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85章 小黑屋和小偷
    杨玉奴第三天仍没找到李青云,也不知道他被哪个分局抓走了,这才着急。她和婆婆陈秀芝、公公李承文,在被市局再三告之,不曾抓过李青云之后,她立即就给黄市长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电话号码是李青云离开前给她留下的,从镇上官员的号码,到县级官员,市级官员,甚至连宋省长的电话也留下了。既然不知道幕后黑手是哪个层次的人,李青云只能做好最坏打算,把所有的资源关系都抖落出来。

    黄明义正在市政府主持一个工作会议,私人手机突然响了,这让他有些意外。今天手机没有让秘书看管,是因为要接上面的一个重要电话,不过此时的时间不对,应该不是那位大人物打来的。

    他咳了一声,让一位副市长言,然后掏出手机,查看来电号码。这个号码比较陌生,本想拒接,不过看到来电归属地,还是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您好,是黄市长吗?我是青龙镇李家寨的杨玉奴,是李青云的老婆。”杨玉奴听到电话一通,就忙着自我介绍,生怕被黄市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噢噢,原来是小杨啊,怎么了,家里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黄市长一听杨玉奴的语气不对,就猜得*不离十。因为平时联络,都是李青云给他打电话,别人很少越过李青云,打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,但我老公李青云被警察抓走了。说是市里的警察,但我打听三天,都说没有抓。至今我们都没找到他,也不知道是哪个部门抓的,一家人都急坏了,没办法才来麻烦黄市长。”杨玉奴焦急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李青云被抓了?你别急,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事?”黄市长一急,就喊了出来,这才知道自己失言了。在这会议室里一喊,估计所有的在坐官员都知道这事了。会从侧面打听李青云和自己的关系。不过,这事已经不重要了,不管李青云犯了什么事,既然是市局抓的人。自己必须过问一下,因为李青云一家子算得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杨玉奴就把最近生的事,大致讲了一遍,说李青云打了米乐县的一个痞子,人家要告他人身伤害,但伤情鉴定没出来,警方态度不明朗,一直也没说怎么理。然后村里开的一个酒店,被镇派出所查出一对非法的男女。,酒店罚了钱,还要抓李青云。说他非法经营,为犯罪分子提供场合,属于包庇罪之类的,也要判刑。

    “胡闹!就为了这么点事就要抓人?打人的事先不说,这镇派出所一看就有问题,我以前在政法口工作时。类似的事件没少遇到。小杨,你放心好了。既然这事我知道了,一定不会放任不管,马上我就让人查一查,看看是哪个部门这么大胆,胡乱抓人。”黄市长一听不是什么大事,就应承下来,让杨玉奴安心。

    杨玉奴千恩万谢,挂断电话,把刚刚得到的消息告诉公公和婆婆。三人回到酒店里,就守着手机,等待电话回信。

    李青云一连被人审问了三天,睡觉的事情好解决,撑不过就进入小空间,打坐休息。可是一连三天不吃不喝,身体已经有些受不住,嘴唇干裂,肚子咕咕乱叫,被强光灯照得眼前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暂时没动刑,但这三天的折磨,比动刑还难受。李青云总算明白,为什么现实中会生那么多冤案了,如果不是自己可以进入小空间,让精神得以放松和休息,自己这三天三夜,早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不知道被押到哪里了,只是通过周围的环境,猜测自己不在正规的警察局,这里的设备有些破乱,周边的人也不多,有时闲得无聊,让灵体飞出最大范围,还能现周围的房间里有类似于自己的“疑犯”,正在接受类似的摧残和折磨。

    “啪!”警察一拍桌子,不耐烦的吼道,“李青云,你再不老实交待自己的犯罪经过,我们将对你采取非常措施,到时候后悔也晚了,也永远失去坦白从宽的机会。说,你打伤过多少人,酒店里还有什么非法买卖?你的环境保护公司为什么有这么高的利润,是不是偷税漏税了?几根水草就能治污,骗谁呢!”

