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94章 香辣螺蛳
    锅中加了两勺油,加热至冒烟时,放入干辣椒、花椒、蒜沫、大茴香、豆瓣酱等调料,炝香之后,倒入半盆洗净的螺蛳,大火翻炒。()稍后倒入黄酒,去腥提香,因为螺蛳肉为寒性,倒入黄酒有驱寒的效果。

    等炒出香味时,倒水加盐,水刚好满过螺蛳即可。大火烧滚之后,改为小火慢炖。不多时,螺蛳特有的香味,就在室内弥漫。

    楚应台就在厨房里观看,一是怕郑鑫炎在食物里动手脚,二是想看看这货做菜的功夫。李青云在客厅里陪老婆,闻到香味,顿时来了精神,特意跑进厨房里瞅了几眼。

    在慢炖螺蛳的同时,郑鑫炎手上不停,一直在忙活着其它特色川菜。宫爆鸡丁、麻婆豆腐、夫妻肺片、鱼香肉丝、水煮鱼、灯影牛肉丝、辣黄瓜条、红油泡菜外回一份酸辣爽口汤……

    李青云没看到这货施术时的风彩,但看得出来,这货天生就是一个好厨子。以他的手艺,似乎比李小厨更厉害,祖传手艺非同小可,非乡下人随意摸索几年就能赶上的。

    李青云捏着下巴想了半天,脸上开始浮现不怀好意邪笑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这香辣螺蛳快做好了,我想加点祖传的汤料包,不知你们可愿意尝尝?这玩意香归香,但不适合孕妇和孩童。”郑鑫炎把其它菜快做齐全了,才从随身的携带的杂物袋子里掏出一个核桃大小的白纱布包。

    李青云还未说话,楚应台却先笑道:“杂七杂八的就别放了。免得大家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提味用的祖传材料包,主料是大.烟.壳,外加十三种特殊香料,炖汤煮肉加一点,简直是神仙般的滋味。只要孕妇和孩童不吃,我们成年人吃一点,无伤大雅。”郑鑫炎见有人反对,非常可惜,扬着手中的材料包,委曲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李青云知道这玩意。其实最初是中药的一种。又名罂.粟.壳,具有敛肺、涩肠、止痛之功效。常用于久咳、久泻、脱肛、腹脘疼痛等症。不过一些小饭店在熬汤时,也会加入一些,具有提鲜增味的作用。其壳会产生一种特殊的香味。久食可让人上瘾。但少量食用,对人体无害。

    “呵呵,非常不巧。这里有孕妇,也有孩子,今天就不要放了。若是想吃,下午咱们可以接着做,外面还有一水缸呢。”李青云也不想冒险,生怕郑鑫炎在料子里动手脚。

    郑鑫炎在失望之余,只好寄希望于下次。香辣螺蛳做好之后,其它菜也极快盛盘,浓烈的香味,在室内蔓延。最近胃口不太好的杨玉奴,也早早的坐到餐桌上,等着郑师傅的大餐。两个孩子拿着刀叉和筷子,催促着快点上菜。

    香辣螺蛳直接用小盆端上桌的,红辣椒和青泡椒在里面非常显眼,至于其它大料,已经炖得分不清楚。一闻到这股子香味,李青云早已忍不住流口水,用手取了一个,不用牙签,直接放在嘴里一吸,香辣微麻的螺蛳肉已经进入嘴里,吐掉口上的那片鳞,细细咀嚼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这一吃就停不下来,李青云也顾不了其它,大叫好吃,倒了一杯陈年老酒,吃几个螺蛳肉喝一口老酒,甭提有多美,连报复郑鑫炎的心思都淡了几分。不过,那货既然落到自己手上,肯定也落几层皮,下午不把他的力量榨干,绝不罢休。

    楚应台和郑鑫炎闻到酒香,也已拉椅子坐上桌,不用李青云客气,他们自己倒了酒。楚应台早就喝过空间藏酒,而郑鑫炎第一次喝到蕴含淡淡灵气的美食,喜不自禁,喝过几口之后,才暗暗惊惧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啊,若是日常饮食都有蕴含灵气的材料,那该有何等的底蕴,才会产生这样的人物?他所在的门派,在江湖上属于中流偏上,在门派里十多年,也没见过几种含有灵气的食材,连掌门闭关修炼时,用的都是临时买到的半根人参,年份还不到百年。

    掌门和李青云一比,简直连乞丐都不如。你看看人家,把百年人参、百年黄精卖钱不说,家里吃的喝的,居然都带有淡淡的灵气。做菜用的大萝卜、泡菜用的大白菜……这里面都含有淡淡的灵气,说出去,可让其他灵修活了?

