,不过嚼咽的度比刚才慢了一倍。

    众人面前的这一碗都吃光了,也没有吃到铜钱,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又开始为第二碗担忧。杨玉奴先给公公婆婆重新盛了一碗,再想要给李青云盛饺子时,现李青云已经先帮她盛了一满碗。

    “你是家里的武功高手,肯定能吃,别说吃不完,这盛的不是饺子,满满的都是爱啊。”李青云贫嘴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,当着大伙的面,羞不羞呀。”不管李青云羞不羞,她是害羞了,低着头吃了一口老公给自己盛的饭,只听嘴里嘎吱一声,差点咯着牙,从嘴里吐出一个黄橙橙的铜钱。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