    “在没有拘捕证的前提下,协助调查的24小时已经严重出,你们现在属于非法监禁,我会向有关部门投诉你们。别扯那些没用的,要么打死我,要么就把我放了,问这些莫须有的问题,我是不会承认的。呵呵,别浪费时间了。”李青云双手被铐,眯着眼睛,逆光瞅着审问台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坐在中间的人,叫张亚洲,好像是刑警队的副队长,李青云的灵体曾在隔壁房间,听过他们的谈话。似乎有人指使他们这么干的,但具体什么人,李青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嘴硬!没有问题,我们警察会抓你?你的环境保护公司,我们已经关注很久了,什么技术也没有,全靠几根水草就能治理污水,每月能有利润上千万?开什么国际玩笑,你当你们是国际知名大公司呢?”张亚洲有些焦急的抹去额头汗水,狂喝几口浓茶,气喘吁吁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绕来绕去,不就是想知道我们环保公司的治污机密吗?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警察,但是不管真假,想要套取我公司的机密技术,门都没有。你姓张是吧?呵呵,不管是县里,还是市里,我认识的警察也不少,像你这么大胆,为了一己之私,就敢胡乱抓人、非法囚禁良民的警察,还是很罕见的。小心点,别把自己搭进去了。”李青云早就听明白了他们的目的。满脸嘲弄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亚洲气得再次拍桌子,站了起来,指着李青云。半天说不出话来。因为李青云说中了他的恐惧,如果从李青云这里得不到有用消息,他就没什么功劳,上面那人不一定保他。而且,从李青云的语气当中,似乎也有后台和背景,根本不惧怕自己。甚至巴不得自己动刑。

    旁边两名小警察气不过,附在张亚洲耳边。小声献策道:“队长,要不要我们两个给他松松骨?这龟孙子嘴巴损,我们早就想揍他一顿了。”

    张亚洲摇摇头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不能动他。会出问题的,他的背景你们不清楚,连省里都有人护着他。把他关到禁闭室,不给他食物和水,再观察一天,看他可能撑下去。不过每隔一小时,你们要去观察一次,要是有昏厥现象,必须立即救治。千万不能闹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,张队长,我们办事你放心。不过。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硬的人,三天不吃不喝不睡,居然还能条理清楚的威胁我们,真是少见。”两名小警察说着,就绕过审问台,把李青云从铁椅子上解下来。带到时间的禁闭室。

    所谓的禁闭室,就是以前的小黑屋。两平方米左右,没有窗户没有门,像笼子一样,只有一个小口。人关进去,吃喝拉撒都在里面。里面有一个木桶,可以方便,但正是因为这个木桶的存在,人连睡的空间都不够,缩着身子,紧贴着木桶,才能勉强睡进这个笼子一般的禁闭室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这是你自找的,在禁闭室好好清醒一下吧,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们有用的东西了,对着这个小孔喊叫就行了。”一名警察指着禁闭室入口的一个小透气孔,冷冰冰的交待道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,少在这里啰嗦,你们都唠叨三天了,好不容易找个清静的地方,让我好好睡一觉再说。”李青云摆摆手,态度极其恶劣的叫嚷着,似乎这个禁闭室是他的天堂,钻进去就蜷缩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知好歹的龟孙子,饿死活该,渴死活该……”年轻的警察还想再骂什么,听李青云睡得香甜,居然有几分羡慕。他再出噪音也没用,李青云雷打不动的呼呼大睡,怎么吵也吵不醒。

    不过警察刚走没多久,李青云就坐了起来,从小空间取出一杯空间灵泉,咕噜咕噜喝进肚子。这一杯喝下去,顿时清爽起来,连面前的黑漆漆空间也不能影响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爽!”这是三天来的第一杯水,如果不是身体强悍,早就撑不住了。然后掏出一个大蟠桃,细嚼慢咽,细细思考,到底这几个警察是哪方势力指使的,居然想谋算自己的环境保护公司。看来,水草的奇怪特性,已经被有心人怀疑,这一行不知道还能不能做下去,这年头,想做点好事,咋就这么难呢。

    此时,天刚黑没多久,李家寨的青玉农场溜进去几个身穿潜水服的人。领头之人,打了一个手势,就要分头潜入大门口的池塘里,想要搜索池塘里的太阳陨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听狗叫声狂吠,几束强光照在他们头上,一群青壮年,拿着手电筒和猎枪,大呼小叫,把他们围住。几名气质神秘的老者,背着手,站在人群后面,冷冷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这群刚刚站进水里的人,看到这几位老者,身子瞬间僵硬,从这几位老者的身上,他们感觉到比猎枪还要恐怖的力量,似乎稍有反抗,就会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威风凛凛的吆喝道:“把这群狗日的给我绑起来,福娃才出事没几天,就有人敢偷他家的鱼,简直不把我们李家寨的村民当回事。咱们要杀一儆百,把这五个混蛋小偷绑起来,狠狠揍一顿,再吊到村口的歪脖子树上,让每一个来李家寨旅游的人都放聪明点,敢在咱们李家寨做坏事,就是这个下场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昨天喝醉了,那滋味不敢回忆,太惨了……耽误的一章会补上。对于我这种手残党来说,已经没啥可说的了。似乎每年过节,不喝醉一次就不会长记性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