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398章 茶商和二愣子
    李青云出去的时候,见二愣子正摆弄池塘边的一株老桃树,桃花被雨点砸得破败,花瓣落到池塘里,引得一些幸存的鳗鱼争抢嬉戏。\ \

    二愣子旁边站着三位茶商,衣着不同于乡里人,比较讲究。他们正无聊的打量着旁边的一株樱桃树,有的枝子仍开着粉红色的小花,有的枝头却挂满了小樱桃。

    这些果树,没有刻意嫁接培养,品种比较混乱。比如樱桃,村里子原本有两个大品种,一种开粉红色的花,另一种开白色的花。后来不知怎的,串种的樱桃就多了起来,花色变化不大,但果实却有明显区别,口感也是千变万化,有甜有酸,有大有小,也有又酸又甜又大的优良品种。

    见李青云出来,二愣子立即扔下满手的桃花,显摆道:“福娃,他们想买你家的茶叶,我把他们带过来了。要不是我帮你家采过茶,还真认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听得有些晕,不明白二愣子说得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那位茶商,四十多岁,带着考究的眼镜,有几分文质彬彬的感觉,未语先笑:“你就是李青云先生吧?是这样的,我们前段时间从你们村收了一部分茶叶,回去之后,经过专业师傅的鉴定,现有一种茶叶明显异于其他家的茶叶,经过品尝,我们惊讶的现,这种茶的味道比较符合我们的口感,决定前来实地考察,如果质量能够保持稳定的话。我们可以签订长期供货协议。当然了,价格也会略高于其他家的茶叶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镜男向后招招手,另一位茶商把从随身皮包里掏出一个精美铁盒,打开之后,露出满满的一盒茶叶,颜色翠绿,虽然炒制过,但纯正的色泽依然保持得完好。

    这茶正产于李青云农场后山,李青云瞅一眼就能确认。不过听到眼镜男的话。却是极不满意。这**商。坑了本村的茶户多少年,遇到自家产的极品好茶,侥幸收到三十多斤就算了,居然有脸找上门。说要长期合作。开出的价格也只比普通茶叶略高一些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我们家不产茶。呵呵,炒制好之后,一斤才卖二三十块钱。这价格还不如种白菜呢。你们呀,到别人家问问去吧,想买白菜,可以到我们家看看。”李青云说完,冲二愣子神秘的笑了笑,又眨了一下眼睛。懒得和这群茶商纠缠,直接否认这事,想让他们快点离开。

    尼玛,谁说二愣子傻啊。

    这货当即就一拍大腿,尖着嗓子叫道:“我日,我就觉得我记错了,福娃家是开农场种菜的,哪里种了茶树?要说这茶树啊,整个村就我们家种的最多,不过你们茶商说我家的茶叶子太小太瘦,连二十五块一斤都不给我,真不如种白菜呢。可能你们不知道,福娃家种的白菜都一百块一斤呢。”

    三个茶商翻了翻白眼,差点气晕过去。在小雨里等了半天,结果却等到这消息。他们早就看出二愣子脑袋有问题,说话也怪得怪气的,没想到真闹个大乌龙。

    只是戴眼镜的茶商却皱眉,眼中充满疑惑,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。李青云嫌茶便宜,就说自家不种茶?而这个二愣子刚才信誓旦旦的保证,这茶就是李青云家里种的,还说帮他家采过茶,也亲眼见他们家炒过茶,甚至卖茶时也在现场。

    面对罗生门一般的现场谜团,戴眼镜的茶商却突然笑道:“李先生,先别急着否认。我承认我们之前的收购价不高,但整个青龙镇的茶叶都是那价,又不是我们一家压的价。当时我们收的价格是三十一斤,如果知道你家的茶叶品质不错,我们可以提升到五十一斤,六十一斤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两个茶商忙道:“谷老板,这价格开的太高了,我们不赚钱,还要往里面贴钱。再说了,他这茶种植规模不大,对我们茶商来说,没有什么经济价值,推广不出去名声,再好的茶也卖不上价,最终只会砸在手里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笑看他们表演,一个红脸一个黑脸嘛,这是商人惯用的伎俩。这些茶商,对本地茶户剥削习惯了,其实本地野茶品质不差,属于中上品质,口感不弱于一些名茶。但是那些名茶是什么价啊,炒制后,茶商去收购,一斤一两百属于常规价,甚至有更高价码的茶叶。

    “福娃都说家里不种茶了,你们这些外地人烦不烦啊。快点走,不走我放狗咬人啦。金币、铜币,快点出来干活啦,这些黑心商人偷人家的桃花,快咬死他们。”二愣子越俎代庖,结结巴巴的训斥着外地茶商,帮李青云放狗赶人。

