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409章 品茶夜话江湖事
    李青云没想到,这群朋友突发奇想,想看看自己的真正实力,别说他们,就连自家的笨蛋老婆都跟着起哄,说今夜最好有人来闹事,好让老公大发神威,把上‘门’闹事的坏蛋统统都打倒。。 更新好快。

    统统打倒?李青云暗暗苦笑,自己的力量自己都控制不住,真到拼命时,怕是一拳就会把对方轰碎掉。真若碰到武功解决不掉的强大灵修,到时候还得动用小空间的力量。

    把敌人瞬间变没了?这事没法解释呀。小空间的秘密是绝对不能透‘露’的,归结到法术上?呵呵,近几千年的江湖传说上,就没听说有这种神奇的法‘门’。至于神话传说上,倒是有很多类似的故事流传,不过那些飞天遁地的传说,连最强大的灵修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用神话来解释?真的好吗?无论是武功还是法术,都可以用能量守恒来解释,那都是辛苦修炼出来的,施术时,天地元气紊‘乱’的强弱可以解释一切。

    头痛啊,实在想不到解释的理由,只能盼望来闹事的人功力不高,用普通武功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晚饭后,就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楚应台、郑鑫炎、谷兆基泡了一壶茶,坐在沙发上聊天,说是不打算离开了,就在这里守一夜。要是柴氏集团的人真的要来报复,他们多少也能起点作用。

    “行,既然你们想看热闹,就帮我守着吧,我抱着老婆去睡了。”李青云一副无奈的表情,拉着老婆走到卧室之后,又转过头喊道,“你们要是撑不住,就自己找间客房睡。反正屋子里房间多,你们自己看着安排。”

    见李青云真的关‘门’睡觉了,这三个老男人坐不住了。郑鑫炎话多,最先说道:“老楚,你的消息靠谱不?要是那个什么柴氏集团的人忍下这口气,不敢来报复。怎么办?我们岂不是白等了?”

    楚应台笑道:“你也是见过李老爷子实力的人,你认为他老人家会听错?那声音,我隐约都能听到几句,如果我记得没错,那年轻男子应该是柴氏当代家主的第三子,叫柴子平,是个灵修天才,年纪轻轻就进入第二境初阶,在南方几省名头‘挺’响。我在南方做生意时,不止一次听人提起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老楚,既然你说是李老爷子听到的消息,那我就不再怀疑了。不过我看你有些面熟,又姓楚,怎么感觉你和南洋首富长得这么像?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?”郑鑫炎满脸疑‘惑’的问道。

    楚应台迟疑一下,还是没有说实话:“呃……绝对不是亲戚,就是长点有些像。我很多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都这么说。说我长着一副富贵模样,却没有富贵命。所以才整天窝在穷山僻壤,艰难的生存着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富贵相,简直是大富大贵,洪福齐天之相。老郑我别的本领不咋样,可能看风水看相的本领,还是有几手的。我的师父经常对我说。人体才是真正的风水宝地,懂得看人,才能懂得看风水。”提起专业范畴的知识,郑鑫炎就开始吹嘘起来。

    谷兆基倒是多听少说,很少‘插’话。不过他知道的东西也不少,等到话题沉闷时,他随意抛出一个话头,往往把‘交’谈的气氛再度推向高峰。

    谷兆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楚应台,再看了看粗枝大叶的郑鑫炎,暗暗苦笑,明明就是南洋首富,这货居然认不清,还有脸说自己是看相高手。这糊涂蛋是怎么修炼到第二境初阶的?

    别看灵修只有三个境界,第一个境界很容易,只要有这方面的天赋,有师父指点,很容易就能进入第一个境界的初阶,可是想要进入第二个境界,那可就没那样简单了,不仅需要苦修,还需要大量的资源,以及更加‘精’妙的功法,甚至还需要一点点运气。至于第三个境界,往往只存在于各大‘门’派的传说之中,都说几个大‘门’派有隐居高手,早已修炼到第三境,早些超脱红尘,不到‘门’派有生死危机时,绝不‘露’面。

    所以,在江湖上行走,第二境的修炼者已经是公认的高手,不管是武修还是灵修,只要到达第二境,在江湖上就有一定的地位。特异管理处对武修的兼管并不严格,对灵修的监控却非常严。

    在当今这种科技发达的时代,武技已经不能对政fu产生威胁,就算做坏事,也会留下一些痕迹,在暴力机关的追查下,很容易‘露’出马脚。强大的武功,在枪炮的压制下,没有一丝胜算。

    而灵修想要杀人,那就太邪乎了,有一些诡异的‘门’派,不但可以杀人于无形,甚至可以在千里之外,把目标干掉。这样,就有完美不在场的证明,以及时间不允许的完美证明,就算他的嫌疑很大,从法律的层次上讲,他是无罪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江湖恩怨,在生死决斗之前,可以向特异管理处报备,甚至也可以事后报备。但是如果某些修炼者,偷偷的对普通人下手,并产生恶劣后果时,可能会遭到特异管理处的疯狂打击。

