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68章 孕期女人怪事多
    经过李青云这个赤脚医生的号脉诊断,基本上可以确定杨玉奴怀孕了。而杨玉奴也解释道,说在三亚旅游的时候,已经有轻微的呕吐感,但当时以为吃不惯海鲜,没想到真的怀上了。

    这可把陈秀芝乐坏了,一顿饭没吃完,就跑出去,说找李青云的爷爷过来,再给杨玉奴把把脉,顺便让他开几副安胎药吃吃。

    李承文也是乐得眉笑颜开,一个劲的直说,自己要当爷爷了,今天高兴,一定要多喝几杯。说着,他自己往杯子倒酒,嘟噜嘟噜,不一会,就直说醉话。

    杨玉奴和李青云这两个当事人,倒有些手足无措,心情复杂。高兴、紧张、担忧、期盼……种种复杂的心思,最终都被兴奋取代,经过初时的不安,他们两个也高兴得直咧嘴,说起了悄悄话。

    很快,李春秋就跑来了,听说孙媳妇怀上了,作为老人,对新生命更加期盼,激动得号了两次脉,才确定下来。没错,这是喜脉的特殊,肯定有了。

    听陈秀芝在旁边嘀咕,让他多开几副安胎药,李春秋断然拒绝,说道:“孙媳妇健康得能够一拳打死牛,脉象更是坚韧有力,生机旺盛,哪里用得着安胎药?好吃好喝,保持好心情,不要太过操劳,其它的事不用多想。”

    李春秋离开之后,陈秀芝仍不死心,拉着李青云的胳膊说道:“福娃,你收藏的百年人参呢?快都拿出来,我准备明天给玉奴炖汤喝。”

    “妈,不用吃人参啦,刚才爷爷都说了,不能乱补,吃补药反而会对胎儿不利,你怎么连神医的话都听不进去?”李青云苦着脸,解释道。

    杨玉奴也笑着劝解:“妈,真不用吃什么人参,我的身体我知道。跟着表哥,我天天好吃好喝,过得不知有多滋润,要是再吃补品,我怕胎儿受不住,会上火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大不了我少放一些……福娃,快把人参给娘交出来,别逼我动用家法!”陈秀芝的倔脾气上来了,一听说有了孙子辈的可能,连宝贝儿子都不当回事了,罕见的提起了家法。

    什么是她的家法啊?揪耳朵是万试不爽的手段。这不,李青云迟疑了一会,耳朵就被母亲揪住,拉着他的耳朵,让他到卧室,把储藏柜里的百年人参取出来。

    柜子里常年放着一根百年人参,或者叫十年人参,因为源自小空间,灵气充足,除了瘦一些,效果比外面流传的百年野参都强许多倍。过年时,那半支人参给宋省长用了,这是李青云后来又取出来的一根。

    给自己老婆孩子使用,李青云绝不会心疼,只是怕母亲乱放人参,把握不住量,补坏了身体。

    陈秀芝拿着人参,得意洋洋的进了厨房。收拾一下材料,说是明天早晨给儿媳妇炖鸡汤。山顶的黑羽鸡,听说味道不错,但一直没舍得杀,现在给儿媳妇进补,就算是正下蛋的黑羽鸡,也照杀不误。

    陈秀芝扶着李承文,走出别墅大门的时候,仍不放心的交待李青云:“福娃,晚上可不能让玉奴熬夜,清早她想睡多久就睡多久,不要让她上班了,暂时休假。你们醒来后,再给我打电话,我把砂锅子炖好的鸡汤给玉奴端来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啦,你已经连续重复十多遍了。唉,我算是看出来了,老人唠叨,都是从儿媳妇怀孕开始的。”李青云无力的应答道。

    陈秀芝心情好,也不给儿子一般见识,笑呵呵的扶着喝多的李承文,回老宅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收拾妥当,躺到床上的时候,已经九点多。对于孕妇来说,这个点应该睡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熄了灯,让老婆躺在自己臂弯,准备睡觉。不过杨玉奴却不想睡,先是用手在她胸膛上摸了几下子,见李青云没动静,就羞答答的往他腿根上摸。

    李青云乐了,取笑道:“咋了,老婆?平时都是我在你身上忙活,你还羞得一动不动。今天刚查出来怀孕了,需要多休息,你怎么来了兴趣?”

