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96章 逮个术士当厨子
    李青云偷听这两个外国修炼者的对话,心中暗乐,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修炼体系划分情况,但是本国的高手能把他们吓得双腿颤,让他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修炼的境界没有那么复杂,而且除了大境界,小境界的划分没有那么明确。无论是武修还是灵修,都是三个大境界,如果对应工人职业技能的划分,正好分为初级技工、中级技工、高级技工。至于那些传说中的顶尖高手,相当于工程师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世界普通技工多,工程师所占的比例相应的稀少。这两个外国佬连遇两名顶尖高手,只能说明他们的运气太好了,或者说运气太差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识过爷爷刚入第三境时的威力,那种拼命的气势,有种天崩地裂的可怕感觉。那时候爷爷还只是刚入第三境,如今在空间泉水的滋养下,已经稳固境界。

    每个境界都有强弱,爷爷李春秋现在正往更高的层次迈进。不过几千年的江湖只划分三个大境界,再高的层次也只是在应用方面,而且是在摸索中前进,并无相关的秘籍指导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知道那些传承几千年的大派有没有第三境之后的秘籍,不过就算有,也不是他们这些散修能够得到的。毕竟连武当弃徒灵虚道长也是摸索着,才以武转灵,在灵修的路子上,走得步步惊心,极为艰难。

    李青云偷听一阵子,感觉没有听到重要的内容。就失去偷听的兴致。只要这两个外国佬不是针对自己而来,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这群外国佬的目标在山里的太阳陨石,修桥只是晃子,搞旅游开也只是为了行事方便。现在他们还没有真正下本钱,如果开始修建登山阶梯、跨山索道,那才是真心实意的开。

    以洋葱头协会的能量,控制几下子公司搞投资,非常简单。而且以前经常这么操作,为了某种稀缺资源,没少策划类似的投资案例。以县里和镇上开出的优惠政策。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。

    天黑的时候。郑鑫炎从客房走出来,精神恢复得不错,至少不像下午那种半死不活的模样。一块百年黄精,已被他吃完。从他眼睛里流露出的喜悦表情来看。应该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“哟。郑大师出来了,怎么样,伤势治愈没有?”李青云正和老婆在客厅里看电视。见他出来,就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杨玉奴仍把他当作暗害老公的敌人,爷爷擒回来的俘虏,对他依然没有好脸色。不过她生性善良,却不会说什么过激的嘲讽话,不说话就是她最大的反击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,不敢当,李老弟要是不嫌弃,喊我一声郑老哥就行了。伤没有这么快康复,就算顺利,也得三四天。呵呵,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自从到了老弟这里,才算开了眼界。早知道你一家全是高手,底蕴如此雄厚,打死我也不敢对你们施术啊。”郑鑫炎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普通人,岂不是被你害惨了?”杨玉奴气不过,忍不住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青云知道老婆最近因为怀孕脾气不好,笑着打圆场:“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就不说了。郑老哥不但是个灵修高手,还是个厨艺高手,今天小厨工作忙,没有过来,我就先跟郑老哥学几手。厨房里的食材已经准备好,就等郑老哥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看起得老哥这点手艺,是哥哥的福分。来来来,正好有点饿了,这时候做菜,水准最高。”郑鑫炎在李青云夫妇面前,不敢摆一点谱,客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李青云跟着郑鑫炎进入厨房,看他做菜,听他讲解所做菜肴的秘诀。在等待炖煮的过程时,顺便聊起江湖上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郑鑫炎不管修为如何,毕竟是从江湖门派中出来的弟子,在yun南和川南一带,也混出不小的名头,知道很多江湖事,也知道江湖规矩,算是踏入江湖的人,吃的就是江湖饭。

    “你们明堂宗只看风水吗?所有的功法和术法都围绕风水而成?”李青云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明堂本就是风水中的术语,指穴前群山环绕,众水朝谒,生气聚合之场。据我师父讲,我们宗派擅长阵法,攻击力倒也不弱。可惜在那个特殊年代,断了传承,我们现在所修的术法,不及先祖所修的百分之一。如果不是这个原因,我的战斗力也不至于那么差。”

    “风水分类其实也很多,在看穴方面,也分为阴宅和阳宅。阴宅就是死人坟墓,阳宅就是活人住所。李老弟这栋别墅,应该找高人看过吧,这位置就是典型的明堂格局。细说明堂,以场地而论,可分为小明堂、中明堂、大明堂。以局势分,又可分为内明堂和外明堂。凡富贵之地,必内外明堂俱全,内明堂指的是你家的院子,外明堂指的是院外的地势。明堂能够藏风聚气,必须四周环水……”

