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66章 回村的感觉
    李青云吼完之后,挂断电话,现老婆杨玉奴一脸无辜。+

    “老公,这趟蜜月之旅挺有意思的,我没生气呀。”杨玉奴真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公我不是替你生气嘛。好好的旅行,才去了两个地方,就有一个两个三个的坏蛋捣乱,以我这暴脾气,早就想把他们抽飞。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才一忍再忍。”李青云牛气烘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你真好。”杨玉奴一脸幸福,那热乎劲,连开车的司机都吃不消,酸得直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两人这一路都挺累的,没在在镇上歇息,更没去公司,直接回到李家寨。刚从出租车里出来,就看到李云聪身穿联防制服,带领一队人,雄赳赳气昂昂的跑过,嘴中喊道:“保家卫国,人人有责,努力训练,天天向上!一二一,一二三四,停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聪总算看到李青云和杨玉奴回来了,大吼一声,停止训练,自己嬉皮笑脸的冲过去,兴奋的叫嚷道:“哥,嫂子,你们总算回来了。哎哟我的娘耶,可把我累坏了。这几天可是真正的苦训,每天跑得至少有十公里,大伙就等你们回来,给奖金和补贴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,别一见面就提钱,多庸俗啊。”李青云帮老婆提着箱子,扭头就走,根本不搭理这货。

    “别呀,俺哥,俺亲哥,没有你的资金支持,我们这队人马怎么干得起来?大牛。快点过来帮咱哥提箱子,你愣啥子呢,真没眼色。就你这德性,还想帮咱哥开车呢,我看你连联防队员也当不成。”李云聪狐假虎威的吆喝道。

    大牛人憨厚一些,又不傻,听得出来这都是开玩笑,于是也呵呵的笑着,跑过来夺过李青云手里的箱子,帮着往别墅里提。

    而李云聪早就很没骨气的帮杨玉奴提女士包。点头哈腰。。这货不愧是演过龙套的,有几分演戏天赋,把人伺候得很舒坦。

    其他联防队员也都是村里的年轻人,虽然和李青云不太熟。但见个面开几句玩笑的关系。还是有的。他们就跟在后面。说说笑笑的跟到别墅门口,却不敢随意往里面去。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听见李青云的声音,早就汪汪乱叫。冲了出来,迎接主人回家。听李云聪说,父母在农场里干活呢,听到动静,过一会就会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这几天,村里有啥变化没有?”李青云问着,把包里买来的海南水果分给他们吃,杨玉奴早就厨房烧水去了。

    大牛相中了一个榴莲,费着力气,把它掰开,吃一口里面的果肉,甜香的感觉让他赞叹着好吃。而李云聪早就拿着一个火龙果躲远了,恶心得直捂鼻子,嫌榴莲的味道太臭。

    “村里就这些事,能有啥变化呀?村还在修,不过听说换了负责人,原来的负责人叫什么查理的,不知道哪去了,县公安局的人也来了,没说什么,来了几趟,就被新来的负责人赶走了,说这是他们公司内部的事,不用当地的警察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请来的旅游公司的总经理罗朋有点胡搞,把垂钓中心那条路边的门面房全部出租出去了,价格定得有点高,村里的人嫌贵,没人租,他居然租给了城里人。这下子可把村里人气坏了,骂了他好几天,不过那门面房真好租,一年听说要价十万,一转眼就被人租光了,你说邪门不?”

    “猫蛋那货真不是东西,你让他负责那个野猪饲养场,那就拿着鸡毛当令箭,谁都不搭理,我请他加入联防队都被他拒绝了。他一口气花出去一两百万,还说不一定够……哼,我觉得那货不的道,没人看着他,千万别被他贪去了,到时候弄得大家连兄弟都没得做。我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这腹,我是有证据的,他家都开始盖楼房了,老房子刚拆掉,新房子正在建地基。”

    “镇上新来一个派出所所长,很年轻,也很牛逼,上任没两天,已经来我们村三次了,把我训得跟孙子似的,连村长也不放在眼里,吃饱喝足之后,抹脸不认人。在咱姐饭店里吃饭,只打白条,一分钱没付。对了,那龟孙子叫什么来着,对了,叫……熊家坤。”

