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91章 隔壁农场请来的风水师
    李青云看到孙大旗吃瘪,就莫名的高兴,这老头太能拉仇恨值了,看楚应台那颇含深意的目光,似乎有意让他丢脸。=你说没有元气混乱,我偏说有,虽然我的修为比你低,但我是灵修,我比你更有言权。

    看来孙大旗气喘吁吁的状态不是累的,而是气的。这货已经是武修第二境的巅峰状态,随时都有可能踏入那一步,此时对元气的感应居然浑浑噩噩,不如楚应台这个刚入第二境的灵修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武修和灵修的差别很大,但无法说清谁强谁弱,两者在江湖中明争暗斗几千年,永远无法分清胜负。但是,双方谁也不会轻视谁,武修擅长近身格杀,灵修擅长杀人于无形,两者配合,可产生极为恐怖的攻击效果。

    李春秋也不管身后二人的言语,径直走到池塘边,往南观望,指着南边的农场说道:“这个农场有问题,夺他地之生机,犹如在尸体上抹粉,假得太明显。那片绿意生机,犹如水上浮萍,吹之即散。”

    “李师父果然眼力非凡,弟子正要说呢,元气异常的根源就在南面的那个小农场,似乎有人设了一个阵法,那晦涩的元气波动虽小,但非常稳定,非灵修手控所为。但弟子所学极为浅薄,至今不懂什么术法,更不懂什么阵法,只是听人说过三两句相关的秘诀,不知道这番判断会不会出错。”楚应台极为谦逊的说道。

    孙大旗爷着脸,揪着花白的胡子。很不客气的说道:“马屁精,既然知道自己所学浅薄,就不要乱说话。李老二,你已经是大成境界,看到什么就直说吧,到了你这种境界,一通百通,应该没有什么能瞒过你。”

    得,这位大爷根本没把楚应台当富看待,倒像两个怄气的小老头。意见不合时。吹胡子瞪眼,谁也不服谁。当然,真到修习功法时,孙大旗没少摆师父的架子。趁机骂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孙老头。难得你恭维我一句,但我让你失望了。隔行如隔山,我可看不出灵修的弯弯道道。灵修的门派比我们武修的门派还多。术法和阵法更是多如牛毛,我只能看出起始,却看不出运转的玄妙。走吧,到隔壁看看,不管什么阵法,一拳砸碎便是。”李春秋的谦逊言语中,却隐含霸气和豪迈之意。管你什么阵法,管你什么门派,敢暗害我孙子,灭了你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孙大旗气得直撇嘴,只好问李青云:“福娃,南边那家农场是谁家的?和你有仇?”

    李青云跟着爷爷,边走边回答:“谈不上什么仇,只是有些过节。只是大家都是普通人,没想到他们会和灵修接触上,还想毁坏我的农场。”

    楚应台笑道:“呵呵,同行是冤家,李老弟为人忠厚,害人之心不可有,但妨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    孙大旗不屑的叫道:“开个农场,种个菜,怄什么气。这行要是也有冤家,那全天下的农民还不打烂头啊。肯定还有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别的也没啥,这个农场主的现任女朋友是我前女友,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矛盾吧。”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,李青云已经能淡然处之,向别人解释曾经的种种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就比较复杂了,你睡了人家的未来老婆,人家恨你恨得天经地义,没提刀上门砍你,已经算你幸运了。”孙大旗幸灾乐祸的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懒得搭理他,这老头就是欠收拾。不过他是自己爷爷辈的人,有什么不满,也不能直接驳骂。

    到了守瑶农场大门口,推了一下大门,现大铁门从里面锁得很结实。不过这三四米高的大铁门,防得住普通人,却防不住这几人。就连楚应台这个灵修,都能一按门栅,飘然跃过这三四米高的大铁门。

    李青云就更不用提了,整天饮用空间灵泉,身体像个人形魔兽,稍一跺脚,就像烟花一样,一飞冲天,转眼就落到农场里面。

    在铁门附近的角落里,却养着两只大狼狗,身上脏兮兮的,却眼冒凶光。一见来了生人,就要张嘴乱吠。

    这样的狼狗,李春秋一扬巴掌就能拍死几个,但他却没有动手。一向宣称自己不懂什么术法的楚应台,却一挥手,扔出两个纸人,迎风一展,变成两个强壮的盔甲男子,正落在两只大狗面前,一把就捂住了它的嘴,硬是没机会叫出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细细感受楚应台施法时的周围空气变化,所谓的元气波动,只是某一个点的轻微震动,要是不留意,一下子就疏忽过去了。他知道,自己的修为还是不够,强打强杀可以,细节上的把握远不如真正的灵修。

