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75章 种花喝酒谈风月
    煮好一碗荠菜饺子,伺候老婆吃下之后,都快十二点了。李青云还没涮完碗,杨玉奴就已经睡着了,看来这碗饺子是她的执念,不吃睡不着,吃完什么事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点动静,金币金币出“汪汪”的狂叫声,,它们已经变得极为警醒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这些狗怎么没有沉睡?”有人忍不住出惊恐的惨叫,似乎已经被金币扑倒。

    李青云瞬间冲了出去,院中有两道黑影,举着枪,似乎正犹豫着是不是对狗开枪。正是这一犹豫的时间,李青云用小空间的力量,瞬间把他们收进去,两只狗也一会进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一转眼的功夫,两只狗又被移了出来,李青云扫了一眼地面,还没有鲜血和其它痕迹,连根头也没掉,省去清理的功夫了。

    老婆杨玉奴在睡梦中呓语,似乎问了一句,外面咋这么吵。李青云浑不在意的回了一句,说狗吃饱撑的睡不着,叫几声散食。

    好在杨玉奴是真的睡着了,不然肯定在他手上咬几口,责怪李青云变着法子骂人。

    收进小空间的人,直接抹杀了,连问话的过程都省略了。这种心态转变,李青云自己都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既然你们无休无止的来骚扰,那就见一个杀一个,就不信你们不怕死。至于证据,随便你们找去,找不到。在哪都无法定自己的罪。

    第二天,胡大海和蒋勤勤吃完早饭离开,对于昨夜的事,他们丝毫不知。杨玉奴伸着懒腰,挽着李青云的胳膊,从农场门口返回,指着路两边的空地方说道:“老公,这里太单调了,咱们种点花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呀,你喜欢种什么花?”李青云应答道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啦。随便移种一些月季、蔷薇、蝴蝶花、胭脂红之类的。或者到山顶找些漂亮的野花,好种好养活就成。”杨玉奴非常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野花呀……哦,这个好办。”小空间里的野花开得很漂亮,昨天又埋了两个人。。

    杨玉奴完号令。走到院子里晒太阳了。找野花的事情,肯定是李青云的活。李青云装模作样的拿着铁锹和篮子,说是要到农场周边找些野花。

    杨玉奴已播放胎教音乐。摆摆手,让李青云去忙,不用管自己。只是额外提醒了一句,如果遇到可口的野菜,也顺便挖回来点,昨天的荠菜饺子没吃够,今天中午还想再吃点。

    李青云跑出去半小时左右,回来的时候,大篮子里已经摆满了各色野花,一个个娇艳欲滴,灵气逼人。

    栽了一会花,就见楚应台和何红参散步一样的走过来,并不见其他三位富豪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好雅兴,种的花儿可真漂亮。这些花挺稀罕的,不知道是什么品种?”何红参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,反正是山上的野花,大多都叫不上来名字。”李青云回答着,手上不停,开始先种靠河的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们闲着没事,也来帮忙吧,一大把年纪了,不活动一下腿脚,怕是吃不下中午饭。哎哟,这野菜吧,看着真鲜嫩,好久没吃到了,今天中午我们有口福了。”楚应台厚着脸皮,开始商量中午蹭饭的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几位大富豪,怎么没带管家和保镖?好不容易来一趟川蜀,不进山看看太可惜了。你看路上有多少游客,都是为了进山踏青而来。”李青云并不接他们的话,言顾及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辈子什么样的风景没看过呀,早看一会,晚看一会,区别不大。他们三个稍年轻一些,已经耐不住,和保镖管家们进山了。”何红参说着,已经开始动手帮忙,而楚应台更不客气,见狗不咬人,就进了院子,寻了一个小铲子,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杨玉奴刚好结束胎教音乐,听到他们在外面说话,就出去看热闹。两个级富翁帮自家种花,怎么看怎么古怪,网上的段子经常说,楚富掉一捆百元大钞都不会捡,因为有捡钱的时间,他已经能赚到更多的钞票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居然有空帮老公种花?还有空陪老公说说笑笑?幸好他们是男性,如果来两个富婆如此对待老公,她就会吃醋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野花就和人一样,在灵气充足的地方,会变得非常鲜艳,如果在沙漠戈壁,就有可能枯萎死寂。所以人类不停的进食,也就是让自己保持灵气充沛的一种方式,和花朵吸收养分类似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的农场中,你们应该感觉到,这里的空气和环境与外面不同,有人说这里充满生机,也有人说这里灵气充沛。传说中的洞天福地谈不上,福地中的一个灵眼,还是可以相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这里种出的蔬菜瓜果异常可口,在这里常住的人,自然可以延年益寿。悟道茶或许不多,但你们吸收这里的天地灵气,却是别人无法阻止的。修行之路,机缘往往比坚持更重要,不然你们坚持一辈子,也不会连入门水平都没达到。至于楚老哥的灵修二境,不知可能比得过大宗派的一境灵修。”

