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64章 上门讨债
    一个个纸人从窗户缝隙里钻进来,落地就化为一个个厉鬼,模样恐怖,朝床上的二人扑去。!*!李青云怕影响老婆睡觉,一扬手,眼前几个厉鬼瞬间被收进小空间。

    他的灵体瞬间跟进小空间,大手一卷,所有的纸人都化为碎沫。纸人上面携带的灵魂力量,同时被摧毁,被小空间吸收。一时间,纸人粉碎的地方,那一片人参瞬间长大几分,灵气逼人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酒店楼下的一辆黑色轿车里,杜江闷哼一声,眼角溢血,可是疼痛来自灵魂,他甚至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就遭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他仅有的一丝意识,告诉自己,应该有多远逃多远,李青云这个年轻人太恐怖了。可是,他拧了一下车钥匙,才现自己全身软绵绵的,没有一丝力气,连开车的能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隐约间,他能感觉到进入尹雪艳房间的纸人,自动恢复原样,像树叶一样落在地面。纸人上面携带的灵魂力量,颤栗着,想要返回本体。

    可惜,这平日里快如闪电的灵魂力量,突地被一股巨力吸住,以杜江难以抗拒的力量,被吸进小空间,瞬间被绞成碎沫。

    杜江本体惨叫一声,晕倒在车里。

    尹雪艳光溜溜的跑进李青云和杨玉奴的房间,也不管男女之防,以夸张的姿态,滴溜一样,钻进了杨玉奴一边的薄毯里。

    “那些该死的混蛋阴魂不散,又来吓我。差点被一个女鬼勒死,我再也不敢一个人睡了。”说着,尹雪艳颤抖着娇躯,搂住了杨玉奴,浑然没有觉自己没盖住,半边白花花的屁股露在李青云眼前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以后再进我们房间,敲门会不会?”李青云阴沉着脸,拿这个刁蛮女没办法。幸好杨玉奴今天脾气好,见李青云站起来了。就把毯子分给尹雪艳一些。给她盖上光洁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好啦,老公,你去看看袭击我们的人走远没,让雪艳陪我睡。倒也能互相撞胆。不再害怕坏人的偷袭。”杨玉奴见李青云正往身上套衣服。就知道他不会坐以待毙,肯定会出去找人家算账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今晚我们两个睡。你到我房间睡吧。”尹雪艳估计是吓傻了,什么忌讳也不管了,似乎忘记了,她的内衣裤都在枕头边放着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李青云随口回了一话,站在三楼的窗户边,已经看到车里刚刚昏迷的杜江。这么远一点距离,以李青云的灵魂力量,再找不到杜江的位置,他也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站在窗户边,用灵体在周边排查一遍,现这个酒店的楼下没有监控,街道上的监控离这很远,根本拍不到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不浪费时间,戴上防指纹手套和鸭舌帽,打开窗户,轻轻一跳,就落到了地面。深更半夜的,酒店的楼后小巷子里没有一个人。李青云直接走到对面的黑色轿车,打开车门的同时,就把杜江收进了小空间。

    然后李青云坐在了驾驶位,查看一下,方向盘上没有残留血渍,倒省了事。在车子开向三亚的时候,李青云顺便把杜江杀掉了,埋在小空间里的花田里。最近的花田更加肥沃,开出的鲜花异常美艳,比人参等药材,更吸引目光。

    此时的黄敬尧突然从日常修炼中惊醒,坐在佛像下面,心神不宁,怎么也无法入定修炼。他抬头看一下时间,已是夜里两点,此时的别墅早无白日的喧嚣和热闹,变得异常安静,连路过的野猫都绕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打开茅草屋的门,抬头仰望天空,漆黑的夜开始起风,没有一个星星,看来想要下雨。从这里观看别墅窗户,可以知道哪个房间的人没睡。