    “讨厌,哪有这样取笑人家的?”杨玉奴羞得把脑袋钻进他的胸膛,好一会才说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两天有些不对劲,感觉非常强烈,明知道这样做对胎儿不好,可我就是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啊,怪不得这几次你那么容易兴奋……嘿嘿,和老公说这个,你害羞什么。我的手机呢,我查查怎么回事?”李青云说着,从床头柜上摸索到手机,上网搜原因。

    这一搜还真有不少类似的案例,两人缩在被窝里看了一会,杨玉奴终于不那么羞涩了,原来这是怀孕初期妇女的一种典型症状,不是三五例的特殊情况,而是大部分女性都有类似的经历。

    怀孕前三个月,虽然是危险期,但是只要动作轻柔,和谐的夫妻生活对方都有好处,并不是绝对的禁欲。

    “老公,咱们不看这个了,羞死人了。”杨玉奴娇滴滴的摇头李青云的胳膊,让他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“嗯,不看了……咱们做。”李青云扔下手机,就把欲拒还迎的杨玉奴抱住,三两下就把她的衣服剥光,还没前戏,她已兴奋得哼哼起来,主动抱着李青云的腰,轻柔的抚触。

    这几天李青云过得很逍遥,每天陪老婆吃吃喝喝、玩玩闹闹……把一帮子来看望杨玉奴的直系亲属打之后,李青云觉得自己胖了一圈,而老婆依然是白白嫩嫩,身材不见有丝毫变化,最近吃那么多肉,真不知道吃哪去了。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老公的异样目光,杨玉奴放下手中的鸡腿,委曲道:“这是替我们的宝宝吃的,是他要吃,又不是我嘴馋。”

    “吃,必须得吃啊,我又没不让你吃。不过咱们刚吃过午饭没多久,是不是该出去走一走,晒晒太阳?今天的风不错,外面有很多人在放风筝,咱们也去玩风筝吧?”李青云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吧,那我把这个鸡腿吃完再出去吧。对了,一会蒋勤勤和胡大海要过来,咱们要不要等等他们?”杨玉奴嘴里又塞满了鸡肉,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等了,他们来了找不到我们,会打电话。”李青云只想先把老婆劝出家门再说。人家怀孕初期,大多呕吐吃不下饭,自家老婆倒好,比平时都能吃。现在她的身材没什么变化,但李青云担心,生完孩子之后,老婆的胃口撑大了,会吃成一个大胖子。

    卖风筝的都是本村人,有纸做的风筝,也有布做的风筝,从镇上统一批来的,并不是本地艺人的手工制作。纯手工制作的纸风筝,快绝了踪迹,费时费力不说,还竞争不过工厂里的批量货。

    杨玉奴选了一个年画娃娃的大风筝,纸质的,可能是因为最近母爱泛滥,她特别喜欢这个瓷娃娃般的风筝图案。

    李青云要给钱,卖风筝的妇女说什么也不要,说福娃兄弟,你要是给钱,不是打嫂子的脸吗?你哥托你的福,才在农场里干下去,不用外出打工,一年就能挣四五万,以前做梦都想不到有这样的好事,我们全家都感激你。听说弟妹最近有了,嫂子我也没时间去看望,送个风筝给弟妹玩玩,也算是嫂子的一点心意吧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个嫂子真会说话,一个风筝卖了两个人情,不但照顾了李青云的面子,连杨玉奴也一会捎带上了。

    真不收钱就算了,回头把地里的西瓜摘两个,让她男人带回家就行了。乡里乡亲的,没必要计较太真,欠了人情,想办法还回去就好,礼尚往来,关系才能更融洽。

    老蒋头,胳膊上戴着*章,态度极为认真的巡视着。有一个游客开着车,想把车停在路边,老蒋头立即跑过去,认真的劝说,并给游客指着免费停车场的方向,让他们把车停在停车场,不要停在路边,影响大家的通行。

    游客基本上都听劝,一是知道青龙镇的民风彪悍,他们不敢在这里惹事。二是见老蒋头一大把年纪了,不想拿老人闹事。

    老蒋头早就看到了李青云带着老婆走过来,工作起来就更加卖力,腰板努力挺直,走路虎虎生风,精神劲十足,比李云聪带领的联防队员更加有卖相。

    李青云拖着风筝线,把年画娃娃风筝放飞时,老蒋头才过来打招呼,笑着对他们夫妇说了几够感谢的话和恭喜的话,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    老蒋头做梦也没想到,李青云给自己开的工资这么高,两千块加奖金和餐补,最后算下来,几乎和农场里干苦力的青壮年一样了。在城里,这工资或许很普通,但在当地山村,这笔工资可以让老蒋头一家活得非常富足,或者可以请一个熟悉的妇人照顾生病的老伴。

    老蒋头觉得,一定要对得起自己拿的这份工资,所以他不但负责垂钓中心那条路,连大路通往渡口的这条路,也主动纳入了工作范围。

    两辆警车,拉着警笛,飞快的驶来,嘎吱一声刹车,停在风筝摊子前的路边,后面那辆车差点撞到一个躲闪不及的孩子。前面那辆车,停在杨玉奴身边,倒车镜险险擦中她的肩膀,把她吓了一跳,连退了两三步。

    新上凭的派出所所长熊家坤被人前呼后拥的下了车,似乎没看到差点被撞的杨玉奴,背着手,昂着脸,意气风的嚷嚷道:“把这些违规摊位全部拆除,东西全部没收!我给你们讲过多少次了,这样的摊位有损我们青龙镇的形象!你们眼睛是不是瞎了,难道看不到这么多国内外专家经常在这里考察吗,坏了我们青龙镇的形象,你们担得起这负责吗?”r1152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