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95章 恐怖的国度
    李青云看到郑鑫炎累得吐血,报复的心思再淡了几分,灵修施术会产生反噬,以前只是在悟道手札里听闻,真实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。~这是阵术反噬,听说灵修对普通人施术时,产生的反噬更强烈,所以一般的灵修不会无缘无故的对普通人出手。

    楚应台在旁边看得入迷,略有感悟,嘴里不知咕哝几句什么,然后心满意得的围绕郑鑫炎转了几圈,细看他布置的阵法。这个阵法,从外观上看,几乎看不出什么,一点外露的踪影都没有。但是细细用灵力感悟,就能清晰的查觉,这里有一个阵法,元气磁场有异常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隔壁的农场,不如这里的灵气旺,就算把隔壁农场的灵气和生机全部抢过来,对这个农场的帮助也不大。”郑鑫炎生怕李青云对自己有任何误解,又费力的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李青云却微微摇头,说道:“你不懂,其实这两座山的灵气和生机差不了多少,只是我农场里的这座山,常期耕种施肥,显得更加肥沃,加上山中植物茂密,灵气和生机看上去更充足一些。但你窃取的只是山体自身的灵气和生机,这样隔壁的荒山自然寸草难生,而我的这座小山却会享用双份的灵气和生机。”

    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被李青云训为不懂,郑鑫炎自然不服,不过仔细一想,却现李青云说得极有道理。自己干这一行好多年,还不如这个修为不明的年轻人。顿时一了泄气。不过一想到马上就能买下几株灵药,提升修为,这才强打精神,从地上爬起来,不停的揉太阳穴,缓解疼痛症状。

    武修聚内力于丹田,灵修聚灵力于泥丸宫。这个泥丸宫就在人类的头部,居九宫之中.央。灵修受到反噬,脑袋自会疼痛,要是伤到经脉。全身也会跟着疼痛。

    李青云瞅了一眼动作夸张的郑鑫炎。淡淡的说道:“把口袋里的百年黄精吃了疗伤吧,等你把钱转到我账户上,余下的灵药我自会给你。不过最近几天,你却不能离开。我要看到效果再说。吃住你不用操心。我自会安排。不过你也不能闲着啊,我姐饭店里有个小厨师,悟性不错。希望你能传他几手绝活,以后你再来我们李家寨作客,就让他伺候我们吃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这个好说……”郑鑫炎早已尝到灵修的强大滋味,对自己的厨艺并不是多在乎。要是能用厨艺和李青云拉近关系,以后就不用担心灵药来源了。

    楚应台也趁机笑道:“李老弟,我立即让助理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,我的灵药你得先准备。李师父说我的根基不稳,多是用灵药堆积出来的修为,而且药性不纯,很容易出问题,如果不趁着刚进入第二境时,把以前的问题解决,以后再难进步。所以,这些灵药,我是急着用啊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点头,知道楚应台的难处,既然这身修为是用药堆累出来的,那以后的修炼再也离不开灵药,单凭苦修,怕是再难进步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看到隔壁农场的山顶上,站着两个人,正用复杂的表情盯着自己这群人。不用想,肯定是许靖守和鲁成功,这两个家伙害人不成,反被李青云威胁,吓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事报警都没用,因为警察根本不信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,再说,李青云又没怎么着他们,被石头砸点轻伤,就算有证据都奈何不了李青云。只是他们见识过郑鑫炎的神奇,一想到李青云要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自己,就吓得魂不守舍,午饭都没吃,就在山顶侯着,想看看李青云用什么法子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只是普通人,根本感觉不到空间元气的变化,见郑鑫炎没烧香,没燃纸,更没杀鸡作法,心中满是不解。不过见郑鑫炎乱指几下之后,就一屁股坐在地上,极为滑稽,一点也没有作法时的威严和神秘。

    许靖守和鲁成功侥幸的想,或许郑鑫炎念旧,不想被李青云威胁,随意摆弄几下子,并没有布下阵法,对付自己的农场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李青云带着郑大师离开了,难不成作法失败了?唉,我们的农场本来就很贫瘠,要是让郑大师作法,我们的农场也不用开了。鲁先生,希望你请的这个大师讲信用,千万不要反过来害我们。”许靖守焦躁的说道。