    何红参愕然,拱手谢道:“受教了。我这辈子最大的希望,就是多活几年,能正式进入灵修一境,让身体年轻几岁,多享受几年人间风月,便是我最大的追求。估计你也听说过,我有十多房姨太,不说是人间绝色,也是让我怦然心动的尤物。只是近几年,用大量的药物也有心无力,实在活得了无生趣,每当失败时,我恨不得用一半的家产。换我年轻时的强壮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老色鬼,算是自作自受,年轻时我劝你多珍惜身体,不要夜夜笙歌,你偏不听,说什么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现在好了,花是满园,却没力气攀折。”楚应台很没风度的嘲笑。以两人的关系。开这种玩笑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嘲笑我?当年你被一绝色名媛缠身时,向我讨要了多少虎狼之药?最终被对方掏空身体,吓得差点遁入空门,最终巧遇一高僧。点破那名媛乃是采补高手。这才破了危局。听说这些年你谈虎变色。要不是进入第二境,连自家夫人都不敢碰……”提到男人这点事,没一个人愿意服软。两个老头像斗鸡一般,吵得脸红脖子粗,差点要进城找女人,当场比试床战杀伐之术。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老不羞的争吵,杨玉奴当时就躲回房间了,觉得老公不让他们住进来是对的,今天中午也不管他们饭了,反正他们有钱,去城里吃算了。

    忙活一上午,也吵闹一上午,说说笑笑,骂骂闹闹,气氛倒也融洽。李青云再傻也能听出来,这两位故意自曝其丑,为的就是缓合彼此间的关系,算是变相道歉来了。伸手不打笑脸人,人家赖着不走,中午饭确实省不掉。

    于是中午李青云亲自下厨师,做了一顿粗犷的农家菜。凉拌荠菜、酸辣萝卜丝、韭菜鸡蛋、小葱拌豆腐,外加两个荤菜两个汤,分量很足,足够他们三人吃的。

    荤菜是牛肉大乱炖和野猪腌肉炖蘑菇,汤是西红柿紫菜蛋汤和鳗鱼汤。这两个汤是给杨玉奴做的,估计是早晨吃撑了,中午只想喝汤,说是不想打搅男人喝酒,直接躲在卧室喝的汤,没坐桌子。

    这回没人打搅他们喝酒的兴致,气氛果然比昨天好,侃天说地,甚至偷偷的聊起了风月,说是李青云什么时候去南洋,给他介绍几个一线女星,无论是走玉女路线的,还是走路线的,只要点个名字,保准给他办妥。

    李青云怦然心动,刚想说笑几句,随便报几个曾经的梦中偶像,探一探娱乐圈的底,却听卧室里传来筷子落地的声音,以杨玉奴的功力,想要存心偷听,这么远的距离,悄悄话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想到这里,李青云顿时义正言辞的拒绝,说自己只爱老婆一个人,其他女人,看都懒得看。

    身为男人,都能听出李青云说的话太假,两个老头得意的“嘿嘿”直乐,说他原来惧内,不过声音小了很多,已经猜测出杨玉奴的听觉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一坛子空间藏酒快要过半,楚应台才突然像说醉话一般的说道:“其实我们老哥俩和黄敬尧的关系并不好,花费钱财不少,并没有得到黄敬尧的多少指点。若论类似的师父,我们至少还有六七个,可惜他们只贪财,极少教我们真正的修行之术。所以啊,李老弟一定要帮我们引荐一下李老爷子,我们知道他是真正的高人,花费再多,我们也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楚老哥你是灵修第二境,我爷爷是一个纯正的武修,怕是指点不了你。至于何老哥,已错过最佳修行年龄,延年益寿、强身健体的愿望不难达到,功法上面我不敢保证什么,但是多食用些灵气充足的药材,三两个月就能收到奇效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李青云还是给他们一次机会,带他们到爷爷家里,让他们进行一次深入交谈。至于结果如何,就不是李青云能够预料的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爷爷的小院里谈话,李青云坐在大门外的河边,漫不经心的钓鱼。不多时,就有一条大鱼上钩,洋葱头协会派来的新负责人,脸色僵硬的坐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把我的人放了吧,我当事情从来没有生过。如若不然,你应该知道,我们组织的力量有多恐怖,到时候你后悔也晚了。”短蓝眼睛的中年男子非常霸道,目光如鹰,刀子一般的盯着李青云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