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44章 荒山禁区
    这一群野狗全死了,库仑让人包扎好伤口,疼得缩成一团,向人讲述事经过。www.yawen8.com李青云成功洗脱了嫌疑,因为从他的表现来看,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,该恐惧的也恐惧了,也掏枪了,也开枪了,也逃亡了,也被野狗扑倒,抓烂了衣服,只是运气好,没有被咬伤抓伤。

    彼特拖着病体,前去事现场调查,和库仑的叙述基本吻合。他把库仑丢掉的木柴抱了回来,再回去想把野狗尸体带回来当食粮时,却惊恐的现,那些野狗尸体不见了,好像被什么野兽叼走了,现场留下拖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彼特吓得不轻,举着猎枪就往回跑。一路上还算顺利,把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众人。查理命令大家,不要独自进林子了,干柴有了,点燃之后,就能把湿柴烘干,这样火堆不灭,大家就不用再冒险。

    五只野狗剥皮炖肉,够大家吃两天的了。如果不是库仑受伤严重,也算是皆大欢喜的局面。

    柯奈尔给库仑打完针,表情凝重的说道:“已经给你打了抗病毒疫苗,只不过你身上的伤口太多,如果伤口炎溃烂,我们带的药剂也救不了你,你求上帝保佑吧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为什么那些野狗追着我咬,那个黄皮猴子一点屁事也没有?真想不明白。”库仑恨恨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库仑的声音很大,缩在自己帐篷里的李青云似乎惊魂未定,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库仑。注意你的说话方式,李青云是我们的向导,在陌生的环境,你要学会尊重向导,不然,你会后悔的。”查理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后悔?哈哈,我或许会向上帝后悔,但绝不会是这个黄皮猴子。对了,今天打到的野狗,是我们大家用命换来的。没有他的份。他这个一见到野狗就吓得乱哆嗦的胆小鬼。只会逃跑,没有资格享用战利品。”

    库仑一笑,脸上的伤就从纱布溢出殷红的血水,异常可怖。

    李青云坐在帐篷中。隔着一层布。冷冷的扫了他一眼。已把他当成了死人。对于死人,没有必要计较太多。

    炖了一锅狗肉,只放了盐。别的材料,他们也没有准备,离多远就能闻到一股土腥味,别说吃了,闻一下子,李青云就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除了库仑,别的人都觉得难以下咽,吃了几口,就吃不下去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而库仑带着仇恨,说野狗撕了他的几块肉,他要吃回来,这条狗有三分之一是他吃的。

    只是天还没黑,他就上吐下泄,无论吃什么药,都不见效果。最终柯奈尔又施展微弱的光芒术,笼罩在库仑身上,累得半死,却不见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夜,到天亮的时候,库仑这个曾经的壮汉,走两步就会打摆子,脸色蜡黄,双眼窝深陷。

    这可把队伍中所有的外国人吓坏了,肚子没什么异常的人,也吞了药。查理认为野狗身上有大量的病菌和寄生虫,可能煮得不太熟,毕竟只是架在木柴上的一个不锈钢锅,无法产生高温杀毒的作用。

    彼特誓,说肯定煮熟了,如果不熟,大家也嚼不烂呀。不过,他也不敢确认,吞服了大量的药剂,毕竟库仑的惨状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昨天烧的病人基本上全好了,但是队伍里又多了一个上吐下泄的库仑。李青云对此没有表任何看法,就好像一个过客,你不给吃狗肉我就不吃。你们觉得可以走,我就在前面带路,如果不想走,咱就继续扎营,我躲在帐篷里睡觉。

    库仑今天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,身上散一股恶臭,身上大大小小有十几处伤口,伤口愈合情况非常糟糕,有四五处往外溢出淡黄色的液体,感染的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查理拿出卫星电话,拨了一个号,不知和谁在沟通。回来之后,征询一下柯奈尔的意见,柯奈尔也同意继续上路,绝不返程。因为李青云轻飘飘的在旁边说了一句,现在的河水早就漫人,水流是前天晚上的几倍,安全通过的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库仑咬牙,说可以坚持,因为天空闪过一道太阳的影子,天气有放晴的可能。一瞬间的阳光,给他温暖的错觉,就在吃药和拉肚子的过程中,硬生生跟着队伍,走了一天。

