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411章 求和的信号
    对待这种狂妄自大的灵修,李青云没有二话,直接拍死,不给他毁坏小空间里灵药灵果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灵修老者到死也没弄明白,自己为什么连一招也接不住,李青云就像这个小空间里的神,对进入小空间里的一切,有生杀予夺的权利。

    吵闹声惊动了两条巨蟒,从酒窖里探出大脑袋,迷迷糊糊的瞅了一眼被拍扁的老者。被李青云教训很多次,人类他们不敢吃,哪怕是死尸,现在也不敢乱想望。不过那只半死不活的怪异猴子,两条巨蟒非常有食欲,几乎瞬间从酒窖里蹿出来,各咬住一条腿,一撕两半,兴奋的享用美食。

    这个老者死亡时,小空间像下了一场灵气雨,万物滋润,埋尸体的墓地,花海盛开,五颜六色,妖艳无比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意念一动,就在小空间里划了一个坑,把尸体扔进去,一摆手,土地自平。杀人埋尸的技术,越来越熟练,甚至在转身离开之时,还能让几株野花,自动移到新坑的正中。

    李青云从小空间里出来,回到肉身,好像只是一瞬间的功夫,眼前的黑暗有所缓解,灯光终于能够照到院中。院子外面,发出炒豆子一样的古怪声音,灵修老者设置的阵法,由于失去主控者,自动破解,但是崩溃的速度非常慢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没事吧?敌人呢,怎么突然听不到他的声音了?”杨玉奴冒着危险。从房间里冲出来,已经站到李青云身边。

    “可能逃走了吧,我在黑暗中和他拼了几招。他的引雷咒伤不了我,却被我近了身,几拳破了他的防御,强大的气血冲得对方用不了术法,不得不退。”李青云面不改色的扯着弥天大谎。反正院中极为黑暗,没人看清老者的行踪。

    郑鑫炎、楚应台、谷兆基几人对灵修的感应更灵敏,知道敌方高手确实已经不在院中。因为阵法已经崩溃,灯光已经能够穿透破损的阵法。可以看清院中的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屋檐一角被闪电劈中,摔在水泥台阶上,有点难处理。院中有石头铺地,倒没有什么损伤。只是留下一滩野兽留下的血迹,受伤的野兽,早已没有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那么强大的存在,居然逃走了?李老弟,你的功夫真是太厉害了,手段简直神乎其神,连术法招来的雷电都伤不到你。说句实话,你的武修境界到底在哪一个层次?以我的眼力,根本看不透深浅。”郑鑫炎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以为死定了。没想到连你怎么出手的也没看清,对方就败退了。我谷兆基对你彻底心服口服,算是开眼界了。以后再也不敢以高手自居。”谷兆基叹息道。

    而楚应台却是激动的握着李青云的手,一个劲的说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李老弟是真正的高人,比李老爷子差不了多少。今天我来之前,还问李老爷子来不来保护大家,他却回答。遇到真正的危险,你不比任何高手差。当时我不明白。现在总算明白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家高看我了,我只是一个练过几年功夫的武修,目前勉强达到第一境明劲的层次,可不敢和你们这些第二境的高手比。不过遇到危险的时候,我有两手保命的方法罢了。”李青云谦虚的摆摆手,就要回去休息,并不想对这些人多谈战斗的细节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确实厉害呀,我都没看清你怎么出手的,黑乎乎的一片,只看到咱们的屋角被雷电劈掉一块,你骂了两句,就没有了动静,我还以为你被人打伤了呢。”杨玉奴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回去睡觉,有什么话明天再说。”李青云说着,故意打了一个呵欠,搀扶着老婆,慢吞吞的回屋睡觉了,连院子的战斗痕迹也没收拾。

    楚应台、郑鑫炎、谷兆基看了外面漆黑得不正常的夜空,忙跟进了客厅,似乎离李青云近一点,才有一丝安全感。关上房门之后,三个灵修再也不敢讨论外面的情形,互看一眼,各选一间客房,运功疗伤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三个客人醒来的时候,发现客厅里放着三块新鲜的百年黄精,而李青云夫妇已经不在卧室。院子里也已经清扫干净,那滩野兽留下的鲜血也已经不见了,如果不是屋顶的琉璃瓦檐缺了一块,昨夜经历的一切跟做梦的一样。

    三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蹲在院子里啃黄精,像吃萝卜一样,嘎吱嘎吱,谁也没说话。就连最多话的郑鑫炎,都一脸心事,思考着昨天发生之事的后续影响。

    “柴氏集团的人吃了大亏,怕是不会罢休,不过既然已经知道李青云的厉害,应该不敢再来找麻烦了吧?”郑鑫炎想通了心事,这才跑到大门口,探头探脑的往外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,顿时吓得不轻,对着院子里叫嚷道:“你们快来看,农场外面有不少陌生人往咱们这里张望,难道他们还想比斗一次?”

    楚应台面色微变,疑惑道:“嗯?逃走的柴氏集团的高手,不会没给他们说清楚李青云的厉害之处吧?或许那人逃走后,没回柴氏集团的住所?”

