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78章 便宜货不好买
    吴志平一看到这伙人出现,吓得面无人色,腿直哆嗦,一个劲的嘀咕:“我的娘嘞,咋让他们现了,这下子卖不成了。几百头野猪崽,要是让他们强买去,这个养殖基地也干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妇女,哭天喊地的跟在后面,想要劝阻那伙人,不过没人理睬他,最终一屁股坐在内层护栏门口,不敢再往里面跟了,好像世界末日一样,哭得那叫一个悲惨。

    这伙人一行人有七个,领头的一个男子三十多岁,有点歪脖子,但是他叫嚷得最凶,手里居然拿着一把大砍刀,直接冲到吴志平面前,用刀指着他的脑袋,厉声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这狗娘养的,真不想活了吗?老子掏钱买你的野猪崽,那是给你面子,你却敬酒不吃吃罚酒,偷偷的卖给别人。刚才想让你的婆娘拖住我们,幸好被老子识破了,这已经是第三回了,不给你留点记号,你是不会长记性。说吧,是割耳朵还是割鼻子?”歪脖子凶巴巴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易老板,咱做生意不带这样的……强买强卖,传出去毕竟不好,以前咱们的交情也算不错,我也没给你要过高价,这些野猪崽要是低于六百一只,真的赔本呀。”吴志平苦着脸,又是鞠躬又是作揖,低三下四的哀求。

    “少啰嗦,快说要割耳朵还是鼻子?”易老板歪着脖子,还嫌不够威风,又用刀指着李青云一伙人。骂道,“还有你们这帮龟孙子,敢到老子的盘子里抢食,活腻歪了吗?赶紧滚!走慢一步,老子就给你们留下点记号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本来只是冷眼看热闹,想看看这里到底生了什么事,没想到这么快引火烧身,这歪脖子二货直接拿刀指向自己。

    李青云不想跟他一般见识,忍着怒火说道:“这位是……易老板对吧?不要这么暴躁,有话好好说。打打杀杀的多不好?生意嘛。双方你情我愿,才能长久。说句公道话,一只健康的野猪崽,二三十斤。行情好时。一千块一只也有人要。行情不好时。也能卖到百。现在易老板愿意六百一只出售,我觉得已经占到了便宜。做生意有时候不一定追求利益最大化,能让彼此都受益。都能活下去,生意才能持续。”

    “持续你妹啊,老子要你教我怎么做生意?滚滚滚,不滚就砍了你们。”易老板歪着脖子,气得吐沫星子乱飞,抄刀就朝李青云脸上砍。

    李青云本可以一下子就夺下他的刀,不过此时却选择了后退。这一退,就和陶达潭站齐了,而他旁边就是那名老者。李青云想看看这位老者,用什么手段面对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“哇,动刀子啦,杀人啦,救命啊。”陶达潭跑得像只兔子,三蹿两蹿,跳到了老者身后。

    这一跳的度,简直不可思议,李青云吓了一跳,总算看到陶达潭的一点端倪。那老者似乎动了动手指,易老板扑通一声,摔在他脚下,刀尖恰巧扎在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,我的腿呀,疼死我了……快来救命啊,流血了,真的流血了。你们几个混蛋愣着干什么,给我砍死他们。”易老板捂着腿在地上打滚,气急败坏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他带来的几名帮手,挥舞着棍棒,劈头盖脸的朝李青云、陶达潭等人冲去。那老者面无表情,手指又动了几下,几道诡异的气流,化为绳索状的东西,缠住了他们的脚,扑通扑通,一个个摔成了滚葫芦。

    别人只觉得离奇,李青云却看到了诡异的气流,这种手段,早已越出武者的范畴,被人当成仙家法术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伙人不信邪,只是觉得诡异,爬起来再朝李青云一伙人扑去,再次摔得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这下子易老板害怕了,让人扶起来,跳着脚叫嚷道:“好你个吴志平,不知道你从哪请来的巫师神汉,会使邪术。今天这事咱们没完,咱们走着瞧,我会让你们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,什么巫师神汉,几个大男人连走路都走不稳,还威风个屁。不过走了也好,吓了我一跳,得让李老弟给我做点好吃的,压压惊。”陶达潭跳出来洗地,不让人们往真相上面想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们后悔的,还有你吴志平,你的养殖场以后别想再开了,等着赔干赔净自杀吧。”易老板的声音依然从远处传来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他走了……他他他……他走了?可是……我该咋办呀?他易宝来是这里的恶霸呀,得罪了他,我这养殖基地可没办法继续下去了。我贷款一百多万啊,刚能赚钱,就被易宝来缠上了。”吴志平和他老婆一样,一屁股坐在地上,红着眼睛,直抹眼泪。

