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42章 雨夜逃难
    像彼特、柯奈尔、查理等人并不是没有警觉,而是白天太累了,雨点均匀的落在帐篷上,增加了催眠的作用,凌晨四五点,睡得正是深沉的时候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李青云这一嗓子吼出去,顿时把这些人吓醒了,拉开帐篷一看,顿时手忙脚乱的撕开睡袋,往身上套衣服。

    两只猎犬不安的轻叫几声,在帐篷门口转悠。李青云把帐篷里的东西瞬间收进小空间,只留一个背包。便携帐篷收的时候,也有些费时间,等大家都把帐篷收进背包里,水已经漫过了膝盖。

    “现在该怎么办?我们该往哪里避一避?”查理焦急的冲李青云吼道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,只有零星的按照灯,但在冰冷的大雨中,能看到的东西有限。

    “想要继续探险,就度过小溪。想返回,就从来时的山路上山。”李青云简洁干脆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探险,不达目的,绝不回头。向导先生,你在前面带路。”查理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探路的都是炮灰角色啊,李青云腹诽道,不过却没有丝毫的迟疑,带着两条大狗,举着按照灯,就朝小溪跑。

    其实他记得最浅的地带,但是现在到处都是水,原本可以不湿鞋的小溪已经涨到腰部了,哪深一点哪浅一点,对他的意义不大。至于对身后的几个外国佬有没有意义,那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跟上,快点跟上。赶快过河,等水面涨到脖子,就等着被大水冲走吧。”李青云说着,已经走进冰冷刺骨的小溪里。

    这点温度对他来说不是事,不过嘴里却“嗷嗷”惨叫,向众人表示,自己冻得不轻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没说任何安慰的话,因为他们的惨叫声和牙齿打颤声,比李青云的都大。

    这一带地势较平,水流并不太急。但是李青云一个人度过。没用任何工具,稍稍有些吃力。等他有惊无险的托着两只大狗到了对岸,这七名外国人手拉着手,用标准的探险渡河方式。缓缓而艰难的行走着。不时被水里冲来的树枝划一下子。被朽木段撞一下子,小伤不断。

    李青云用灯照过去,看到水面上飘得最多的是雪块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印证了他的猜测,看来上流深山里的积雪被这一场违背季节的大雨冲散了。

    “噢,上帝啊,冻死我了……谁哪里有酒,快拿出来,操,我背包里就有,只是我的身子冻僵了,背包都取不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彼特,快把安德鲁教授拉上去啊,天啊,快把他扶起来,都到岸边了,怎么又摔进水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群人到了岸边,却更加忙乱,那名四十多岁的教授最后一个上岸,不知怎的,腿一软,摔进了河里,差点被水流冲走。关键时刻,彼特跳下河,把安德鲁教授拖上来,两人身上都湿透了,被人七手八脚的拖上岸,往嘴里灌酒。

    李青云站在更远一些的树下,慢吞吞的喝着老酒,冷眼旁观,没有任何插手的意思。这群胆大包天的外国佬,敢用家人的安全来威胁自己,逼自己给他们当向导,从他们干这事的开始,结局就注定了。

    这里离镇上太近,他们要是死了,洋葱头协会肯定不罢休,会派人来调查死亡真相,到时候自己露出一点点蛛丝马迹,这辈子就会有大麻烦。所以,为了安全,必须把他们引进深山。

    慌乱一阵子,也没能把安德鲁教授叫醒,这可把查理急坏了,求助似的望向柯奈尔。柯奈尔低声和查理说了几句什么,这才蹲在安德鲁身边,伸手按在他的胸口,竟然有微光的光芒出。

    李青云眼睛一缩,瞬间扫视周围人的表情和反应,包括查理和库仑,都没看到这种淡淡的光芒,只是紧盯着安德鲁的脸。

    很快,安德鲁教授醒来,大声咳了几声,从嘴里吐出一口痰,并不是被水呛昏迷的。他醒来之后,依然很虚弱,只是不解的望着众人,问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柯奈尔似乎很累,大口喘着粗气,有几分懊恼的说道:“该死的,他不是被水淹到了,好像是生病了,把他救醒,太吃力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用手摸了摸安德鲁的脑袋,印证了猜测:“不信你们摸摸看,脑袋烫,说不定夜里就生病了。这种情况,吃退烧药就好了,何必让我出手?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会记住你这份功劳的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赶快找个避雨的地方,再给安德鲁服药。彼特,你和向导先生在前面探路,库仑,你背着安德鲁教授,我们在后面跟着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喝着小酒,身上也不太冷,有意控制身体里的血液流,很快就能让身体暖和起来,如果他愿意,瞬间就能出一身汗。