    前几年有一个修炼了邪恶功法的灵修,想修炼一种源于南疆的养鬼术,在江浙地区残忍杀害了几个孩子以摄取怨灵,事后把现场布置成溺亡假像,以为可以骗过普通的警察。不知怎么的,就有人这事捅了出去,并上了报纸,看到几个孩子的生辰资料以及死时状态,很多江湖人物第一时间就猜到了真相。

    于是没用特异管理处的人出手,就有几个隐世高手,愤而出手,那个作恶的灵修高手没逃出江浙的地界,就被人灭掉了,听说死得极为凄惨。

    几人聊天时,不知怎么就扯出这一段江湖往事,然后和当前的情况对比,都说希望柴氏集团的报复心思不要太强,就算憋了一肚子气,偷偷的砸几块玻璃、踹几脚大‘门’就算了,真要让灵修高手下黑手害人。那时再冲突起来,可是会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楚应台说道:“养鬼术确实有伤天和,一些泰国的降头师宁可修炼死亡率极高的飞头降,都不敢轻易养鬼,凡是尝试这方面术法的人,都没有好下场。只是听说茅山有一套完整的养鬼御鬼之术。我在南洋做生意时,也曾人讲过,不知真假?”

    郑鑫炎一脸后怕的叹道:“我们只是小‘门’派小家族的人,和那些传承数千年的大派可没有什么‘交’情。说鬼太玄乎,其实说白了,就是人类的灵魂嘛。普通人看不到,也摄取不到,但一些有特殊手段的人,确实能够摄取并加以驯养。形成可怕的攻击力。有一次我和朋友去盗墓……不是,我们去考古,很不巧,进入一个灵修的坟墓,他居然在自己的坟墓里摆下阵法,养了一个很可怕的玩意儿,我们一行九人,最后只有三个活着出来。师父传给我的护身符也在这一战中毁去。从那之后,我再也没沾过这行。”

    大半夜的。三个老男人说起和鬼沾边的故事,也觉得浑身发冷,全身不自在。谷兆基瞅了一眼大钟,刚好十二点,正想转个轻松的话题,就听院中传来古怪的声音。像什么野兽在磨牙,又似什么东西在尖叫,声音断断续续,时轻时重,时远时近。异常的邪乎。

    这三个老男人虽说都是灵修,知道这世间没有真正的“鬼”,却也吓得不轻。楚应台的术法最弱,胆子也不大,修炼经验不足,当即就放出两个纸人,吹一口气,就变成两个动作稍微有些僵硬的盔甲男子,护在身前。

    郑鑫炎一翻手,从百宝囊中掏出一面布满铜锈的八卦镜,只有巴掌大小,呈青绿‘色’的。虽然破旧和暗淡,却有一股奇怪的气息,被郑鑫炎指头上的灵气一‘激’,顿时放出一层青光,隔着‘门’,照向院中。

    而谷兆基似乎最穷,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使用,只是结了几个印诀,对着‘门’外打了几道无形的气针,想要探测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“这些大家族,果然底蕴极强。也不知他们是布置的幻阵,还是放出了古怪的野兽。养鬼的灵修极少,但豢养古怪野兽的灵修可不少。一些平常的野兽,经过灵‘药’和灵气的豢养,它们可能产生一些可怕的变异,放它们出去害人,警察也管不了,只能当作野兽袭击。”郑鑫炎用青铜镜照着院中的情况,镜中青光闪烁,大部分区域一片灰‘蒙’‘蒙’,偶尔有几道奇异的曲线掠过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院子外面设置了隔绝元气‘波’动的阵法,我打出的几道元气针又回来了。”谷兆基脸‘色’微变,心想如果柴氏集团让灵修出手,这事情就没有回缓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老谷,准备战斗吧,别用元气针探测了。在阵法上,你不如我,何止隔绝元气,连声音和影像都隔绝了。这是个高手呀,在院外布置这么久,我们三人居然丝毫没察觉。”郑鑫炎说着,一手捏咒诀,对着青铜镜上的曲线光影点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闷声,像打雷一样,在院中响起。院中的野马和两只猎犬,居然没有丝毫的动静,就好像它们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卧室里的‘床’上,捂着耳朵,把脑袋塞到枕头底下,装作听不到,不想起‘床’。杨‘玉’奴却早就掀开被子,穿上睡衣跳起来,兴奋的摇着李青云的胳膊叫道:“老公快起来,院子里有情况,是不是柴氏集团的人到咱家里闹事了?把他们统统打倒,再吊到村口,让他们用野马来换人,好不好?”

    ps:章节感言说了几次,都没有显示,‘挺’诡异的。一是感谢“赵悦希”“醒阅书中”“纯洁你妹呀”等人的打赏。二是本书在几天后有一个限时免费活动,号上没钱的书友可以借此机会,阅读体验一下不要钱的正版。。--67900+dsuaahhh+26058542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