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36章 隐藏的诡异力量
    原来李青云只是觉得自己紧张过度,认为柯奈尔举止不妥,想要吓唬他几句而已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可是这货由表及里,言语过分就算了,居然动手动脚,袭击杨玉奴,这绝对不能忍受,李青云当即就火了,开始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一脚踹去,柯奈尔屁股后面好像长了眼睛一样,蓦然转身,轻轻一跃,就跳出四五米远,避开杨玉奴的攻击,也避开了李青云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不出这个穷乡僻壤,也有身手不错的人啊。”柯奈尔说着腔调古怪的中文,表情轻佻,并未有丝毫的紧张。

    杨玉奴落地,白加黑停步,李青云止怒,一起怒视柯奈尔。

    “洋鬼子,找抽吗?”李青云刚才本是吓唬他,但现在是真的怒了。这货活蹦乱跳的,好像功夫不弱,以为没人收拾得了他,狂得没边。

    “哦哦哦,东方古国的农民都喜欢吹牛吗?”柯奈尔耸耸肩,表情夸张的笑道,“怎么着,只是勾搭一下漂亮的美女,连男人都送上门了?,非常抱歉,我对男人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这货的发音虽然不标准,但是普通话说得挺溜。

    李青云恨不得立即开始小空间,把这妖孽给收了。可是在开启的瞬间,柯奈尔身上居然放出一层耀眼的光芒,隐隐有一股抵抗的力量产生。

    这一变化,把李青云吓了一跳,而柯奈尔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。也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光芒源自他脖子上的一个条项链,刚才还没感觉,此时李青云用心一看。才发现,竟然有淡淡的太阳陨石的气息。

    柯奈尔“蹬蹬蹬”,退后三四步,双手握拳,极为谨慎的瞪着李青云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你也有超越常人的力量?呵呵,我承认我小看你了。这是一场误会,不如就此算了吧?”

    李青云死死的盯着柯奈尔脖子上的那一块太阳石。极为惊诧的说道:“你说算了就算了,我岂不是太没面子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样?”柯奈尔英俊的面孔,此时居然有些慌乱,他脖子上有一块太阳石。上面刻有无数奇异的纹理,此时正散发淡淡的光芒,像一个巨大的蚕茧,把他护在正中。

    那块太阳石的平面,只有鸽子蛋大小,但是上面放射出的光芒,却是比正午的太阳还要刺眼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“我想?呵呵,我只想揍你一顿。”李青云早就见惯了古怪的事情,连番僧灵魂的攻击力量都见过。还惧怕这一块发出古怪光芒的太阳石吗?

    再牛b的太阳石,也是小空间的食物。

    李青云想到这里,吼了一声。就朝柯奈尔扑去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亲爱的中国李,不要冲动,这一切都是误会,柯奈尔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,你可不要乱来。”关键时候。彼特居然不知从哪里跳出来,拦在他们中间。阻止了李青云的攻击。

    李青云中的满腔怒火,中间隔了一个人,居然发不出来,别提有多郁闷了。他这一拳,停在彼特面前十公分处。

    一向牛气哄哄的彼特,此时吓得脸色苍白,两个鼻孔流出殷红胡鲜血。

    这一拳的恐怖波动,甚至能让他的脑袋停止运转,鼻子溢血,是再自然不过的反应。

    现场寂静,柯奈尔再次恐惧的后退,彼特手中的枪,再也无法拔出,只是表情复杂的盯着李青云,缓缓的,一步一步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彼特作为最前线的人员,不止一次威胁李青云,但他第一次发现李青云的恐怖,只是一道拳风,就把他震出鼻血。

    “管好你们的人,别再打扰我的家人,下一次,他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李青云收拳,知道现在已经失去了杀人的机会,现在周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,要是把这两个混蛋收进小空间,这辈子也别想安稳了。

