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59章 女人的好奇心
    阴风阵阵,鬼影绰绰,一时间,犹如进了阴间,眼前的一切,让人毛骨悚然,惊惧不已。两个女人武功不差,胆子也不算小,但是看到犹如真实的鬼影,顿时没有了勇气,缩进李青云怀里,像鸵鸟一样,看不到就行。

    “何方高人,有事请吩咐,何必弄成这样的大阵式,有伤和气。说起来,大家也不外,我来自川蜀,家中长辈也是江湖上的人物,跟特异管理处的陶处长是哥们。”李青云不想暴露自己的能耐,扯了一大圈,报了后台,连刚认识的陶达潭也被他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眼前飞舞的鬼影微微一颤,又恢复阴影的游动状态,一个更加高大的红衣女鬼,披头散发的从迷雾深处走出来,用尖厉的声音嘲笑道:“哈哈哈哈,现在拉关系扯后台,你不觉得太晚了吗?打了我的手下,抢了我的猎物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攀关系?江湖人物算个屁,特异管理处的陶达潭又是哪号人物,根本没听说过。把你怀里的两个女人留下,你可以滚!”

    一个红衣女鬼,说话痞里痦气,时不时蹦出几个现代词,细想起来,比听笑话还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李青云也大笑,“你使用江湖手段,也算是个江湖人,却骂江湖人物算个屁,真是奇葩。可能这里是你的地头,我也无意挑衅,只是这两个女人,一个是我老婆,一个是我捡来的……朋友。要是交给你,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?自己找块豆腐撞死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就是想死喽?嘻嘻嘻嘻。连鬼也不怕,那我也把你变成鬼……我是鬼,我要吃掉你们!”那女鬼语气变得尖厉,声调时高时低,时而尖锐,里面粗闷,充满怪异感。

    说着。红衣女鬼伸出尖爪,带着一阵阴风。以极快的速度,扑向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她过来了,鬼过来了呀,老公。怎么办?”杨玉奴偷偷的看了一眼,吓得差点跳起来,摇着李青云的胳膊尖叫。

    尹雪艳更是不堪,搂着李青云的腰,恨不得把身体挤进他的身体里,一直尖叫:“啊,不要,不要啊……我最怕鬼了,平时连恐怖片都不敢看。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……李青云,求求你,别让她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两位女侠。你们才是高手啊,她过来,你们就用拳脚功夫打她。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,鬼也是可以打死的,不信你看。”李青云说着,慢吞吞的抽出一只胳膊。朝扑进的女鬼凌空打了一拳。

    一道无人察觉的诡异波动,从他体内的小空间里涌出。强大的灵体化为一道无形的巨剑,朝红衣女鬼斩去。以他恐怖的灵魂力量,瞬间笼罩住女鬼,如泰山压顶,让女鬼躲无可躲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这是什么术法?别打了……我们谈谈……”女鬼惊恐的尖叫,她发现自己无法动弹,一股她从未想象到的强大力量,把她镇压。

    李青云使用出强大的灵魂力量,以他现在的修炼水平,根本收不住手。无形的大剑斩在女鬼脑袋上,发出“噗”的一声,一股青烟从女鬼头上冒出,一个红色的小纸人裂成两半,顺着怪风,从半空中缓缓落下来。

    红色纸人落地,阴森恐怖的环境瞬间消失,腥咸的海风吹来,有六七个白色的小纸人,纷纷杨杨,落于旁边的杂草碎石上。远处的灯光透过来,可以看到真实熟悉的椰子树,周围的公路上有汽车经过的声音,再远处的广场有大人喝斥小孩子的声音,有老人吐痰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刚才的鬼域,由于南柯一梦,好像从未存在。

    “纸人?”两个女人同时止住尖叫,惊诧的看到落在地面的几个小纸人,脸色微变,似乎想起了什么,并没有因此而放松。

    “原来一些江湖传闻是真的呀,都说海南有位隐居的高人,自幼学习本地的巫术,后来机缘巧合,在泰国拜了一位高僧为师,习得降头术。学成之后,在整个南洋一带闯出极大的名头,一些名门豪族,都请他做过法,甚至还付出极大的代价,向他拜师学艺。”杨玉奴见老公一脸迷惑,就小声解释几句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成名人物,但刚才那个控制红色小纸人的家伙,手法生疏,功力浅薄,自己轻轻一击,就让其受伤不轻,肯定不是这位成名已久的人物,或许是其晚辈或者弟子。

