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402章 马上马下
    吴筱雨吓得尖叫一声,这才知道脚踝处的扭伤已被他捏好,以她的聪明才智,在瞬间就想明白李青云说那话的意图,但是女人的小性子,还是让她顺势蹬了李青云一脚。

    这一脚正蹬在李青云的脸上,白嫩嫩的小脚如豆腐般,脚指头差点塞进李青云的嘴里。不过李青云没有喊痛,她却“哎哟”一声,因为她用的是刚捏好的伤脚。

    “疼死我啦,李青云你这个混蛋敢调戏师姐?要不是脚疼,非踢死你不可。”吴筱雨用的力量不大,却也疼得直咧嘴。当然,她也只是小性子,如果真的气恼李青云,就使用那个没脱鞋的好脚了。

    “我才疼呢,不但脸疼,心更疼。你看看,好心落个驴肝肺,以后求死扶伤的好事,打死我都不干了。”李青云说得委屈,却是握着她的小脚,又是一阵按捏,不过力气比刚才的大,捏得吴筱雨直哼哼,,羞得直瞪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嗯啊……停下……不要捏啦,哦,你这是故意报复……行啦行啦,我向你认错就是了。知道你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,才说那样的流氓话。哼,不过你的手可一直没老实,这条腿都被你摸遍了。要是我向你老婆告状,保准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吴筱雨说过道歉的话之后,才感觉力量减轻,能说出完整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为了帮你治疗扭伤,我才懒得摸你呢,搞得我给占你多大便宜一样。我老婆对我非常信任,她知道以你的美貌,还吸引不了我。”李青云说着,却是已帮她穿上袜子和鞋子,站起来抄着手,居高临下的盯着吴筱雨,一脸不乐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得了便宜还卖乖,以后咱们走着瞧,看我怎么收拾你,青龙镇的李富。”吴筱雨说着,也站了起来,虽然已经接上,但受伤的脚仍然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老同学,本来我还想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把你这尊大佛送回镇政府呢。听你这么一说,我可不敢送了,农夫和蛇的故事,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学过了。”李青云说完,一个口哨,呼唤来才旁边吃草的野马,翻身跳上,一勒缰绳,调转马头,就要带着猎犬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蛇呢。好啦,本镇长就大人不计小人过,原谅你这一回。”吴筱雨忍着笑,撅着樱红小嘴,风情万种的白了李青云一眼,扬起双臂,就想让李青云把自己抱上马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是大笑,看起来,这老同学也很风趣,没有摆镇长的架子,依然有小女人般的娇嗔和迷人风情。

    没有下马,弯身一抄手,就把她提了起来。吴筱雨惊呼一声,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自己拎到半空,还没缓过神,就在半空中转身,尖叫还没叫出口,就已坐进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“驾!”一声轻喝,野马四蹄奔腾,只听耳边风声呼呼,风景往后飞退,像腾云驾雾一般,一时间,吴筱雨不知身在何处,闭上眼睛,只愿这是无数梦中的一个,可以做一整夜不醒来,而不是五六分钟。

    可惜,野马白加黑的度比她想象的要快,再加上李青云心猿意马,抱着一个惹火的娇躯,怕自己把持不住出丑,就用腿弯轻碰马肚子,催促它加快度,没过三分钟,就已到达镇政府门口。

    李青云怕影响不好,就附在她耳边,轻声问她:“到镇政府门口了,是在大门口下去,还是把你送到后面的宿舍区?”

    吴筱雨从古怪的幻想中惊醒,蓦然回头,樱红的嘴唇正印在李青云的嘴上,两人一时间都瞪大了眼睛,看着彼此眼中的彼此,世界瞬间安静了,只有不知是谁的心跳声,扑通扑通的,像大鼓一样,连朦胧的雾雨,都不敢笼罩他们。

    镇政府的大门口,传来一声轻微的惊呼,两人像做了亏心事,忙分开嘴唇。李青云反应更快,顺着声音,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正急匆匆的往镇政府走,看到一个侧脸,却也认出这人,毕竟曾见过几回。

    吴筱雨也看清了这人长相,脸上顿时生出几分忧虑,急匆匆的下马,才小声解释一句:“那人是镇副书记许正刚,和唐书记不太和睦,我最近正拉拢他,不过这人挺狡猾,说话云来雾去的,并没有明确表示对我的支持。今天又让他看到我和你那样……指不定他会怎么想呢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又怎样?难不成他对你还有什么想法?他要真有这样的心思,你告诉我,我让他清醒一下。”李青云若有所思,嘴上却是轻松调侃,没个正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最近变化挺大,我知道你背后的关系比较多,但可不要乱来。许正刚这人还算不错,对农家乐项目也比较支持,虽然有点小缺点,但真把他逼急了,反倒不妥。”吴筱雨红着脸,劝说几句,就让李青云回去,她也该上班了。故意把话题往工作上扯,绝口不提刚才的亲吻。

    李青云目送吴筱雨进入镇政府大门,正要离开,镇长助理楚娟刚好从里面迎出来,还神色疑惑的瞅了李青云几眼。

    李青云可不想让她看出什么,拍马便走,至于吴筱雨刚才提到的事情,他也会想办法帮点忙。青龙镇虽小,但毕竟是自己的家乡,一些主要领导,还是自己的熟人比较妥当,出点事也能摆平。

    回到农场的时候,看到昨天抓到的那名灵修茶商,正恭敬的站在大门口,似乎在等待自己归来。他的两名合作者,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。似乎已经从对方嘴里听说了事情经过,以及一些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您终于回来了。我叫谷兆基,特意为昨晚的孟浪行为向您道歉,如有逾越的地方,请您多多原谅,同时也谢谢您手下留情。”谷兆基一躬到地,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李青云暗乐,估计这货被爷爷他们恐吓一番,吓破了胆,已是第二境初期的灵修了,以前是多么的意气风,脱尘出俗,现在一看,跟大病未愈的犯人刚刚释放一样。

    “嗯,原来是谷先生,昨天太忙,没有问你姓名和具体来历,是我的疏忽。走吧,今天刚好有时间,到我家里坐坐,顺便谈谈江湖上的一些趣事。”李青云下了马,也没有牵绳子,因为这只野马早就认得家,会自己跟着回去。

    谷兆基不知道呀,听李青云嘴上说得客气,却把马缰绳扔了,岂不是让自己帮他牵马?这在江湖上,可是侮辱啊……意思是让自己当他马童?士可杀不可辱,自己堂堂的第二境灵修,在江湖上也是薄有名声,岂能任人侮辱?可是,他一想到昨夜那两位老爷子的恐怖战力,顿时生出一阵恐惧和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嘛?走啊!”李青云走了几步,见谷兆基没有动静,顿时急了,就算你不想进来聊,也别挡路呀,没看到大门口正中被你挡住了,连白加黑都过不来了嘛,野马急了,可是会咬人的,甚至会喷口水。

    谷兆基却以为李青云怒了,吓了一跳,应了一声:“哎,好好……这就走。”好汉不吃眼前亏,今天专门来赔罪的,可不能把事情搞砸了。于是他忍气吞声,捡起地上的缰绳,就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纳闷的瞅了这货一眼,心想这人什么毛病啊,让你跟过来,你帮我牵什么马,白加黑聪明着呢,用不着人牵。不过人家今天专门来赔礼道歉,自己又不好再说伤人自尊的重话,就由着他吧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两个茶商,却是震惊得目瞪口呆,缩在大门口的树底下,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眼中像神仙一样的谷兆基,帮李青云牵着马,走进了农场,走进了神秘恐怖的别墅小院。r1152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