    他可没打算带这伙人去猎人常去的扎营点,在漆黑的雨幕里,带着这群外国佬在森林里兜圈子。

    远处的山坡上,传来几声不知是狼还是野狗的呜咽声,在雨中听不太真切,反而更加阴森可怖,让人不安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愚蠢的向导,你到底会不会带路?到底哪里有避雨的地方?等你找到,我们所有人都有可能冻病。”柯奈尔刚才放出光芒给人治疗,似乎累得不轻,才走这么远,他已沉不住气,累得弓着腰,大声报怨和咒骂。

    李青云可不吃他这一套,当即回击:“不服你来带路?你特么的不认识路就别骂骂咧咧的,在夜里赶路,老子没把你们带到悬崖下面,你就偷偷的祈祷吧。”

    柯奈尔大怒,冲上前想要揍李青云,被彼特拦住了。彼特和李青云并排在前面探路,最有深切的体会,虽然有按照灯,但在漆黑的雨夜,几乎什么都看不清,别说找到避雨的地方,连一块平整的地方撑帐篷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查理这么壮实的身体也吃不消了,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不要吵了……这个……亲爱的向导先生,请把我们带到一个平整的地方,我们需要立即扎营取暖,再这么走下去,我们大家都要完蛋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没,这才像句人话,会说‘请’了。”李青云不依不饶的咒骂着,像普通的粗野山人一样,唠叨着自己的强大之处,说要是别的向导,绝不敢在夜里赶路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汪!”金币和铜币突然尖锐的大叫起来,这是现危险的标志性叫声。

    前面昏暗的巨大下面,有十几双绿油油的眼睛,同样出威胁的“呜呜”声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是野兽,快掏猎枪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草,猎枪都在背包里,刚才没取出来……拿在手里,太冷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灯照它们,晃它们的眼睛,这样野兽会害怕,至少不会突然向我们起进攻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云的锯短猎枪,瞬间就从背后的包里取出来,只是一回胳膊的事。他知道深山外围有流浪的野狗群,遇到它们,甚至比遇到土狼都危险。夏季进山遇到一次,这次刚进山就遇到,可能这附近的野狗群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“汪汪!汪!汪!”几十米外的山岩下面,果然传来僵硬、凶狠的野狗叫声,它们的叫声和家狗不太一样,已经有了野性和狂性。

    李青云举着枪,考虑到底要不要开枪,怎样对自己才最划算。这七八只野狗,就算扑过来,肯定伤不到自己。但是,金币和铜币出于本能,会和它们撕咬,就算以一敌二敌三,也会受伤。不过,身后的国外专家,至少会受伤两三个,那样就得返回打狂犬疫苗……当然,他们背包里也有可能带着狂犬疫苗针剂。

    “开枪啊,你愣着干什么?快呀,它们要扑过来了……”有人惊恐的催促李青云开枪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能让这群人返回,所以李青云瞬间开枪。砰砰!巨大的枪声,吓得野狗群溃散,很快就逃进漆黑的密林里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空气里,除了淡淡的硫磺味,还有一丝血腥味。野狗太多,李青云朝漆黑的空地方打两声,没想到会打中。不过伤得不中,等他们到达野狗避雨的地方时,除了一滩血迹,并没有野狗尸体留下。

    这是一块巨大的岩石,中间空出一大块,下面可以避雨。此时查理已没有别的选择,就和众人一起,钻进岩石下面,坐在野狗曾卧过的干燥地方,搓着手,往嘴里灌着高度酒。

    “彼特,你和库仑去找些树枝回来升火,要是不把身上的湿衣服烤干,我们都会生病,和安德鲁教授一样,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。”查理通过这两天的教训,已不敢太过奴役李青云,这才翻过一座山峰,没了向导,他们可不敢保证能够找到去陨石坠落地方的路线。

    彼特似乎就是干这活的命,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,大块头库仑不太乐意,柯奈尔命令他去,他去不情不愿的跟去。

    安德鲁教授吃了退烧药,依然迷迷糊糊,嘴里不停的抱怨道:“该死的天气预报,不准,一点也不准,不是说未来十天,都是晴天吗?进山第二天就下大雨……”

    天快亮时,彼特和库仑才在密林边缘找到一些不太湿的枯枝和枯叶,收集过来,在上面撒了一些白色微黄的粉沫,用打火石一下子就点着了。只是太潮,黑烟滚滚,混乱的狂风往人的鼻子里、眼睛里卷,呛得众人咳嗽不止。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