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61章 编出来的后台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先别激动,这肯定是误会,咱们坐下来谈谈,肯定能找到解决办法,打打杀杀的,影响不好。对了,晚辈姓李,叫李青云,川蜀青龙镇人士,不知前辈高姓大名啊?”在战斗之时,李青云不忘客套一遍,把该说的行话先说一遍再说。

    “老夫黄敬尧,闯荡江湖一辈子,居然还有小辈不知道我的名号,真是气煞我也。不管你出自哪个门派哪个世家,老夫先替你家长辈管教你一下。”老人越说越怒,银白的须眉无风自动,眼中闪过一道凶光,一扬手,撒出一把纸人。

    纸人飞散在半空时,黄敬尧呵出一口白气,笼罩飞舞的纸人。一瞬间,那些纸人好像充满了气,以肉眼能见的度,迅变大。转眼之间,就从天空落下十多个黄皮肤的纸人,手持兵器,“嗷嗷”怪叫,扑向李青云、杨玉奴、尹雪艳三人。

    黑瘦老者不知什么时候,移到了黄敬尧身边,守护在昏迷不醒的年轻人床前。对于李青云三人,他不屑于观看,他认为师傅既然已经亲自出手,这三人蹦跶不了几下子,不是被抓,就是被杀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误会啊,我们又不是江湖人,没有听过您老大名,是晚辈的不是,现在听到了,肯定会铭记于心的。今天是您老八十大寿,这是大喜的日子,不宜动刀兵呀。哎呀……”李青云没说完。扑在最前面的几个纸人,已经冲到他面前,挥中手中大刀。呼呼带飞,异常凶猛。

    纸人身上带有一层淡淡的光晕,不知是什么能量。度厅快,力量极大,李青云躲闪两下,被第三名纸人偷袭,背后挨了一锤。顿时疼得直叫唤。

    杨玉奴本是极为害怕,但是一听到老公受伤了。顿时怒了,像母老虎一般,吼了一声,冲向被包围的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。明明是你儿子胡作非为,下药迷害女人,我们只是为了自保,无意伤人,你这前辈,连脸面都不要了,强用手段欺负后辈,今天就算死在这里,也要让你好看。别以为世间只有你厉害。我家爷爷也不是好惹的。”杨玉奴又惧又怒,在打斗的同时,也点出一点背景。生怕被这黄姓老人灭掉。

    尹雪艳武功最弱,但是见李青云和杨玉奴已经拼命,气得大叫一声,也冲了上去,嚷嚷道:“老娘和你拼了。管你是江湖人士,还是灵修人士。惹急了老娘,阴曹地府也敢闯一闯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的惨叫当然是装的。一是为了示弱,二是为了激两个女人的战斗力,培养她们战斗的勇气。既然这世间有如此多的奇人异士,以后战斗的机会肯定很多,自己不可能随时陪在老婆身边,只有她本身足够强大,才能绝对的安全。

    一刀贴着他的头皮砍过,和真刀没有两样,几根丝,被这把纸刀削掉。李青云吓了一跳,这可不是装的,大吼一声,一拳打在这个纸人的胸口。可是“砰”的一声,犹如打在金石之上,纸人倒退三四步,再次提刀砍来,丝毫未伤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拳头震得有些疼,以他的巨力,一棵大树也能打穿,眼前的纸人却无法打穿,可见这些纸人的强大。

    杨玉奴刚好跳过来,雪白的手掌划过一道罡见,暗劲吐出,打在那个纸人的脑袋上。噗的一声,纸人的脑袋被她拍碎,炸出一团黄纸沫。可是,没有脑袋的纸人依然刀法未变,继续砍向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恶心的纸人,滚开啦。”杨玉奴又急又气,太极步伐划了一个圆弧,再次挡在李青云身边,左手捏鹰嘴印,右手化为蛇形,嘶的一声,在大刀落下之前,击打在纸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出一声巨响,这个受伤的纸人终于全部碎裂,化为一团纸屑,飘散在眼前。

    可是一根长枪,居然趁机从侧面捅向杨玉奴的侧肋,犹如龙蛇出洞,瞬间就到了她胸肋处。

    杨玉奴一击之后,旧劲用完,新劲还未回拢,没办法躲开这一枪,惊呼一声,就要硬抗。可是一只坚强有力的大手,握住了这把枪尖,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只是一拧,这根长枪就化为纸屑。

    李青云只是用出一点点灵魂的力量,化解杨玉奴的危险,危险解除,又用普通的拳脚功夫,应对眼前的纸人。

    杨玉奴愕然瞅了一眼老公,不知道他如何做到的。同时也已经看出来,老公有故意锻炼自己的意思,这才松了一口气,打斗时,不像刚才那样拼命。

    同是纸人术法,昨天的纸人和今天的纸人,简直天壤之别。如果不用灵魂力量,权靠拳脚功夫,半天也难打死一个。

    尹雪艳更惨,由于力气小,度慢,又没修炼出暗劲,连一个纸人都打不过。这让她又惊又怒又恼,平时以为自己挺了不起的,处处和人比武,分个高下。可是今天才算开了眼界,一个老人随手撒出一堆纸人,自己连其中一个纸人都打不过,这还有什么活头,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配合,杀掉三个纸人,而尹雪艳一个纸人也没有干掉,反而被纸人杀得到处逃蹿,李青云偶尔支援一下,才能勉强脱险。