    李青云听得闹心,早知道这个养殖场会有这么多麻烦事,还不如找别家呢。全国各地的野猪崽价格,根据品种和重量,往往在六百至一千二百元左右。以川蜀当地的野猪崽价格,百一只算是便宜的,但属于行情价,六百一只,确实占了很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“大男人哭啥,当初敢开这么大的养殖基地,就不信你没有背景关系。有关系就找,没关系也开不下去了。就算没有这个易老板,可能会有张老板、赵老板找你麻烦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是有关系啊,我有一个表哥,在县里财务局当副局长,可半年前,他因为乱收礼,被人拿下了,所以我这个养殖基地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,谁都能咬上几口。今天镇上来调研,明天村里来考察,后天村长来学习,大后天不知哪个部门,又来检查……”吴志平一肚子委曲的诉苦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那就没办法了。今天我们来,是想买你的野猪崽,你现在还卖不卖了?”李青云无意多管闲事,问道。

    “卖呀,六百块一只,全部卖你都成。母猪也卖,绝对比市价便宜,八千块一头,只要现金,不赊欠。唉,我算是想明白了,我这个养殖基地是做不下去了。”吴志平心灰意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现在就装车吧,所有的野猪崽我都要了,拉到地方我给你现金转账。母猪挑岁龄小的,我要二十头。”李青云大手一挥,决定了这笔生意。

    吴志平又是心酸,又是兴奋。心酸自己的野猪仔卖价低,兴奋的是总算回了一点本钱,卖给李青云虽然便宜,但也比被人平白抢去强。

    可是,这心情复杂的夫妻二人喊工人装车时,却现工人早就吓得离开了,整个野猪养殖基地,就他们夫妻二人干活。

    好在老板吴志平会开货车,说只要装好,自己就能给李青云送去,只是为了能让野猪崽早点装车,希望李青云带来的人,也来帮帮忙。

    这个好说,李青云让猫蛋和石头叔帮忙,陶达潭和灵修老者肯定不会动手。中午大家吃的是泡面,陶达潭和灵修老者居然一直不吭,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只是忙到半晚上,一伙人才装了两百六十多只。李青云看着已经累坏的几个人,不得已,自己也动手,凑足了三百只这个整数。

    吴志平嘱咐老婆在这里看家,他上了货车,让李青云在前面带路。李青云一伙人到皮卡车前,才恼怒的现,汽车轮子没气了,不知是所破了,还是放了气。

    不用想,李青云已知道是谁干的,要是再见到易宝来那货,李青云肯定用大耳刮子抽他。

    吴志平也着急,生怕耽误了这桩生意,猪崽装上去之后,如果不快点运到目的地,会生病的。

    下了货车,又是帮忙检查,又帮忙充气,可惜没有什么用,轮子依然瘪瘪的。李青云看了看陶达潭,觉得挺对不起这哥们的,怕是连晚饭都耽误了。

    陶达潭以为李青云让他充气,立即怪叫一声,诉苦道:“这个我们可真不会,专业不对口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这么丧心病狂,让你们干这事。这样吧,你们两个和我坐吴老板的车先回家,让猫蛋和石头叔在这里等修车的。修好之后,让猫蛋开回李家寨。”李青云安排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”猫蛋虽然还没拿到驾证,但经常开这辆皮卡,安全驾驶不成问题。至于交警的问题,真要查到,李青云会帮他解决。紧急状况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安排下,李青云引导着吴志平,让他把野猪崽运到了李家寨的养猪场,用手机银行转账之后,吴志平很快就收到了到账提醒。不管怎么说,这一笔买卖算是成功了,其它的明天接着交易,不用李青云去,吴志平把剩下的野猪崽和母猪全部送到家门口。

    这么商议好之后,李青云目送吴志平开车离开。提前和家里打过电话了,让他们做好酒菜,给陶达潭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好在猫蛋和李石头很快就回来了,有他们帮着照顾新入栏的野猪崽,李青云至少能吃一个安生饭。

    只是第二天吴志平没能按时送来余下的野猪崽,等了一整天,天快黑时,才接到他的电话,带着哭腔在电话里嚎嚎道:“李老板,对不住了,余下的野猪崽没法卖给你了,无论是大猪还是小猪,全部拉稀,请了几个兽医,忙活一整天,都没治好,这一会的功夫,已经死掉二十多头野猪崽了……”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