    谷兆基啃了李青云留下的“百年黄精”,自认为也算是李青云一伙的人了,决定出去看看。他自认为是一个生意人,面相也比较有亲和力,走出农场大门一拱手,就要询问这些陌生人,到底有什么来意。

    可是那陌生人一见谷兆基出来,吓得转身就逃,根本不给他开口询问的机会。谷兆基追了几步,甚至看到柴子平的身影,从路口一家小商店里匆忙离开,神色仓皇。身影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好像很怕我呀?我谷兆基有这么可怕吗?”他很快就猜测到,这些人应该是怕自己身后的高手,那个能够伤到柴家袭击者的高手。

    李青云和杨玉奴此时正在老宅陪父母吃饭。同时也打定心思,让父母搬到别墅里住,要么在爷爷的医馆后面再盖一栋竹楼或者是砖石楼房。因为李青云感觉到,父母住在老宅越来越危险,这些江湖人很狂妄,如果遇到脑残不怕死的愣货,为报仇伤害到父母。那可是一辈子的悔恨。

    二老看到儿子、儿媳郑重其事的让自己搬离老宅,两人对视一眼。似乎明白一点缘由。就像以前的几次,让他们临时住到医馆里,肯定是遇到危险了。

    两个老人也没有多问,只说自己住习惯了。怕是住不惯别墅。不过现在可以先搬到别墅里住,等竹楼建好了,就搬到竹楼里住。

    竹楼虽然简陋一些,但只要里面用心装修,舍得花钱,住竹楼并不比普通的楼房差。正因为如此,李春秋夫妇住进竹楼之后,就没打算换砖瓦房。李承文和陈秀兰夫妇见过竹楼里的居住环境,知道不错。所以准备在李春秋医馆后面,再建一个小院,两个小院连起来。有第三境的武者高手坐镇,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下了决心,李青云立即给人打电话,让人在医馆后面的预留地测量,准备以当地工匠的最高水准,建造这座竹楼小院。

    饭后正在收拾东西。大牛的电话打过来了,本是询问农场外面有人往里观望的事。问李青云要不要抓起来两个仔细盘问,看对方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李青云自然知道原因,也不管柴氏集团的人,不服气再派人过来呀,来一个灭一个,绝不留情。

    于是就回答大牛,让他不要随便抓人,只要没人捣乱,没人违反治安条例,这些外地人随便他们溜达,哪怕趴在围栏上往农场里看,也不要管他们。又说自己正在老宅搬家,马上就回别墅,大白天的,让他们这些联防队员不要操心农场里的事。

    大牛一听说李青云在老宅给二李承文夫妇搬家,顿时叫来所有联防队员,一路小跑,准备去帮着搬家。

    这大牛不愧是李云聪带出来的,非常有狗腿子潜质,见李承文夫妇的东西比较多,还从邻居家里借了两个板车,帮着把东西搬上板车。

    本来一天才能干完的活,有这群人帮忙,没两个小时,就把一些用得着的东西,搬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二老不喜欢住高楼,说上上下下的太麻烦,于是也在一楼选了一间房,把东西塞了进去,只解开日常用的东西,大部分东西封好之后,也不准备拆开了,说是等竹楼建好,直接搬过去,省得再收拾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的父母把郑鑫炎当成了客人,安置好东西之后,就在客厅陪郑鑫炎聊天。郑鑫炎是个健谈的人,把二老逗得很开心,都四十来岁的人了,还一个劲的喊他们叔叔阿姨,典型的装嫩。

    金币和铜币昨夜受到术法的侵袭,吃了几条空间鱼,仍然无精打采的,没有恢复过来。李青云不忍心,已经偷偷喂它们几杯空间灵泉精华了,助它们快速恢复。

    谷兆基和楚应台神色古怪的走进别墅小院,看到李青云蹲在客厅门口逗狗,那神色就更加古怪了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柴氏集团的人服软了,刚才他们的主事人找到我,似乎知道我的身份,求我居中调和。说只要你放掉柴安,或者告诉柴安的下落,他们可以你一笔巨款补偿,那匹野马也可以送你。呵呵,我和柴氏集团的董事长毕竟有生意往来,也不好拒绝,就答应了。柴安就是昨夜袭击我们的灵修高手,也是现任董事长的族叔,在柴氏家族中的地位非常高。”楚应台看到李青云的父母搬进来了,打声招呼之后,才蹲在他旁边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楚老哥,你这话说得不的道呀。你们亲眼看到的,那个姓柴的袭击者逃走了,我哪有能力抓住他?”李青云头也不抬的回答,根本不打算承认这事。给再多的钱也不行呀,柴安已经埋进小空间里了,尸体也该被小空间的强大分解能力溶化了。

    楚应台说道:“是啊,我也这么说,说你们既然承认袭击,怎么还有脸向我们要人,还不信我们说的话?不过看在柴董事长的面子上,我代你传这句话,但是不管你们怎么想,昨夜那个袭击者逃走了,我当时在场,我们没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昨夜你也差点死掉,怎么有心情帮对方传话?”李青云突然扭头,好奇的打量楚应台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楚应台神秘一笑,风淡云轻的说道,“狮子猎杀食物之前,也喜欢悄悄的靠近,麻痹猎物,再迅猛一击,扑倒猎物,慢慢进食。本来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利益冲突,还有一些合作关系,但是他们既然敢下手,甚至差点连我也杀掉,不管什么原因,那就别怪我小心眼记仇。”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