    黄敬尧一向知道,自己的弟子很守时,不会随意熬夜玩闹,生活比较规律。只是自己这个儿子,有些让人头疼,他也认为自己犯了老年得子之人惯有的毛病,就是太娇宠儿子。

    白天还说伤得不轻,叫嚷着要找李青云报仇,夜晚反而不睡,在窗户边转悠一圈又一圈,抽着香烟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黄敬尧觉得,该给儿好好谈一谈了,让儿子认清现实。因为这世间没人天下无敌,有很多人他黄敬尧也惹不起。把李青云抓来时,他也想杀掉了事。可是一想到对方的背景后台,顿时顾虑重重,一时半会,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只是刚走了两步,就诡异的现,站在窗户边抽烟的儿子不见了。是的,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没有移步,也没有蹲下,甚至还能看到烟头明亮的火光闪了半下,就这么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嗯?这混小子又摆弄什么手段骗人,知道我在看他,故意和我躲猫猫?”黄敬尧摇头,叹息道,“算了,等明天再说吧,如果儿子闹得厉害,大不了让他再去寻找新猎物,只要不招惹那些大宗派大势力的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黄敬尧说着,转身朝佛堂走去,刚走两步,就猛然转身,一口鲜血蓦然喷出。他惊恐的大吼一声,手指在血雾中画咒,一层层诡异的波纹,挡在他面前。而他喷出的血雾,有大部分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是何方高人,光临寒舍,黄某若有得罪的地方,请指条明路,何必暗中突下杀手,伤了和气?”黄敬尧说话的同时,一口气撒出两把纸人,总共二十多个,呼啦啦一大片,落地之后,形成一道纸人墙,把他护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,你儿子丧尽天良,死有余辜。而你,不分青红皂白,刻意包庇,手中更是命案无数。来吧,让鲜血洗刷这里的罪恶吧。”李青云躲在几十米外的大树后,用灵体出意念波动。向黄敬尧传达必杀的信念。

    “竟是我儿子惹出的祸端?”黄敬尧表面懊悔,却突地弹出几粒黑色豆子般的东西,落入花丛中,转眼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李青云只觉得一股腥臭的怪风从脚下草丛里传出,顿时惊呼一声,从树后跳出来,四五条筷子长的赤黑色蜈蚣,张牙舞爪的从草丛里踪出,快如闪电,跳出一人多高。咬向他的脖子和面颊。

    “收!”李青云一扬手。好像施展了传说中的袖里乾坤,一下子把几只黑色蜈蚣收走了。

    黄敬尧看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,这一招“袖里乾坤”把他吓住了,也看不清李青云的容貌。扭头就往佛堂里跑。同时。二十多个纸人。化为一道暗流,不计一切代价的扑向李青云。

    同时,黄敬尧大声高呼:“这位道友。不知出自何门何派?鄙人教子无方,已经知错了,请给老朽一个机会,给我三天时间,必亲手毙掉那混账儿子,并前去贵宗派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叫嚷的同时,黄敬尧一下子扑到佛像下面的香炉后面,那里有一个檀木锦盒,他手忙脚乱的打开之后,从里面拿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白色珠子。仔细一看,这个珠子并不是顺利的圆形,上面还刻有繁复神秘的花纹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步一步的走向佛堂,任何扑向他的纸人,都被他轻轻的一扬手,不知收到哪里去了。此时,他像一个索债的死神,给黄敬尧无穷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李青云?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?就算是武当掌门,也不可能瞬间破我纸降术……”黄敬尧拿着那颗珠子,又喷出一口血雾,想要再施展血降术,突地看到李青云扬手时,露出的结婚戒指。他的记忆好,白天刚见李青云战斗时露出过这个结婚戒指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愣,顺着黄敬尧的目光,总算知道自己哪里有破绽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李青云站在佛堂门口,堵住了唯一出口。身为灵修的住所,没有监控,这给李青云提供了方便。

    说完,李青云调用全部的灵魂力量,想把黄敬尧收进小空间。可是,灵魂力量笼罩黄敬尧之后,对方身上放射出一道刺目的白光,以莫大的力量,定住了他的身体,无法收进小空间。

    “咦?又一个能够排斥空间的法器?”李青云惊叫一声,瞬间想到了慧安小和尚的佛珠,那个东西也能产生抵抗小空间吸取的力量。只是那串佛珠的力量极大,不像眼前的这颗珠子,虽然沉重和艰难,但李青云的小空间还是隐隐能把他往近处拉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咱们之间……只是误会……你年纪轻轻的……杀心太重……不利于修行……不如我们坐下来谈谈……放过我,我给你无尽的财富……”黄敬尧累得满头大汗,用尽全力,想要往后退,可惜在小空间强大的吸引力下,一步一步的朝李青云移去,死亡的阴云已经笼罩在黄敬尧身上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不轻松,咬紧牙关,无论如何,都要把黄敬尧收进小空间。如果今夜让他逃了,自己家人可逃不开他那降头术的暗害。他死死的盯着黄敬尧手中的白色珠子,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可以抗拒小空间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黄敬尧见李青云不说话,知道缓兵之计行不通,顿时急了,了狠,把脖子上戴着的一个小草人揪下来,咬破舌尖,又喷出一口血雾。然后用牙咬住小草人的脖子,用那个空闲的手,飞快的写下了李青云的名字。嘴里咕哝几声咒语,小草人身上出一道淡淡的血光,而李青云身上也升起一道类似的血光。

    黄敬尧见到后,一下子咬紧了小草人的脖子,而李青云突地感觉到被人勒住了肚子,喘不过气,能够使展的灵魂力量,一下子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漆黑的夜里,就这么僵持在这里。偌大的别墅,居然没有一个人现这里的搏杀动静。(未完待续!u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