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410章 引雷咒
    李青云不情不愿的被老婆叫了起来,披上睡衣,穿上拖鞋,出了卧室。见三个灵修正要到院子里查看情况,楚应台的纸人术都放了出来,看来外面的异动给他们带来不小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啥事这么吵呀?就算有猫叫狗闹的,也不用上心,随他们折腾便是。三位老哥也真是的,这么晚了还不睡,小心熬坏了身体。”李青云打着呵欠,睡眼惺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你醒来就好。”见到李青云出现,几人松了一口气,不过客厅大门已经打开,院中一片漆黑,似乎光线无法穿透院中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李青云装作不在意,内心却是极为谨慎。同时,对这些敢到自己农场作乱的灵修,已经产生极大的愤怒。

    郑鑫炎声音凝重的介绍道:“李老弟,情况不妙啊。对方已经布下隔绝阵法,以我对这个阵法的了解,应该能屏蔽声音和光线,以及元气波动。也就是说,我们这里发生的一切,外面都无法探查。”

    “噢?原来灵修还有这样的手段?呵呵,我这个只练过两年功夫的人,见识实在浅薄。”李青云眯着眼睛,盯着外面的一片漆黑,耳朵不时颤动一时,探查那种恐怖的声音所在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狂风袭来,眼前似乎被黑雾笼罩,一声凄厉的怪叫,从门口传来,就像在眼前一样,发出凶猛的血腥气息。一道诡异的黑影。像猴子一般大小,在黑雾中现身,快如闪电。扑向客厅门口的几人。

    楚应台的纸人虽然僵硬缓慢,却是最先感应到危险的,盔甲纸人一声不响的冲上去,挥舞纸剑,砍向这道黑影。没沾到黑影的边,就听尖厉的怪叫一声,一爪子挠在纸人上。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,喀嚓一声。纸人碎裂,冒出一股黑烟,如枯叶般,从空中飘落。

    另一个纸人盔甲还没有挥剑。黑影就已跃过它,朝最近的李青云扑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,敢往我屋里钻?”李青云大吼一声,体内气血暴涨,喝了无数灵泉而产生的力量,此时瞬间集中在右臂,冲扑来的黑影打出这一拳。

    这一拳打出,空气中就像打了一声炸雷,轰的一声。空气被他的拳头破开,天地之间,似乎只有这一个拳头。

    楚应台、谷兆基、郑鑫炎仓促后退。被这一拳的余波振得站立不稳,扶着沙发,才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看不清李青云这一拳是怎么发出的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那个凶残的黑影被他打中。发出金石相撞的声音,同时黑影像皮球一样。惨叫一声,被他打飞。瞬间从门口消失。

    院中的黑暗角落,有一声闷哼传来,显然没料到李青云这么强。

    “咦?居然没有轰碎?”李青云看了看拳头,感觉挺奇怪,明明是一个野兽状的黑影,自己全力一拳打在它身上,居然没有丝毫的血肉感,反而像打中了一团金属疙瘩。

    这话说完,才听到扑通一声,有东西落地的声音,以及野兽微弱的惨嚎声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两把刷子,不过你得罪了我们三少爷,只好打发你们上路了。”有道苍老的声音,从黑暗中传出,声音飘忽不定,时左时右,随着他的话音结束,院中的元气瞬间紊乱,强烈的灵气波动从黑暗中显现,一种令人心悸的恐怖术法将要成型。

    李青云也感觉到极度的危险,刚才还准备看热闹的杨玉奴,也嗖的一声蹿出来,站在李青云身边,准备和老公共同面对未知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完成这个术法,必须阻止他。我找到他的位置,你们全力出手。”郑鑫炎焦急的大吼一声,手中青铜镜发出璀璨的光芒,用力一点,嗡的一声,一道光芒透射而出,呈诡异的曲线,像追逐黑暗中的某个东西。

    一名长发老者的身影在青铜镜的光芒下显现,那老者脚下生风,像一个大蜘蛛一样,踩着古怪的步伐,手捏咒诀,口中念念有词,以极为恐怖的速度在院中行走。李青云只是瞅了一眼,就看出老者脚下的步伐带有某种古怪的韵律。

    借着青铜镜产生的光晕,院子中间,似乎有一个猴子状的黑影,倒在地上抽搐惨嚎,鲜血从它的嘴里溢出,似乎一时半会也死不掉。

    谷兆基也是脸色沉重,见到老者的身影时,瞬间放出早已准备好的术法。一把透明的灵气长剑,从他指尖飞出。初时只有两三寸,等飞到院中时,已变成三尺青锋,斩向老者脖颈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那老者冷哼一声,从鼻子中喷出两道白气,化为两条怪蛇,一条卷住元气剑,一条钻进青铜镜的光芒中,同时爆炸,元气剑消失,青色光芒消失。

