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农家仙田 > 第413章 楚首富要给李青云出气
    show_read);

    李青云见白加黑跑了,就往山脚下瞅了几眼,看到了柴路遥,也看到了柴子平。这两个人类可以忽略,李青云对那匹野马的关注度,超过了他们。

    柴家的人好处理,只要敢来,多少都能收拾。不过那匹野马嘛,有点麻烦呀,只要不是瞎子,都能看出来,自己这匹白加黑和这只纯黑野马同属于一个品种,近一步的猜测,他们可能来自一个野马群。

    目前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,这些野马来自地底溶洞,李青云曾经进入过溶洞,但出来时,他并没有从溶洞里带走任何野生动物。不过李青云出来不久后,家里就有一匹野马,说是从集市上买的。

    当时或许可以骗骗不懂行情的人,但现在溶洞炸开了一条通道,野马和其它野兽从里面逃出来,已经散布整个大山。其他人捉到了野马,和李青云家的野马一对比,自然可以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“唉,真麻烦呀,我家的马怎么和他们逮的野马类似呢?要是被尹雪艳那婆娘看到了,肯定说我私养野生动物,又是一件纠缠不清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青云放下手中的野菜,就要下山去看看。从柴子平手中捧着礼盒的情况来看,对方应该是来赔礼道歉的,不用担心再起冲突。至于暴怒追马的柴子平,李青云没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柴家的人来赔礼道歉了,我们也过去看看。等到天黑才来,总比不来要强。可惜了,柴家的反应太慢了。”楚应台摇头,把刚摘到手的野菜放进篮子里,跟在李青云后面下山。

    这种野菜叫香炉草,也有的地方叫面条菜,可以蒸着吃,淋些香油蒜汁,味道极其鲜美,同时也有药疗效果。这本是杨玉奴的一点小偏好,居然让楚首富和另外两名灵修跟着摘野菜,传出去定让人惊掉下巴。

    谷兆基和郑鑫炎也呆不住了,见摘了半篮子了,足够今天晚上吃的,就问杨玉奴是不是可以回去了,因为他们也想跟着看热闹。

    杨玉奴早就听到楚应台所说的情况,知道这是柴家人来道歉,不过她想起昨晚的危险之处,还是有些恼火。这些江湖人真是太放肆了,稍不顺心,就想杀人满门,打不过就来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也去看看。既然想道歉,就把那匹马留下。”杨玉奴还不知道对方的高手已经死掉,本着保护家人的念头,这才不想和柴氏集团闹腾下去,冤家宜解不宜结嘛。

    两匹野马沿着山脚下的水泥路,转眼跑得不见踪影。柴子平愤怒的眼睛喷火,越追肩膀越疼,等野马不见了踪影,这才停下来,转身冲柴路遥大吼大叫,骂他给柴家丢人。

    李青云在这种情况下,从山上走下来,冷着脸说道:“几位这是怎么了?这天大地大,哪里不好去,非钻进我的农场叫叫闹闹?知情的明白你们在吵架,不知情的还以为杀猪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?李青云,你想找死吗?敢骂我的是猪,我先宰掉你。”柴子平被激怒了,脑袋一热,也忘掉家中高手因何而失踪的事情了,手腕一抖,就有一道形有灵气,顺着脚下的土地,袭向李青云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手,我们是来赔礼道歉的,都停手。”柴路遥大急,不过眼中却是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,想借此机会探一探李青云的底。他心想,自己带着礼物来的,就算发生冲突,对方也会手下留情吧?

    李青云冷哼一声,心中大怒,灵修的随手一击虽然简单,但是如果是攻击普通人,简直是要命的事。就算是武者,要是被灵气侵入经脉,也会全身酸涨,经脉损伤。

    灵气速度极,转眼就到了他的脚下,一股冰寒的气息,顺着脚心,就往上面钻。

    李青云气血沸腾,运转内力,猛然一跺脚,轰的一声,脚下的土壤和碎石突然一颤,瞬间飞起,灵气像爆炸一般,被他阻断了攻击路线。远处发泄,只把土石激得四溅,像暗器一般,砰砰砰,打得四周的建筑和树木砰砰作响。

    柴路遥可不是什么高手,只是会一点普通的拳脚功夫,躲闪不开,顿时被砸得头破血流,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柴子平捏了一个诀,急速使展出一个透明的灵气墙,险险挡住飞射来的碎土碎石,只是碎石力量极大,砸得灵气墙极度不稳,他的脸色变幻几下,忍着不适才稳住灵气墙,嗓子里已经有淡淡的甜腥味,怕是受了一丝轻伤。

