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400章 认栽
    “你潜入我的农场偷东西,还好意思问我是谁?”李青云冷笑一声,已经如猎豹般蹿出,十几步的距离,对他而言,只是转眼之间的事。*

    谷兆基修为不差,在惊恐之下,虽然极为狼狈,但手上仍然使出一个小术法,阻止这道气势骇人的黑影。

    一道狂风乍起,周边元气一颤,一个小型术法从他手上弹出。灵修施法,根据法术强弱,时间长短不一。他这个小法术是一张透明的网,普通人肉眼无法看到,但是修炼者却能通过感悟元气的波动,“看”到术法形态。

    一张巴掌大小的透明网,转眼放大几十倍,挡在李青云的攻击路线上。像巨大的蜘蛛网一样,充满弹性和粘性,一接触李青云,就有一股怪异的吸力,似乎就要把他固定在网中间。

    李青云常期服用空间灵泉,身体强壮,气血强大,如人形魔兽一般。大吼一声,那张无形的巨网顿时一颤,居然失去了粘性。同一时间,李青云划掌如刀,用力一斩,只听滋啦一声,犹如闪电划过,在空气中留下古怪的爆裂声,隐约有火花闪耀。

    谷兆基闷哼一声,鼻子里涌出两道血花,术法被破,产生的反噬让他受了伤。可是,身体上的这点小伤远远不及他内心的伤害大,自认也是灵修高手,在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,可是在这个山村,却被这个年轻人一招破法。

    来不及施展第二个术法,身体外面的那层保护罩再次被李青云轻易的划开。是的。野蛮的用手掌划开,就像划破一个水泡那样简单。然后,他的脖子就被李青云掐住,像拎小鸡一样,把他从树后面拎出来,一身术法,在他面前施展不开,好像被一股奇怪的力场禁锢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掐着他的脖子,居高临下,冷冷的盯着谷兆基的眼睛。正犹豫着是不是用小空间把他收进去。灭口算了。只是冷静思考一番,觉得这人并没有流露出明显的敌意,也并没有犯下自己的忌讳,是生是死。可以再观察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没死。是因为你对我用了一个简单的小术法。并没有杀意和明显恶意,不然你的尸体已经开始冰冷了。趁你还能说话,在你窒息之前。解释一下来意,如果在昏迷前没有让我取消杀意,那你就和这个世界道别吧。”李青云的话很冷酷,杀机也是真实的。他知道灵修的恐怖之处,打蛇不死,必被蛇伤,他可不想整天提防这些杀人于无形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谷兆基没办法解释自己没用杀招的原因是时间不允许,感觉到李青云的杀意,他也不打算解释了,忍着痛苦和恐惧,急促的说道:“我想……收购你家的……茶叶,因为里面含有淡淡的灵气……我是祖传的修炼功法,没有资源,需要什么,全靠自己……真没有恶意……”

    解释这里,谷兆基已经说不下去,眼前开始黑,一张脸憋得通红紫,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临近。作为一个灵修,一个修炼者,常常以然的心态面对世间大众,总觉得自己有一天可以脱生死,但是死亡往往很突然,让人意想不到,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一次突起的贪念,就有可能丧命。

    李青云见他昏过去了,就没有继续用力,带他下山。这样的灵修,既然不想杀他,放在自己家里肯定不行。放在酒店里,也不方便监控他,只能把他送到爷爷那里,借用他老人家的第三境修为,唬住对方,不管对方对茶叶有多大的贪心,在绝对实力面前,也会收敛。

    李青云没功夫搭理守在隐密处的两个贼人帮手,径直把人送到了爷爷的医馆里。每天的这时段,是爷爷教导小道士清风的时候,孙大旗这时候会摆出师父的威严,教训楚应台,不过也会教他一些实用的保命手段。

    见李青云抓来一个第二境的灵修,孙大旗和楚应台顿时吓一跳,这才惊疑不定的猜测李青云的实际能耐有多大。听到孙大旗的叫嚷,清风更是差点把下巴惊掉,都说这个小师兄不懂功夫,太特么骗人了,他要是不懂功夫,这世间还有几个懂功夫的人,可以毫无伤的抓到一个灵修第二境的高手?

    “你小子,整天尽给我添乱,你抓到的你处理,往我这里送干什么?”李春秋波澜不惊,似乎早就认准李青云有这个能耐,瞅一眼地上的谷兆基,不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货是个茶商,说是祖传的灵修功法,看模样,也是个文雅人,你们应该可以交流一下。对了,他是潜入我的农场,想要偷茶,被我抓个现形,随便吓唬他几句,他就晕了。他要是醒来了,你们记得让他个毒誓,不要找我报仇,更不要暗害我的家人,不然我真会杀人灭口。”李青云大大咧咧的说着,把人丢下,就准备回去陪老婆。

    其实这时候,谷兆基刚好醒来,听到李青云所说的话,吓得身体一僵,一股尿意差点憋不住。这才知道,自己的感觉没差,这个身手恐怖的年轻人,真的想杀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,就听李春秋傲然说道:“福娃,你不是江湖人,对江湖上的规矩你也不太懂。祸不及家人,这是江湖中的底线,哪个人踏过底线,会遭到所有江湖人的共同打击。特异管理处的陶处长和你关系不错,最近又在村子里出没,这些东西你可以向他讨教,我想他应该有兴趣和你聊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还有这规矩……哼哼,当爷爷的不给我讲,还让别人告诉我,真无聊。这个江湖人,我不做也罢。”李青云说完,扭屁股就走,懒得和这些整天神秘兮兮的高人说话,哪怕他是自己的亲爷爷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踏入这个江湖,岂有说不做就不做的……当初我不教你武功,也有这一方面的考虑呀。”见孙子已经出了院子,李春秋才踢了踢躺在地上装昏迷的谷兆基,说道,“收了你的术法,别自己作死,以你的功力,若能达到第二境巅峰,拼死用灵魂攻击我还能有些顾忌,但若论近身术法的拼杀,我一根指头就能让你永远躺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谷兆基被李春秋的话吓得一哆嗦,本能的睁开眼睛,扫视一圈,眼睛都直了,这是什么情况,连被人称为近几十年最不可能出现的武修第三境的高手都出现了,自己还折腾个屁,直接投降吧,认栽了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