    谷兆基和郑鑫炎同时闷哼一声,嘴角溢出鲜血,两人神色大变。自己得意的术法,居然被对方轻易的破掉,可见对方不止比自己高出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功力,看来柴子平想把我们都杀掉啊。”李青云感叹一声,一步迈出,却已到了院中。

    “猜到又如何?我们柴氏集团做事,不需要顾忌阿猫阿狗。”老者的声音再次飘忽不定,在他为中心,狂风大作,隐约有电流的声音,似乎这个可怕的术法随时都会释放出去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阻止他,快点阻止他,我想起这是什么术法了,这是引雷咒啊。”郑鑫炎的声音都颤抖了,他已经猜到,这位老者肯定是柴氏集团的高层,不然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恐怖攻击力,从他施术的情况来看,应该已经到达第二境的巅峰。

    “唉。连我们灵修都无法锁定敌人的位置,李老弟只是一个武者,怎么可能阻止他?算了。该我命中有此一劫,我们死后,李老爷子会为我们报仇的。”谷兆基有些悲观,受伤之后,又打出几十道元气针,仍是无法锁定敌人位置,已经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楚应台从没想到。灵修斗法居然这么恐怖,他虽然极为不甘。甚至想表露自己的身份,让对方有所顾忌。可是,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,再次吹出两个纸人。冲向院中的黑暗处。

    喀嚓!一道细小的雷电,打中两个纸人,纸人瞬间燃烧,楚应台吐出一口鲜血,神色萎靡,无奈的说道:“李老弟,老哥就这些能耐,帮不上什么忙了。今晚本想看看热闹,却不想把自己这条老命赔上了。希望咱们死后。李老爷子能为我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世间没几个人敢找我们柴氏集团报仇,就算有这胆量。也报不了仇,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,上路吧。”黑暗中的老者似乎完成了最关键的术法,声音中有说不出的自信。

    喀嚓,又是一道闪电,落在李青云身边。好像打偏了。居然没打中。

    “老公,小心呀!”杨玉奴惊呼一声。就要跳出来,和老公一起面对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别出来,他打不中我的。”李青云没回头,声音居然也极为自信。

    闪电再次出现,无论多么明亮,居然照不穿黑暗的夜空。不过仍落在李青云身边,好像落到他身边就消失了,连他脚下的水泥地都没击碎。

    “嗯?我的引雷咒怎么可能打偏?”黑暗中,传出老者惊疑不定的声音,他没感觉到任何术法波动,却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怖气息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为了试验准头,老者手一指,一道恐怖的气息笼罩别墅的一个琉璃瓦屋角,闪电划过,喀嚓一声,砖石碎裂,一大块屋角从半空坠落,摔在院中的水泥地上,发出刺耳的噪音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敢毁我房子?去死吧!”看到房屋被毁,李青云大怒,再也不谨慎试探,也不管能不能把对方收进小空间,一步冲到院中心,全力张开小空间的收摄力,要把周围所有的东西都收进小空间。

    他这一步,刚好冲到受伤的野兽身边,疼得直抽搐的野兽瞬间就消失了,只留下一片腥臭的血迹。只是院中黑得离奇,站在客厅门口的几人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那老者直觉上有些恐惧,正要换个位置,却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笼罩,他惊恐的掐了一个不动咒,以千斤之力,定住位置,正要抬头寻找恐怖吸力的原因,却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这里是白天,清风徐徐,骄阳当空,遍地是奇花异草,灵药灵果满目皆是,空气中蕴含的灵气浓度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幻觉,一定是幻觉。”老者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,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,喃喃自语道,“想不到这个年轻人,居然也是一个灵修,只是我怎么没从他身上感应到相应的灵气波动?”

    只是几米外的参丛中,一只猴子状的野兽抽搐着站了起来,脸上全是白毛,双臂极为强健,爪子乌黑油亮,像金属铸造的一般。身上的毛发和普通猴子类似,长有一个短尾巴,只是全身骨头被震碎多处,只是走了两步,就扑通一声,再次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只猴子状的野兽,老者眼角一颤,惊叫道:“这不是幻觉,这难道是真实的?”

    李青云没有让他多等,把老者收进小空间之后,他的灵体瞬间进入了小空间,悬在半空说道:“恭喜你,答对了,这是真实的。逼我在众人面前使用小空间的力量,这说明你是一个真正的高手。可惜了,我的外号叫高手毁灭者,今天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空间的力量?传说中的小空间居然存在?”那老者先是一惊,随后却疯狂的大笑,“哈哈,上天佑我,真是太好了,只要杀掉你,我就能得到这个小空间,我一定可以进入第三境,甚至可以寻找更高层次的修炼方法。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