    所以,这顿饭郑鑫炎吃的提心吊胆,纵有千般美味,也吃不出应有的兴奋。反倒是两个孩子,兴奋得大呼小叫,直说今天的饭菜好吃,比李小厨做的饭菜好吃多啦。

    同样的食材,当然是手艺越好,味道越佳。李青云的手艺,那是半路子出家,大致上不错,却是不能细品的。而李小厨和他父亲属于野路子,大多是自己摸索出来的,没有多少底蕴和传承积累。比起郑鑫炎这个不知道传了多少代的祖传手艺,自然比不过。

    吃完饭,两个孩子跑回去了,估计过会就该上学了。而李青云早就让人准备好几只公鸡,扔在大门口,让金币和铜币看着,以防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郑鑫炎知道自己躲不过,也不废话,只说在作法时不让别人打扰即可。又说公鸡用不着,那是骗普通人,增加恐怖气氛用的。真正的灵修,用临时法器,就能布置阵法,控制周围的元气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楚应台给他找个安静的地方,让他先静坐一会,随他是疗伤还是收摄心神,只要把事情办妥就行。

    杨玉奴也能感觉出郑鑫炎的灵修身份,见他们神神秘秘的聚在一起,就悄悄的跟来了。李青云见她感兴趣,也不瞒她,就把上午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杨玉奴一听,顿时大怒,说道:“隔壁的许靖守真不是东西,我们没难为他们。他们居然请灵修害我们。怪不得当时我感觉到周围的元气乱遭遭的,原来有人设阵法搅乱我们的农场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不气不气,别气坏了身子。这不,咱爷爷把这货抓来了,任我处置。别的不说,让许靖守自尝恶果是省不掉的。他找灵修坏我们农场的根基,我们也同样做,让他那座荒山,变成不毛之地。”李青云握着老婆的手,让她消气。

    杨玉奴怀了孩子。脾气见涨。闻言点头:“就该这么干!老虎不威,当我们是病猫吗?先坏他们的农场风水,再找人把他们打走!”

    郑鑫炎从地上站起来,刚好听到杨玉奴杀气腾腾的话。心中暗抹冷汗。暗骂许靖守和鲁成功。你们两个普通人,惹什么江湖高手啊。老子事前没有问清楚,这才栽了跟头。你们啊,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那个弟妹啊,风水方面的事情,我会尽力的。其实你们也是江湖人,应该也听说过移风易水的传闻,我们也只能根本当地的环境,选择阵法和手段。你们这两个农场位置,地脉刚好相联,所以才能施法。若是再远一些的山峰,我可没有办法施术了。”郑鑫炎紧张的解释着,生怕他们要求一些自己办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提什么江湖,我们是普通人,没入过江湖。再说,我们也没要求太多,就让你把隔壁的农场往死里整就行了。”杨玉奴怒气未消,气乎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郑鑫炎差点哭出来,我的姑奶奶啊,你这么年轻就是暗劲高手了,武修第二境的修为妥妥的,这种修为要说自己不是江湖人,那这个江湖上还有多少人敢说自己是江湖人?

    李青云必须挺自己的老婆,当即说道:“郑先生,你就快点施法吧,别把我老婆惹毛了,真把你的胳膊腿打折了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到时候,怕你连灵药的买卖都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楚应台在旁边笑道:“打残了正好,我做生意时,最讨厌别人和我抢。李老弟,你就是太仁慈,对待俘虏,讲什么规矩啊。你许给他的灵药,我出两倍的价钱买下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着摆摆手,用征询的目光盯着郑鑫炎,似乎在告诉他,他的选择决定了他的下场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郑鑫炎哪敢再耍滑,当即从腰间杂物袋里,掏出十几块小玉片,上面刻满翻覆的纹理,隐隐有灵气散。

    “我的百宝囊里只有这么多布阵法器了,全部用在这个阵法上,保准让隔壁的荒山寸草难生。”郑鑫炎一咬牙,开始拼了。

    左手拿玉片,右手掐咒诀,脚踩天罡步,口中念念有词。顿时,周围的元气开始轻微颤动,以他的脚步为中心,朝四周散,形成一个诡异的气场,有几个小型的旋风,随着他的脚步打旋转。

    李青云护着老婆,往后退了十多步。他第一次见人施术,眼中满是好奇,同时放开六识,仔细观察周围的元气变化。

    楚应台同样,微微闭目,用灵修特有的手段,感悟周边的元气变化。

    郑鑫炎突地一跺脚,掐诀的手指向隔壁的荒山,那聚集的元气场有了泄途经,化为一道无形的气浪,袭向荒山。同一时间,他另一只手射出三块玉片,钉入自己脚下不同的方位。力量极大,玉片瞬间没入土石之中,出嗡嗡的怪异响声。

    霎时间,那股气浪已经包裹住隔壁荒山,轰轰两声,好像打雷,周围的元气一片混乱。郑鑫炎再打出五块玉片,压制住强改风水产生的元气暴乱的现象,剧烈的施术手段,让他满身上汗,好像刚从水里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还好,强行压下暴乱的元气场之后。李青云感觉到一股清风抚面而至,荒山为数不多的灵气和生机,顺着郑鑫炎施术的通道,回流至自己的农场。以李青云的六识,可以感觉到灵气的细微变化,虽然不多,但足以让隔壁的农场荒废。

    郑鑫炎又打出两块玉片,没入脚下,终于收了咒诀,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哼哼道:“幸不辱命,这个阵法成了,不出三日,隔壁的农场连片绿叶子都难找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郑鑫炎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他痛苦的揉了揉脑袋,哀嚎道:“这就是强行施术的反噬啊,施术越强,反噬越厉害。我在隔壁只是用了一个唬人的临时阵法,在这里使用的可是长久阵法,使用的法器不毁,这个阵法就永远有效。”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