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403章 骂上门
    本来还有一肚子怨言的谷兆基进了李青云的客厅,杨玉奴以为是老公的朋友,就出来泡茶,还客气的给客人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爱茶如命的谷兆基,来不及感慨雨前灵茶的极品色香,却被杨玉奴的修为境界吓了一跳,这么年轻的女子,居然不声不响的修炼到第二境初期,这是实打实的暗劝高手,放在江湖上,绝对是实力顶尖的新一代高手。

    于是谷兆基彻底老实了,摸不清李青云家世的底蕴,就算受再大的委屈也不敢瞎咧咧。抿一口雨前灵茶,把他美得长长吁出一口气,这才现,自己哪有什么怒气和怨气,早被对方的排场吓得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对比一下,差距就出来了。自己侥幸得到三十多斤含有微量灵气的茶叶,就想贪婪的占据更多。可是,人家似乎没把那茶当回事,以垃圾的价格,随便就卖出去了。现在才明白,原来人家有更好的茶,而且还不当回事,随便来个客人,就泡了一壶,随便客人喝。

    以前家中未败落的时候,他曾去过一个传承上千年的大家族,那样的雄厚底蕴,只给客人倒了小半杯含有灵气的茶叶,便像施了多大的恩惠一样。仔细回想起来,那时喝到的茶叶,连前天收购的粗茶都不如,更甭想和面前的细叶嫩茶比。

    “谷先生,别愣着,先喝茶,也让我歇口气。昨天出手没轻没重的,也不知道伤到你没有,不过我爷爷是个医生,你在他老人家那里住一晚,有伤也该给你治疗过吧?”李青云喝口茶,皱了皱眉头,这茶虽然不错,但和悟道茶没法比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我喝着呢。李神医给我配了一些药,喝过之后,果然好多了。”谷兆基规规矩矩的说道。他至今看不出李青云的修炼层次,却被对方两招干倒,想起这事,他就一阵恶寒,在这样的高手面前,还是恭敬一些比较稳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就好,我怕失手把你打坏了,那多不好意思。不管怎么说,远来是客嘛,今天中午就不要走了,在我这里吃饭吧,好酒好菜管饱。”李青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来的仓促,没给李先生准备礼物,怎好再麻烦李先生?不如改日再上门,叨扰贤伉俪。”谷兆基一肚子郁闷,才刚开始聊天,对方怎么有让自己离开的意思,但他是个文化人,家传文化渊源,礼仪规矩严格,便站起来准备告辞。

    李青云拿他没办法,右手虚按,忙解释道:“呃……你坐下说话吧,说起来我也算是个文化人,毕竟也是本科毕业,但和你一比,什么都不是。咱们不玩深沉的,也不玩以前的礼仪规矩。刚才那话,就是随口说到吃饭的事,就想留你在这里吃饭,不是送客的意思。唉,和你说话真累,别文绉绉的了,老谷,咱们开门见山的说话吧,你是不是对我家后山的茶叶感兴趣?”

    谷兆基被他说得有些尴尬,或许自己的弱点就是想得太多,听对方问到了正题上,也不敢隐瞒,回答道:“李先生,实不相瞒,我对你家的灵茶确实很有兴趣。不过那是我的贪婪蒙蔽了心智,试想那种品质的茶叶,怎会是普通人家种出来的东西呢?早知李先生一家都是修炼者,打死我也不会潜入农场,做那惹人耻笑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谷,看你说的,什么耻笑不耻笑,其实只要价格合适,也不是不能卖。不信你问问我们村的人,都知道我这人挺好说话的。”李青云一副掏心掏肺模样的说道。

    谷兆基嘴角颤动,想说又没敢说,心想你这人好说话?鬼信啊。看到我进入茶林,二话不说,上去就把我打倒了,还掐着我的脖子让我给你一个不杀自己的理由……那一刻,简直是死神的化身,一辈子也忘不掉李青云那时的杀意和冰冷目光。

    “价格合适就能卖?那可是真正的灵茶啊?既然李先生是用手段种出来的灵茶,自然知道它的珍贵性。这样也卖?”谷兆基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卖呀,缺钱为什么不卖?看你排场,应该也是有些门路的茶商,你觉得我这种茶能卖到什么价?”早就听二愣子说了,这几个茶商开奔驰mpv过来的,身家不低。遇到这样的肥羊,李青云觉得不宰可惜,不说别的,至少得把母亲贱卖的三十多斤粗茶捞回应有的价值吧?