    守瑶农场的山脚下,许靖守抽着烟,眯着眼睛观察自己这座小山的变化。鲁成功正和一位中年男子细声细语的说话,不时报以讨好的微笑。

    他们脚下,有几条诡异的血线图案,以及刚刚燃烧过的黄纸灰烬。两只没有脖子的公鸡,早已僵硬,却如贡品一般,摆在血线图案正中央。

    “大师,您辛苦了,不过等这大阵产生效果时,隔壁的农场主会不会觉异常?”鲁成功似乎在替许靖守操心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皮肤蜡黄,眼睛却异常明亮,表情高傲的说道:“本大师是什么人?他一个普通人要是能够现异常,我郑鑫炎的名字就倒过来写。此时偷天转灵大阵已经运转,这座荒山的灵气刚开始凝聚,你们还现不了,但身为灵修术士,早就现天地元气的异变,种在这里的植物,比以前生长快了两三倍不止,你们就等着财吧。等过七天之后,这个大阵就不用管它了。到时候灵气已经全部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师,既然大师这么说,那我就放心了。这是一点小意思,请您笑纳。”鲁成功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支票,上面的金额是三十万。

    郑鑫炎接过支票,瞥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,微微点头,说道:“算你们识趣,知道我的辛苦。以后要是有类似的需要。不妨打我名片上的电话。阴宅阳宅,风水堪舆,八字算命,取名迁坟……本人无一不精。无一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。若有需要。肯定会再麻烦您的。”鲁成功极为客气的应酬着,许靖守这个农场主人却迟迟不靠近,场面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李青云离他们几百米。就已听到他们的对话。几人表情怪异,想笑又笑不出。这郑鑫炎真是个奇葩,明明修为不错,居然和普通的江湖骗子一样,搞风水堪舆这一行,似乎颇为灵验,收费还不低呢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灵修第二境,我不如他。”楚应台却神色凝重,有些紧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孙大旗颇为惊诧,没想到这个说话像江湖骗子一样的中年,居然有这么高的修为,真不能小看。

    李春秋却步伐未变,犹入无人之境,管你是什么境界的灵修,敢欺负我孙子,一巴掌拍死。老子我不教孙子功夫,那是师命不敢违,但要是有人欺负他,绝对往死里打,没有任何商量。

    李青云心中暗暗兴奋,想看看真正的灵修怎么战斗,阵法什么的,好像是传说中才有的东西,不知道会不会比烂陀寺的几个灵修僧人厉害?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郑鑫炎非常警醒,楚应台的那句话虽然极小,但已传进他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里有位大师,特意来拜访一下。我就是隔壁的农场主,我的农场鸡飞狗跳的不安生,不知道是不是闹鬼,想请大师帮忙看一下。”李青云笑眯眯的胡扯道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隔壁的农场主,郑鑫炎顿时脸色大变,左手掐诀,右手拿符,口中默念咒语,杀气腾腾的瞪着突然出现的四个人。

    不看还好,这仔细一看,差点把他吓趴下。李青云还好,比较普通,看不出修炼了什么东西,只是比较强壮而已。而楚应台只是第二境初期的灵修,论修为不如他。但是孙大旗乃是第二境巅峰状态的武修,气血强大,杀意盎然,犹如出鞘的宝刀,那杀机压得郑鑫炎气机骤停,体内元气紊乱,差点失控把手中的纸符扔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李春秋,他根本看不透,只是瞅一眼就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就像看到一尊恐怖的怪兽,动动指头,就能戳死他。

    “各位朋友,咱们之间肯定有点误会,雇主请我来设坛作法,改善这个小农场的风水,可他只说你们是普通农民,没说你们是这么强大的修者啊!看在江湖道友的面子上,有话好商量,赔礼赔钱都可以。”郑鑫炎一看到这么多高手出现,立即就怂了。要是来一个,还可以斗一斗法,以修为强弱来说话,可是对方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高手,还打个屁呀,江湖中的一个中型门派,都不一定有这样的高手。

    李春秋瞅了一眼他脚下的阵法图纹,也不说话,一巴掌就拍了过去,就像平地一声雷,喀嚓一声,狂风乍起,飞沙走石。在沙尘中,传来几声惨叫,鲁成功和许靖守只是被碎石头砸得满头疙瘩,而郑鑫炎却是因为阵法被毁,产生的反噬力量倒侵入五脏六腑,当即喷出一口鲜血,又惊又怒的扔出手中纸符。

    纸符迎风暴涨,本是巴掌那么大,等飞出沙石区域时,已经变得像席子一般,黄纸上的朱砂图案,出刺目的红光,笼罩住李春秋。

    李春秋冷哼一声,凌空一拳,空气中像一枚爆竹爆炸一样,啪的一声巨响,一股巨大的气浪打在红光上。那巨大的纸符,瞬间龟裂,化为一片片碎沫,消失于风沙中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