    “和武修比近战,你不是猪是什么?”李青云冷笑一声,身随声至,一拳轰向柴子平面前的灵气墙。

    那充满性,像盾牌一样的灵气墙,在李青云的拳头下,像泡沫一般碎裂。拳风如雷,震得空气轰然作响,这一拳的威力,像一座大山般,压得柴子平喘未完气,眼看拳头在自己面前慢慢放大,鼻子发酸,眼睛发涨,有种昏厥的先兆。

    喀嚓一声,柴子平惊恐的发现,自己脖子上的一块护身玉佩碎裂了。这声脆响,终于让他的意识恢复一丝,尖叫一声,不敢硬接这一拳,掐了一个咒,灵气涌向脚底,嗖的一声,像一阵风,逃出很远,惊恐的盯着李青云,额头的汗珠子,啪嗒啪嗒的落下来,鼻孔中声息的流下两道鲜血。

    这一拳所展露出的强大气血,吓得柴子平腿都软了。他这才想起来,当初学灵修的开始,家中一位长辈对他说过的话。灵修就是躲在暗中施术的智者,和武修面对面厮杀,那是愚蠢的自杀行为。就算逼不得已,不得不和武修面对面厮杀,也要有阵法掩护,或者寻一个强大的武修同伴保护。

    这可把存心试探的柴路遥吓坏了,抱着礼物盒子,跳到李青云和柴子平中间,大声喊道:“都冷静一下,不要再打了,我们真的是来道歉的。呀,楚首富来了,你来的太及时了,劝劝这位李先生,不能连上门道歉的人都打吧?”

    楚应台从山上下来的时候,把这里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楚,明明是柴子平先动的手,却说李青云打他们,简直颠倒黑白,当自己是傻瓜吗?那么明显的灵气波动,以为自己感应不出来?

    “呵呵,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们柴家真是越来越不要脸。”楚应台气乐了,连表面的和气也不想维持了,盯着柴路遥说道,“昨天夜里有一个你们柴家的高手连我也想杀掉,只是能力不够,失败逃走了。今天你们腆着脸求我当和事佬,调解你们之间的矛盾,可惜我没看到一丝诚意。如果你们董事长柴金泉把我楚应台当傻瓜,那我就傻一次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楚应台就掏出手机,当着众人的面,拨打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柴路遥感觉到极为不妙,忙劝说道:“楚首富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我也不知情啊。您是首富,德高望重,不要为难我这个跑腿的小人物,我们柴家真的很有诚意啊,刚才我们家主还打来电话,让我备了厚礼,来这里道歉,你看,这里有一千万的支票,一根刚挖出来不久的野山参,至少有三十年……”

    楚应台根本不听他的解释,真的忍不住这口恶气,连想好的隐忍计策都不顾了,拨通电话,直接说道:“小朱吗,立即帮我办一件事。从现在开始,全面中止与柴氏集团的所有合作,对,所有合作。嗯嗯,对,不要管违约金的事,我想你们应该有办法,找到对方先违约的事实,真找不到,再来打官司扯皮,但资金和原料必须今天断掉。”

    柴路遥吓得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,知道事情终于闹大了。楚应台是谁呀,南洋首富,到任何地方,都可以和当地的政府高层直接对话的。在国内,楚应台可不止一次代表南洋商人协会和一号.首.长见面商谈经济发展趋势.

    柴子平抹了几把鼻血,也吓懵了。他是柴家的嫡系,知道公司的很多机密,自然也知道楚应台口中的“小朱”是谁,那是楚应台以前的贴身助理,也是现任楚氏财团医药版块的老总,是他们柴家最仰仗的大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在他不可思议的注视下,南洋首富楚应台走到李青云身边,和颜悦色的说了几句什么,李青云那充满杀气的表情才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我听你的,既然你说看到柴氏集团的人闹心,我以后绝不和他们来往。一群给脸不要脸的蠢货,真把所有人当傻瓜吗?”楚应台发完火,心头畅比,这才想起李青云中午指点的几句口诀,说阴谋压在心中,会影响灵气的聚集,此言果然不虚。本想狮子搏兔,偷偷下手呢,刚才没忍住,瞬间爆发,心中那团负面情绪果然消散了。

    李青云微笑点头,看来楚应台听从自己的劝说,把灵虚道长笔记中的几句口诀记住了。他觉得老楚不错,虽然一身功力大多靠灵药堆出来的,但很有悟性,机缘运气也不错,说不定还有机会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楚老哥的意思,就是我的意思。你们听到了吧?赶紧滚出我的农场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你们柴家再强,也别想在青龙镇嚣张。你们今晚不走,就准备在外面睡帐篷吧。”李青云说完,也拿出手机,拨打电话,让竹楼酒店的负责人把柴家人订的房间给退了,直接赶出酒店,要是敢反抗闹事,喊隔壁的孙大旗,那老头闲得全身发痒,绝对会出手帮忙。r1152

    show_read);

    --33498+dqsumh+11059651-->