    听李云聪添油加醋的说了半天,除了最后这条有点用,其它都是废话。洋葱头协会的人失踪,肯定不会让普通警察插手,因为这里面牵扯到特异组织,普通人知道的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罗朋是自己的好友,也是专业的经理人,门面出租计划,本就和自己提过,是经过自己默许的。帮着自己赚钱,还有什么好说的?至于村里人反对,呵呵,应该没有几家,当初让他们自己建竹楼,他们不建,反而一起聚众,逼自己掏高价把他们的地皮买下来,经过村委会公证之后,钱地两清,现在闹事有点晚了。

    猫蛋是自己小,人品自己信得过,再说建立野猪养殖场,本就耗费很多资金,又有父母在旁边看着,还有会计的对账制度,以猫蛋的能力,根本贪不了。盖楼房的事,自己也知道一些,一是对象家里人要求的,二是自己许诺过,今年给他提工资,还会帮他垫付一部分资金盖楼房娶媳妇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新来的派出所所长嘛,倒真有点麻烦……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,这样的一个关键角色要是存心捣乱,李家寨这个农家乐项目就有些悬了。

    打走李云聪和大牛,父母听到消息,从农场里回来了。两位老人在地里忙活,累得满身汗,见到儿子和儿媳妇回来,仍是高兴得忙东忙西,问他们饿了没,渴了没,要不要提前做晚饭?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,不管孩子多大了,总有操不完的心。杨玉奴给公公婆婆拿水果吃,让他坐在沙上歇息,说晚饭自己做,练过功夫的人,体力好着呢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母亲陈秀芝也闲不住,一个芒果没吃完,就冲进厨房里,帮着儿媳妇干活。两人说说笑笑,做起菜来,也极为惬意。

    见两个女人离开了客厅,李承文才说道:“福娃,你回来就好了,那个狗日的派出所所长真不是东西,吃你姐饭店里的东西不给钱,还想打人。村长来劝,都不好使。以扫什么黄的名义,查了竹楼酒店好几次,想要勒索钱,罗朋不给,他还威胁,说不给钱就天天查,让竹楼酒店开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这事你不用操心,都是小问题,会解决的。咱们农村遇到疯狗乱咬,怎么处理?呵呵,还不是拿棍子往死里打,疯狗被打怕了,才会躲着逃。”李青云笑笑,不以为然的劝解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爹这一辈子没什么大出息,帮不了你的忙,你自己拿主意。不过人家是国家的人,你可不能乱来,出了事,进了牢房就麻烦了。”李承文劝道。

    “行啦,我知道了。你先歇息,我去爷爷家看看。大老远的回来,不去看看不像话。”李青云说着,往厨房喊了一声,“玉奴,我去爷爷奶奶家,给他们送点南方的水果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哎呀,等等我,我把米淘好,放锅里就跟你去。在三亚生的事,得给咱爷爷和孙爷爷说说。”杨玉奴手忙脚乱的回应着,给陈秀芝说了一声,很快就跑出来,披上衣服就跟李青云出去。

    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,村里的游客还有几十个,路旁的汽车不少,看来都是有车一族,不怕天黑赶路。

    停在往西的主路边,有点碍事,这是阻碍交通的行为,明天就得给联防队说说,让他们管管这些乱停车的人。自己给游客准备的停车场很大,平时连四分之一的场地都停不满。这些人只是为了懒省事,连两百多米的距离都懒得开,随手就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以罗朋的意思,停车场规划的面积太大了,不如把土地面积缩小一半,在地下建个停车场,两层停车,双倍面积,又能节省地皮,还能更方便管理。或者只建地下停车场,地面上一点也不浪费。

    这事可以考虑,村子里建这个停车场,这两年应该够用了。等以后旅游展兴盛起来,可以在河对面的空地上,再建一个停车场。河对面的土地,属于陈家沟,这事可以提前找外公谈谈,先租下来,提前开嘛。

    到了渡口,杨玉奴指着断桥说道:“他们修的不慢嘛,简直一天一个样,我们才走几天呀,河对面已经建了几根柱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快也得一年左右,才能正式通车。渡船已经停了,现在的交通全靠我们修的浮桥。”李青云扫了一眼河里的情况,和自己预料的没有什么差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浮桥上走过来一个老头,抽着旱烟袋,看到李青云,顿时眼睛一亮,远远的喊道:“李家小哥儿,你总算回来了,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船工老伯啊,怎么可能不认得你。现在不开船了,有什么打算吗?”李青云笑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正愁着的吗?要是不开船,老头子我也不会干别的,吃饭都成问题。记得你曾说过,要是不开船了,可以帮我找份活干,这不,我天天往李家寨跑,就希望你早点回来。”老船工苦着脸,走到二人面前,诉苦道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