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97章 我真的有钱啊
    李青云听到小伙伴说自己是国家公务人员,让自己谨慎言行,一巴掌就抽到他脑门上,差点把他的大盖帽打掉。|[2][3][][x]}

    “在派出所上两天班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?再说这话我抽死你。”李青云说完,见张所长脸色有些尴尬,忙笑道,“哎哟,看我这张嘴,一秃噜就乱说。我是说这小子,可不是说你,真是抱歉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跟小开玩笑,骂娘都行,我可不会乱想。都三四十岁的人了,没那么矫情。”说话间,张所长已经跟着李青云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杨玉奴招呼一声,把客厅让给他们,自己去外面晒太阳,顺便把野马白加黑放出去溜溜。不过出去一会,就嘟着嘴回来了,见李青云注意自己,就解释一句:“刚才晴得好好的,一转眼的功夫就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清明前后雨纷纷,今年的清明自己没在家,也不知道下雨没下雨,不过听人说没下,估计这雨是补清明的那一场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是留客雨,知道今天有厨师高手在场,又有刚从山中猎到的野味,想挽留贵客呢。”李青云开起了玩笑。张所长拜会自己,有副局长刘向前的恩情在里面,也有自己在青龙镇的特殊地位的原因。既然这个所长示好,自己没有必要把人往外推。

    镇派出所所长这个位置,官位不大,但非常重要,有时候比副镇长还好用。处理一些民间纠纷,人家就认准这个官职。别的人说话震不住场面。

    张所长感受到李青云的善意,心中颇为感激。来之前,他曾多次听同事说过李青云的嚣张跋扈,动辄打人骂人,还把老所长一村的晚辈刘保全打伤了。没想到来到之后,人家以礼待之,说话也极为客气,就像当初对付老所长刘向前一样。

    没到十一点,郑鑫炎和郑小厨就在屋里倒弄出十多个菜,蒸锅米饭就能吃了。李青云决定提前开饭。打电话叫来村长李天来和四爷爷李春易作陪。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第一次看到郑鑫炎。只感觉这人挺傲的,谁都不搭理,只对李青云夫妇敬酒说笑,似乎整个桌子。能让他看在眼里的。只有李青云夫妇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懒得解释。大家各交各的,几杯酒下肚,大家的话就多起来了。李春易脾气倔。也看不惯郑鑫炎的为人,突然说了一句:“这人就是隔壁农场请来的风水大师?我可在村里听说了,这是隔壁那混蛋城里人请来害人的,福娃,你怎么把他弄家里了?”

    郑鑫炎顿时眼睛一瞪,闪过一丝凶光。自己堂堂的灵修,哪轮到山野村夫说三道四?

    李青云却颇含深意的介绍道:“这是我四爷爷,一辈子脾气就这样,他可是我爷爷的亲弟弟,你瞪他一眼不要紧,但若动其它心思,小心我爷爷一巴掌抽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我只是眼角抽筋,可不敢瞪他老人家。他是你爷爷的亲弟弟?”郑鑫炎暗道倒霉,在这村里,随便惹一个老汉都是绝顶高手的亲属。

    “哼,你说呢?”李春易板着脸,气乎乎的说道,“你这年轻人,随便说你两句,就敢起坏心思?就算我没有一个会点武功的哥哥,你当着派出所所长的面,就敢动我?”

    “误会误会,我只是一个风水术士,给人家看宅子的,混口饭吃,能敢动什么心思。哎呀,老爷爷,刚才是我不对,现在敬您一杯,请您消消气。”郑鑫炎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,跟李青云他四爷爷呕什么气。

    得,一下子变成孙子辈的了,本是满腹怒火的李春易也没话说了。接了他敬的一杯酒,才算顺了气。

    张所长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,小心猜测着所听到的重要信息。早就听说李青云的爷爷是个神医,同时也是个武功高手,只是普通民众极少见到李老爷子出手,时间久了,都以为是传言。没想到在他们村子里,遇到的外地高人,对李老爷子极为惧怕,似乎证实了传言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张所长想起上任前刘向前找他谈话时所说的,在这个位置上,想要长久,甚至想要更进一步,一定要服务好李青云一家子。这话说起来有些摆不上台面,但是张所长却听得很认真,因为刘向前就是因此受益,没少得到上面的照顾。本是调到县局的闲职部门,但是市里领导到县里视察时,几次提到刘向前的名字,本县的领导想不重视他也不成啊。

