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86章 苦肉计
    杨玉奴在酒店里没有接到黄市长的消息,却收到村里打来的电话,说有人进了她家农场,想要潜到水里偷鱼,或者偷其它的东西,反正没打算干好事。$().()(x).()幸好被人现了,一共五个人,全部抓了起来,打了一顿吊在村口的大树上。

    不过,其中居然有两个外国人,似乎不太好办。但村里人的脾气倔,管他是哪国人,只要敢做贼,统统一样的待遇,打个半死,挂树上风干。要么等警察过来接收,要么等贼人家属来交赎金。

    这事村里人干的多,业务流程比较熟悉,挂树上之后,才给杨玉奴打的电话。至于镇上的官员怎样反应,根本不是村民能够考虑的。原来村长李天来应该帮着安抚一下民众的,只是李青云被抓,让他异常恼怒。尼玛,你们不按规矩出牌,老子也不管了,连自己村的财神都护不住,还干个毛的村长?

    黄市长今天下午一直在政法系统视察工作,现在正召开政法部门所有干部都要参加的扩大会议,在会议上拍了桌子。偌大的一个系统,居然不知道谁签的逮捕命令,更不知道为什么抓人,但真刀实枪的去李家寨抓人,这事肯定没跑,当天晚上有多少枪被人调用,能查不到记录吗?

    “今天要是没有一个结果,这个会议就这么开着。有点眉目的人,该打电话的打电话,该找人的找人。于局长,今天要是找不到人。你就准备辞职吧。”黄市长杀气腾腾的放了狠话。

    坐在下第一位的一名中年福的警服男子,顿时涨红了脸,汗水浸湿了头,都不敢擦一下,当即表态:“市长,请您放心,今晚找不到李青云,我明天就辞职。”

    于局长心里早就骂娘了,但是今天这事确实是他们政法系统搞出来的事,他是第一领导。一般情况下。背黑锅的副局长着着。可是,今天这事好像和黄市长关系不一般,要是真找不到李青云,黄市长丢了面子。他确实不用再干下去了。

    在云荒市。谁不知道黄市长的份量?书记在他面前都要靠边站。

    此时。李青云还不知道黄市长为了找他,已经动用全市的警务力量,展开铺天盖地的排查和调查。

    他吃了一些水果。又让灵体进入小空间,烤了上百根羊肉串,喝着陈年老酒,优哉游哉的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不动刑,他觉得可以忍受,一直忍到熟人来搭救。如果对方动刑,甚至想要灭口,那就不用客气了,大家各展神通,大干一场,谁有能耐谁活下去。

    以目前所掌握的武力水平来看,除了舍利子以及特殊法器,还没有多少东西能够抵抗他的小空间。上次从黄敬尧那里抢到的舍利子,已经被他刮掉花纹,收进了小空间,被小空间瞬间溶化,蕴含的大量灵气被小空间吸收,成为小空间成长的能量和营养。

    毁掉一件法器后不后悔,这不是李青云可以考虑的问题,他要的只是安全。为了安全,他甚至考虑着,怎么毁掉慧安法师的那串镇寺之宝。

    “唉,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呀,至今还没见到真正的幕后黑手。”李青云打了一个酒嗝,觉得不能再喝了,要是满身酒香,前来探查的警察会现异常的。

    他突然耳朵一竖,似乎听到点有兴趣的东西,于是立即收掉酒壶和肉串,灵体出窍,进入隔壁房间的休息室,那里正是刑警副队长张亚洲的接电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什么?黄市长亲自下命令找李青云?怎么会这样?一个市长居然为了私人关系,调动整个市的警务力量,找一个小农民?这太夸张了,不符合惯例啊。”张亚洲有些焦急有些愤怒的声音,失控的叫嚷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公开的事实了,我没必要骗你。亚洲,早做选择吧,要么早些收手,当只是违纪行为,过协助调查时限而已。要么……呵呵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说完,那个声音低沉的男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张亚洲像被困在笼子的孤狼一样,不停的在休息室徘徊,嘴中嘟哝道:“不就是帮人办点事嘛,以前那么顺利,这次怎么踢到了钢板,这才三天时间,居然就闹出这么大的阵式。怎么办,到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居然也犹豫不定,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李青云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无声的冷笑一声,从空间穿过,到这个处在农村的偏僻小院上空盘旋一圈,才返回肉身。昨天还在的同个“嫌犯”已经不见了,不知道被转向什么地方,目前这个小院只有三名警察和自己一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杀人灭口的好地方呀。”李青云感慨一声,蜷缩着身子,香沉的睡去。当然,如果有一点点异常动静,他就会立即醒来。