    这时候,剩下的纸人突然后退,退到黄敬尧身边时,往空中一跳,又变成一个个寸许长的小纸人,落入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居然只是修炼了武功?都是纯粹的武者?只凭这样的手段,倒是能破我儿的术法,但不可能把他伤得这么重,实话告诉我,你们对他还用了什么手段?只要我儿能够苏醒,看在你们家长辈的面子上,我也不会为难你们。”黄敬尧收了术法。房间内又明亮起来,刚才的黑雾和纸人同时消失。

    黄敬尧的态度和初时截然不同,转好很多。可能已经看出三人武功的来历,年纪轻轻,就已达到普通世家子弟达不到的高度,可能在家中的地位极高,不能轻易杀害。

    一个使用杨式太极的嫡传功夫,一个使用八卦门的内家拳法,另一个居然使用正宗的特种兵搏杀术……最离奇的莫过于特种兵搏杀术。说起来简单,但不是普通士兵能学的。而且普通的搏杀术,肯定无法破掉他的纸人术,可是这个年轻人,似乎力古怪。只要他愿意,似乎没有摧不毁的纸人。

    使用杨式太极的女子,三次涉险,都被这个年轻人一招毁掉纸人的体表术法隐息,她才能彻底杀掉纸人。

    黄敬尧在心中评测一番,认为这三人武功最高的人是杨玉奴,尹雪艳次之……这个神秘的男子李青云武功最差,但是手段最诡异,招式平平的擒拿搏杀术。居然能毁掉他的纸人术。

    “没用什么手段呀,就是毁了一个红色纸人,当时的纸人就全部落地了。之后。我们没看到任何人,更没看到施术者,以为见了鬼,就匆匆逃跑了。”李青云比划着,对着空中一掌,用力竖切。像刀子斩过一样。

    黄敬尧瞪着一双三角眼,死死盯着李青云。见他比划完,突地呵出一口气,扔出来和昨夜一模一样的女鬼纸人。

    “昨天就是这样的纸人吧?你昨天怎么把它斩成两半的,今天照做。若有任何欺瞒,我会让你后悔的。”黄敬尧不带任何表情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哦哦,我照做就是了,何必动不动就威胁人,我家长辈在这里,你也不敢对我们这么猖狂。”李青云气乎乎的嘟哝几句,也不理枯瘦老者杀人般的目光,更无惧黄敬尧的阴森目光。

    李青云说完,运气功,装模做样,手臂上的肌肉,被他体内的气劲鼓动得涨大一倍。他是武功和灵术同修,灵魂的力量强大无比,但体内的真气极为稀少,毕竟修炼时间太短。此时用力鼓动,还真像那么一回事……

    运功结束,他突地跳起来,半空化掌为刀,劈向呆立不动的红衣女鬼。噗的一声,掌刀落下,红衣女鬼一声不吭的,被他劈成两半,只有一道淡淡的轻烟飘散。

    黄敬尧闷哼一声,退后半步,惊诧的扫了李青云两眼,这才轻咳,掩饰内心的惊诧。

    “武当的真武劲?你的内功,是谁传你的?”黄敬尧的脸色阴晴不定,极为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老道士啊,怎么了?”李青云半真半假的回答道。这种武功修炼方法,当然是源自灵虚道长的悟道笔记,听说灵虚道长出自武当,看来这事是真的。只是笔记上没有真正的招数,有的只是内家修炼方法以及灵修的方法,具体术法和招式实战应用,没怎么写。

    “请问那位道长法号名讳?”黄敬尧极为小心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。老道士在我家附近的山里游玩,我遇到了,给他几个土豆让他烤着吃。他吃得高兴,说味道好,非要传我武功,我哪有时间练武呀,毕竟父母一心想让我考大学……嗯,最后受不住老道士的热情,就学了几式打坐的功夫。老道士气得不行,说十年后再过来看我,算算时间,也该差不多了,今年土豆成熟的季节,就够十个年头了。”本就没打算告诉黄敬尧,九假一真的胡说着,希望他有所顾忌,不再找自己一行人的麻烦。

    尹雪艳听眼睛放光,似乎看到了一个小说中的主角模板,一个潜藏高手,就这么被一位游戏人间的绝世高手掘出来了。而杨玉奴却一脸疑惑,因为她从没听老公说起这事,山中向道士学艺的故事,不是爷爷李春秋的经历吗?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黄敬尧揪着胡须,脸色变幻数次,一时犹豫不定,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三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突然茅草屋外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:“师傅,您老人家方便吗?您的记名弟子楚应台,带领南洋的一些贵客,前来求见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