    “吃菜吃菜,四爷爷,郑大师现在是我做菜的师父,您老就多担待一些,我也敬您老一杯。”李小厨见气氛有些尴尬,就忙站起来,准备劝和。这桌子,就他地位最低,刚才都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兔崽子,胳膊肘子往外拐呀。算了,我也不是倚老卖老的人,既然能坐到福娃家的桌子上,就是缘分。”今天的酒不错,李春易也不客气,又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郑鑫炎微微点头,第一次觉得有个徒弟也不错,至少在关键的时候,可以为自己说句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气氛好多了,只要郑鑫炎不摆出一张欠扁的脸,大家都能说说笑笑,聊聊家长,谈谈天气,谈谈农事。这里生活悠闲,也没有什么烦心事,说起生活乐趣来,倒是一大堆。

    不过饭没吃完,李青云就听外面有人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福娃,福娃在家吗?我是二愣子啊,有人想买你家的茶叶,我把人带来了。”二愣子的声音,断断续续的从外面传过来,他说的话不能太长,一说长就半天接不上,跟结巴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嗯?茶叶?我什么时候要卖茶叶了?怎么还有人找到家里来?”李青云有些纳闷,自己家后山确实有几十株老茶树。质量中上,以前也卖不上钱,前来收茶的客商极力压价,累死累活炒出一斤茶,也只能卖到二三十块一斤。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一些茶树,少则炒出几十斤,多则上百斤,但忙活很久,也赚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后山上的茶树不同了,经常用喂鸡的灵泉水灌溉。今年的茶叶厚实鲜嫩。色泽翠绿,极为喜人。在李青云被市警察抓走前,他父母采摘一些,炒出来十多斤。留着自家喝。之后为了寻找李青云。一家人也没心思采摘。工人似乎也忽略了这事,等李青云出院回来时,现大多茶叶已经长得太老了。味道远不如第一次采摘的,只好让工人采摘炒制后,堆在干燥的楼上房间里。

    李青云记得那些茶叶大概有几十斤,虽然叶子稍老,但比普通人家的茶叶质量好的不是一点半点。当时他让父母不用着急卖,等自己把野猪的事情处理完,找城里的朋友,让他们帮着处理。

    看到李青云的疑惑,杨玉奴只好解释道:“咱妈觉得那些茶叶堆在楼上不好看,遇到阴雨天,还要晾晒,太过麻烦,稍不留神,就有可能霉,那时候就没人要了。那天你请城里的技术专家给野猪场的工人做培训,有外地茶商来收茶,咱妈就把这些茶卖掉了,总共三十多斤,三十块一斤卖的,人家给了一千块,咱妈转手就给我了,说让我买点好吃的,给孙子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啥?三十块一斤就卖了?那茶叶虽然老了些,但毕竟是清明雨前茶,我让城里的朋友随便找人处理一下,三百一斤都有人抢着要。”李青云咧嘴苦笑,不过自家老妈已经卖掉了,哪怕一毛钱一斤,自己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也劝了呀,不过咱妈说,往年都是二十五块一斤卖的,今年还涨了几块,卖了不吃亏。而且,村里的其他人家都卖了,又不是我们一家。”杨玉奴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,卖就卖了吧,雨前茶就菜那一点,今天又下了雨,以后再采摘茶叶,就更不值钱了,多少还能再炒出几十斤吧。”李青云说着,就朝门外走。二愣子人不错,既然来喊自己,得出去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郑鑫炎在屋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指着桌子上的茶杯里的茶叶叫道:“这样的好茶才卖几十块一斤?天哪,这怎么可能?我出一百倍收购,你们有多少我要多少,一千倍也行啊。你们的茶园在哪里,我自己去采摘。”

    前天招待郑鑫炎的茶,就是最初采摘的那十几斤嫩叶子,不但味道极好,而且蕴含淡淡的灵气,在修炼人的眼里,这属于传说中的“仙茶”。初次享用到这样的“仙茶”时,郑鑫炎感动得快要哭了,所以才如此卖力的给李青云做厨师,不用他招呼,什么拿手做什么。可是今天才知道,在他眼中的仙茶,却被李青云他妈卖出了废品价。

    杨玉奴看出了他的心思,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这茶你买不到,我们家不缺钱,也不会随意出售。至于卖了的茶叶,虽然同树,但质量和你喝的没法比。要是现在采出来的茶,味道就更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村长李天来喝多了,借着酒意笑道:“郑大师,有些东西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。不是我吹牛,我们全村人的能人加起来,也不如李青云一根手指头,他种出的东西,那是别人拍马也赶不上的。嘿嘿,这茶刚炒出来时,李青云他老子就给我送了二斤,够我喝大半年的了。这可是钱都买不来的好东西。别人种出的西瓜,一块钱一斤没人要,他种出来的西瓜,一百块一斤别人抢破头都抢不到。不过我是他叔,想要吃西瓜,一个电话,保准给我送到家里。你还一百倍,一千倍的加价购买,感情没到位,加一万倍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郁闷的撇着嘴,真诚的说道:“我真的有钱啊,能买到这些灵物……嗯好东西,我倾家荡产都乐意。”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