    谷兆基迟疑道:“这个价格嘛……其实挺难定价的。在普通人眼中,这茶只是口感不错,喝完身体暖洋洋的安逸,几百块一斤就顶天了。在修炼者眼中,可算是难得的珍品,没钱的修炼者掏几万块钱买些喝也能接受,有钱的修炼者花几十万买到半斤,也不会嫌贵。”

    “哈,那也不少了嘛。我妈卖给你的三十多斤灵茶,似乎价值不菲啊。老谷,做人要厚道,把手里的灵茶转出去之后,把利益给我分些。要是价格能打动我,山上那些灵茶,也不是不可以交给你销售。”李青云有些厚脸皮的,说起了做人要厚道的言语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那是应该的……”谷兆基满头是汗,正在极力矛盾的想一个合适的价格,能够让李青云满意,自己也能赚些利润。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,就在别墅院外,叫嚷李青云的小名,语气不善的让他出来。

    “福娃,你给老子出来,妈的,几年不见,你长能耐了呀,敢一声招呼不打,就占我家的地办酒厂。要是不给一个让我满意的说法,老子整死你。出来,再不出来我砸你家大门啦?”那男子声音极度嚣张,骂骂咧咧,嘴里不干不净,根本不听旁人的小声劝阻。

    李青云皱眉,当即站了起来,不知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跑到家门口骂自己。听声音有些陌生,虽然话中的本地方言味很重,但实在想不起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杨玉奴本来在卧室看孕妇书籍呢,听到有人骂自己的老公,也不高兴,扔掉书就跑出来问情况:“老公,外面是谁呀?咱们什么时候占他家地办酒厂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别操心,动了胎气就不好了。五爷爷家办的酒厂,有我百分之六十的股份,我们家出钱,五爷爷出技术,酒厂选址一直是五爷爷一家子忙活,具体地方,我还真没去过。你在屋里别出来,我出去看看,我会处理好。”李青云说完,就出了客厅,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不管是谁,敢在自家大门前骂娘,必须让他长点记性。

    谷兆基听得目瞪口呆,李青云这么厉害的人物,居然有人敢骂他?难不成,这村上还有其它隐居的绝世高手?诸天神佛在上,我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,自己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个小高手,但到了这个偏僻山村,只能沦落到挨揍牵马的地步。

    心中又激动又紧张,向杨玉奴告罪一声,跟着李青云就往外跑,想看看外面的牛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外面,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,满脸横肉,穿着一件廉价西服,吐沫星子乱喷的大叫大骂,更让人恐惧的是,他手里还拎着一把杀猪刀。

    旁边劝说的人,只能离他十多步,极为谨慎小心的劝说:“解放,你别闹了,你刚出狱不久,不知道村里情况变了。福娃现在可不好惹,关系多着呢,别的不说,你看看他这楼房盖的,多气派呀,村长、镇长都给他面子,听说他结婚的时候,市长都来了。再说,办酒厂那是他五爷李春泰一家子和村委会商讨的,大伙都没见福娃露面,你骂他不合情理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懂个屁!我又不是没打听,那酒厂福娃占了六成,另外四成才是他五爷的,他五爷家里没人,我不找他找谁?”满脸横肉的壮汉,理直气壮的骂道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老人,好像知道内情,犹豫一下才劝道:“我咋听说,是你堂弟和村委会签了什么转让协议,还有你母亲的手印,办了这个协议,福娃五爷才让人动工建酒厂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谁卖的,反正那是我的地,沾上谁我找谁,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,我让他家鸡犬不宁。”中年壮汉极为暴虐的挥舞着杀猪刀,似乎一言不合,就要杀人。

    李青云走到院外,瞅了这人一眼,总算想起他的身份,却是不耻的冷哼一声,回敬道:“连亲娘都不养的畜生,好意思让你的同类鸡犬不安宁?金币、铜币,他不让你们安宁,你们也让他不安宁!咬!”r1152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