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92章 逮到一只肥羊
    这一切快如闪电,以李青云的眼力,居然有些眼花缭乱,等符纸碎裂,郑鑫炎倒地翻滚的时候,爷爷李春秋已化为一道流光,冲进沙尘中,像揪小鸡一样,把郑鑫炎揪了出来。[

    而许靖守和鲁成功仍在沙尘中打滚哀嚎,根本不清楚生了什么事,像做噩梦一般,只感觉到痛苦,能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前辈饶命啊,我只是更改风水,并没有害人之心,刚才扔符,也只是自保,失手打出,并非有意冒犯前辈。”郑鑫炎的术法再次被李春秋破掉,元气反噬,震得五脏六腑已经受伤,嘴角、鼻孔、眼角都有细微的血丝溢出,模样极为狼狈可怖。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有害人之心,你还有机会说话吗?”李春秋不屑的冷哼一声,把郑鑫炎扔到李青云脚下,说道,“福娃,这人交给你处置了,只要不闹出人命,怎么处置都能说得过去。真要杀人,也不是不可以,江湖事江湖了,化出一个道道,在隐秘地点解决,再向特殊部门报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向特异管理处报备?就能杀人?不用负法律责任?”李青云瞪大眼睛,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郑鑫炎一听,顿时面如死灰,知道这老者是真正的江湖人,知道江湖规矩,哀求道:“不能乱杀无辜的,就算向上报备,也要有一个合理理由的。我郑鑫炎出自名门,从未杀乱无辜,也没做过坏事……呃,至少没出过人命。江湖风评不差的,我这样的江湖人死了,特异管理处和我的师门,都不会放任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李春秋冷冷的瞪他一眼,顿时把郑鑫火噎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霸气,管你什么理由和借口呢,想要杀你,不需要任何理由。

    李青云可不想在这时候轻易杀人,至少不会在他人面前,动辄杀人。好男人的形象还是要保留的。而且风水阵被破。自己农场的灵气瞬间恢复,山顶的黑羽鸡已经恢复平静,想那河中的老鳖应该也没有事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态度却出乎众人预料,不但没有狐假虎威的叫骂。反而笑道:“呵呵。既然都是江湖人。相见即是缘分,打打杀杀的多不好。这位是郑先生是吧,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。我见你已经受了伤,不如到隔壁农场里歇息片刻,喝杯水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傻眼了,不明白这伙人到底想打什么主意。但他受伤不轻,在李春秋强大的武力面前,已经没有任何想法。此时有一个说软话的,正合他的心意,于是就顺着台阶说道:“谢谢这位小老弟,你的话很合我的心意,咱们肯定能成为好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居然有力气爬起来,把刚收到的支票塞进了李青云的口袋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嘴角一抽,尼玛,这货也是个人精,都伤成这样了,居然还有心思送礼讨好自己。刚才一副高高在上的神仙模样,此时却成了瘪三一样的可怜鬼,想一想,真让人心酸。

    此时许靖守和鲁成功总算从地上爬起来了,耳朵也不在轰鸣,一看到现场的情况,就知道不妙。事主李青云找上门,又打请来的风水先生打得满脸是血,肯定被人觉了呗。

    “李青云,你什么意思?你闯进我的农场,殴打我的贵客,这是干什么?真当警察局是你家开的吗?”许靖守声嘶力竭的怒吼,不过从他慌乱的表情来看,异常的心虚。

    鲁成功也脸色阴晴不定,咧嘴想笑着解释几句,却怎么笑也笑不出来,最终只是长叹一声,说道:“李青云,咱们老同学之间的误会可能越来越深了,其实我们只想请风水师看看这个农场的风水,增点财运,并没有害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唔,增点财运,这个想法很好呀。这个风水师似乎有点能耐,我先借去用几天,也增点财运。老同学,多谢你提醒我,一命二运三风水,风水师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嘛。”李青云说着,揽着郑鑫炎的脖子,像绑架一样,把这个受伤的灵修带走了。

    李春秋在走之前,很没宗师风度的瞪了许靖守和鲁成功一眼,威胁道:“年轻人,在李家寨做事,还是少走点歪门邪道为妙,不然闹出了祸事,你家长辈来了,也救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孙大旗和楚应台倒没有说什么,有些兴奋的跟着李青云,想要看他怎么处置郑鑫炎这个灵修。

    其实在江湖上,不管是术士还是方士、道士、和尚、风水师……只要真有修炼灵力方面的能耐,都是灵修的范畴。修炼体术、剑术、刀棍之类的的,都是武修。

    “郑先生师承何处啊?主修哪门功法啊?在特异管理处登记备案没有啊?哇哈哈哈哈,我和特异管理处的陶处长是哥们呀,前天他还在我这里喝酒呢,最近有事进山了,过几天就会出来,到时候咱们可以一起喝酒啊。别的东西不好说,但好酒绝对管够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听得提心吊胆,战战兢兢的,好不容易挑不太重要的回答几句,却被李青云抖出的背景吓坏了。自己确实是备过案的,可惜不曾见过特异管理处的陶达潭处长,因为他只是在本省的分部报备的资料,不曾见过帝都的高层。

    “哦,既然郑先生的门派擅长移山易水,寻龙点穴,那就麻烦先生帮我点小忙。呵呵,你懂的,隔壁那货敢害我,我李青云又不是泥塑的雕像,来而不往非礼也,还请先生帮我设个阵法,把隔壁的风水元气搞坏了,让他那座荒山连杂草都难生长。”李青云一副热络的模样,却连家门都没让他进,就蹲在池塘边,指着隔壁的农场,让郑鑫炎施法。

    郑鑫炎差点急哭,满脸羞红的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,我刚刚受伤,此时体内元气混乱,无法施术。如果此时强行施术,不但事倍功半,还会加剧伤势,造成永远无法恢复的暗伤,损伤寿元啊。不信你问这位灵修道友,我若有半句谎话,就让我天打雷劈,心魔噬体而亡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今天也是吓坏了,口不择言的了毒誓,修行之人的誓言可不是随便说说的,稍不留神,就有可能应验。

    “别急别急,不就是受伤了嘛,我给你时间疗伤。哦对了,要灵药不?百年人参、乌、黄精、灵芝我多的是,价钱好商量,给别人要三五百万的东西,我可以九九折卖给你,谁让咱们有缘呢。”李青云说着,把小空间里种了一两年的东西统计一下,现可以冒充百年灵药的东西还真不少呢。今天逮到一个肥羊,不宰他一顿,怎么对得起农场里的花花草草,老鳖黑羽鸡?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