    鲁成功带着几分桀骜不驯的的冷笑:“你怕李青云?早知道你是这么胆小的人,就算看在你女友秦瑶的份上,我也不会帮你。别忘了,请郑大师的钱是我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,现在我的家道中落,所有的资产都押在这个农场上面。大把的钞票砸下去了,还没收回成本,就和村里的恶霸闹得你死我活,这让我以后该如何打理农场?”许靖守心中带着懊悔和怨恨,压制着怒火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怪我,要不是你女朋友秦瑶求我,我才不会管你们生死呢。好啦,既然郑大师认真作法,没有反过来害我们,我也该离开了。等过些天,我找到新的经济作物,再来你的农场和你谈合作的事。”说完,鲁成功转身下山,不理身后男子的憎恨目光。

    “那个臭婊子,见我家道中落,又胡乱勾搭了……连这个农场,都不想让我好好的经营下去。我家虽然不行了,但我舅舅、我外公、外婆他们还是有些影响力的……惹急了我,我要你们好看。”许靖守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山上又刮起一阵怪风,吹得许靖守脊背冰冷,打了几个寒颤,也匆匆忙忙的下山了。这个农场不能呆了,谁知道李青云什么时候过来报复,要是李青云找村里人打自己一顿,以李青云现在的势力,怕是也没人帮自己捞回来。

    李青云给郑鑫炎准备了一间客房,让他在里面疗伤休息。楚应台拿着那半块黄精,准备回竹楼酒店享用。不过走到农场大门口时,他现两个气息古怪的外国人,正朝农场里观望。看到他出现时,更是露出警惕、防备的恐怖气息。

    楚应台心头一跳,转身又返回李青云的别墅,有些惊恐的叫道:“李老弟,农场门口有两个外国人,好像是国外特异人士,非常强大,泄露的一丝气息让人惊悸,对我好像有些敌意,我自认不是他们对手,立即就返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一听,顿时来了火气,尼玛,这些外国人胆子肥了呀,老虎不威,真当自己是病猫?都敢派特异人士堵在自己农场大门口?上次失踪的几个人,还没能让他们警醒?

    “哦?国外的特异人士?也就是国外的修炼者吧?以前没见过,我出去瞅瞅。”李青云装作没接触过特异人士,有些好奇,也没有展现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他们带有敌意,我们恐怕不是对手吧,要不要给你爷爷打个电话?”楚应台极为佩服李春秋,除此之外,对其他人是没啥信心的,连第二境巅峰的孙大旗都信不过。

    “不用,在我们李家寨,这些外国佬搞不什么浪花?”李青云说着,已经走出别墅大门,往农场大门看,并没有看到外国人的影子,看样子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楚应台也是虚惊一场,他是南洋富,身份特殊,非常注重安全,要不是想在李家寨寻找修炼机缘,绝不会在此吃苦。

    李青云把楚应台送到垂钓中心,离爷爷的医馆只有几十米远,目送楚应台进入医馆,这才转身返回。

    在渡口的修桥施工现场,有几名个国人的身影,不过这些人是作为监工的身份出现的,工地有一个临时工棚,大多外国人都住在那里,包括负责人丹尼斯。

    李青云停下脚步,心中一动,放出灵体,瞬间飞到几十米外的工棚,仔细搜索国外特异人士。这是他灵体飞离的极限,再远灵体就会散掉。

    不过,灵体飞离肉身这么远,已经起到应有的效果。稍一搜索,就查觉到两个气息强大的外国人,正坐在一间工棚里聊天。他们使用的是通用英文,倒也方便李青云偷听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这个偏僻的山村,为什么有奇异的灵力波动?这并不属于我们西方的异能力量,应该是东方特有的灵修力量。就是那个小农场,非常神秘古怪,我们洋葱头组织的人,想要进入探查农场主的秘密,却神秘失踪,至今没有一点线索。”一个棕色卷的男子,三十多岁,有些恼火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另一位强壮的光头男子说道:“在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,遇到几个灵修,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刚才那位见到我们就返回的老人,就是一名不弱的灵修。我们今天刚到这里,还摸不清这里的情况,不要贸然出手,不然我们可能会像‘疯狗’一样,死得莫名其妙。呵呵,以疯狗的水性,可以生擒鲨鱼,居然会溺水而亡,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所以我很克制,只要能帮组织找到一块太阳陨石,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,就会立即回国。你应该明白的,我连多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个让人惊悚的神秘国度,刚下飞机时,撞到的那位老者,似乎一根指头,就能灭掉我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嘘,弗兰德……别说了,我不想再听到这件事。我们明天就进山吧,因为我中午去饭馆的时候,不小心又遇到一位老者,那位老者,似乎更加恐怖……唉,早知道这个国家如此恐怖,说什么也不接这单任务。”想到恐怖处,光头男子连声音都颤抖了。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