    这一天已经到达第二座山峰,往左拐,是一个充满枯草的未知小路,荆棘丛生,虽然积雪已经被大雨冲涮干净,昏暗的阳光也照射不到草底的枯败昏暗。

    往左其实就是往东南的方向,这一带之所以荒凉成为禁区,就是老一辈的传说,这一带属于蛇神庙的遗迹位置,大概有两座小山的笼罩区域。

    如果能顺利穿过去,应该能到达日照峰的无名道观。

    但是李青云从没走过这条路,虽然偶尔能瞅一眼查理的卫星定位地图,他觉得要是迷了路,自己两个月也难以走出这片荒凉的禁区。

    查理激动的说着,说离目标已经很近了,翻过这座小山,到前面的山谷,就应该有现。

    “哦,好吧,你是队长,一切都听你的。只是在进入这片荒凉的区域之前,大家的状态能坚持吗?”李青云说着,回头瞅一眼库仑,这个家伙瘦了好几圈,脸色苍白得不像正常人类,眼珠子上面呈现不正常的赤红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我没问题,你累死了,我也没事。”库仑现在有些易怒,李青云瞅他一眼,他就火冒三丈,扬着手里的木杖,想要和李青云拼命。

    被柯奈尔拉住,这才不情不愿的安静下来,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查理催促李青云在前面带路,不要跟库仑一般见识,说库仑这两天因为生病,情绪不太稳定。

    何止是不太稳定,简直比女人来大姨妈还要易怒。火的时候,都会避开阳光,恨不得把脑袋缩进领子里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着没事,说着习惯了,就进入了这条荒凉的小道。他小空间里带着柴也呢,却故意不拿出来,以生猛的姿态,带着金币和铜币,硬往荆棘丛生的小山路里钻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紧跟着进入,嘴里却出惨叫,不是被扎一下,脸上就被划一下。特别是库仑,脸上粘到枯藤叶子上的水珠时,又惊又怒,挥舞着木杖抽打藤条,险些伤到一位专家。

    “喂,向导先生,你们山里人开辟荒路的时候,不是该用柴刀把路上的阻碍物砍掉吗?”有专门脸上划了几条血印子,有几分恼火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转过身,一本正经的回答道:“进山之前,你们可没说要进没路的荒山?我们以前进山多次,都是在有人经常路过的主路上。要是知道你们要到这个鬼地方,打死我都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噢?这里面有什么说法吗?这里很危险?”查理不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反正村里的老猎人都不进这几座山。不过我也挺奇怪,你们不找老猎人带路,为什么让我这个进山次数不多的年轻人当向导?”李青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一是你知道曾经现太阳陨石的地方,二是我们有相关设备,只要找一个当地人指点大致的路途,不用熟知山里的一切。”查理回答得有些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还是彼特这个擅长动手的人心机不深,艰难的走了一会,突然问道:“向导先生,听说这附近有座遗弃的神庙,你们当地人说很危险,有这回事吗?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听,瞬间明白,这伙人可能早就请过老猎人,不过被人拒绝了,又无法威胁普通的猎人,只好让自己这个半瓶子醋当向导。而且自己和蜜雪儿不清不楚的关系,也是他们能威胁自己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很久以前的传说了,现在的年轻人谁还信神啊鬼呀的,我不太相信,只是也不愿意冒这个险。如果这次不是被逼得没办法,肯定也不想尝试。”李青云随口胡扯道。

    安得鲁教授突然说道:“据我所知,当地人说前面山谷里有一个蛇神庙,里面有好多大蛇,并不是简单的精神图腾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雪天哪来的蛇,如果是惊蛰之后,那还真说不准。毕竟附近的蛇太多了,就算是正常的山路,也有可能被毒蛇伏击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正说着,突然听到金币和铜币在前面急促的大叫。隔着荒草和枯藤,看不太清,绕了几圈子,才走到十几米外的大树后。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正围着一个动物的新鲜骨架子叫唤,看地上的血迹,还没有干透,应该是最近几个小时的事。

    这个骨架子不大,只有六七十厘米长,旁边散落一些棕黄的毛,还有一对棕褐色的小角,连在被撕成一团的毛皮上。

    这个骨架子应该是麂子的,很久以前见过这种动物,还是第一次看到它的残骨。安得鲁和几位专家上前,拍了几张照片,不让李青云靠近。

    “噢哦,看来我们有点麻烦了,这只可怜的小鹿被一群野兽分尸了,你们看周围的撕咬痕迹,应该是个大家伙,绝不是野狗野狼之类的动物。你们看小鹿的脑袋,似乎被巨力一下子拍碎了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专家煞有介事的分析起凶案现场,李青云无语的撇撇嘴,分析你妹啊,没看到树皮上留下的几根黑熊毛吗,还有几米外的石头旁边下泥土中,留有几个清晰的熊掌印子,往前走几步就能看到了。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