    再说,柯奈尔身上的那块太阳石,居然有抗拒小空间的力量,这太奇怪了。这是李青云第二次见到抗拒小空间的法器。第一个是年轻和尚的串珠,第二个是柯奈尔的太阳石项链。

    李青云甚至可以肯定,这一串项链上的繁复花纹,有一定的历史,绝不是近期陷落下来的陨石。

    太阳陨石的出现,以及小空间的出现,早就颠覆了李青云的人生观,价值观,世界观。

    以前还以为只有东方古国的大派,才有神秘的力量,但是这个名叫柯奈尔的外国鬼子,给他另一种提示,神秘的力量,不以国界为准则,任何区域,都有可能拥有神秘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彼特,管好你们的人,不要逼我改变主意。”李青云盯着他的眼睛,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亲爱的李先生,我会注意的,我想今天的事件,只是一个误会。柯奈尔阁下,并不是我们洋葱头协会的人,他只是我们的亲密合作伙伴,他在西方的力量,并不比我们洋葱头协会弱,希望你能够理解。”彼特抹去鼻子下面的鲜血,极为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吧,别逼我发火,在青龙镇,你们什么都不是,任何想威胁我家人的人,都没有好下场。滚!”最后一个字,李青云几乎是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彼特吓理立即转身,拉着仍不服输的柯奈尔就跑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家寨,人员身份极为复杂,一些国内专家,表情复杂的看着这一切,也有一些国外专家,表情惊愕的看着这一切,但都没有轻举妄动。在正午时分,阳光最充足的时刻,似乎什么人都没有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杨玉奴却看得清楚,她有些惊惧,也有些惶恐,拉着李青云的胳膊,轻柔的说道:“老公,这个外国人身上,似乎有些古怪,他脖子上的项链,似乎刺得我睁不开眼睛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就是块宝石嘛,有什么了不起,你想要的话,老公给你买多少都不成问题。蓝宝石红宝石还是钻石,随你说,老公要是皱下眉头,就不是英雄好汉。”李青云胡扯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啦,那一瞬间,我明显感觉到生命的威胁,不是普通宝石那么简单。走啦,我们也回家,不要在这里被人围观。”杨玉奴有些不确认自己的视觉,由于周围太多围观的人,她有些不自在,只想躲到家里。

    李青云应了一声,发动长角号,跟着骏马,缓缓进入农场,这时候的李家寨,才算恢复正常。无论是本村人,还是外来人,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。

    慧安和尚就像幽灵一样,经常出没在没人想到的地方,此时他就从一家农户的房顶上跃下,口诵佛号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本是同源,相煎何急?”

    小道士清风好像不死的冤魂,总是出现在慧安的身后,冷冷的说道:“佛道还是同源呢,可你们烂陀寺曾杀我悟道观满门,此时说这话,岂不太过可笑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上一代的冤仇,我们何必计较太多?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本为相互转化的过程,生即是死,死即是生,道友,您太执着了。”慧安和尚似乎早就知道有人跟踪,并未吃惊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呸,既然生即是死,死即是生,那你们烂陀寺给贫道死一个看看?”小道士清风清秀的面孔,有几分扭曲的说道。

    慧安微一躬身,默默的离开,并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小道士清风,冷哼一声,也不追赶,只是看着狼狈逃窜的彼特和柯奈尔,随即返回医馆,向李春秋禀报。

    一向修身养性的李老爷子,拍碎了一张桌子,杀气腾腾的说道:“尔等蛮夷,敢欺我孙媳,纵有万般手段,也难逃一死。且让你逍遥几天,待我调养结束,必让你知晓厉害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回到了家,累得像死狗一样,躺到沙发上说道:“老婆,我这几天想要进山一趟,你在家里,小心一些,遇到不法这徒,打死了再说,千万别留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,这些外地人到咱们村,大多人都挺守规矩的,只有今天这个外国人出格。他身上那道光,挺奇怪的,要是论功夫,我肯定比他强。”杨玉奴在厨房里下米线呢,虽然遇到了她不太了解的东西,但见老公如此镇定,还逼得外国人赔礼道歉,她也没有多少恐惧。

    “呵呵,话是这么说,我只是跟你交个底,肯定不用你出手。要是真有不长眼的混蛋,咱爷爷也不会袖手旁观的。不过还是那句话,出了事,你尽管往死里打,千万不要让自己吃了亏,有什么危险,老公替你抗。”李青云躺在沙发上,语气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晓得了,我听你的就是。”杨玉奴不知道李青云为什么这么认真,端出两大碗米线和两份咸菜,叫他过来吃饭。

    饭后,李青云去找村长李天来,给他聊了聊,想趁进山探险之前,再承包一座小荒山,准备养野猪。村里的荒山挺多,但离村近的荒山并不多,适合养猪的荒山更少。

    村南的荒山,太过荒凉,几乎没有什么价值,村北的荒山太过偏僻,公路都没修通,村东的荒山倒有几座好地方,只是连接刘楼村,归属地划分方面,两个村不止闹过一次,现在还没确定哪座山归哪个村呢。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