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406章 送钱的人
    郑鑫炎躲过一劫,简直把李青云当成了再生父母,亲热的不得了。他本身就健谈,在普通人面前可以装孤傲清高,但在李青云面前,恭敬程度让人咂舌。

    谷兆基心中很不平静,刚才他萌生退意,是基于伏地门的强大。可是,当时的他似乎忘掉了,李青云两招之内,就能把他制服。而李老爷子更是深不可测,没见他动手,就能吓退三名第二境初期的灵修。

    谷兆基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一个什么机会,现在从郑鑫炎对他一脸鄙夷的表情来看,刚才真的做错了。可以不相信自己的能力,咋就不相信李青云的实力呢?

    “李老弟,哥哥我最近的运气不好呀,刚回到省城,几处重要的资产还没处理完,就被伏地门的老仇家盯上了。还好我跑的快,不然老哥我的一身厨艺就浪费了。这张卡上的现金应该有一千多万,全部给我换成灵药,其它资产等我给朋友打电话,让他们帮忙处理,现在我只想安心修炼,功力再不提高,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郑鑫炎刚才还是半死不活的模样,可是李青云给他半根空间人参,这货把它当萝卜一样,嘎吱嘎吱,嚼碎咽进了肚子。这才一会的功夫,就能活蹦乱跳的在客厅里转悠,李青云走一步,他就跟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歇息一会吧,银行卡我不拿,等你伤好了,咱们一起去银行,办理转账手续。如果你以前办理了网络转账业务。现在就能转给我。”李青云收拾一下房间,下午准备去北地的酒厂看看,中午随便做了点牛肉粉丝汤,也没喝酒,因为上午生的事情太多了,没心思做大餐喝酒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……哎哟,我们这种人,一心扑在修炼上,哪有心思整什么网络转账。要不,灵药你先给我。这银行卡就先放在这里。你知道我老郑这人,绝对不是赖账的人,就算是赖账的人,我也不敢赖李老弟你的账啊。”郑鑫炎急得抓耳挠腮。生怕李青云不收这钱。

    “你变卖家产。才弄这一千多万。我要是卖给你灵药,感觉有点抢劫的意思,我于心不忍啊。老郑。算了吧,以前给你吃的灵药就当是送你了,在这里养好伤,让你的朋友来接你吧。”李青云出了气,也整治过郑鑫炎,现在现这人还不错,就不想宰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有钱,家产几个亿呢,咱们修炼者,稍微有点能力的人,哪一个不是身家几千万上亿的?我的现金只是在投资,并不是变卖家产……哥,你是俺哥还不成吗?你要资产证明吗?明天我就让人送来,随便找人评估一下,也有几个亿。”郑鑫炎极力证明自己是富翁,并不是贫穷修炼者。

    然后把银行卡强行塞进李青云口袋里,说道:“密码是三个六三个八,可以随时取大额现金,请老弟一定要收下。多出的几百万,就当是哥哥在这里的伙食费和住宿费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不是贪财的人……好吧,看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我就收下了。灵药的事不急,今天晚上,我先给你另半根人参。”李青云半推半就的收下了这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“嘿嘿,谢谢老弟,我就知道兄弟你仗义。”见李青云收下这张银行卡,郑鑫炎好像多了一张保命符,心中的压力顿时一轻。那多出的几百万,不是什么伙食费和住宿费,而是货真价实的保护费。

    谷兆基在旁边早就看呆了,还要硬送钱差点送不去的事,他这才明白,原来李青云真不缺钱,怪不得看不上自己提出的六成分红的合作方案。

    不过,他更在意的是,从郑鑫炎口中,似乎提到灵药。现在的灵药,可以用钱买卖了吗?什么是灵药?那是传说中可以让人修行大增的草药,普通人吃了,可以延年益寿,修炼者服用,可以汲取灵药中的精华,提升功力。

    常见的灵药当属人参、灵芝、乌、黄精、铁皮石斛等物,这些东西本身就是中草药,如果种在灵气充盈之地,年份长久,就会从普通的草药变成灵药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你有灵药?不知什么价格,我也想买一些,用于修炼。”谷兆基有些心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哪有什么灵药,只是一些普通的中草药,或者是补药,老郑身子虚,不补不行,就花大价钱从我这里买一些。我不忍心赚他的钱,他却不花钱全身都难受,典型的心理毛病,要是哪一天从我这里离开了,估计也是被精神病院接走的。”李青云开起了玩笑,明显不想再提灵药之事。