    金币、铜币懒洋洋的睡在大门底下看雨,听到有人喊它们的名字,这才晃晃脑袋,站起来往门口探望。见李青云没有使唤,又慢吞吞的卧下去,中午吃得太饱了,撑得不起动。

    李青云笑了笑,家里有客人还没有散场,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,摆摆手说道:“行了,你们别浪费时间了,非要我说明白才罢休吗?你们开的那点价,我看不上眼,家中老人卖给你们那点茶,算你们运气好,自己偷着乐就行了,别再找上门自取其辱。你们是茶商,更了解茶叶品质,也知道那些茶的真正价值。戴眼镜的,特别是你,你更应该明白这些茶珍贵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戴眼镜的男子微微一怔,仔细盯着李青云看了几秒,这才恍然,抱拳拱手,行了一个江湖上的礼节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茶商看愣了,不明白生了什么事,在后面不解的叫喊:“谷老板,喂喂,你怎么真走了?咱们不是说好了嘛,这茶就算亏点。咱们收来自己喝也行呀……”

    李青云看着戴眼镜茶商的背影,微微摇头,明明是个灵修,知道这茶里含有淡淡的灵气,居然还有脸开出这么低的价格。老子要是再卖给你,就真的犯傻了。

    这世间含有灵气的东西,其实也不少。中药和茶叶都算是特殊的材料,在一些大门派所在的洞天福地,还是能够聚存一些灵气的。中药和茶叶本身就能吸收灵气,所以在修炼者心中。偶尔遇到含有灵气的中药和茶叶。也不算太稀奇,只是价格比较昂贵而已。

    同一座山种出来的蔬菜,所含的灵气就远远低于茶叶。如果种出的人参蕴含灵气量为1oo点,那同等重量的茶叶蕴含灵气只合1o点。而同等重量的蔬菜蕴含灵气仅仅只有o.1点左右。甚至更低。

    这灵气含量值只是一个比方。真正的东西千差万别,不会这么准确。像李青云拥有的悟道茶,所含灵气并不比普通的人参差。所以。当年的灵虚道长在普通的山峰上种植悟道茶,茶树也能吸收山脉中极为稀薄的灵气,不但味道绝美,还能让修炼者有所受益。

    打走三个莫名其妙的茶商,二愣子却赖着不走,跟着李青云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福娃,俺爹说了,俺家采完茶,地里暂时没活了,就让我进你的野猪场干活吧。别的细活我干不了,但给猪喂食,清扫猪圈,这活我还能干吧?工资你随便给点就成,反正我也讨不起老婆,每月能存点钱养老就行了。”二愣子把话说得悲凉,却没有悲伤的语气,似乎在叙说一个人人都知道的事实。

    二愣子家里有片茶田,不过他们父子二人懒于打理茶田,现在称它们为茶林更合适。该施肥时不施肥,该修剪时不修剪,那茶田要是能有好收成,才算怪事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尝过他们家的茶,和山里的普通野茶味道相近了。现在他没时间做茶叶这方面的生意,如果把本地茶叶推广出去,就算山里的野茶,也能卖出好价钱,那时候二愣子家里的茶田就是一个会下金蛋的母鸡,不但能讨到老婆,而且还得挑着选漂亮的。

    “这场雨后,不是还得采摘茶叶嘛,光凭你爹一个人,累死也采不完。”李青云觉得野猪场还是有些危险,怕二愣子这慢吞吞的性子,到里面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俺爹说了,后面的茶不值钱了,累死累知也卖不几个钱,还不如让我进养猪场打工。俺爹早就打听清楚了,你给李石头开的工资是一个月三千块,我不要要求那么多,一个月给我一千块就行了。”二愣子追到屋里,见一屋子人正吃饭也不害怕,拉了一张椅子,就坐在李青云身边。

    李青云让李小厨给他加双筷子,让二愣子也坐上吃点喝点。别人嫌弃二愣子,李青云却没有这方面的心思,两人算是同时代长大的人,二愣子脑袋有点问题,但知道好歹,没干过坑李青云的事,还多有维护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野猪饲养场里可不太安全,那些家伙虽然是培育品种,但野性仍在,稍不留神,就会激起它们的凶性。回头我跟你爹聊聊,要是他真放心,我就让你试试。普通工人是什么工资,我就给你开什么工资,不过不要和石头叔比较,他在里面可是安全顾问,除了三千块的工资,每月还有不菲的奖金呢。”李青云考虑一下,终究没忍心拒绝,答应之后,就劝二愣子吃菜。

    二愣子虽然在家里吃过了,但没闻过这么香的菜,也没怎么客气,就坐下来闷头大吃。最离奇的是,他的酒量很猛,吃一口肉,喝一杯酒,直说肉香酒好喝,最后嫌酒杯太小,直接倒碗里喝,喝了三四碗,屁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李青云眼睛一亮,总算又现二愣子一个优点,能喝酒是好事啊,以后农场里招待客人,自己不在的时候,可以让二愣子上场,凭他这三四碗面不改色的酒量,绝对可以镇得住场面。

    “浪费可耻啊!这李青云的身家底蕴该有多厚,灵茶仙茶当垃圾卖,灵酒美酒请同村的傻子愣子随意喝?”郑鑫炎却心疼得直抽筋,他酒量普通,明知道这是好酒,并且含有一些灵气,但怕喝醉了误事,一直强忍着没敢喝多少。此时见到一个傻子,咕噜咕噜把剩下的小半坛子倒进碗里喝了,甭提有多纠结。(未完待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