    不知睡了多久,李青云被外面的巨大动静吵醒了,吓意识的放出灵体,飞出禁闭室,来到小院上空,看到很多警察和官员,正行动有序的进入小院。他在人群中,看到了黄市长,他居然亲自带队,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人群里,同样有抓自己的三名警察,特别是张亚洲,居然跟在一名中年福的警官身边,惊恐不安的解释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于局长,真的是误会,当时我们抓了人,审完之后,就随手关在这里,可能最近局里事情太多,把这事忘掉了。这不,我出差回来,一听说有人寻找李青云,顿时吓出一身汗,主动找您承认错误,并在第一时间赶到这里,寻找他的下落。”张亚洲这一解释,把自己完全摘了出来,从主观故意,变成了无意犯错,并有及时改正错误的立功行为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不听解释,先找到李青云再说。”于局长黑着脸,火冒三丈的吼道。因为昨天找了一夜,似乎过了黄市长给他的期限。现在天亮才找到,不知道自己的官位还能保住不。虽然现在不流行降职,但是把他调到政策研究室类的清水衙门,他这辈子也别想往上升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在的,我向您保证,我们只是忘掉了释放,并没有其它违纪的地方,更没有动刑。我给大家带路,就在禁闭室……唉,关了两三天,不知道把他吓坏没有。”张亚洲一脸懊悔的说着,冲在了队伍最前面,希望能够戴罪立功。

    只是等他带队冲进禁闭室的时候,却惊恐的现,李青云满身是伤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脸上的血迹未干,躺在地上奄奄一息,似乎随时都会断气。

    张亚洲眼前一黑,差点晕倒,尖叫一声:“怎么会这样,我们明明没有动刑,这、这……于局,你要听我解释啊!”

    于局也是差点晕倒,扶着禁闭室的墙才没有倒下,愤怒的对手下吼道:“把他给我先押起来,等事情调查清楚了,我们按照法律和党纪,严肃处理,绝无二话。快喊医生护士,把李青云抬上救护车,不惜一切代价,要保证他的生命健康。”

    顿时,房间内一片慌乱。幸好早就预料到意外情况生,有一辆救护车在外面随时待命,听到叫嚷,立即冲进去一个担架,把李青云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黄市长看到李青云满身是伤的被医护人员抬出来,脸都黑了,指着于局长的鼻子,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于局长,我给你一天的时间,今天下班前要是看不到你的调查报告,你就不用再来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市长,我会给你一个圆满交待的。”于局长肺都气炸了,被手下惹出这么大的篓子,自己还不知道情况和原因,太被动了。

    然后指挥着忠心手下,把张亚洲以及另外两名参与行动的警察,全部抓起来,押到警车里,自有专人审问。

    黄市长已经叫来随车的主治大夫,询问李青云的伤情。主治大夫表情凝重,说伤情很重,必须到医院详细检查之后,才能确认具体伤情。

    黄市长让朱秘书跟进,如果医院有什么最新消息,必须立即通知他。他今天还有一个视察任务,必须到下级县,到晚上才有可能回来,一整天都没有时间去医院里查探消息。

    李青云被人抬上救护车的时候,似乎听到朱灿朱秘书,正给自己的老婆杨玉奴打电话,告诉她最新消息,说已经找到了,只是受点轻伤,已经送往医院,让她和家人不用担心,到医院就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,李青云有些后悔,自己把自己搞得太惨了,怕是会吓到老婆和父母。只是,这一次的苦肉计这么惨,必须让某些人付出代价。张亚洲等三名警察肯定没有好结果,但李青云必须借此除掉镇派出所的熊家坤,不然把自己搞得这么惨,就没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杨玉奴赶到医院的时候,看到包得像木乃伊一样的李青云,差点哭出来,要不是李青云及时眨眼,她也差点被骗住。至于李青云的母亲,没有察觉儿子的眼神提示,就抱着儿子哭嚎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咧,哪个天杀的龟孙子这么心狠,三天前被抓走的时候是个健健康康的小伙子,现在怎么打得连我都认不出了……我要去告状,就算告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讨个理。”陈秀芝哭得很伤心,骂得很解气,只是门口守着的一群警察,一个个苦着脸,尴尬得要命,也不知道该劝什么,只好承她泄不满。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