    郑鑫炎也笑着掩饰:“我脑子有病,就是喜欢把中草药叫成灵药,你想要人参之类的,到中药店里呀,两三百块一根的种植参,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谷兆基神色一黯,知道自己还没有溶入他们的圈子,别说买灵药了,连灵茶合作的事情都没谈好呢。他一咬牙,刚想再给李青云提高一成的分红,却见杨玉奴从卧室里出来了,收拾得很整齐,似乎有外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收拾好了,咱们去北地看看吧。那李解放今天走了,估计还会闹事,咱们到现场看看,心里好有个数。”杨玉奴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走吧,我也收拾好了。工地看不看无所谓,主要到李福奎那里,问问李解放他娘,钱收到没有,是不是真正愿意卖,那地的所有权归谁?”说话间,两人走出客厅,郑鑫炎和谷兆基见主人出去,自然也得跟出去。

    李青云这才看到还有客人,就说:“郑老哥,你身上有伤,就在家里养着吧。我们出去瞎转悠,你跟着不嫌无聊呀?老谷也是,如果有事,可以回酒店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无聊,一点也不无聊。我听说有人找你麻烦,老哥不能坐视不理,要是有不开眼的龟孙子再来惹你,不用你出手,老哥拼着受反噬的痛苦,也要让他倒霉。”郑鑫炎其实是怕仇家再度找上门,只有紧跟李青云夫妇二人,才能找到安全感。

    谷兆基也忙说道:“最近下雨,我也没有其它生意可做,跟着几位,顺便看看附近的风景。如果有时间,咱们可以接着谈灵茶的合作,我可以再多分一成利,其它的我还要打点渠道中的人情关系,真的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再多给我一成利?七成了?”李青云愣了半天,才想明白,原来自己惊讶的一声让他误会了,以为自己嫌少,纠结半天,又给自己加了一成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七成,不能再多了。”谷兆基咬牙说道。其实就算不赚钱,他也想和李青云维持友好的关系。不说其它的,就凭李青云今天不计后果,救下郑鑫炎的性命,他也想交这个朋友。将心比心,如果有仇家追杀自己,将死之时,有这样的朋友挺身而出,那该是何等的荣幸?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那就试试吧,你先把手中的三十多斤粗叶灵茶卖出去,我看看能得到多少分成,再考虑其它的合作。你放心,山顶上的灵茶,我会安排专人采摘,虽然是雨后茶,质量也不会太差的。”李青云说着,挽着杨玉奴的手,已经慢慢走出农场。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自然跟在后面,中午立了功,被李青云赏了两条空间鱼,吃得极为香美,此时精力无限,跑得极为欢腾。

    郑鑫炎和谷兆基虽然有心跟着李青云,但不会傻到盯在人家屁股后面当电灯泡,所以他们隔了几十米,慢吞吞的跟着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半天,还是谷兆基先开口说话:“郑先生是吧?今天中午的事,我先向你道歉。当时确实恐惧,再加上咱们不熟,才没有出手相助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有你这句道歉就足够了。如果咱们是陌生人,你连这句道歉都不用说,不过咱们都是李青云的朋友,以后打交道的时间多着呢。正式认识一下,郑鑫炎,明堂宗的小小灵修,混迹江湖几十载,也没混出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,曾在省城听说过郑先生的大名,今日才知道就是阁下。本人谷兆基,,谷家祖上在江湖中略有薄名,如今族中子弟,多转行经商,吃苦修炼者不过三五人,更不敢轻言闯荡江湖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开了误会和矛盾,倒也谈得顺畅,两人修为相当,在今天这种灵气稀薄的时代,能够修炼到第二境,聪明才智无一不是佼佼者,更有气运在身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先去了李福奎家,见到了李解放的母亲,老人今年七十多岁了,身子骨还不错,头脑清醒,精明着呢。她已经知道大儿子中午找李青云闹过事,生怕李青云把地退了向她要钱,非常肯定的说,那地属于她和死去老伴早先得到的林地,两个儿子出生后分的地属于肥沃的稻田地,在西面的河沟边呢,那地要是大儿子想要,就随他要,但这块已经卖掉的林地,绝对和大儿子无关。

    李福奎是个老实人,他老婆也好说话,只说这地由大娘做主,也由村委会做主,他们不敢乱说话,一怕别人说道,二怕李解放兄弟俩出来欺负人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对视一眼,暗暗点头,他们这边没问题,五爷爷的买卖操作也没问题,应该是李解放个人的问题。这样的话,以后李解放再来闹事,李青云就会狠狠的收拾他,如果有必要,这样的人可以再把他送回监狱,省得出来害人。(未完待续!

    ps:感谢纯洁你妹呀的千币打赏,看来这本书还是有铁杆的嘛……嘿嘿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