    说起专业领域的知识,郑鑫炎顿时来了精神,那是滔滔不绝,恨不得把自己的能耐全部显摆出来。可能是职业习惯,讲得让顾客信服,就会大把大把的掏钱。

    其实李青云盖别墅的时候,真没请专业的风水师看过。只是找来的建筑设计师刚好懂一些风水知识,加入现代设计理念,巧加配合,居然正合了好风水的格式。特别是李青云为了让九个池塘连起来,打通了水域,只在原来的接合处修建拦网,无意之下,形成了后天的四周环水,锁结重重的聚财之地。

    李青云听得很投入,想不到一个普通的建筑,也能有这么多学问。这些外在的风水术郑鑫炎讲得很多很详细,但牵扯到具体功法和阵法,却是惜字如金,一点也不对外透露。

    李青云对别人家的功法,也没有多大兴趣,他连灵虚道长留下的术武双.修秘籍也只是刚刚领悟完全。大多时间都是灵体在小空间里修炼,本体却是有些惫懒,修炼的时间不多。所以,他的灵魂力量越来越强大,但本体境界却是极低,没有在泥丸宫聚集太多的元气,就算是灵修高手也难看出李青云的真正修为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小空间,走的修炼路线和别人不同。哪个灵修没怎么修炼,就能灵魂出窍的?这种能力,也只有第二境巅峰的高手或者第三境的高手才有能耐使展。

    不多时,郑鑫炎已经把晚饭做好。主菜是水煮牛肉片、麻辣鲶鱼干锅,外加一份鳗鱼汤。配了三个素菜,两个凉菜,总共八个菜,分量很足,足够他们三个修炼者吃的。

    大家已经解除敌对关系,所以李青云也不再吝啬,主动拿出一坛十年份的空间藏酒,算算时间差,再加上原来的储存时间,这一坛酒甚至过了十五年,酒香更浓,郑鑫炎不管香味如何,只知道这坛酒的灵气比中午那瓶强,甚为感激,说了不少客气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刚吃完早饭,李小厨就过来了,还拎了两瓶酒两块肉,说是拜师礼。那肉一看就知道是从青荷居拿过来的,肯定是姐姐帮他准备的。李青云暗笑,什么拜师礼呀,只是一个说头而已,反正他学会了手艺,最终受益的还是青荷居,没白让姐姐帮他谋算一场。

    对外人,郑鑫炎孤傲的脾气又犯了,只是扫了李小厨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我可不收徒弟,只是看在李老弟的面子上,教你几手绝活而已。至于学到哪一步,就看你的悟性了,我可不敢保证你能习得我的祖传绝技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郑师傅教训的对,我也不敢奢望什么,能学几手绝技,已经是我的造化。”李小厨摆的姿态很低,他听李青云说,这位脸色有些蜡黄的中年是个厨艺高手,什么祖传多少代,在川南如何有名气,早就心动了。拜师学艺嘛,哪有不挨训的?

    李青云也不好揭穿郑大师的做作,逼急了,兔子还会咬人呢。只要他肯用心教,训斥学员几句,也是正常的。呵呵,要是他不用心教,那时候有的是办法收拾他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厨房,李青云懒得进去看,今天把两只海东青放出来,让它们熟悉一下真正的蓝天,整天在小空间里缩着,虽然灵气充足,却怕它们忘了如何飞翔。

    海东青也不是白飞的,这不没过多久,已经往院子里扔了七八只野兔,四五只野鸡,还有一只倒霉的斑鸠,两只不知从哪里飞来的鸽子。如果扔下来的野味还能挣扎,金币和铜币就会扑上去,迅的解决它们。

    鹰、犬组合,简直是野味杀手啊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今天有好吃的,刚上任的派出所所长张宝亮带着刚收拢的心腹李云聪,拎着礼物来拜会。

    刚上任的派出所所长就来拜会自己,李青云总算感觉到一丝当恶霸的感觉,嘴里却客气的笑道:“张所长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啊。大头,你小子不够意思,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怎么不提前打电话通知一声?”

    “咳,那个啥,现在我是国家公务人员,跟着领导前来办事,你能不能喊我大名?整天‘大头大头’的叫,影响多不好?”李云聪尴尬的叫嚷道。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