    李青云捡起地上的小红人,放在眼前瞅了几下,笑着说道:“打都打完了,管他什么来头呢。刚才给他面子,他自己不要,现在丢了面子,估计也没脸再来。走走,我们去海边玩,别为这点破事闹心。大不了,我们明天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杨玉奴和尹雪艳往林子里瞅了几眼,总觉得施术的人应该在附近,但是这人既然有后台,就算找到施术的人,也拿他没办法。李青云一说走,她们就“哦”的一声,紧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刚才的鬼影是小纸人变幻的,但是一想到鬼影绰绰的场面,仍是吓得腿软。只是跟了几步,两个女人才突然醒悟过来,惊叫道:“不对呀,你怎么能伤到施术后的小纸人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女人还年轻,估计没听说过童子身百邪不侵。没错,我就是童子身,随便一拳一脚,就能解决这样的邪术。”李青云不想说实话,满嘴跑火车的胡扯道。

    “我呸!不想告诉我就算了!哼,你要是童男,我就是处女……不对,老娘本来就是处女!”尹雪艳羞得面红耳赤,她平时不是个害羞的人,今天不知怎么了,在李青云面前脸红的次数比大姨妈来的都多。

    杨玉奴若有所思,没有当外人的面追问自家老公,她仔细想了想,这种能力应该和杀掉疯狗的手段一样……不对,疯狗是自己溺死的,跟老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带着各种凌乱的心思,走到海边,此时的海边还是很热闹的,只是除了李青云,她们两个都没心情玩了,想起那种未知的东西,就让她们恐惧不安。

    “杨玉奴……呃,你也听过这些术法的传闻?哦,你不用看我,我当然听说过。其实我还听说,武功修炼到暗劲,只要有防备,就不用怕这些东西。你的武功比我高那么多,是不是快进入暗劲境界了?”尹雪艳坐在沙滩上,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杨玉奴坐在她旁边,目光却一直跟着李青云,见他把一个小女孩逗哭了,在小孩子妈妈没反应过来之前,贼一样的溜走了,滑稽的模样,逗得杨玉奴“咯咯”直笑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自信传染给了她,她一想到老公的种种神秘手段,渐渐安了心。再说了,她已知道爷爷进入了化境,武者的巅峰境界,听说这世间没有几个武者能够达到这种境界,极为了得。有这样的后台,确实不用怕惹到的那人。

    听到尹雪艳的问题,她想了一下,才缓缓回答:“你也看到我的表现了,虽然我很想勇敢,但遇到突发事件,我还是很胆小,武功再高,也发挥不出应有的水准。我不知道能不能伤害到施术的人,但听家中长辈说过类似的事,找到施术者,可以一击奏效的。就像我老公刚才出手那样,一下子解决红衣女鬼,其它白色鬼影不攻自破。女鬼被斩破前,明显有吐血的声音,那应该是施术者受伤的反应吧。”

    尹雪艳漂亮的大眼睛闪闪发光,惊奇的叫道:“呀,听你这么一说,我也记起来了,好像就是这样。李青云还真挺厉害的,以前还装着什么都不会,大骗子,真是超级大骗子……我觉得,他不但武功极高,好像还懂一些术法,不然他怎么一眼就认出红衣女鬼是施术者心神寄托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红衣女鬼自己跳出来又说又叫的,瞎子都知道施术者的心神寄托点。”杨玉奴看着尹雪艳崇拜好奇的目光,顿时有些吃味,警告道,“我老公厉害的地方多着呢,你可不要乱打听,也不要乱问,传出去对谁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尹雪艳这么聪明的一个女人,居然没听出杨玉奴警告的重点,一个劲的点头,说道:“你放心,我肯定不会乱传的,咱们毕竟是同生死共患难的人,我尹雪艳不会这么没义气。呀,以前在公安医院的时候,李青云一招就把我方师兄打残了,那若不是偷袭,岂不是李青云的武功极高,我方师兄连他一招都挡不住?”

    杨玉奴翻了翻白眼,觉得还是不要和她说话了,老公一直说自己笨,眼前这个女人更笨吧?什么眼神啊,现在才看出来李青云的厉害之外?当初在病房的时候,她就隐约猜出,李青云的功夫很高很高,当时以为是爷爷偷偷传他的功夫,但嫁过来之后,发现爷爷真的没有传他功夫,他这一身神秘的能耐,连爷爷都不知道跟谁学的。在和孙大旗聊天的时候,两个老人还互相试探过,都说不是自己教的。

    被逗哭的小女孩,拉着她妈妈,找了一圈,终于发现李青云的身影,指着他向妈妈控诉他的坏蛋行径。李青云一看自己的行踪被她发现了,小女孩的妈妈有向自己讨公道的架式,吓得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唉,不就是小女孩长得太可爱,捏捏她的脸蛋嘛,至于这样记仇吗?天下的女人,无论大小,都不好惹啊。

    李青云觉得惹不起这对小母.女花,头也不回的逃蹿,准备带前面两个大女人回房间睡觉,至于今晚怎么睡,李青云也头疼……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